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九十章 热身而已
    “人呢?”

    马诗淼一行人的车看到玛莎拉蒂进了建筑工地这条路,于是便也紧跟了进来,车开进来后却发现玛莎拉蒂竟然直接不见了。

    “下车看看,我就不信他们能张翅膀飞走不成!”为首的中年男子发出阴冷的声音,随后一行人便下车了,但左右看了一下之后愣是没有找到玛莎拉蒂的影子。

    “跟个人都跟不住,你们血杀堂是怎么回事?”把人跟丢了,马诗淼顿时就怒了,他马诗淼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今天的仇要是今天报不了,他绝对睡都睡不着。小仇尚且如此,今天吴辰把他打成这幅模样,他又岂会善罢甘休。

    为首之人听到这话脸色瞬间便阴沉了下来,但碍于马诗淼是自己这次的雇主,于是只能忍下来。旋即冲着自己的手下冷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分头找!”

    “找谁,找我吗?”就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刹那,吴辰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一行人齐齐往身后看去,只见吴辰双手插在口袋中,一脸淡然的从旁边的工地上走了出来。

    “你竟然还敢出来!”见吴辰竟然自己出来了,马诗淼顿时大笑了起来。

    “你们都在找我,我不出来岂不是太不给你们面子了!”吴辰玩味的笑着,言语间仿佛是在和马诗淼等人聊天。

    “的确是很给面子!”马诗淼狰狞的笑了笑,“你知道不知道,从小到大就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我马诗淼,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厉害,竟然敢打我!”越说到后面马诗淼的脸便越发扭曲。

    他是谁,堂堂马家的大少爷,一个瘪三一个乡巴佬竟然敢打他,这是耻辱一辈子的耻辱!

    “多谢夸赞,我也觉得我挺厉害的!”吴辰玩味的笑着。

    “好,很好!死到临头你竟然还在这笑!”看到吴辰满不在乎的样子,马诗淼便越发的愤怒,咬牙切词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最多也就把你四肢打断罢了。然后老子再把那个女人给强了,不得不说你的女朋友真的很漂亮!”

    说着说着似乎发现张琳不在这里,于是赶忙对着血杀堂的人吩咐着,“快去给我把车里面的那个女人给抓过来,到时候我在给你们加二十万!”

    停顿了几秒之后,他又紧接着道:“放心,上了你女朋友之后我还会去找你的父母,如果你母亲长得漂亮的话,我会当着你爸的面把她给强了!哈哈哈!”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找死!”见马诗淼竟然打着琳姐的主意,还扬言他要对付他的父母,吴辰的脸瞬间便冷了下来,一股骇然的杀机从他的眸子里迸发而出,直接射到了马诗淼身上。

    马诗淼被这杀机凌然的眼神给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几步。不过很快就愤怒了起来,指着吴辰冷笑道:“找你妈了个逼,到了这份上你特么的还敢威胁老子,老子今天不让你死,老子就不叫马诗淼!”

    话音一落,便冲着旁边的中年男子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我要他妈的死无葬尸之地!”

    “小子,我们老板的话你听明白了吧,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帮你?”中年男子阴冷的目光直视吴辰。

    “不好意思,我这人不傻也没有自虐倾向,想要我自己动手,恐怕是没戏!”吴辰寒声道:“我也劝你们一句,现在就给我滚,否则后果自负!”

    父母是他不可触碰的逆鳞,这马诗淼竟然敢如此侮辱他的母亲,该杀!

    “哼!”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朝着旁边的两名黑衣手下使了一记眼色。

    两人点点头,一左一右便向吴辰包抄而去,直取吴辰的要害。

    见两人向自己攻来,吴辰仍旧站在原地面色不动,这群人显然不是一般人,身上尽皆带着淡淡的血腥味,为首的中年男子更是煞气逼人。显然在他们手里有着不少人命,想来应该是什么杀手组织之类吧?这皖南果然是藏龙卧虎呀。

    就在两人即将来到吴辰身边时,吴辰眼中一道寒光闪过,身影一闪躲过了两人的合击,右手如闪电般探出,一掌打在了右侧之人的胳膊上。

    “咔嚓!”

    黑衣人的胳膊应声而断,一声闷哼声响起。

    黑衣人见自己胳膊片刻间便被废,另一只手快速从腰间摸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便往吴辰的腹部刺去。另一人见自己同伴受伤,也顺势将匕首掏出,往吴辰的背部直接捅去。

    这两人的动作极其麻利,行云流水,此刻吴辰可谓是腹背受敌。

    “找死!”吴辰冷哼一声,再度一个闪身躲开。两黑衣人互相对视一眼,便要将匕首收回再度往吴辰攻去,然而吴辰显然不会在给他这个机会,双手如游龙出海般探出,将他们手中的匕首直接躲了过来,随后手腕一转,匕首如同飞镖般被他扔出,直接插在了两人的胸口。

    “噗嗤!”

    匕首直接插到了两人的胸口中,顿时两人便不甘的往后面倒去,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你竟然敢杀我血杀堂的人!”中年男子怎么都没想到吴辰的身手竟然如此的恐怖,一个照面竟然就把自己的两名手下给杀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允许你们杀我,难道就允许我杀你们吗?”吴辰冷笑一声,眼眸中杀机闪烁。

    不得不说,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亘古不变的至理。更何况侮辱他的亲人者,统统该死!

    “好,很好,我要你死!”中年男子眸子里迸发出阴冷的杀机,不过他也知道吴辰的伸手不一般,旋即冲着剩余的手下挥了挥手,“一起上!”

    此言一出,剩下的三名血杀堂的黑衣人,二话不说齐齐将匕首给掏了出来,紧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一步步往吴辰逼去。

    也许是两个同伴的死,激发着着群人的血性,着群人就像发了恨一样,疯狂的向吴辰攻击着。这其中以中年男子的身手最为恐怖,寒光闪闪的匕首,在他手中就好像一条毒蛇,随时随地的刺出。

    “这下看你还不死!”看到吴辰被压着打,一旁的马诗淼兴奋不已,脑海中已然开始幻想吴辰被血杀堂的人给废了的场景。

    “好了热身完毕了!”吴辰被中年男子躲过中年男子锋利的匕首,随后拍了拍手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