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五十一章 北斗天针
    “好你个小辰子,明明成竹在胸还不和我说,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一旁的张琳美目涟涟,看着一旁的吴辰,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孙浩程的母亲李冉看到这一幕赶忙跑到病床旁边,含着泪水啜泣的问道:“小浩,你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疼不疼啊?”

    孙浩程刚醒过来,脑袋也有些懵逼,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状况。当看到自己母亲在那哭,忍不住纳闷道:“妈,你哭什么呢,不疼就是有点痒!”说着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竟然伸出手就往肚子上摸去。

    “别动!”

    “别摸!”

    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吓得那是脸色发白,赶忙叫出声了。

    “又要找死是吧?”吴辰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捏,没好气的骂道。对于这丫的他也是无语了,自己昨天明明就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带着那个符咒。

    就算不信留在身上也行吧,他就偏偏不带。现在捡回了一条命他竟然还用手去乱抓,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我去,我竟然没死?”也许是被吴辰这么一抓,疼了一下,让孙浩程瞬间就清醒了过来,而后便开始一惊一乍了。

    此言一出更是弄得在场人满脸黑线,吴辰更是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胡说些什么呢,多亏袁老院长还有你这位朋友把你从鬼门关里拖回来了,你还不赶快谢谢他们。”李冉见儿子气色和平日无异,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伸出手在儿子脑门上一拍,没好气的笑骂道。

    孙浩程也不傻,看到这周围一群白大褂瞬间就明白了过来,随即立马向两人道谢。不过他心里其实挺纳闷的,向袁老院长道谢,那是因为袁老院长救了自己的命,向吴辰道谢又是怎么回事呢?

    “你的命是袁老爷子和你这位朋友一起合力用针灸术救得!”知子莫若父,孙越随即站出来解释道。

    “孙总你就别笑话我了,老朽最多也就出了点力气罢了,真正达到起死回生的还是这位小兄弟呀。”袁老院长感叹道,看着吴辰的眼神充满了好奇。

    听到父亲和袁老院长的话,孙浩程先是一阵惊愕,而后回过神来郑重其事的向吴辰道谢,“辰哥……”

    “谢就算了,刚才都谢过了。好好在医院养伤吧,出院之后只有记得把昨儿个给你的东西戴在身上,图个心安!我先回去了哈!”吴辰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感谢,又一次叮咛道。

    听到这话,孙浩程先是一愣,而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忙不迭的点头,道:“好的辰哥,回去我一定把那东西给贴身戴着!”

    …………

    “琳姐,我们回去吧?”

    人也救好了,闲聊也聊过了,吴辰觉得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就凑到张琳身边问了一句。

    “行,走吧,我们和叔叔阿姨说一句!”张琳也见没自己什么事情了,便答应了下来,而后两人和孙越等人说了一声,孙越叮嘱张琳下次带吴辰一起来家里吃饭之后,两人出了病房。

    然而吴辰不知道的是,在他背后一双阴冷、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吴辰是吧,我云川从出生到现在从未如此丢脸过,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云川的代价的!”

    刚一出病房,吴辰便感觉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腰部,顿时他就情不自禁的浮现连篇起来。然而只看到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还没等他开始幻想,腰间的肉便被拧了起来。

    “哎呀,疼……疼,琳姐你这是干啥啊!”吴辰只感觉腰间袭来一阵剧痛,赶忙抓住张琳的手,口中不停地发出哀嚎的声音。

    “还问我干嘛,看样子是不够疼呀!”看到吴辰竟然还问自己干嘛,张琳手中的力气又不由得加大了几分,紧接着道:“你明明能用针灸治好浩程,干嘛不和我说,害我白担心一场,你说你不是故意的!”

    越说她这心里就越气,手里的力气又不由得加大了几分,疼得吴辰那是嗷嗷直叫,而后赶忙道:“那琳姐你自己也没问呀,你不问我就说,到时候你以为我装逼怎么办呀?”

    “你还有理了是吧!”张琳又是重重的拧了一下。

    “我错了我错了,姐我真的错了,你就大人有大量饶过我吧!”吴辰见状刚忙求饶,心里打定主意以后一定不和女人讲理了,因为那完全就是自讨苦吃。

    “这还差不多!”见吴辰求饶了,张琳高傲的昂起了头,脸上满是得意。而后她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吴辰道:“我说小辰子,你不会是万年老妖怪夺舍重生的吧?”

    “额……”

    吴辰原本见张琳如此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还以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说呢,未曾想竟然问自己是不是老妖怪夺舍重生,顿时竟无言以对,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没好气道:“我说琳姐你是不是看小说看多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暗暗想着,琳姐不是我有意骗你,而是这件事是万不可能说出来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这不是你实在是太过妖孽了嘛!”张琳白了吴辰一眼,而后又紧接着道:“那行,那你和我说说刚才用来救浩辰的到底是什么针法,怎么看起来和上次救我爷爷的大不一样呀?”

    对于针法吴辰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随后将两次所用的针灸之法一一道出,“上次我使用的是鬼手十三针之中的驱毒针,而这次我使用的北斗天针,因为针的手法不同所以效果也各不相同!”

    “哇塞,原来针灸也有这么多学问呀!”张琳感叹了一声,随后又紧接着问道:“那这些东西都是谁教你的呀,还有你的武功,你不知道呢,我现在每次回去金叔都对你赞不绝口,说你是青年才俊呢。”

    又被问到这个问题,索性吴辰早就已经想要了对策,于是便立马将家乡道观的老道士抬出来当挡箭牌。

    听到吴辰浑身本领都是家乡落魄道观中的老道士教的,顿时便引起了张琳的浓重好奇心,随后便和吴辰说到时候有空一定要去道观看看。

    吴辰闻言并未放在心上,只是当她一时兴起罢了。不过就算她要去看也无妨,在自己老家山顶上的确有一座道观,据自己爷爷所说那道士还是个高人,故此也不怕她去看。

    两人就这样一路闲聊着往医院大门口走去,然而正当他们要离开医院的时,一道略显苍老身影突然从走廊中疾步往这边走着,当看到正要出门的吴辰时,瞬间眼前一亮,快步追了过去,“小兄弟,你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