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七十二章 实力打脸
    “金叔,那一个痰盂过来,没有痰盂旁边的小花瓶亦可!”就在此时吴辰站了出来,冲着站在一旁的金大川道。

    金大川见状赶忙从身旁不远处的架子上取下一个陶瓷花瓶,递给吴辰。

    吴辰接过花瓶将其放在老爷子伤口正下放,随后内劲外放,一道凌厉的劲气从双指之间迸发而出,在张老爷子的伤口处划开一道口子。顿时在血肉之中乱窜的虫子就好像找到了归宿一般不停地往外冒,夹带着乌黑的毒血稀里哗啦的往外流。

    饶是上一次张琳已经见识过这些恶心的小虫子,然而眼下一大堆的往外冒,张琳还是感觉慎得慌,脸色白的可怕。

    “嗷!”反观柴姬等人那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捂着嘴在那不停地干呕着。

    “嘶!”

    毒血滴在花瓶上发出如同硫酸腐蚀的声音,隐隐还有浓烟冒出,没一会儿客厅中便弥漫着一股令人恶心作呕的味道,闻久了之后竟令人有种情不自禁的眩晕感。

    一旁的金大川见状,赶忙将客厅两边的窗户打开,让外面的风吹进来,这时众人方才好过一些。

    待得毒血流的差不多时,张老爷子缓缓将受伤的右脚放在地上,而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直接便站了起来。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心有猛虎的张老爷子绝对不允许自己颤巍巍的站起来,于是便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

    “爷爷的腿终于好了!”

    “老爷的心病总算是了了呀!”

    “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张琳看到这一幕更是捂着嘴喜极而泣,就连金大川这个铁打的汉子眼角都情不自禁的泛起淡淡的泪花,显然很是激动。

    然而马神医、张文轩、柴姬等一众人等则是如丧考妣,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一颗脏了吧唧的药丸竟然有如此的神效。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中毒呢,世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毒?”马神医踉跄的后退了两步,无比惊骇的看着站在一旁淡然自若的吴辰,他怎么读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败给一个年轻人,败给一个毛都没有张齐的年轻人,要知道他可是神医名震大江南北的马神医马如龙啊,他真的很不甘心!

    “爷爷体内的毒是不是全部驱除干净了?”张琳紧张兮兮的看着吴辰。

    “当然,老爷子体内的毒已经尽速驱除,而且药力也稍稍改善了一番老爷子的身体,想来老爷子应该感受得到吧!”吴辰冲着她会心一笑。

    “对,我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十来岁,浑身充满力量!”张老爷子站稳脚跟,紧了紧双手,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开来。

    “那就好那就好!”张琳喜极而泣,饱含感激的看了吴辰一眼。

    看到这一幕马神医等人面如土色,简直郁闷的快要吐血,板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他们怎么自己等人竟然输了,输了岂不是就要道歉?自己堂堂名震大江南北的马神医竟然要向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道歉,这要传出去了自己岂不是要被笑掉大牙?

    “哼!”念及此处,他冷哼一声把心一横,转身就往大厅外走去。让他给一个年轻人鞠躬道歉,门都没有。他就不相信自己走,吴辰这小子还敢把自己拦住不成。

    然而就在马如龙堪堪转身之时,张琳的声音随之响起:“马神医,你堂堂名震大江南北的神医竟然说话不算数,这说出去不太好吧?”

    之前这群人咄咄逼人的欺负吴辰的模样张琳她可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故此他自然不会如此轻易地放过马如龙这群人。

    “是啊马神医,愿赌服输,你和你的弟子们总不会想要赖账吧?”吴辰显然也不打算放马如龙这群人一马,辱人者人恒辱之。

    “哼,你想怎么样?”马如龙面无血色,无比阴沉的看着吴辰,眸子里散发着森然的寒意,倘若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恐怕吴辰早就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不想如何,只是想马神医你履行赌约罢了。”吴辰笑道。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我师父是什么人?”站在马神医身后的弟子站了出来,阴沉着脸,裸的威胁道:“小子我警告你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件事就此作罢就这么算了,如若不然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呵呵,输了不认账反倒还威胁起我来了。既然如此今天我也把话撂在这里,愿赌服输也就罢了,如若不然也别怪我不客气!”吴辰不怒反笑,言语间散发着森然的寒意。

    “你……”那人还想说什么,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一股冷冽的气息将他笼罩,他抬头一看,就对上了吴辰那双寒意凌然的眼眸,顿时浑身一颤,吓得脸色刷白,愣是不敢放半个屁。

    “好,很好!”马如龙愤恨的眼睛死死的瞪了吴辰一下,随后撂下一句,“我马如龙是个庸医!”话音一落阴沉着脸头也不回的便往大厅外走去。

    看到马如龙都开口道歉了,那群弟子自然也紧跟着鞠躬道歉,随后一个个灰溜溜地跟了出去,一个个面如土色、如丧考妣。

    看到马神医一群人都老老实实的道歉,张文轩和柴姬母子两对视一眼,脸色刷白。与此同时心里赶快思索对策,要知道刚才自己母子两可也是参与了对赌的呀。

    “难道自己真要给这丫的道歉不成?”张文轩目光明灭不定,心里就想吃了一坨屎一样难受。

    “想让老娘给这瘪三道歉,绝不可能!”柴姬本就是心高气傲的人,真要让她给吴辰道歉那恐怕比杀了她还难受。而且真要是给吴辰这丫的道歉了,那岂不是又让张琳得意了。想到此处她便向站在一旁的张宇峰示意了一眼。

    张宇峰自然知道自己女人身意思,于是便站出来冲着站起来的老爷子道:“大伯,既然你的腿已经好了,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休息了,要不我们几个就先回去吧。”

    在他看来,老爷子在这个大厅里可谓是绝对的权威,只要他发话了,张琳就算想发难,那也不敢。还有一点就是,他是张老爷子的侄子,他相信张老爷子就算不给自己面子,也绝对会给自己死去父亲的面子的。

    听到这话,张琳的眉头不由得一皱,她冰雪聪明自然之道张宇峰打得什么心思,同时她也很清楚自己爷爷的脾气。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气恼的看了一眼柴姬和张文轩母子两。

    而柴姬和张文轩母子两则偷偷的给张宇峰竖了个大拇指,脸上的紧张一扫而去,再度恢复了之前的得意、高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