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一章收服
    “不要……”蝮蛇瞳孔一张,恐惧的大叫道。然而就在他话音堪堪落下时,血一猛然一用力,尖刺直接刺进了蝮蛇的心脏,一眨眼的功夫,蝮蛇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血一,你竟然敢杀堂主,你找死!”

    后续赶来的血杀堂成员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一个个抬起手中的冲锋枪便往血一身上扫射而去。

    “不好!”血一见此状况赶忙他一个鲤鱼打挺窜回房间,而后静静的看着一旁的吴辰。

    “血一好你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敢协同外人一起谋害堂主,我血二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匆匆赶来的血二看到房间内的吴辰后,立马给血一扣了一个勾结外人的名头,随后二话不说便示意手下直接开枪。

    在道上混的,那个会没有野心。蝮蛇已经死了,眼下只要自己把血一再乱枪打死,那今后整个血杀堂就是自己的天下了,想想血二就感觉前途一片光明,未来是那般的美好。

    “找死!”吴辰冷喝一声,右脚往面前的玻璃一扫,在强大的内劲之下,玻璃直接腾空而起,随后只见他大手一会,一块块玻璃碎片便以比之狙击枪子弹都不逞多让的速度飞了出去。

    下一秒,之前的一幕便再度上演,冲进来的血杀堂成员脖子上的动脉血管统统被割破,一道道血液喷泉喷出。

    血二到死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的如此干脆!

    “说说吧,到底怎么一回事?”吴辰拍了拍手,随后双手抱在胸口,背靠在墙上,看着血一也就是叶北庭笑问道。

    闻言,叶北庭浑身一震,那混沌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光亮,瞥了一眼门外已然死得不能再死的蝮蛇,紧了紧双拳头,颤声道:“血杀堂以前都是只杀大奸大恶之人,和今天拿钱便杀人的血杀堂迥然不同。当年的堂主便是我父亲叶轩,而那时我父亲见蝮蛇实力不错,而且为人也很讲义气,便同意让蝮蛇加入血杀堂,并视之为心腹,一步步让他坐上了血杀堂副堂主的位置。然而我父亲怎么也没想到,他认为的忠义之辈竟然是一条毒蛇,一条赤裸裸的毒蛇。

    又一次蝮蛇趁我父亲不背,突然发难,父亲不敌,经脉被废。之后这蝮蛇竟然伤心病狂,当着我父亲的面强暴了我母亲,而且一刀又一刀的往我父亲大腿上捅,逼问他血杀堂保险箱的密码

    咯咯……当时我就在房间的衣柜里面,亲眼目睹我父母的惨死,那时候我就对天发誓,我一定要让蝮蛇死无葬尸之地!”说到此处,血一一个铁铮铮的汉子竟然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

    不过紧接着他便仰天大叫道:“爸妈,你们在天上看到了没,北庭给你们报仇了,我终于给你们报仇了,哈哈哈……”

    片刻过后,叶北庭便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吴辰,道:“好了,我仇也报了,你动手吧!”

    虽然叶北庭不知道吴辰到底是什么人,但既然对方闯到血杀堂的总部来了,自然就和血杀堂有深仇大恨,而自己便是血杀堂的人,他自然不认为吴辰会放过自己。

    “动手?动手杀你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吴辰反问一声,他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听得出叶北庭所言非虚,再者有血玉瞳在,所有的虚妄之言都不可能逃过他那双法眼的。

    “你……你不杀我?”叶北庭猛地抬头看向吴辰,那一双眸子里闪过一抹希望的曙光。

    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真的能活,又有谁会想去死呢。

    迟疑了几秒之后,只听到‘扑通’一声,他直接跪在了地上,无比感激道:“从今往后我叶北庭这条命就是您的了,只要你要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那怕是让我死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看到这一幕,吴辰自然知道这是叶北庭在向自己效忠,思索一番后,他便摇了摇头,并没有去接叶北庭的话,而是话风一转,寒声道:“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你自己看着处理吧。”说着便往床上瞥了一眼。

    此时女子虽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是生是死又岂能瞒得过他。

    “不要,不要杀我,我求求你不要杀我,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愿意!”女子也不傻,自然明白吴辰话里的弦外之音,于是吓得赶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像一条母狗一样爬到吴辰面前,哀求道:“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只要你放过我,你对我做什么度可以!”说着便缓缓站了起来,将手往吴辰胯下伸去,她知道只要让吴辰那地方爽了,那自己自然就有救了。

    不过还没等她的手伸过去,一道冰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很不好意思,我对千人骑并没有兴趣!”

    此言一出,无异于宣判了女人的死刑!

    就在话音一落下的那一刹那,叶北庭骇然出手,双手直接扣住女子的脖子,然后只听到‘咔嚓’一声,女子便直接瘫倒在地,死得不能再死了。

    “希望你能秉承你父亲的遗志,否则我不介意再来一次你们血杀堂!”吴辰冲着叶北庭微微一笑,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言语间他甚至戴上了摄魂术。

    叶北庭闻言,浑身一震,甚至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内心深处打定主意今后一定不再滥杀无辜,做那些丧天害理的事情。

    “如果遇到什么处理不了的人,你可以来找我,当然前提是你血杀堂的表现令我满意!”

    吴辰的声音再度响起,话音一落,他的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房间内,直接从十米之高的阳台一跃而下,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他便离开了血杀堂的总部。

    “好恐怖!”

    跑到阳台,看到吴辰直接脚尖着地,终身一跃便出了别墅围墙,叶北庭心头巨震,情不自禁的感叹起来。

    自从踏入武道一途之后,他便知道武道有多么的艰难,那怕是他刻苦练武近三十年,也只是明劲后期罢了。到了他这个境界越发清楚想要违背地心引力,有多么困难。

    蝮蛇是一名暗劲初期的高手,他也曾直言,想要游刃有余的违背地心引力,除非踏入内劲境界。刚才吴辰飞出围墙,所展现的已然足够游刃有余了,这不正说明吴辰踏入了内劲之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