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一十章 魔鬼的步伐
    “魔鬼!”王华看到这一幕胆都快被直接给吓破了,见状赶忙往自己包厢方向跑,此刻他真怕自己被吴辰给抓回去,恨不得自己能够多长两条腿。一时间愣是连自己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很快他便来到包厢门口,距离包厢的大门也不过两步的距离,那怕是他往前一扑都可以直接冲到包厢里面去。一时间重重的松了一口去,然而就在此时背后一阵破空声响起,顿时他便有种不好的预感,回头一看……

    回头一看,一把锋利的匕首就像飞速往他面前飞来,见状他浑身一颤,终身一跃,整个人便要往包厢大门上撞去。

    然而还没等他跳起来,匕首就插进了他的大腿,在比手上夹带着的强大力量冲击下,王华愣是整个人往旁边倒去。与此同时王华感觉自己的大腿要彻底从裂开了一般,一缕缕钻心的疼痛像潮水一样袭来,惨不忍睹的嘶吼声立马响了起来。

    更恐怖的还在后面,匕首竟然硬生生的从他坚硬的腿骨中穿了过去,然后直接插没入旁边的柱子之中。

    “魔鬼,他就是个魔鬼!”看着自己大腿上的血琳琳的洞,王华直接就吓尿了,吓得浑身颤抖不止。眼看着吴辰一步步往自己这边走来,他赶忙拖着腿往包厢门口爬去。此刻他形象全无,就像一条死狗一样!

    “怎么,刚才你还不是还叫嚣着要让我好看吗,现在这样偷偷溜走是不是不太好呀?”吴辰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笑容满面的看着他。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吴辰的笑容在王华的眼中,简直就比恶魔的微笑还要恐怖。

    “不想干什么,只是刚才你不是说要把我弄死吗?所以我特意站过来让你弄呀!”吴辰笑道。

    “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王华又岂会听不出吴辰说的是反话,于是也顾不得脚上袭来的疼痛,一个劲的就给吴辰磕头。这磕头的诚意简直比他清明节给他祖宗上坟磕头的诚意都要足。

    足足磕了十来个响头之后他才堪堪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吴辰。然而吴辰却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我给过你机会的,可你却没有珍稀!”

    上次王华威逼欺负李芬妹子,吴辰放过了他一次,希望他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现实却狠狠的打了吴辰一巴掌。让他知道有的人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对这种人仁慈,那就是对别人残忍。

    王华使劲咽了口吐沫,像是疯了一般,不断地往后挪动身子,语无伦次吞吞吐吐道:“我警告你,现在我爸还有近百个兄弟都在这个包厢里面,我……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是么?”杨凡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话音一落一脚便踹在了王华的肚子上。王华闷哼一声,一时间就像是头皮皮虾一样,身子变成个弓形。

    随后,他抬起脚,对准王华的膝盖重重地踩了下去!

    “喀嚓!”

    一声脆响,王华的膝盖直接被踩得粉碎,雪白的骨头渣子从肉里面直接穿了出来,混杂着鲜血,好不吓人。

    王华本来被吴辰踹了一脚之后,整个人疼的就晕了过去。此时骨头碎裂的疼痛又再度让他从昏迷中疼醒,浑身颤抖不止,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从他的口中发出。只见他用那充满希望的目光看着包厢门口,此刻他多么希望包厢里能有个人能出来上厕所。

    …………

    “喝,今天兄弟们全部给我尽情的喝,菜不够就点,酒不够就叫他们端!总之一句话,今天大家不醉不归!”

    腾龙阁中间的表演台上,一名喝得面红耳赤的中年男子拿着一瓶高档四特冲着台下的兄弟们兴奋的大叫着。

    “好嘞!”众人齐声应道,喝得那是不亦乐乎。

    “龙哥,华少怎么不在呢,今天他可是主角呀。”中年男子走下台之后,一个混混头子向中年男子问道。

    “是啊龙哥,今天要不是华少我们肯定没办法知道华云海被人给废了,就算知道恐怕也为时已晚呀,不得不说今儿个华少才是最大的功臣呀。”有一名头目紧跟着附和着。

    听到众人的话,叫龙哥的中年男子笑容更甚,虽然心里很得意,但嘴上却还是恨铁不成钢道:“你们就别在这夸他了,他什么货色我还能不知道?我看他实则是去粉红山庄玩女人的,知道华云海被废这消息恐怕也是赶巧而已。”

    顿了顿他又紧接着道:“不过我们飞车党能够一举吃下华云海的地盘,那小子确实应该记头功,那小子人呢死哪去了?”

    不得不说此刻的王天龙真的很开心,虽说下午的时候自己的老巢被人大闹了一场,还损失了好几百万。但福祸相依,华云海的竟然在老巢粉红山庄被人废了,一众小弟也是半死不活的。

    一听到这个消息,在警察离开之后,他立马带领手下将粉红山庄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收了下来,心里对那个把华云海废了的人那是感激得不要不要的,要是知道他的名字,没准他还得拜上一拜。

    再加上得知这个消息的是自己的儿子,虽然自己的儿子是一滩烂泥,怎么读扶不上钱,但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下面的头头们称赞,他这个当父亲的倍感欣慰。

    “铁头,你老大呢,赶快去把那小子给我找回来,兄弟们要找他喝酒呢。”龙哥冲着不远处一个光头喊了一声。

    “老大带几个兄弟去外面放风了呢,我这就去把找他!”铁头应道,大口吃了口肉放下筷子便往外面走去。

    穿过客厅,他便来到了包厢门口,咀嚼了一下口中的肉,随后便把把包厢门推开。然而门一推开,血粼粼的场景便出现在他眼前,自己那个不可一世嚣张无限竟然躺在血泊里面,膝盖竟然被人踩断,白骨混杂着血粼粼的血肉暴露在空气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铁头嘴巴里的肉都掉了出来,一脸懵逼。

    “快……快救我!”王华看到自己的手下铁头打开了门,顿时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而后赶忙将血粼粼的手向铁头伸去。

    “我擦,大事不好了!”铁头此刻也反应了过来,而后立马转身连滚带爬的就往聚餐的大厅中跑去,一时间没注意到大厅门口的门槛,脚下被一绊,而后整个人便起飞了,直接砸在了距离门口最近的餐桌上。

    “哗啦啦……”

    “哐当当……”桌子上的酒杯、碟子统统砸在了地上。

    “我去,铁头你丫的喝高了吧?”正在吃饭的混混根本没有料到会有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幕出现,不少人愣是被菜汤直接泼了一身,顿时就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