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三十一章 金鳞岂是池中物
    “多少?”吴辰有些激动的问道。

    “一百多万吧,你等下回去看看吧!”林思雨笑着道,不过吴辰那激动的模样却是它弄得一愣一愣的,反问一声,“你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刚才林先生给你黑金卡的时候怎么都没见你这么激动啊,要知道那张卡最起码就有五千万在里面呢。”

    听到那张黑金卡竟然有这么多钱,吴辰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很快表情就恢复自然了,道:“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的吗?死脑筋!”林思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吴辰笑而不语没有再说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内心的坚持,而他也不例外,君子不食嗟来之食,自己有手有脚,又何须他人的给予呢。

    “林总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那我就先走了!”吴辰闻言起身笑了笑,脸上有一抹难以掩盖的激动在浮现着,一百多万,有了这一百万家里应该可以解燃眉之急了。

    “对了还有件事,就是你看能不能抽空大家讲讲课,提升一下大家的水平!”林思雨再度叫住吴辰,试探性的问道。

    “没问题,我会找个时间教大家处理一下常用症状的。”吴辰点点头,其实这些不用林思雨说他也会去做,因为提升大家的整体水平才是王道,不然就算自己这匹马再会跑也终有累死的那一天。

    “那就麻烦你了!”听到吴辰的回答,林思雨顿时嫣然一笑,毕竟技师的技巧可是不会轻易外传的,就拿鸣凡来说,他替顾客推拿、针灸房间里从来都不能有别的技师。

    看到这迷人的笑容,吴辰感觉自己的心都要醉了,恍然间他才明白为什么古人会写出‘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诗篇,说的不正是当下吗,饶是抵抗力强大的他此刻竟不由自主的看呆了。

    “看够了没啊!”林思雨又羞又怒。

    “额!吴辰这才反应过来,顿时额头上直冒冷汗,场面尴尬无比。然而就在此时林思雨办公司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见状他赶忙道:“林总,那我就先出去了哈!”而后便快步往门口走去。

    “我来个去,自己这算不算是在调戏林总呀?到时候总不会被穿小鞋吧?不过林总的笑真的很好看,要是能天天看该多好呀!”吴辰心里忍不住臆想着,然而还没等他回忆完,林思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吴辰,等一下?”

    “我去不是吧,接完电话就开始秋后算账,不过就是多看了一眼,又不会少一块肉,犯不着这样吧?”顿时这吴辰的脸就变得像苦瓜一样,老长老长。

    “干嘛一副这个表情,你以为我叫你干什么,我叫你接电话。”林思雨没好气的骂道,说着还不忘狠狠的瞪上一眼,显然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电话?”这下轮到吴辰傻眼了,什么人找自己会把电话打到林总这来呀?

    “是张琳张小姐的,她说你手机关机,所以把电话打到我这来了!”林思雨解释道,随后便将电话递给了吴辰。

    不过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很显然她此刻很好奇。不过碍于自己的身份,她并没有去询问。

    吴辰接过电话,张琳诱人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一开口就是埋怨他手机关机,还扬言要给他换一个新的手机,吴辰只能哑然失笑。

    这还真和手机没关系,自己的板砖手机续航能力还是可以的,只是昨天晚上没回去,再加上白天又没充电,关机也正常。

    张琳打电话主要是为了询问吴辰,准备好药材是送过来还是怎么处理。

    吴辰想也不想便让张琳让人把药材给自己送来,身怀玄青道人的传承是他最大的秘密。纵然张家或许没有洞悉自己秘密的心思,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置于危险之地的。

    “林总,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不用憋得这么难受!”挂断电话后,吴辰看到林思雨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既然你知道我憋得难受你还不说?”林思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瞪了一眼她心里有暗自怪自己不矜持,竟然在下属面前露出这幅姿态,然而她不知道是,她今天已经不知道给过吴辰多少白眼、瞪过吴辰多少次了。

    吴辰哑然失笑,心想:“问都不问就叫自己说,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不过他也很清楚,和女人讲理无异于对牛弹琴,于是摇了摇头后便将自己给张老爷子治病的事情讲了出来。

    “你说你能把张老爷子的病治好?”林思雨惊讶的两只美丽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

    “张老爷子只是中了一种特殊的毒罢了,没有林总你想的那么复杂!”吴辰淡然的笑了笑,这并不是他骄傲,而是这原本就是如此。只要将解毒丹炼制出来,一颗解毒丹下去,再恐怖的毒也不过尔尔。

    解毒丹在修真界只能算是最基础的丹药,但就算它是最基础的丹药,地球上的毒碰到它也是无所遁形。

    听到吴辰这轻描淡写的回答,林思雨又忍不住犯了一个白眼,她已经不知道这是她今天翻得的第几个白眼了,总之眼前这个大男孩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张老爷子两只腿的毛病皖南上流社会几乎人尽皆知,她依稀记得在她读大学那会儿,张家为了张老爷子的病曾许数千万的诊金,那时五湖四海的名医齐聚皖南,一时间皖南这座小城风头无二。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一群医生竟然无一人能治愈张老爷子的病,甚至于病因都无法诊断出来。

    要知道那群医生之中可是中医国手、西医教授数不胜数啊。这些人连病因都看不出来的病,时隔多年,自己眼前这个大男孩竟然说他可以治,而且言语间好像根本算不上什么难事一般,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饶是吴辰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但林思雨还是久久处于好奇和惊讶之中。

    片刻后,她拉开抽屉从中取出一份文件,文件上面赫然写着‘股权转让协议’六个大字。这份协议上去林思雨打印的,协议之中吴辰以技术入股金鳞会所,占据金鳞会所百分之五的股份,价值逾百万之多。

    然而就这么一份协议,现在已经不适用了,轻松便将张老爷子的病治好的人,自己这小小的百分之五股份对方又怎么会看的上呢?想也不想,她便将这份协议放进粉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