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零五章 自讨苦吃
    一脚下去,吴仁道的小腿直接被踩断,皑皑白骨混杂着猩红的鲜血和碎肉暴露在空气中,甚是狰狞。

    “呕!”不少胆小的女孩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就呕吐了起来。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见吴辰当着自己等人的面竟然还敢出手,顿时季风就怒了,右脚重重的往地上一踏,整个人就像一把离弦的箭矢般飞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来到了吴辰面前,冲着吴辰便是一记长拳。

    “冥顽不灵!”吴辰冷哼一声,待到季风冲到了他身旁他便一个闪身躲开了,紧接着一脸凝重的看着季风,道:“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我真为张家有你们这群手下而感到丢脸!”

    “小子你太放肆了,今天要是不给你小子一个教训,我就不叫季风!”显然此刻的季风已然被冲昏了头脑,压根就没有去听吴辰的话,二话不说就再度往吴辰面前冲去,一副不给吴辰一个教训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不知所谓!”一旁的金教官听到这话脸色也黑了下来,眸子里闪过一抹愤怒。

    “是吗?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吴辰被这一口一个小子弄得也是火气十足。

    其实在季风他们一行人走进大厅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而且还施展血玉瞳看来了一眼,他发现这群人气运泛着微红,都算得上是好人,所以并不打算和他们动手。只希望他们能够讲理,不像吴仁道一般可恶。

    未曾想,这为首之人竟然冥顽不灵,一言不合便向自己出手,难不成真当自己是泥捏的不成!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季风不怒反笑,二话不说便施展出自己拿手绝技擒拿手,瞄准吴辰的要害便骇然出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木有。

    季风这一出手,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停止了流动,一时间这大厅的气愤凝重得吓人。

    “吴辰学长行不行啊,我怎么感觉这个人更厉害一些!”

    “是啊,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

    武术社的社员们看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担心了起来。

    “先看看,不行我们就一起上,我就不信他们酒店敢把我们都打一顿。”于露示意大家不要乱,随后咬了咬牙道。

    然而众人没有发现的是,站在人群中的凌菲却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吴辰,脸上没有定点担心,反而有种在看好戏的感觉。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吴辰眼睛半眯着,一股凌然的杀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瞬间这周围的空气骤降八度。

    感受到这股骇人的杀气季风的动作明显停滞了一下,但他并未停下,而是继续往吴辰方向冲去。

    面对向自己冲过来的季风,吴辰丝毫不为所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既然敢无视我,你这是在找死!”见吴辰竟然裸的无视自己,季风越发愤怒,手中的力气也不由得加大几分,那双手就如同鹰爪一般,杀机凌然。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己偏偏闯。既然你想要自讨苦吃,那就别怪我吴辰不客气!”吴辰眸子里寒光更甚。

    “慢着,季风你给我住手!”就在季风的的爪子即将要抓到吴辰身上时,一直站在身后的金教官突然大叫一声。

    “老金你……”季风一脸不解的看向金教官,显然很好奇为什么他会突然站出来阻止自己。

    然而金教官压根就没有搭理他,而是慌慌张张的跑到吴辰面前,一脸惊愕的看着吴辰,眼巴巴的问道:“你……你说你是吴辰?可是口天吴的吴,星辰的辰?”

    “你是谁?”吴辰皱着眉头看着突然跑出来的中年男子,男子约么三十来岁左右,他隐隐觉得男子有点眼熟,但乍一看,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那里见过。

    “我是金耀祖,是金大川的侄子!”金教官立马将自己的身份道出。

    “原来你是金叔的侄子呀,难过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吴辰恍然大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看到对方会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了,此人不正和金叔很相像嘛!

    听到吴辰这话,金耀祖就知道自己是真的遇到了那位被自个叔父时常念叨的这位少年高手了。于是赶忙问道:“辰少,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望辰少你不要见怪!”说完还不忘朝着一旁的季风使了一记眼色,“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像辰少道歉!”

    季风虽然不知道吴辰到底是什么人,但金耀祖他可是一清二楚,这位可是金管家的侄子。金管家没有后代,这位侄子被他视为己出,在张家地位可比自己这群人高得不是一星半点。

    连他都要对眼前这位少年卑躬屈膝,那显然此人就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于是赶忙向吴辰道歉。

    “算了!”吴辰摆了摆手。既然来人是金叔的侄子,他也不打算与之计较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反转也实在是太快了?”

    “而且这人竟然还叫吴辰学长叫辰少,难不成吴辰学长是隐形的豪门子弟不成?”

    看到金耀祖对吴辰如此恭敬,众人一时间不由得对吴辰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社团之中不少的花痴女一时间看着吴辰的眼神更是两眼直冒金星,俨然那一副要投怀送抱的赶脚。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人群之中,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死死的定在吴辰的身上,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将吴辰解刨开来好好研究一番似的。

    自从上次吴辰在武术社将周扬的人狠狠收拾一顿了之后,她回到家中便让人调查了一下吴辰的身份背景,调查发现,吴辰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人。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却被张家的人如此恭恭敬敬的对待,这样又岂能不令她吃惊呢?

    “辰少,今天这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金耀祖紧接着向吴辰问道。

    “有什么误会,我看你还是亲自问他吧!”吴辰瞥了一眼吴仁道。

    “好的辰少,今天这事情我一定会给辰少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金耀祖点点头,冷若冰霜的眼神往瘫倒在地的吴仁道身上扫了一眼,随后朝着吴辰拱了拱手,道:“辰少你看,现在都已经七点多了,我看要不辰少您和您的朋友们先去吃饭吧,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不是没有包厢了吗?”吴辰反问一句。

    “季风,我记得酒店有预备的包厢对吧,这包厢今天应该没有客人吧?”闻言,金耀祖随即回头看向站在旁边的季风。

    “在,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包厢预备包厢是不会有人用的。辰少你们稍等一下,我这就派人去安排!”季风恭恭敬敬的朝着吴辰鞠了个躬,随后便快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