<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四章你倒是打我呀
    “林振国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姑姑,眼下你表弟都快死了你竟然还替一个外人说话!”

    “姑姑我并没有替外人说话,而是我说的的确是事实。如果吴辰真的要置诗淼于死地的话,那诗淼昨天就不可能活着回来,难不成你们以为他不敢杀人不成?”林振国辩解道,随后便不再管林月如了,走到一旁掏出手给便给吴辰打了一个电话。

    说到底马诗淼和他还有不可分割的血肉亲情,他也不想眼睁睁的就看着马诗淼死。他相信,以吴辰那恐怖的医术,必然可以替马诗淼解毒。最关键的是吴辰会不会出手!

    晨风习习,早上的树林里略显微凉,只见吴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面朝东方,周遭无法用肉眼察觉的氤氲之气,一缕缕的往他体内钻去。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一天之中朝阳初升之时,便是天地之间灵气最为充足之时,吸收灵气的速度远非闲时可比。

    此时吴辰正疯狂催动天道诀,大肆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周遭一公里的灵气都被他吞入体内。

    然而就在他正沉浸在修炼之中时,口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将他从修炼的状态给拉了回来。见状他便将手机掏了出来,定眼一看,发现竟然是林振国,心想一大清早便给自己打电话,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眉头微微一皱,随后便按下了接听键,随即林振国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将马思淼中毒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希望吴辰能够来医院一趟。

    “中毒?”听到这话,吴辰也莫名了一下,心想难不成是叶北庭干的?不过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血杀堂蝮蛇被自己杀了,必然呈现一团乱局,倘若叶北庭要坐稳堂主之位,必然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他肯定没有时间来下毒。那又会是谁呢?

    吴辰隐隐感觉这是针对自己的一个阴谋?闲来没事,他便打算去医院看看,但并未答应林振国会出手救治,让自己救自己的敌人,这怎么可能?

    他吴辰不是佛祖不会割肉喂鹰,更不是农夫去温暖毒蛇。他只是想看看,究竟是谁竟然敢给自己下绊子。

    电话另一端,林振国听到吴辰并没有答应自己会出手治疗,多少有些遗憾。不过听到吴辰会过来不由大喜,没准到时候吴辰就出手了呢。

    “你说什么?你说吴辰等下会来医院?”林月如看着林振国,愤怒的问道,那忧心忡忡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愤怒、变得狰狞。

    看到这一幕,林振国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转而道:“姑姑,我从始至终就说过,诗淼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你们和他自己。”

    闻言,林月如便要说话,不过还未等她开口,林振国便先一步开口了,“吴辰医术通神,我不敢保证他来一定可以治愈诗淼,但这不失为一个希望,一个能让诗淼活着的希望。至于这个希望要不要看你们。”

    此言一出,原本还想多说什么的林月如和马金龙两人立马闭嘴了。两人对视一眼,随后林月如紧接着问道:“他……他真的能救诗淼吗?”

    “我不敢保证,因为他只是说来看看,并未答应出手。所以他会不会出手,还取决于你和姑父的态度!”林振国道,话音一落,手机便响了起来。

    “姑姑、姑父,吴辰应该已经来了,我现在去门口接他,总之能不能让他出手,就看你们了,希望你们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林振国叮咛了一句,随后便出门去接吴辰了。

    “混蛋,他怎么可能会认识吴辰那王八蛋?”看着林振国离去的背影,云川不知道为何背后直发凉,一旦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被发现了,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不过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来,这神经毒素是美帝最新研制出来的毒药,无色无味。在国内根本就从来没有听人说过,任凭吴辰医术再如何,恐怕也发觉不了。

    …………

    “阿辰,这边!”

    在林振国的带领下,吴辰很快便来到了马诗淼所在的豪华病房之中,当他踏进病房的时候气氛便变得莫名的微妙了起来。

    定眼一看发现竟然还有个熟人,不过对于这个熟人,他压根就没有正眼看一眼,目光直接落在了房间内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身上,想必这个就是马诗淼的父亲马金龙了。

    马金龙被吴辰的目光盯着多少有些不自在,皱了皱眉,直接了当道:“说吧,你想要怎么样,才能救我我家诗淼,要多少钱。”

    吴辰并没有接话。

    “十个亿,只要你愿意出售救我儿子,我便给你十个亿!”马金龙直接说出个天价。

    一听到这个数字,在场众人都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十个亿啊,这得多少钱啊。顿时旁边的护士看着吴辰的眼神统统冒着精光,恨不得扑上去。

    同时,就连林振国也饶有兴致的看着吴辰,十个亿,只要吴辰一点头就可以得到十个亿。不得不说,他也很想知道吴辰是否会点头。

    “十个亿?看样子马总你儿子在你心里也值不了多少钱呀!”吴辰戏谑道。

    “那你到底想要多少,你随便开个数吧。”马金龙显然有些愤怒,直接撂下一句话。

    一听这话,吴辰不怒反笑,道:“一千个亿,不知道马总你给得起吗?”

    “难道他真的是金钱为粪土吗?”林振国看来吴辰一眼,内心反问着自己,与此同时莫名的对吴辰产生了丝丝敬佩,不得不说,如果真的十个亿放在他面前,他根本就无法做到无视诱惑,维持本心。

    “你……”马金龙气急,怒目而视,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将吴辰给弄死。不过碍于吴辰是救自己儿子唯一的希望,他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他能忍,并不代表林月如能忍。

    林月如直接站了出来,厉声道:“小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可别忘了你打断我儿子双腿我们可都没跟你算账?”

    “哦?那不知道你想如何?”吴辰反问一声,眸子里闪过一抹寒意,都没找自己算账,呵呵,都把血杀堂的人给派出去了竟还这般冠冕堂皇的说没有找自己算账,呵呵!

    “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能解掉我儿子的毒,我们就放你一把,否则我便立马皖南市警察局局长打电话,让他把你抓起来。如果皖南市警察局不抓你,我就带电话给军区,我就不信没有人治得了你!”林月如厉声道,活脱脱的一个市井泼妇。

    吴辰冷笑一声:“是吗,说的我都有点慌了。既然如此那你倒是打呀,我就站在这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