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六十一章 暴力女警花
    “大意了!”吴辰心里暗暗告诫着自己,既然华云海是这一片的老大,又怎么可能仅仅是靠着一群马仔小弟拿刀砍人呢,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茬呢?

    见吴辰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华云海脸上顿时浮现出得意的表情,紧握了握手中的枪,冷笑道:“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就不说话了。我警告过你,别以为能打就认为自己天下第一。你再能打、速度再快又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打得过我手中的枪、快得过我手中的子弹不成?”

    不得不说,刚才见识到吴辰恐怖的身手、以及那残忍的手段之后,他也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特别是他看明白了,吴辰是打算将自己三个人一个一个收拾之后,他当下便决定动枪了。

    其实动枪他也是有着颇多顾虑,毕竟枪支弹药在华夏是属于违禁物品,一旦被警察知道,那自己就是不进监狱也要脱成皮。在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可能会动用的,但眼下吴辰步步紧逼,眼看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他不得不掏出来了。

    听到这话,吴辰眉头微微一皱,心里暗怪自己不谨慎,眼下竟然让自己陷入危局之中。但他却一点都不害怕,不就是手枪吗,那又待如何?

    只要自己运转天道诀,将真元弥漫在自己的浑身上下,除非自己被一枪爆头,除非自己被一枪打中心脏,否则自己最多是受伤罢了,绝对不可能会死的。想到此处他的心也不由得安定了许多,随后一步又一步的往华云海面前走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就算是枪此刻吴辰也不能退缩!倘若得到玄青到人记忆之后他还退缩,那他又有何用。

    “好,你很有勇气。既然你自己想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华云海见吴辰不退反进,顿时也是怒了,手指直接就往扳机处扣去。

    然而就在他手指触碰到扳机的时候,吴辰眸子里一道精光闪过,就在这一刻,他动了。一个闪身,在原地瞬间留下了一道残影。

    下一秒,华云海惊骇的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动不了,瞬间他便往身旁看去。然而还没等他看到吴辰,吴辰那幽幽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华老大,看样子你的手速不行呀!”

    听到这声音,华云海的心便如坠冰窖,他很清楚今天自己是彻底再来!

    与此同时,话音堪堪落下的那一刹那,吴辰手猛地一用力,华云海的右手应声而断,紧接着抬起膝盖,毫不犹豫的往华云海的腹部撞去。

    “嘭!”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一口逆血立马从华云海的口中喷出来。然而吴辰并没有停手的想法,冲着华云海又是踹了一脚,华云海直接飞到了四五米开外,胸口的肋骨断了四五根之多。

    在吴辰看来,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今天会所之所以被破坏,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华云海。其实此时吴辰内心深处隐隐有种将华云海直接解决的冲动,但顾忌到了法律他还是摇了摇头,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只见他一步步走到华云海身边,而后毫不犹豫的将他的四肢废掉,随后一把将疼得面目狰狞、神志不清的华云海给提了起来,冷笑道:“今天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如果你下次还敢来的话,我不介意杀了你!”

    听到这话,在感受到吴辰那饱含杀机的目光,华云海真的是怕了,他很清楚,吴辰不是在说假话。

    “哼!”冷哼一声,吴辰就像扔死狗一样将华云海扔在地上,随后转过头,继续将目光落在了刚才还没处理的鸣凡身上。

    “你……你别过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卷缩在一旁的鸣凡发现吴辰的目光再度落在了自己身上,直接就被吓尿了,赶忙坐起来不停地向吴辰磕头。

    刚才吴辰对华云海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吴辰竟然要杀人,他岂能不怕,故此也顾不得所谓的尊严和高傲了。

    “既然打算要虐别人,那就要做好被虐的准备。如果现在躺在地上的是我,你会放过我吗?”吴辰面无表情,目光冰冷的看着鸣凡。

    听到这话,鸣凡就知道吴辰不可能会放过自己了,但他真的很不甘心很不甘心。

    但不甘心真的有用吗?就在此时吴辰的脚缓缓抬了起来,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便往他的左小腿上踩去。

    虽然脚还没有踩下,但是鸣凡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自己这条腿肯定是要被废了,一时间这心沉入了谷底,面无血色。

    “住手!”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清冷、愤怒的呵斥声从包厢门口传来。听到这声音鸣凡立马抬头往门口看去,看见来人顿时大喜,赶忙大叫着。

    “警察快救我,这人他要把我杀了!”

    顺着声音吴辰也紧跟着看向门口,看见为首的女警微微一愣,脑海中情不自禁的便冒出一句话,所谓美人,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肌,以秋水为姿。

    这话不正是在形容眼前这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吗?

    “立刻把手给我举起来,不然我就开枪了!”

    警察对于‘杀’这个字都是无比的敏感,听到这个字眼为首的女警察迅速从腰间将拔出手枪对准吴辰。

    看到美女警察把枪掏出来了,鸣凡顿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原本紧绷着的神经也松了下来。在他想来,吴辰肯定是不敢在这一群警察面前对自己动手的,一时间这脸上竟然浮现出一缕缕得意。

    被一群警察用枪指着和之前被华云海用枪指着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吴辰也有些犹豫,但当他看到鸣凡脸上的那一抹得意时,眉头紧跟着一皱,随后便一脸疑惑的看着女警诧异的问道:“警察同志你说啥,刚才风太大,我没听清呢。”

    话音一落,脚宛若雷霆一般向鸣凡的左小腿上踩去。

    “嗷!”

    鸣凡的惨叫声突兀的响了起来,鸣凡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血粼粼的左腿,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敢!”

    女警看到吴辰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裸的行凶,顿时大怒,心想真当自己唐米米是个摆设不成,今天不给你丫的一点教训我就不姓唐!

    原本唐米米这心里就憋着好几天的火,自己不就是把一个强奸犯两条腿给打折了,把他的老二给踢断了吗?对这种恶心的强奸犯难道不应该这样吗?然而局里的领导竟然说自己工作带有暴力倾向,竟然把自己从刑警降级为巡警。

    故此她便想要找个人来发泄一下,但愣是一个没遇到,未曾想今天竟然碰到了一个挑衅自己的人,顿时心中莫名一喜。

    脚后跟重重的在地上一踏,那双爆发力十足的大腿顿时迸发出强大的力量,一个虎扑便来到了吴辰身边,冲着吴辰就施展出了擒拿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