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一十九章杀你的人
    “你……”闻言,蝮蛇那双倒三角眼顿时闪过一抹凶光,但却很快被他掩盖了下去,紧接着看着吴辰道:“小子我给你一个忠告,现在跪下求饶还来得及,否则等待你的就是灭顶之灾!”

    此言一出,一股骇人的血煞之气从蝮蛇身上迸发而出,如潮水一般向吴辰冲击而去。此刻蝮蛇旁边的女人面对两人的交锋直接就吓得小便失禁了。

    “呵呵……”吴辰冷笑了笑。

    “找死!”看到吴辰那不屑一顾的表情,蝮蛇大怒,右脚往地上一踏,整个人就像箭矢一样冲了出去,骇然出手。

    蝮蛇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自然有些真本事,要知道在当年他无意中救了一个被追杀的少林俗家弟子,那和尚为了报答蝮蛇救命之恩,便将诸多少林功夫交给蝮蛇。蝮蛇深知自己是走了大运,于是二话不说便拜了和尚为师。

    这些年的打拼,和尚教给他的少林功夫,他可谓是练得炉火纯青,出手便是少林罗汉拳。当年达摩祖师罗汉拳可谓是打得天下无敌手,一双铁拳,力压天下。

    一眨眼的功夫蝮蛇便来到了吴辰面前,拳劲压人,寒风凌冽。

    不得不说,眼前这蝮蛇是除了金叔之外,吴辰见过的第二名阵阵的武林高手,但是这一拳就比血十三那些人厉害得不是一星半点。

    常人看到这一招恐怕大惊失色,要知道这一招油然给人一种开山裂石之感。但奈何他面对是吴辰。

    就在拳头即将打到吴辰胸口的电光火死之间吴辰直接出手,右手双指如灵蛇般探出,轻轻往蝮蛇手腕处一点。

    蝮蛇那勇猛无敌的钢拳顿时就好像泄气了一样,整条手臂都变得软绵绵的,而后赶忙闪到一旁,不可思议的看着吴辰,无比惊愕道:“你怎么会截脉手?”

    截脉手,少林绝技之一,出手便直击人体的脉络重要穴位亦或是死穴,使其短时间内肌肉伸缩受到破坏,失去反抗能力。这一门绝技不仅需要强大的劲气支撑,还需要使用者拥有敏锐的感官,感受对手的内劲走向,两者缺一不可,不然使出完全没用。

    多年前,蝮蛇曾经看到过他的师父和仇敌使用过一次,截脉手一出,把对方打得可谓是节节败退。

    “截脉手?”吴辰听到这称呼也是愣了愣,心想这不过就是他一眼看出了蝮蛇铁拳的破绽罢了,不过想了想,或许自己一下子使出了蝮蛇心中的武林绝技吧。

    “好了,刚才是你出手,现在轮到我了!”吴辰压根就没有多说废话,二话不说,直接一记铁拳直取蝮蛇面门,没有丝毫花样,简单明了,唯有一拳。

    “不好!”蝮蛇第一反应是躲开,但当他想要躲闪的时候却惊骇的发现吴辰的拳劲竟然将他所有的退路封死,让他躲无可躲,顿时他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危机感。

    无它,面对这生死一刻,他一咬牙,脚尖猛地往地上一踏,在强大力量的冲击之下,地板都不由得震动了一下,拳头再度对准吴辰。他就不相信自己练了三十年的罗汉拳会抵不过一个年级不过二十的年轻人。

    “嘭……”

    两只拳头在半空中猛烈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劲气波动将窗帘吹得咧咧作响。

    “咔嚓……”

    紧接着一道清脆的骨折声想起,一道闷哼声从蝮蛇口中发出,紧接着蝮蛇整个人便倒退而去,直至撞到了墙壁才堪堪停了下来。

    “我擦,堂主和嫂子干得也太猛烈了吧!”

    由于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守卫在走廊上的血杀堂成员只是听到沉闷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啪啪啪的声音。一时间忍不住浮想联翩。

    “那肯定呀,你也不想想嫂子那身材,前凸后翘,玩起来谁不兽血沸腾呀。”另一个人两眼直放光,情不自禁的砸吧砸吧了嘴。

    “你想死呀,被堂主知道了他还不弄死你?”之前说话的人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于是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而后他眼神中也不由得多了几分向往,没办法,房间内那个女人的身体实在是太迷人了。

    “妈的,不行了,我要去阳台放放风!”男子摇了摇头,掏出一根烟就我那个阳台方向走去。

    “咦,站岗的那两小子呢?”此刻阳台漆黑一片,男子发现阳台上竟然没人,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过也没多想,这大晚上的打打秋风不在位置上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于是趴在阳台上便开始抽烟。他丝毫没有发现此刻就在他脚旁边,两具尸体静悄悄的躺在那。

    …………

    “你到底是什么人?”蝮蛇一脸骇然的看着吴辰,怎么都想不明白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竟然拳劲如此恐怖,而且他隐隐感觉吴辰还另有余地。

    “杀你的人!”吴辰压根就没有再和他废话,右手呈鹰爪,指尖之上劲气环绕,如有开山裂石之力,直取蝮蛇的脖子。

    鹰爪杀蝮蛇,这似乎就是大自然的自然定律。

    “真当我是泥捏的不成!”蝮蛇勃然大怒也不知什么时候,一把蛇形匕首突然出现在他手中,柔软的蛇形匕首就像一条活脱脱的毒蛇一样吐着信子。脚尖轻轻往地上一点,不退反进,锋利的蛇形匕首,直取吴辰的胸口。

    吴辰见状一个闪身躲开了毒蛇的信子,随后手往蝮蛇的手臂上一抓,本来之前蝮蛇的右手就遭受了重创,眼下躲闪不及,右手赫然被吴辰给握住。

    “给我断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左手一记手刀,直接将蝮蛇的右手小手臂斩断,森白的骨头混杂着猩红的鲜血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瞬间原本荷尔蒙气息爆棚的房间就被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给淹没。

    “啊……”女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忍不住尖叫起来。

    “怎么回事?”正在阳台上抽烟的男子听到这声音眉头一皱,从这声音中他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惊慌和恐惧,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转身便准备往蝮蛇房门口跑去,然而刚一转身便感觉脚上猜到了什么东西,迅速从身后掏出手电筒,一看,顿时便赶忙将对讲机掏出,惊慌道:“有敌人闯入,有敌人闯入,立即赶到堂主房间,立即!”

    此言一出,别墅地下室立马响起一阵尖锐的警报声,原本正在地下室训练的血杀堂成员立马严阵以待,像一头头豹子一样冲了上来。

    “小子,你死定了!”蝮蛇听到手下的呼喊声,顿时冷笑不止,扭曲的脸配上这森然的冷笑,此刻蝮蛇活脱脱的就是个魔鬼。

    与此同时,蝮蛇心中打定主意,等自己手下来了,一定要将吴辰碎尸万段,以泄吴辰的断手之恨。

    “是吗?不过你可能要死在我的前头了!”话音一落,吴辰便一脚踹在了蝮蛇的肚子上,顿时蝮蛇整个人便飞了出去,强大的力量让他把房门直接给撞破。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