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六十五章 年轻人真会玩
    “看看!”想到严重的后果,当下他便点点头准备推开审讯室的门进去。

    然而就在此时,审讯室的楼道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心想难不成又出什么大案子了?

    他们也算是在公安局刑警队待了两三年的老人,自然很清楚这急促的脚步声只有在有大案子或者出什么事情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想到此处两人便立马往楼道口看去,不过当他们看到为首之人严肃凝重的脸时,浑身情不自禁的一颤,心里瞬间便有中不好的预感。

    “你们两个人站在门口干什么,唐米米呢?”一个穿着笔挺警察制服,肩膀上扛着一枚银色橄榄枝和一枚四角星花中年男子走到他们面前问道。

    来人赫然是皖南市公安局局长唐建国,而在他后面紧跟着的赫然是从张家着急忙慌的赶到警局的金大川。

    “额……队……队长现在正在里面审犯……犯人呢!”面对唐建国那阴沉着的脸,两名警察双腿就忍不住颤抖。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明确规定,在调查取证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二人,你们这是知法犯法知不知道!”唐建国知道审讯室里面只有一个人之后,脸瞬间便阴沉了下来。

    两名警察唐建国这冷冽的目光看着,只感觉背后一阵发凉,心想自己刚才就没勇气去制止呢,这下可好,被大老板给严厉批评了。

    “不对呀,为什么这混蛋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对劲,而且这下面怎么滚烫滚烫的呀?”

    房间内,唐米米还没得意六十秒,她突然意识到事情貌似有点不对劲了,低头一看,自己的大腿正紧紧的搭在一顶帐篷上。

    “混蛋,老娘要杀了你!”唐米米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自然明白这玩意是个啥,俏脸一红,而后立马愤怒的挣扎了起来,挣扎无果之后,她二话不说张开嘴就往吴辰脖子上咬去。

    “不是,你是属狗的呀!”吴辰也被她这一出给吓了一大跳,赶忙把脖子往后缩。

    “你不是会抓住老娘的手,不是会夹住老娘的脚吗?这下我看你那什么挡住我的嘴!”见吴辰不停地往后面躲,唐米米得意得不要不要的,于是立马乘胜追击。

    而吴辰见状则一边多一边往后退,然而审讯室中也就这么大,很快他的腿便触不及防撞到了审讯室的桌子上,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往后面倒去。

    “啊!”由于唐米米一直是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他这往后面一倒,唐米米也紧跟着就往他身上扑去。

    不过这次和刚才的扑倒有所不同,这次唐米米睁大眼睛,眼看自己的最将要撞到桌子上,赶忙将脸转到向着吴辰的方向,她可不想自己鲜红的薄唇,变成又厚又难看的香肠嘴。

    与此同时,吴辰在头快要撞到桌子时,突然发现自己头即将落下的右边一只钢笔正在那静静的躺着,吴辰见状赶忙将头微微一转,借此避免自己头部受伤。

    “唔!”

    然而刚一转头,吴辰发现暴力女警花的竟然也往这边转,而且还直接往自己嘴上贴过来,顿时他便傻眼了,心想还有这样送吻的不成?

    就在他发楞的那一刹那,人的嘴好巧不巧的贴在了一起,顿时一股清凉、柔软还带着几分香甜的美妙感觉便袭上心头,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飘飘然。

    别人来警察局都是受罪,怎么自己进警察局还搞出艳遇来了呢。

    此刻,唐米米也懵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这可是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初吻呀,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是被身下这个混蛋给夺走了。

    于是乎她就这样一脸呆滞的趴在吴辰的身上,气愤得甚至连嘴巴都忘记挪开。薄薄的嘴唇紧紧的贴在吴辰的嘴巴上,由于内心无比羞赧的缘故,两片香唇娇艳欲滴。

    “怎么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我请你们把门给打开不成?”唐建国见自己两个手下竟然还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把门打开的觉悟,顿时就怒了。

    “是是是!”两人见状赶忙伸手去推门。

    “金管家,手下人不懂事还请你勿怪,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唐某人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唐建国干了三十年的警察,自然很清楚审讯室里面的弯弯绕绕,特别现在待在审讯室里面的还是那个令自己都头疼的女儿。

    于是乎还没进房间就开始给金大川打预防针了,与此同时心里亦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好好给唐米米一个教训。

    “唐局长,既然你在和我打预防针,那我金大川干脆也就丑话给说在前头。粉红山庄那群人什么德行你我都很清楚,辰少把他们废了那完全算得上是为名除害。

    如果辰少真的在你们警察局出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张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金大川很清楚吴辰对于张家的重要性,当即便也撂下狠话。

    听到这话,唐建国脸色越发难看,但奈何这件事的确是自己理亏在先,纵然此刻心里很愤怒,他也只能强忍着。

    同时心里也隐隐在祈祷着,祈祷自己女儿下手轻一点,不然真因为这种事情得罪张家这个皖南的庞然大物,那就太冤枉了。

    听到金大川的话,两名警察也不禁瑟瑟发抖,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呀,竟然把张家的人抓回来了,这不是耗子给猫捋胡子,没事找事。和唐建国一样,在他们心里也在不停地祈求着,祈求自个队长千千万万要手下留情。

    就这样,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他们缓缓将房门给推开,联想到刚才那尖叫声,心里多少点不敢看眼前惨不忍睹的场面。

    然而当房门完全被推开时,他们两只眼睛统统瞪得老大老大的,他们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自己两人出去的时候不是都一副要开打的节奏吗?刚才在外面不还听到里面发出了惨叫声吗?

    怎么现在两人就莫名其妙的抱在一起躺在桌上了呢,而且还嘴对嘴亲了起来。这到底怎么回事,难不成打着打着两人还打出感情来了不成?

    同样,紧跟着两人走进来的唐建国、金大川两人也是一脸懵逼。他们预想了很多结果,但怎么都没有料到眼前这一幕。

    “现在的小年轻真会玩,接个吻非得来审讯室里找刺激,看样子我是老了哟!”金大川苦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