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五十七章 恶魔手段
    李芬点点头,随后带着大家便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好巧不巧的对上了吴辰此刻也正看着门口,顿时她俏脸便止不住的泛起了红霞,如同一块熟透了的苹果,甚是诱人。

    “这妮子!”看到那张诱人的脸蛋,吴辰这心里止不住的一荡,脑海中竟情不自禁的开始浮想联翩。

    “想什么东西呢!”吴辰晃了晃头,赶忙将那泥泞的念头从自己脑子里驱逐出去。随后转过头一脸玩味的看着躺在地上疼得脸色发白的刀疤。

    “你……你想干什么?”刀疤见吴辰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就宛若在看实验室的小白鼠一般,顿时他便感觉背后直发凉,一时间看着吴辰的目光充满惊恐。

    “不干嘛,就是想和你聊聊罢了!”吴辰将一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了起来,拿到刀疤面前,随后他便往那一坐,玩味的目光,看着他,道:“说吧,到底是谁让你来捣乱的!”

    刀疤脸似乎早已猜到吴辰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所以在吴辰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他便毅然决然的回答道:“没有谁叫我们来捣乱,我是看会所生意这么好,所以想进来收点保护费的?”

    “真的?”吴辰问道。

    “是真的,我们真的是想来收点保护费的!”刀疤脸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心里生怕吴辰看出什么猫腻。

    闻言,吴辰点了点头。

    看到吴辰点头之后,刀疤脸顿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心里寻思着虽然自己今天被打得不偿失,但自己是因为华老大被打的,华老大以后肯定会重用自己的。想到此处腿上的疼痛也是少了不少。

    然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吴辰此刻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紧接着一腿直接踩在了他鲜血粼粼的伤口上。

    “嗷!”顿时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刀疤脸口中发了出来,定眼看去,刀疤脸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脸色苍白的可怕,由此可见此刻他得有多么的疼痛。

    听到这声音,原本躺在地上装死的一群混混,顿时浑身一颤,有几个更是直接就被吓尿了。

    冰冷至极的声音随之响起,“死到临头了竟然还在这里骗我,你真以为我是傻子不成?说,华云海现在在哪里?”

    他也不傻,又岂会听信刀疤脸的话。倘若真的只是要点保护费的话,那怎么会搞得这么大的阵仗,把整个会所的墙壁的装饰都给破坏了?

    要保护费只是求财,然而明眼人就看得出来这群人根本就是故意来闹事的,然而会所得罪的人之中能有这能力的恐怕也只有华云海了。

    原先他本来是打算把这群人打一顿,然后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的。但他却突然想起来一句话,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自己可以把这群人教训一顿,也可以把接下来的一群人教训一顿,但自己不可能永远都待在会所,唯一的办法究竟是把事情从根本上上彻底的解决,打蛇打到七寸,那他就必死无疑。

    “怎么还是不知道是吧?既然不知道的话,那我让你再爽一点好了!”言语间吴辰脚上的力气又增加了几分,而且还不忘扭了扭。

    “啊……”刀疤扯着嗓子大吼着,那钻心的疼让他痛不欲生,不过他还是咬着牙,硬气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听到这话,吴辰也怒了,脸上闪过一抹狰狞,“是吗?挺硬气的呀,不过你觉得硬气在我面前有用吗?”

    话音一落抬起脚便往刀疤身上踹去,刀疤整个人便直接飞了起来,狠狠的撞到了墙壁上。

    “嘭!”

    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弟们听到这声音感觉就好像地震一般,整栋楼都抖了抖!吓得更是抖抖索索,一个个闷着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吴辰这个恶魔会找上自己。

    然而当缩头乌龟真的有用吗?

    自修炼以来,吴辰的五感变得无比敏锐,在这房间里就算是发出丁点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他又岂会不知道这群人在这里装死。

    于是乎将散落在地上的银针一把抓起来七八根,随后如同天女山花般直接飞了出去。

    一根9.5厘米的银针硬生生的扎进肉里,这人要是还能忍得住,那恐怕就真的是昏死过去了,否则不跳起来才怪呢。

    果不其然,就在银针飞出去没过几十秒,原本一个个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死人’便蹭的一下坐了起来,有的往屁股上摸去,有的往大腿上摸去。

    当他们看到插在自己身上的是银针的时候,心中大叫不妙,抬起头时,吴辰赫然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们,顿时他们心中便暗叫不妙。

    而就在此时吴辰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刚才装死装得还舒服吧,需不需要向你们老大一样死死看?”说着还不忘往躺在墙角生死不知的刀疤瞥上一眼。

    众混混听到这话,便也顺着吴辰的目光看去,当看到他们老大静静的躺在墙角一动不动,而且地上鲜血淋淋时,一个个那是吓得脸色发白。赶忙纷纷磕头求饶道:“哥,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求您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是啊大哥,我们真的再也不敢了,求求您放过我们吧!”

    “我貌似从来没说过不放过你们吧,只是有个前提罢了!”吴辰再度从地上拿起几根银针,在手上若无其事的把玩着,一边玩一边说,“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告诉我,华老大在那,那我二话不说立马就让你们走。如若不然,我会用手将我这手里面的银针一根一根的扎进你们的肉里,就像这样!”

    话音一落,吴辰的手臂一甩,手中一根银针便径直飞向了刀疤脸的屁股,一根比手指还要长的银针就这样直接扎了进去。

    “嗷!”原本已经昏死过去的刀疤瞬间又被这剧痛给疼醒了,然而还没等他清醒几秒钟,又一下子晕过去了。

    看到这一幕,一群混混吓得那是屎尿狂喷,甚至连看吴辰的勇气都没有了。

    似乎感觉到了这群人的心里防线在他一点一点的沦陷,吴辰冰冷、森然、玩味的声音缓缓响起,“这还只是直接插进去而已,要是再伤口上一边扎进去一边旋转,那种是不是会更爽一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