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三十五章 晦气当头
    “看的怎么样,要不切几块看看?”张琳见他在盯着原石看,忍不住问道。

    “还是琳姐你来吧,我对赌石可是一点都不了解。”吴辰赶忙拒绝。

    “算了,今天本小姐不太想动手,你去解吧,记住哈,要是没解出好石头,我让你好看!”张琳摇摇头,随后将目光看向孙浩程,裸的威胁着。

    “没问题,琳姐你们就瞧好吧,保证一刀给你切出个大涨!”孙浩程显然对自己的这批毛料很是满意,得意洋洋说了一句,随后便选了一块标价八十八万的原石让马跃搬到了切割机上。

    一块成人脑袋般的石头竟然价值88万,看着这数字吴辰觉着不可思议。不过当他想到翡翠玉石那些玩意就是从这石头里面切出来的,旋即便释然了。

    当马跃把原石固定在了切割机上之后,孙浩程便在上面仔细的画了一条切割线。

    “好了,就顺着这条线直接把毛料给切开来吧!”孙浩程冲着切割师傅吩咐了一句。

    切割师傅见状便顺着那条线切割了起来,很快石头便被削去了一大块,显露出雾状物,透过那雾状物隐隐可以看到一抹淡淡的绿色。

    “快,快用水檫一擦!”孙浩程看到那一抹了淡淡的绿顿时激动的大叫了起来。

    见状切割师傅刚忙用水将切面给搽干净,顿时一抹淡淡的绿色便依稀可见。

    “这是要大涨了,看那绿色的浓度,里面的翡翠至少也得高冰种吧!”

    “肯定的,必然是高冰种无疑。”

    一句句赞叹声、羡慕声传来,一时间这周围围满了人,一个个纷纷目光灼灼的盯着切割机上的那块半解原石。

    “振国哥、吴辰我这手气还可以吧!”孙浩程脸上乐开了花,笑容从雾状物出来之后就没消过,听到众人的赞叹他更是无比得意。

    然而当切割机再度切下去的时候,他的笑容便僵硬在那了,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老大,显然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垮了,竟然垮了……”

    “竟然从里面黑了,这运气也是在太背了吧!”

    “孙总,这这还继续解吗?”切割师傅试探性的问道,没办法,一块这么好品相的原石在自己手上给切废了,最关键的这还是老板的,他不战战兢兢才怪呢。

    “不解来了,去把那块石头给我搬上来。”孙浩程阴沉着脸摇摇头,而后指了指旁边一块标价一百二十万的原石。

    当这块原石被切割开来之后,众人再度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因为这块毛料的切面品相竟然比之前的那块还要好上几分。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又是大跌眼镜,又一块品相如此之好,极有可能出顶级翡翠的原石就这样垮了。

    “妈的,我就不信这个邪!”虽说这几百万对于他来说和毛毛雨差不多,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接连两次赌跨,他也是怒了。二话不说撩起袖子自己搬了一块原石过来,自己动手开始解。

    然而这次更惨,一块价值百万的原石切开之后的切面竟然灰得发白,瞬间孙浩程的脸阴沉得足可以滴出水来。

    “这运气也实在是太差了吧?”这下看得吴辰都无语了,如果说一次两次是运气差,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这貌视有点不对劲呀,按理说他不应该是那种倒霉运的人呀。

    带着疑惑,吴辰偷偷的运转天道诀,顿时眸子里一道精光划过,顿时一抹匪夷所思的场景便出现在了他的双眸之中。此刻他总数是明白为什么孙浩程运气会这么差劲了,而且现在已经不是运气背或不背的问题了。

    此刻孙浩程印堂黑得发亮,这运气简直就是坏得不能坏了,而且隐隐还有继续坏下去的感觉。

    照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孙浩程恐怕要倒大霉了,如果像今天这般破财还好,怕就怕会有生命危险啊。想着吴辰便打算等下借机提醒一下,毕竟孙浩程是琳姐的世交。

    “妈的,老子这是走了八辈子血霉了吧!”此时此刻,孙浩程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今天运气背的事实了,也不再继续解石。恼怒的吐了一口唾沫便走了回来。

    “孙哥,你今天运气的确不怎么样,可以的话最好是去寺庙上柱香,去去身上的晦气!”吴辰笑了笑提醒道,同时心里想着等下给他画一个消灾解难符。然而他把话堪堪说完一道戏谑的声音便紧接着响了起来。

    “原石不行就原石不行,扯什么运气,还说什么帕敢老厂的原石,你也不怕把人帕敢老厂的名声给坏了。”

    话音堪堪落下,一个西装革履、年纪约么和孙浩程一般大的公子哥优哉游哉的走了进来,看着孙浩程那是一脸的讥讽和玩味。

    “姜浩你什么意思?”孙浩程皱着眉头姜浩,眼睛里充满愤怒。

    “此人难道是皖南四大家族之一的姜家人不成?”吴辰听到对方的名字忍不住好奇起来,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对方的险恶用心。

    据他所知,今天是天悦大酒店第一次举行赌石活动,如果今天赌的石头都没开出什么玉石的话,那恐怕这个活动就要彻底给黄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还不明显吗,既然你要我说明白点,那我就直说了好了,你身为老板连续解三块价值百万原石都垮得不成样子,你觉得其他的赌石还有半点可赌性吗?”姜浩冷笑道。

    果不其然,正如吴辰所料,这完全是是来砸场子的。不过这何必呢,什么仇什么恨呀。

    “皖南的翡翠行业一直由姜家把持,前不久姜浩在处理!”似乎察觉到了吴辰的疑惑,张琳凑到他耳边轻声解释了一下。

    随后她便站了出来,看着姜浩冷笑道:“姜浩,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打的什么算盘我们都心知肚明。刚才浩程解垮了三块原石不假,但谁又能保证剩下的不能解涨呢,没准在那个嘎达里面解出了玻璃种帝王绿都不一定呢!”

    “呵呵,帝王绿,我连狗屎绿都没见到一块,也不怕风太大闪到了舌头!”姜浩不屑的冷笑道。

    “姜浩你找死是不是!”孙浩程气愤道,撩起衣袖就要准备大人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