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六十八章 识破
    “辰少,刚才让您受委屈了,老金在这给你道歉了!”在前往大厅的路上,金大川说着便准备给吴辰弯腰致歉。

    “金叔你严重了,这事情并不怪你。”吴辰赶忙扶住金大川,随后一脸纳闷道:“金叔,我之前听琳姐说过她并没有兄弟姐妹,不知刚才那位是?”

    金大川显然料到吴辰会问这一出,随即便不假思索向吴辰解释了起来。听完金叔的讲述之后,吴辰也或多或少猜到了两人会如此咄咄逼人的原因了。

    原来那两人是母子关系,是张老爷子弟弟的后代,也算得上是张家一脉。而张家第三代可谓是人丁单薄,张老爷子只有张琳一个孙女。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金大川说吴辰也明白,无外乎就是大家族那些争权夺利的戏码。之所以这张文轩一家子会在门口来堵自己、羞辱自己,不就是怕自己真的治好了张老爷子的病,到时候让张老爷子死了心交到琳姐手上呗。

    不过吴辰心里却或多或少的有些好奇,一张老爷子的智慧恐怕不会看不出这一点吧?那他明知道自己的本事,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张文轩母子两羞辱自己呢?

    怀着疑惑他紧跟着金大川便往张家大厅走去。

    从外面看张家老宅很是普通,但正当吴辰在里面走了走,才发现曲径通幽,别有一番风味。

    走了大概五分钟,吴辰在金大川的带领下来到了张家大厅内。放眼望去,大厅之中有着不少人,张老爷子端坐在大厅正位的太师椅上,那条受伤的腿则搭在了面前的凳子上。

    吴辰和金大川进到大厅时,张老爷子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看似混沌的双眸之中闪过一道光亮,脸上浮现出一抹计谋得逞的得意。然而好像生怕被人发现一般,瞬间就被他给掩饰了下去。

    “这老爷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虽然那一抹得意一闪而逝,但吴辰的感知是何等的敏锐,自然捕抓到了,顿时本来就好奇的心越发好奇了。

    此时在张老爷子面前,一名身材微微发福、脸色红润的中年男子正伸着手在老爷子大腿伤口处捏着。想来此人便是之前张文轩母子两口中的马神医无疑了。

    在马神医身后则站着三四个学生模样的中年人,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盯着马神医的动作,生怕遗漏了什么。

    同样,在大厅的左手边一名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年男子同样紧张兮兮的看着马神医。此人相貌与张老爷子多少有些相像,想来应该就是刚才金管家和自己提过的张宁枫,张老爷子兄长的儿子。

    马神医在张老爷子的脚上捏了捏,仔细观察一番之后,沉思了一会儿,道:“张老爷子虽然外表看是狰狞吓人,实则并无大碍,只需要通经活血罢了。恰巧老朽对通经活血的颇有研究,并研制了一张药方。只要依照我的药方抓药,吃上几个疗程必然可以药到病除。”

    说完便往身后的学生使了一记眼色,站在距离他最近的高个学生见状赶忙拿出纸笔将方子写好了,递给了一直在旁边厚着的张宇峰。

    听到这话吴辰差点没笑出来,明明是中毒的症状竟然认为是通经活血,这所谓的神医也实在是太廉价了吧?其实听到这话他第一反应就是站出来驳斥,然而正当他准备站出来时,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张老爷子竟然饶有深意的朝着他看来一眼。

    顿时他便隐隐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于是便忍了下来,双手抱胸站在一旁,他倒想看看这只老狐狸要搞什么名堂。

    “难道被这小子发现了不成?”张老爷子见吴辰竟然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心里也不由得开始打鼓。

    “不愧是马神医,出手就是不一样,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煎药!”张宇峰连药方都没有看一眼,立马就开始阿谀奉承起来。

    “张先生你客气了,行医救人悬壶济世是我辈本分,这些都是老朽应该做的。”马神医谦虚的说着,不过话虽然谦虚,但脸上的得意与骄傲却丝毫未散去。

    “马神医真是医者楷模,能够遇到马神医你这样的神医真是我们的福分呀。”张宇峰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活脱脱的把一名庸医夸赞得堪比华佗、扁鹊。

    “这小子难道就这么沉得住气?”坐在太师椅上的张老爷子听到这假的不能再假的赞美之词,只感觉浑身难受,但看到吴辰竟然还是一副不喜不怒的神色,一时间弄得他反倒是沉不住气了。旋即看着吴辰,笑道:“小辰你也听到这位马神医的话了,不知道你有什么见解呢?”

    此言一出,大厅中所有人便齐齐转身看向吴辰,一时间吴辰便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当马神医和他的徒弟们看到吴辰年纪轻轻的模样,眉头就是一皱。他马如龙可是赫赫有名的神医,眼下竟然让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来谈论对自己诊断的结果的见解,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同样,马神医的那几个徒弟亦是义愤填膺,一个个对着吴辰怒目而视,那副架势就好像恨不得将吴辰生吞活剥似的。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吴辰压根没有搭理众人愤怒额目光,心里莞尔一笑,旋即摇了摇头,谦逊道:“老爷子你抬爱了,我不过就是中科大的一学生罢了,哪敢妄下言论。”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没有在这自找没趣。”

    “真不知道这张老爷子怎么想的,竟然让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在老师面前谈见解,看样子是老糊涂了哟。”

    马神医的一群徒弟心里冷笑不止,看着吴辰的目光充满鄙夷和不屑。“这小子!”听到吴辰的话,张老爷子心里差点没骂娘。自从吴辰在他面前展现出恐怖的身手、和神鬼莫测的医术之后他便开始关注吴辰。别看他前两天外出访友了,但吴辰的消息他可一点都没拉下。

    先是在会所豪赌千万,将姜家那小子狠狠的踩在地上。然后又在医院将自个老伙计的孙子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就这样这小子竟然还在这里装谦虚。

    对于吴辰张老爷子自然是无比信任,所以当时听到自己侄子帮自己找了个神医来治疗第一反应是拒绝的。但一想到自己侄子特别是侄孙极其不老实,于是便想着借机敲打一番。于是他便想到了吴辰,于是才会有了今天这一幕。

    否则以他这几十年的阅历,又怎么可能让如此弱智的事情发生呢。

    然而岂料吴辰竟然一眼便将他的小计谋给识破了,让他如意算盘直接打了个空响,想到此处,张老爷子忍不住瞪了吴辰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