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八十八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
    听到吴辰赞美,张琳虽然多少有些羞赧,但心里还是一喜。随即再度挺了挺腰,然而突然很快有意识到事情貌视有点不对劲呀,很大那是必须的自己的一直读很大,但是这很红又是什么鬼?

    “难道自己露了?”想到此处,张琳心间一颤,俏脸一阵绯红!随即赶忙将领口捂住,没好气的等了吴辰一眼,又羞又气道:“你小子,随让你乱看的!”

    不得不说,让吴辰占点小便宜,看到吴辰那猪哥的模样,张琳心里美滋滋的,一种莫名的刺激冲击着她的心。

    “糟糕,说错话了!”吴辰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把嘴给闭上,转而朝着张琳张大小姐嘿嘿的笑道:“这不是琳姐你自己让我看的嘛!”

    “你个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在这卖乖!”看到吴辰那一连贱样,张琳心里就来气,伸出手就往吴辰腰上拧去。

    反观吴辰自然不会如此束手就擒,于是便在赶快躲开,两人便在偷偷摸摸的左右互搏了起来。

    虽然是张琳先发起攻势,但愣是没有占到丁点便宜,纤纤玉手不知道被吴辰给你捏了多少次。

    “小混蛋,老娘和你拼了!”虽然张琳很享受和吴辰的嬉闹,但被这么压着占便宜,让她羞怒不已,于是便气愤的站起来,在她想来自己做着没办法施展开来,站着总可以吧,一定要让这色坯子好看。

    然而就在她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动手,意外发生了。

    原来在嬉闹的时候,张琳脚上的高跟鞋穿着的位置有点偏移,而刚才她又是又羞又怒的站起来,根本没注意看,一时间竟然脚踩空了崴到脚了。顿时整个人便吴辰的怀里栽去。

    “琳姐小心!”吴辰见状赶忙伸出双手,直接拦住张琳的纤细腰肢,将其往自己怀里送。

    虽说这包厢里面没有什么棱角,旁边也是真皮沙发,像琳姐这样摔下去也不一定会有什么大事。但真要是摔倒了,吴辰难辞其咎,而且有自己在自己怎么可以让琳姐受伤呢。

    于是就这样,吴辰揽住张琳的腰肢,往自己怀中一送。感受到自己的腰被揽住了,张琳悬着的心也定了下来,整个人直接坐在了吴辰怀里,散发着诱人芳香的长发飘洒在吴辰的脸上。

    瞬间一股诱人的体香便袭入吴辰的鼻腔之中,令吴辰不禁心旷神怡,一时间吴辰忍不住贪婪的多吮吸了几下。

    虽然吴辰的动作不大,但此时两人此刻几乎是背贴着前,连彼此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吴辰那贪婪的吸气声张琳自然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于是乎两人就这样静悄悄的坐在这里,而老二他们则拿着ktv话筒站在舞台上面尽情的嗨着。一边热闹一边静静的,互不打扰。

    张琳小时候就父母意外去世,虽然她是张家的大小姐,在这偌大的皖南没有一人敢欺负她,但她终究还是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不知为何,自从遇到了吴辰,她便感觉这个比自己小上好积水的大男孩身上似乎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息,而且在吴辰身上她能够感觉到十足的安全感,一时间她竟有种想要坐在吴辰怀中,不起来的冲动。

    与此同时,吴辰也是舒爽不已。虽然之前吴辰也交过女朋友,和女朋友虽然没有突破最后的界限,但是亲嘴搂抱这些还是都做过的。但却从未有眼下这般悸动感,一时间双手忍不住便隔着张琳的裙子,轻轻的抚摸着那光滑的肌肤。

    “小坏蛋!”感觉到腰间袭来的酥麻,张琳的娇躯忍不住扭动了起来,心里美滋滋的享受着吴辰的调戏。

    这一扭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吴辰来说那简直就是致命的,不要忘记,此刻她可是坐在吴辰身上,而吴辰又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这一扭,吴辰的呼吸一时间都不由得变得急促了。

    “下面什么东西呢,怎么那么烫?”张琳突然感觉腚部下袭来一阵火热。

    原本她还以为是吴辰这小坏蛋把他的手伸到下面去摸自己的屁股了,顿时那是又羞又怒,但往自己小腹处一看,发现吴辰的双手正在自己的腰间和小腹处作怪,顿时眼前一亮,立马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

    “你个色坯子!”见状,张琳赶忙从吴辰身上坐起来,没好气的瞪了吴辰一眼。

    “这不是琳姐你实在是太漂亮了嘛!”吴辰知道张琳不是和自己生气,所以半开玩笑道。

    “得了便宜还卖乖,信不信老娘把你那玩意给切了呀?”张琳被吴辰这么一说那是羞怒得不行,二话不说直接把旁边的水果刀给拿了起来,裸的威胁道。

    “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一看到都动刀了,吴辰那是吓得不要不要的,赶忙求饶。

    “算你识相!”张琳瞪了吴辰一眼,随后便转身拿起话筒就去唱歌了,吴辰见状识相的跟了上去,一群人便在这天皇阁里面尽情的嗨了起来。

    然而吴辰却不知道,此刻在西海岸外面一场针对他的阴谋正在谋划着。

    “马队长,我让你打听的事情到底打听得怎么样了,那小子究竟是个什么人?”西海岸的一辆阿尔法内,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马诗淼靠在椅子上对着旁边穿着西海岸保安制服的男子问道。

    “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人的确是林总的救命恩人。”马队长点点头,随后又紧接着道:“除了那个美女之外,其余的人都是皖南医科大的学生,那个为首的就是和淼少你动手的人,现在是金鳞会所的主管,听说针灸之术很厉害。我听林总的秘书说,林总又一次在金鳞会所突然犯病了,是他把林总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

    “也就是说那小子不过就是一个会所的主管?没有其他的背景对吧?”马诗淼反问一声,眸子里迸发出一道渗人的杀机。

    “是!”马队长回应道,随后这眉头又紧紧的皱在一起,有些担忧道:“淼少,那人是林总的救命恩人,我们这样被林总知道会不会……”

    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马诗淼愤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会什么?会发火是吧?发火又怎么样,难道老子就白白被打了一顿吗?”

    “这是给你的钱,你先回去吧!”马诗淼从车的后座那里一沓百元大钞,递给保安队长,道。

    “谢谢淼少!”保安队长心里多少有些还害怕,但是看到这眼前小一万的百元大钞,顿时喜笑颜开,赶忙恭恭敬敬的鞠躬道谢,而后拿着钱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