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六十七章 阔少的威风
    “辰少,因为得知你今天要给老爷子治病,所以家里人比较多,到时候我一一和你介绍!”车快要开到张家时,金大川突然转过头朝着坐在副驾驶位的吴辰说着。

    “好的,到时候劳烦金叔你了!”吴辰谦逊的笑了笑。

    “恩恩!”金大川点点头,脸上有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话到嘴边又被他咽回去了,恰巧这一幕被吴辰看在眼中,一时间这心里忍不住纳闷了起来,不过他也没多想,继续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小憩着。

    很快汽车便平稳的停在了张家大宅门口,饶是来之前吴辰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当他真正来到张家大门口时,却微微一愣。

    在他看来身为皖南四大家族之一的张家的府邸不是应该是一栋超大超大的别墅吗?怎么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栋木质老屋呢?

    “这是张家的祖宅,老爷是一个念旧的人,所以一直都住在这里。而家里的那些少爷们也只有有事的时候会来这边。”金大川显然看出了吴辰的疑惑,旋即解释了一下,随后带着他便往里面走去。

    “金管家你回来了!”当两人进到里面是,一名穿着佣人服装的中年妇女便迎了过来。

    “老爷在书房吗?”金大川向来人询问着。

    “没有,之前本来是在的,之前二老爷他们一家子不是说要带一个神医来给老爷瞧病吗?这会儿神医已经过来了呢,这会儿正在给老爷瞧腿伤!”中年妇人回应道。

    听到这话,金大川顿时一脸歉意的向吴辰看去。而此刻吴辰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之前金管家在车上欲言又止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辰少您看?”金管家一脸尴尬的看着吴辰,生怕吴辰因此而恼怒。要知道眼前这位可是内劲高手,用人中之龙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如果真以为真因为这件事情把吴辰给得罪了,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既然都已经来了,那我们就去看看吧,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神医呢,见见神医长什么样子也好。”吴辰皮笑肉不笑。

    金大川也不傻,自然听得出吴辰话中的玩味,心中暗叫一声糟糕,心里只希望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家子不要太过分,否则结局太美,他不敢看。

    也不知是金大川有特异功能还是怎么地,心里刚一想到这一家子,一道玩味不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我说金叔,你之前说去接人给大爷爷治病,接的人不会就是这个吧?”停顿了几秒后,那道不屑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金叔你不会是年纪太大,或则老眼昏发,然后被人给骗了吧?要知道现在这世道骗子可不少,你千万不要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呀。”

    听到这话吴辰的眉头便紧紧一皱,转身一看,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春风得意的走来过来,看着吴辰的眼神满是不屑。

    金大川听到张文轩的话眉头也是皱成了一个川字,他金大川可谓是为张家奋斗了半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是老爷子都待他当兄弟。眼下竟然被一个小辈如此的嘲讽,他又岂能不怒。

    但奈何对方是张家的小少爷,他也颇为无奈,旋即道:“文轩少爷你说笑了,辰少是大小姐的朋友,前不久也曾为老爷治疗过,断然不会是什么骗子的。”

    “我说金大川,你没搞错吧?就他这种货色还能给大哥治病?你当我们傻还是你自己傻呀?”就在金大川的话刚一说完,一道不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定眼一看,一名浓妆艳抹、穿金戴银的中年妇女从张家大厅里面走了出来,从始至终来人都高昂着头,浑然不将金大川和吴辰二人放在眼里。

    挺着腰走到两人面前后,轻蔑的瞥了吴辰一眼,随后目光再度落在了金大川身上:马神医已经开始替大伯治疗了,还颇有成效,我看金大川你就赶快把这乡巴佬给带走吧,省得丢人现眼。”

    “二少奶奶,这不太好吧,辰少可是老爷请来的客人。”金大川皱着眉头道,从始至终都混沌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愤怒。

    “客人,还请来的,开什么玩笑。我张家会请这种乡巴佬的客人吗?”张文轩裸的嘲讽再度响起。起初从自家留在老爷子那的眼线得知张琳竟然找了一个人给老爷子治病,而且甚得老爷子欢喜时,张文轩一家子着实吓了一大跳,于是赶忙赶忙大老远的将马神医请回来。为的就是能够抢占先机,先一步让马神医为老爷子治好病,讨得老爷子的欢心。

    不过当他看到所谓的神医之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就这乡巴佬还尼玛神医,我看是叫花子还差不多!

    想到自己前几天还因为这事情忧心忡忡,顿时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冲着不远处的张家下人大叫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给我扔出去。以后统统给我眼睛放亮点,我们张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

    “聒噪!”吴辰突然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

    叱喝之时,他情不自禁的带上了几丝真元,二人只感觉耳边雷霆作响,一股寒意从内心深处升腾而起,整个人莫名的感到恐惧,瞬间浑身冰冷,吓得两条腿止不住的打斗。

    两人刚才还张扬跋扈一脸不屑,经这一生呵斥,就变成霜打得茄子,直接就蔫了,待在原地愣是动都不敢动,直到看到吴辰和金大川离去的背影方才反应过来。

    “文轩,你知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刚才嚣张跋扈的中年妇人朝着旁边的张文轩心有余悸的问道。

    张文轩此刻亦是脸色发白,回想起刚才那一幕,他的脸瞬间就扭曲在了一起。自己是谁,自己是皖南四大家族张家的少爷,竟然因为被一个乡巴佬的叱喝声给吓到了,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真要是传出去,自己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想到此处他眼中就不禁闪过一抹狞色,旋即看着自己的母亲道:“妈,这肯定是那小子对自己使了什么妖法,没准这小子就是张琳那你俺们过意找来迷惑大伯的,我们一定要把他给赶出去!”

    “没准就是,走,我们现在就去,看他们能搞出什么花样!”张文轩的母亲夹了夹双腿,将尿意给忍住,而后紧跟着自个儿子就往张家大厅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