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五十章 神技
    吴辰一言不发,对于云川的话他直接就屏蔽了,而是继续开口道:“你这一针下去恐怕不止我的朋友要死,就连你也会力竭而亡的,你觉得值得吗?”

    云川见吴辰竟然裸的无视自己,更是勃然大怒,冲着旁边的护士就是大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叫保安把他给我拖……”

    “够了!”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一道虚弱但却不失威严的叱喝声便响了起来,顿时这手术室内静的可怕。

    原本火急火燎的紧跟着跑进来的孙越夫妇、张琳、云大川等一群一声听不到这话也是下了一大跳,一时间不由得觉得莫名其妙。这怎么回事,事情的发展顺序不应该是吴辰被赶出去吗?怎么反而叫云川出去呢?

    “院……院长你这是?”云川直接就傻眼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袁老院长。

    “出去!”从袁老院长口中赫然说出这两个字,也许是觉得自己表达的意思云川明白得不够彻底,他还不忘加上一句,“现在就给我出去!”

    发泄完心中的怒火之后,他转而看向吴辰,信誓旦旦道:“医者仁心,我只是尽我一个医者的本分罢了!”

    话音一落,他便转过身意图再度施针,然而当他堪堪抬起手时,便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往旁边倒去。

    “好一个医者仁心!”听到这四个字,吴辰的心止不住的一颤,然而还没等他从敬佩中反应过来,便看到袁老院长要倒下,顿时大叫不好。

    而后赶忙冲上前去将其扶住,而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往他体内导入了一缕真元,原本昏昏沉沉的袁渊只感觉体内莫名的多了一股强大的能量,瞬间虚弱感就消失了,整个人的精气神也上来了。

    见他醒了过来,吴辰也放心了,而后紧接着道:“好了,剩下的事情就由我来处理了吧!”

    话音一落,吴辰修长的手指便飞快的将扎在孙浩程腹部的银针统统取了下来。

    “不要!”

    看到这一幕,袁渊瞬间就意识到事情不妙,赶忙制止,然而当话说出口时已经是为时已晚。

    “这人时存心来捣乱的吧,孙总,这人是要把孙少爷给害死呀!”云大海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道。

    “是啊,中医针灸,下针之后没下完是不能拔出来的,特别是在这种生死关头啊!”

    另一名医生也紧跟着复合道。

    “混蛋!”一时间孙越看着吴辰的背影眸子里迸发着疯狂的杀机,孙浩程是他的唯一的儿子,如果真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他一定不会放过吴辰的。

    “呵呵!叫你装逼,这下摊上大事了吧!”在众人身后的云川看到这一幕心里暗自得意。

    “你们别乱说,小辰是不可能会害浩程的,孙叔叔还有阿姨你要相信他!”见这群人如此污蔑吴辰,张琳立马站出来为吴辰说话。

    不过她话一说完,血压降低到危险阶段的警报声便响了起来。原本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的孙浩程再度进入了危险期。

    “这还不算害吗?”孙浩程的母亲咬牙切词道,一时间对张琳的印象也不由得差了几分,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张琳把这个不知道从那块石头堆里冒出来的人带来,自己儿子眼下也不会再度面临生死危机。随后她便从冲到吴辰的身边,对着吴辰又是踹又是打的。

    与此同时袁渊也立马伸手去拿银针,心里则暗暗期盼,希望将银针插回去之后还能有之前的效果。

    然而吴辰从始至终都是闭着眼睛,然而就在袁渊即将要拿到银针的那一刹那吴辰动了,手中发出一道柔力将孙浩程的母亲推开。随后手指捻起一根银针,而后银针在他手上便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颤针!”看到这一幕,袁渊便止住了自己的动作,情不自禁大声叫道,一时间看着吴辰的眼神满是惊讶。

    他家世中医世家,所以从小就开始学习针灸之术,他记得很清楚,他爷爷在教导他针灸的第一天便和他说过,针灸最高的境界便是以气运针,而以气运针最基本的表现那就是颤针。

    吴辰年纪才多大,看起来比自己孙子也大不了多少,然而他竟然会颤针?一时间他的嘴巴足足能够塞下个大鸭蛋。

    然而更惊讶的却还在后面……

    只见吴辰飞快的将银针往孙浩程的腹部扎去,扎下一根又捻起一根,恐怖的速度竟然在空气中产生了残影。

    很快七根银针便插在了孙浩程的肚子上,就在第七根银针落下的那一刹那,银针之上闪过一道光亮。

    看到那一抹亮光时,吴辰点点头,这北斗七星逆命针算是成了。而就在此时,孙浩程原本已经快要降到底的血压瞬间就升了上来,而且还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这瞬间就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一个还没出校门的学生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不可能,他一定是走狗屎运了?一定是之前袁院长已经把病人给治好了!”云川一脸懵逼,不停地摇着头。

    “这……这究竟是什么针法,怎么没有一个在穴位上?”袁渊看到孙浩程腹部上排列无序、高低无序的七根银针,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从他解出针灸开始,他便被教导针灸之时每一针都一定要订好穴位,这样方才能够针到病除。然而今天看到的这一幕却直接将他几十年认定的规则直接给打破了,又岂能让他不惊?

    倘若有人可以透视的话,必然可以发现,就在此时,七根银针竟然不断的从外界吸取灵气,而后缓缓的往孙浩程的伤口汇聚而去,先是慢慢的将那根被云川弄破的动脉血管开始修复。

    “嗯……好痒!”

    就在所有人都用震惊的目光看着吴辰时,病床上的孙浩程突然发出一道含糊不清的声音,而后原本一直静静放在病床上的手竟然慢慢抬了起来。

    “这简直是神医啊,这效果也实在是太明显了吧?”

    “简直就是华佗在世啊!”

    众人忍不住惊叹起来,看着吴辰的眼神那是一变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