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章 内乱
    蝮蛇感觉自己肋骨都全部碎裂了,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从他口中喷出。不得不说,他出道这么多年,今天是他被虐的最惨的一次。

    “堂主你没事吧!”此时一群穿着黑衣的冷酷男子冲了过来,赶忙将浑身是血的蝮蛇给扶了起来,一双双杀机凌然的目光齐齐往房间中的吴辰看去。

    “还愣着干什么,老子要让他生不如死!”蝮蛇狰狞的嘶吼道,随后二话不说便将手下手里的微冲给抢了过来,冲着房间内一脸玩味的吴辰便是一阵狂扫。

    “哗啦啦啦……”

    子弹将阳台玻璃门打得稀碎,然而当他们定眼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吴辰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看到这一幕,赶来的血杀堂精英也知道吴辰不是一般人,在为首中年男子一记手势的示意下之后,一组血杀堂的人便直接冲进了房间,呈合围之势。

    “啾啾……”然而就在他们刚踏入房间的时候,吴辰的身影再度出现在阳台之上,紧接着数道破空声直接袭来。

    “快躲!”冷酷男子赶忙大喝一声,不过这时候已经迟了,玻璃碎片化作的暗器直接从众人脖子上划过,猩红的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喷涌了出来,一群人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要知道他们可是连吴辰的衣角都没碰到,未曾想就这么死了,真可谓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死有不甘啊!

    “小子,你死定了!”冷酷男子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死的不能再死,顿时双目瞪得老大,随后一把约么五十厘米场的尖刺出现在他手中。

    “这又是什么玩意?”吴辰看着对方手中的尖刺,不由得纳闷了起来。先是蝮蛇的拿出来的蛇形匕首,再加上眼前男子的尖刺,今儿个吴辰算时长见识了。

    不过一会儿吴辰也纳闷了,因为冷酷男子把家伙事拿出来了,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在思索着些什么。

    “血一你特么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把他杀了!”蝮蛇见自己手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由得愤怒的大骂起来。

    闻言,吴辰玩味的目光随即落在了血一的身上,说实话他对这个叫血一的冷酷男子也很是好奇,从这个男子身上他并没未感应到针对自己的杀气,反而他隐隐感觉血一看着蝮蛇时,眸子里闪过一抹耐人询问的异样光芒。

    而就在此时血一缓缓将尖刺拿了起来,一股渗人、恐怖、冰冷的杀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片刻之间,这房间似乎就变成了阿鼻地狱,森冷、冰凉。

    看到这一幕,吴辰都忍不住微微一惊,被这血一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给吓到了。当他运转血玉瞳窥视血一的气运命理之时,他赫然发现,血一竟然是残缺的刑天之命。

    刑天乃是上古炎帝坐下大将之一,是战无不胜的战神,乃至战败被黄帝斩首,还是抗争不断,魔威滔天。

    刑天之命,在仙古记载之中又称之为战神之命,能拥有者无不是凶名赫赫的大将军。诸如秦国白起,坑杀赵国降卒二十万,堪称绝世杀神。又如汉朝霍去病,骠骑将军之名杀得匈奴可谓是血流成河。

    这些人都是残缺的刑天之命,但他们的刑天之命却根本不及眼前血一的二分之一。血玉瞳中,吴辰隐隐看到了一个手舞干戚的恐怖战神,刑天之命近乎凝实,此人若是不死必然成为一代枭雄,不过很可惜,她碰到了自己。别说他刑天之命残缺,就是他身具真正的刑天之命,吴辰也照杀不误。

    与此同时,坐在地上的蝮蛇则是冷笑不止。血一可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从小就被他收养、训练,身手恐怖无比,就是他都不敢与之对决。他相信,只要血一出手,吴辰绝对讨不到一点好。

    然而还未等蝮蛇笑完,血一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森然的冷笑……

    然而还未等蝮蛇笑完,血一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森然的冷笑,手中的尖刺突然方向一转,下一秒竟然直接插入了蝮蛇的胸膛。

    “血一我蝮蛇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看着尖刺没入自己胸口,蝮蛇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血一,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手下竟然会临阵倒戈,将兵器直接捅进自己的胸口。

    此刻蝮蛇一脸狰狞,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咯咯作响,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恐怕此刻血一已然被千刀万剐了。

    “为何?好一个为何,恐怕蝮蛇你知道我真实名字之后就不会为我为何吧。”血一回过头一脸狰狞的看着蝮蛇。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蝮蛇自然听出了血一的言外之意,血一明明就是个孤儿,在打算收养血一的时候他还特意调查了一下,为的就是防止有心之人坑害自己。为何到头来还会如此?

    “叶北庭,不知道蝮蛇堂主您还有印象吗?”血一反问一声。

    “叶北庭?叶北庭是谁?”蝮蛇听到这个名字多少有些陌生,一时间竟有些纳闷。

    然而就在此时血一突然出手,一把锋利的匕首被他拿在了手里,随后直接他突然弯腰,锋利的匕首直接没入蝮蛇的大腿里。

    “嗷……”

    感受到大腿上袭来的恐怖剧痛,蝮蛇忍不住是撕心裂肺的大吼起来。

    “怎么样,这一刀你有没有让你回忆起一些什么?如果没有的话,我再送给你几刀好了!”血一冷笑了笑,声音停止之后,立马将匕首抽出,带起一管猩红的鲜血,而后他就像个疯子一样,疯狂的往蝮蛇的大腿上插着,一边插一边疯狂道:“你知道吗,当年我就是躲在柜子里,看着你一刀又一刀的往我父母腿上插刀逼问他保险箱密码的,就是这样,一刀又一刀……”

    “你……你是叶轩的儿子……这……这怎么可能?”蝮蛇瞪大眼睛,惊恐万分的看着血一,那架势似乎要从血一脸上看出些什么。

    “是不是感觉从我身上根本看不出我父亲的影子,你是不是很奇怪?”血一狰狞的看着蝮蛇,森冷的笑着:“你知道吗蝮蛇,自从看着我父母惨死在你刀下之后,我便叶北庭便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于是我特意去了一趟国外,将自己变成一个陌生人,为的就是今天……就是今天!”

    “我要你死!”血一嘶吼一声,随后手便握在了尖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