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七十章 庸医
    “小子你特么有种再说一遍?”张文轩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说这两个字的人竟然是吴辰,一个乡巴佬竟然敢骂自己傻逼,顿时心里的无名火便蹭蹭的外冒,瞬间双眼通红,就好像要烧着了似的。

    “傻逼!”吴辰不假思索道,随后看着张琳一脸纳闷问道:“琳姐,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啊,骂他傻逼他还要让我再说一遍。”

    “你特么……”听到这话,张文轩的手便抬了起来,作势便要扇向吴辰。

    不过当他想到张老爷子这会儿正在注视着自己,瞬间火气便消了下来,用手拉了拉自己的衣领,摇了摇手里的手机,冷笑道:“既然你这么会说,那你就去局子里好好和警察同志说吧。据说现在警方对庸医这块是严打,就不知道你等下被抓到局子里会怎么样。”

    张文轩一边说一边笑,脸上的戏谑和嘲讽从始至终就没有消失过。

    “你的如意算盘打得还真好,不过是谁和你说我是骗子我是庸医的?”吴辰冷冽的声音响了起来。

    原本吴辰只是想让张老爷子吃瘪,让这老头子知道知道算计自己的后果。未曾想自己的低调竟然被这群傻逼当成嘲讽自己的资本,嘲讽自己就算了,竟然还借此来抨击琳姐,正当自己是泥捏的不成?

    念及此处吴辰眸子里便闪过一道寒光,显然被眼前这群跳梁小丑给彻底的激怒了。

    “怎么,你不是庸医不是骗子,难不成你还是神医不成?”柴姬的冷笑声响了起来,“好啊,既然你说你自己不是庸医不是骗子,那你倒是说说大伯的病是怎么回事呀。”

    “是啊,你有本事倒是说呀!”张文轩不屑的声音又紧跟着响了起来。

    “倘若我要是说出来了你们又待如何?”吴辰反问一声。

    “只要你能说出大爷爷的病灶,并缓解一番,我张文轩不禁承认刚才的话都是放屁,而且还老老实实鞠躬道歉。”张文轩冷笑道,显然在他看来吴辰就是个江湖骗子。

    “这可是你说的,但时候可不要言而无信,给你们张家人丢脸!”吴辰冷笑一声,随后便准备一展身手,让这群目光短浅的人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真的神医。

    “只要你能诊断得出来,我张文轩说到做到。不过你可别拿刚才马神医的诊断结果来敷衍了事。”张文轩冷笑道。

    听到这话,一抹轻蔑的笑容在吴辰脸上一闪而过,竟然说自己自己会用那庸医的诊断结果敷衍了事,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自己吴辰需要用一个庸医的诊断结果敷衍了事吗?

    念及此处,吴辰突然变得无比的自信无比的强大,在他那双宛若星辰般璀璨的眸子里,披靡一切。

    “这群可怜的人完蛋了!”站在一旁的张琳感受到吴辰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无与伦比的气质,便知道小辰子又要开始装逼了,顿时替这群不知所谓的人默哀了一下,与此同时心里竟隐隐有几分期待。

    “难道这小子真的有什么依仗不成?”一直站在一旁的张宇峰感受到吴辰散发出来的强大自信,心里不知为何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于是乎他便转过身往张老爷子身上看去,发现张老爷子那双混沌的眼神此刻竟然闪烁着精光,而且目光死死的落在吴辰身上,顿时心中不好的预感就更加浓烈了。

    “你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看不起我师父的诊断结果不成?”

    这段时间中,吴辰一直都是众人关注的重点对象,多以就在他脸上扬起一抹轻蔑的笑容时,马神医脸上就闪过一抹怒色,不过却被他隐忍了下来。

    但他身后的那群弟子就却是忍不住了,指着吴辰便质问了起来。

    “是啊,我师父可是名扬大江南北的神医,从医以来一直救死扶伤。尚且抛开这些不说,我师父的年龄也是你爷爷辈分的,身为后辈难道你不应该尊重一番吗?、

    这最基本的教养都没有,你家里到底有没有家教呀!”马神医又一个徒弟跳了出来,指着吴辰便是一顿斥责。

    “神医,呵呵,我看是庸医还差不多吧?”吴辰原本还不打算识破脸皮,但这些人却咄咄逼人,竟然说自己没家教,孰可忍孰不可忍。

    此言一出,可谓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顿时整个客厅就砸炸锅了,马神医的那群徒弟、张文轩一家人包括马神医自己在内,一个个都愤怒的看着吴辰。

    马神医眸子里闪过一丝愤恨,如秃鹫般冷冷的盯着吴辰,冷笑道:“我马如龙行医四十余年,今日是被人第一次称之为庸医,老朽希望小友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如若不然可不过要怪我马如龙不客气。”话越说到后面,马神医的神色就越发冰冷,看着吴辰的目光杀机凌然。

    “对,要是今天你不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代,那可千万别怪我们不客气。”马神医的那一群徒弟也紧跟着附和着,一个个对着吴辰怒目而视,那架势就好像把吴辰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叫你装逼,这下彻底把马神医给得罪了吧,现在看你这个乡巴佬怎么收场。”张文轩看到被千夫所指的吴辰,心中倍感舒爽,脑海中已然开始幻想着吴辰被打脸被虐的场景。

    “不知死活,竟然敢得罪马神医,马神医也是你这种瘪三能够得罪的吗?”一旁的柴姬同样是冷笑不止,看着吴辰的眼神充斥着玩味,显然正在等着看吴辰的笑话。

    “既然都想让我给个交代,那你们就睁大你们的眼睛给我好好看看!”吴辰玩味而冰冷的目光从在场眼前这一群人数身上扫过,一股凌厉的气势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散发开来。

    “这小子身上怎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场?”马神医感受到吴辰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

    他马如龙走南闯北,见过的达官显贵之流不在少数,但却从未感受过如此庞大气场。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真以为自己是谁呀?”张文轩不屑一顾的冷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