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零四章 代价
    当初张家涉足酒店行业时,同时开了三家酒店,而这家便是其中之一。所以在这里当保卫部部长的实力更是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酒店旁边的一座独属于酒店保卫部的小楼里面,穿着笔挺保卫制服的保卫部部长季风笑着给坐在沙发上的一名比他稍微年轻一两岁的中年男子倒茶。

    中年男子没有和季风一样穿保卫制服,反而是穿着一袭长衫,朴素而儒雅。也不像季风那般身材发福,皮肤白嫩。

    相反,他的身体异常的结实,全身上下似乎没有半点的赘肉,虽然穿着长衫外表看书儒雅,但其实充满了力量感。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明亮而有神,显然不是一般人。

    “金教官你好不容易大驾光临,来,喝杯茶,这是酒店刚采购的一匹碧螺春,味道很不错!”季风对着中年男子道。

    “你这小日子够的呀!”被称之为金教官的中年男子打趣了一句,随即便端起茶杯来喝茶。

    “呵呵!”季风笑了笑,随后紧接着道:“这茶叶还有二两,老金你到时候走得时候都带过去吧,我是个粗人,对茶叶没什么讲究。”

    停顿了几秒后,他又紧接略显激动道:“老金,你这次来,是不是为了新一轮的特训又要开始了?你看我还行不行,经过这两年多的恢复,我觉得我真的可以了!”

    “哎,还是算了,我这腰一遇到雨天就疼的要命,看样子这辈子是没办法再和兄弟们去拼了!”

    停顿了几秒后,季风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那双大眼睛里闪过一抹深深的暗淡。

    看到这一幕,金教官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愧疚,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但还未等他开口,季风便摆了摆手,道:“行了,不说这些了,说吧,这次来是看上我这边那个人了,需不需要我推荐一下呢?”

    见状,金教官并没没有急于说话,,而是朝着门口瞥了一眼。

    “老金你放心,你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吩咐下去了,现在没人会来打扰我们的。”仅仅是一个眼神,季风便明白什么意思了,旋即说到。

    然而就在他话音堪堪落下,只听到‘哐当’一声,季风办公室的们直接被撞了开来,一名保安气喘吁吁的冲了起来……

    “我的话你们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我不是叫你们不要来打扰的吗?”季风看到自己的办公室门竟然被撞开了,顿时火气蹭的一下子便涌了上来,刷的一下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寒冷的目光死死的定在冲进来的保卫身上。

    他在中年男子来的时候就已经把事情交代好了,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手底下的人不要打搅他招待贵客,这不刚才他还和老金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却不曾想,这话堪堪说完,一个不长眼的便找上来了,而且竟然一把将自己办公室门撞开,这特么不是裸的在打自己的脸吗?顿时他就怒了。

    慌张跑过来的保卫看到自个部长那暴怒的模样,吓得脸色刷白,于是乎赶忙解释道:“部长,不好了,大厅出事了!”

    “出什么事情了?”季风一听到这话,便立马意识到肯定是发生什么大事情了,于是赶忙问道。

    “前台吴经理被人给打了,而且我们几个兄弟去还没一分钟就被他给撂倒了!”保卫赶忙说道,说到后面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往胸口揉去。

    “人多吗?”季风紧接着问道,此刻他的眉头直接皱成了川字。

    “挺多的,好像是一群来吃饭的学生,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动手的就只有一个人!”保卫咬了咬牙道,这脸瞬间就变得通红。

    “养你们干什么吃的,一个学生都解决不了!”听到解决自己自己四个手下的竟然是一个学生,季风感觉自己的老脸都丢光了,随后对坐在沙发上的金教官,尴尬道:“让老金你见笑了,要不你稍等片刻?我把这事情处理完立马就回来。”

    “没事,我也一起去看看吧,我倒想看看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我陈家的丰腾大酒店里面闹事!”金教官放下茶杯缓缓站了起来,随后在保卫的带领下与季风一同往酒店的大厅快步走去。

    …………

    “看样子你对我给你的选择很不满意呀,既然如此,那我给给你另一个选择,把你的腿给打折好了。”见吴仁道迟迟没有动静,吴辰冰冷的声音便随之响了起来。话音一落,吴辰便抬起脚往吴仁道脚上踩去。

    犯了错,既然不道歉,那就付出血粼粼的代价好了。刚才他不是叫嚣要将吴辰的脚打折吗?吴辰如此也只能算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罢了。

    “不要……我……我道歉!”吴仁道看到吴辰的脚提起来了,直接就给吓尿了,赶忙求饶。

    “晚了!”吴辰摇了摇头,面对吴仁道的苦苦哀求,吴辰没有丁点怜悯。

    “小伙子你这样是不是太过了?”就在吴仁道绝望之时,此刻一道不悦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传来。

    紧接着一阵急促但却不失整齐的脚步声响起,众人回头一看,七八个个保卫正踏着一脸凝重的往这边赶来,带路之人赫然是刚才被吴辰一脚踹飞的保卫。

    而在带路保卫的后面,赫然是两名中年男子,两男子赫然就是从办公室闻讯赶来的季风和金教官两人。

    “小子,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敢在这里闹事?”季风一脸阴沉的看着吴辰。

    这丰腾大酒店可是他季风的地盘,眼下酒店的前台经理竟然被打了,而且还被打得这么惨,这让他一脸无光,岂能不怒。

    “刚才这位吴仁道吴经理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了,张家的丰腾酒店对吧?”吴辰反问一声,随后还未等季风开口,他冷冽的声音便再度响了起来,“是张家的酒店又如何,难道张家酒店的人犯了错就不应该付出代价不成?”话音一落,吴辰的脚便踩了下去,下一秒,一道清脆的骨折声便响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