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四十九章 医者仁心
    “好了,手术圆满完成,病人想必很快就会醒过来了!”云川一脸的得意傲然,言语间时不时的往旁边的张琳身上瞥去。

    最后发现吴辰竟然还目光灼灼的看着手术室,不禁玩味道:“不错,这样的学习态度是值得肯定的,不过对于你这种还没出校门的学生来说,这种大型的手术肯定还没见过,不过慢慢学还是可以学得会的。”

    吴辰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后眉头突然紧紧的皱在一起,二话二话不说就要往手术室中跑去。

    “你干什么,手术室不是你能进的,给我出去!”云川见吴辰竟然想要进手术室,二话不说就伸手将吴辰给拦住。

    “给我让开,浩程有生命危险!”吴辰并没有冲进去而是解释道,而眼睛则死死的盯着病房内。

    “呵呵,病人有生命危险,你是医生我是医生,简直就是大言不惭!”云川不怒反笑,随后叱喝道:“以你这种态度,就算从中医院毕业了,也不会有医院要……”

    要知道他看到吴辰一个破学校的学生竟然可以和张琳这种大美女站在一起,心里早就恨不得取而代之了。不过他也不傻知道平白无故的发难会影响到自己的形象,所以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现在抓住岂会不趁机发难才怪呢。

    “滴滴滴……”

    然而逼还没装完,手术室内便传来警笛声,顿时所有人浑身不由得一震,而后以袁渊为首的医生急匆匆的往手术室内跑去。

    “到底怎么回事?”袁渊一脸凝重朝着拿着针线准备缝合伤口的医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病人就大出血,血压急剧下降!很有可能是心脏附近的动脉血管破裂了。”副手医生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说话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往不远处的云川瞥了一眼。

    “哼!”听到这话袁渊冷哼一声,而后迅速从口袋中掏出一包银针,对于中医来说,银针是他们吃饭的家伙,必须随身携带。

    一旁的护士见状赶忙将酒精灯端过来,让袁渊对银针进行消毒处理,而后便聚精会神的开始施针。

    手术室外,孙越夫妻两和张琳那是冷面寒霜,当眼睛看向手术室里时尽是担忧。

    “云副院长你不是云医生出手一定不会有问题吗,现在是怎么回事?”孙越一脸凝重的盯着云大海,一股难以言明的愤怒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停顿了几秒之后,道:“我孙越就这一个儿子,如果他着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此言一出,一股肃杀之气不由得开始在走廊中蔓延,对于孙越的话,云大海他们没有丝毫的质疑,要知道这可是皖南孙家。一时间他们不禁背后一阵发凉!

    而就在此时站在云大海的身后的一名医生,站出来道:“孙总,您放心,虽然刚才除了一点意外,不过现在是我们袁老院长出手,孙少一定不会有事的。”

    “是啊,不信孙总你往里面看,老院长就是几针扎下去,孙少的血压已经上来了。孙少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那肯定的,我们院长的针灸之术是出了名的厉害,不管什么病人只要扎下六针,那必然就可以助病人拜托病魔。”

    “是的,就算六针下去不行,扎几针肯定可以的!”

    其余的医生也紧跟着附和着。

    透过窗户往手术室内看了一眼,发现血压已经脱离了红线,孙越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与此同时一旁的吴辰听到这话,不禁无奈苦笑。心想真当针灸和西医的打针一般,想扎多少下就扎多少下不成?

    针灸一道,所讲究的就是全神贯注,极其耗费心神。因为针灸容不得有半点差错,有时候甚至是深一毫浅一分都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小辰子,浩程应该不会有事情吧?”张琳见吴辰聚精会神的盯着手术室看,忍不住忧心忡忡的问道。

    “不会的,这袁老院长的医术惊人,浩程一定不会有事情的。”吴辰笑着安慰道,原本吴辰是打算自己出手的,但看到袁渊的针灸之术便放心了。

    听到吴辰坚定的回答,张琳也放心不少了。

    不过下一秒看到袁老爷子捏着银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他拿捏着银针的手竟然都在颤抖。再看看此刻他已经是满头大汗,此刻表现出来的这一幕,赫然是力竭的表现啊!

    袁渊脸色苍白,内心深处一阵又一阵的虚弱感袭来,身体似乎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但袁渊自己很清楚,自己不能倒下,手中的这一针更是必须扎下去,否则病人立马就会死。

    身为一名医生,他绝对不允许有病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身为医生,他有责任将病人从死神手中抢回来。

    其实袁渊的内心也摇摆过,因为行医多年,他对自己的针灸能力早已聊熟于心。他最多能够施针八次,一般他都会极力克制自己,施针六次即停。因为一旦超过六针,那就会使他的身体处于一种超负荷的状态,搞不好自己读会受到反噬。

    然而眼下第八针已经过去了,但孙浩程的病情还是未彻底得到缓解,他必须要施第九针。甚至第九针他都无法保证能够止住孙浩程心脏处的动脉大出血。但作为一名医者,他必须扎下去,那怕对他会有生命危险。

    想到此处,袁渊紧咬牙关,用尽自己浑身所有的力气,往孙浩程身上扎去。

    看到这一幕,就是吴辰不想出手也要出手了,否则他这一辈子都会于心不安的。第一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孙浩程死;第二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拥有医者仁心的老医生死在自己的面前。

    于是乎他毫不犹豫的将手术室的大门直接推开,一记巧力,直接便将里面的门锁给破开了。随后径直往袁老院长身旁走去。

    “小子你这是干什么,你给我出来,谁让你进去,你老师难道就没有教过你手术室不得乱入吗?”站在袁渊身边的云川看到吴辰推开门走了进来,顿时大喝道。

    然而吴辰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径直来到袁渊面前,道:“袁老院长,你还是放弃吧,没那个实力就不要强撑着。”

    “小子你在这胡说些什么,你知不知道袁老院长是谁,他可是我们皖南中医界的泰斗。”

    云川当即便是大喝道,甚至毫不犹豫的威胁了起来,“一个医科大的学生竟然在这里质疑袁院长,你信不信我等下就给你校长打电话,问问他学校怎么会教出你这样的学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