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二十五章 一句话吓跑
    这声音是如此的温和,传入耳中让人如沐春风,于是乎林思雨立马转头看去,来人不是吴辰又会是谁?

    看到吴辰,林思雨第一反应是拒绝的,因为眼前这群人显然就是被鸣凡那个混蛋给叫来的,能解决的恐怕也只有鸣凡了。

    如果吴辰处理不当,惹怒了这群人,那自己金鳞会所这些日子好不容易积累下的名声恐怕就要毁于一旦了。

    但不知为何,当她看到吴辰那自信的脸庞对上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时,她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好,去吧!”

    “林总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的!”吴辰也知林思雨心中疑虑,二话不说就朝着坐在旁边沙发上的那群找茬的金牌vip客人走去。

    “你过来干什么?难道刚才的话没听明白,还需要我重复一遍?既然如此那我就再重复一遍好了,我们来只为了点鸣首席的钟,要是你们在五分钟请不出鸣首席,那我们就退会,你们需要会所赔偿我们的损失。”

    为首的妇女,看到穿着技师服的吴辰走到自己等人面前,顿时眉头就皱得像个川字。

    面对贵妇人的刁难吴辰并没有退却,一直面带笑容走到了众人面前,道:“我不知道诸位是基于什么原因要退会,不过我却知道诸位从第一脚踏入我们金鳞会所的目的是什么。”

    停顿了几秒,自然而然道:“目的恐怕都是为了通过按摩推拿亦或者针灸等方式来调理自己的身体吧。不知道诸位我说的对否?”

    吴辰的话让一时间让众人不由得沉思了起来,的确,他们最初踏入金鳞会所的目的不就是想要使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健康,亦或是变得更动人吗?

    不过沉思是短暂的,很快那个声音最大的贵妇便蹭的站了起来,“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说得不好听,你们金鳞会所能让我们放心的也只有鸣凡鸣首席了,鸣首席都不在了,你们会所谈何让我们身体变得更健康?难不成凭你不成?”

    “怎么?难道凭我就不行吗?”吴辰反问一声。看这女人如此咄咄逼人,他都有些怀疑这女人跟那位是不是有一腿了。

    贵妇人先是一愣,随后不顾形象的便大笑了起来,指着吴辰的鼻子,不屑道:“就你?好,既然你说自己行,那我就问问你会揉法,抖法,拿法,捏法这些推拿手法吗?”

    停顿了几秒,瞥了吴辰一眼,一脸鄙夷道:“我怀疑你听都没有听过吧?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竟然在这里大言不惭,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人怎么这样啊,还有吴辰哥怎么就不说话呀。”李芬等技师们看到这一幕,看着肥胖贵妇的眼神也变得厌恶了起来,再看看一直没说话的吴辰,一个个被急得直跺脚。

    吴辰一直没有说话,而是一直盯着贵妇人,一脸饶有深意的模样。

    “无话可说了吧?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竟然还好意思自称主管!”见吴辰一直盯着自己,肥胖妇人眉头微微一皱,但脸上的得意之色却是丝毫不减。

    剩下的那群同样想要退会的vip顾客们,看到吴辰久久没有说话,顿时目光不由得坚定了几分,显然他们也认同了肥胖妇人的话,坚定了心里要退会的决定。

    然而就在此时吴辰开口了,吴辰凑到肥胖女人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顿时女子的脸色就像川剧中的变脸一般,一阵青一阵白。与此同时两只瞪得老大老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吴辰,那表情和大白天看到鬼差不多。

    “怎么,你还需要我把我知道的东西说出来给你听吗?”吴辰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肥胖妇人脸色刷白,看着吴辰愣是一个屁都不敢放,夹起腿掉头就往外面跑

    众人看到这一幕,眉头纷纷皱在了一起,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到他耳边说上一句话,就吓得慌慌张张的跑了呢?刚才不还是气势汹汹的吗?

    “小子你到底说了什么?是不是威胁她了?”和肥胖妇人一起来的同伴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看着吴辰,显然都认为肥胖妇人之所以会仓皇离开是因为吴辰威胁了她。

    “怎么可能,我们金鳞会所可是在正规不过的会所了,断然不会做出威胁顾客的事情出来。”吴辰笑眯眯的说道。

    说着话头一转又道:“想必她是想到了什么急事吧!”

    “你这话骗骗三岁小孩可以,你觉得我们会相信吗?小子我警告你不要在这里油嘴滑舌,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啊,我警告你,真要是让我们知道你刚才威胁了她,那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

    众人非但不认可吴辰的解释,脸色反而变得越发难看,显然刚才吴辰那轻描淡写的回答让他们觉得之前吴辰必然是威胁了肥胖女人无疑。顿时吴辰便成为众矢之的,大厅火药味十足。

    “吴总、马总你们都是金鳞会所的老客了,我们的为人你们还会不清楚吗?我们怎么可能做出威胁顾客的事情呢。我林思雨以我的人格……”

    见事情演变到这个程度,林思雨赶忙站出来解释,希望众人能够看到薄面上不要如此激动。然而她显然低估了众人的愤怒,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气愤的顾客便毫不客气的将她的话打断。

    “林总你不用解释,刚才你亲眼看到了,如果那样都不是受到威胁的话,难道要刀架在脖子上才算威胁吗?”

    “这……”林思雨被问得也不由得语塞了,随后将目光别说是他们了,其实就是刚才她自己心里都隐隐觉得吴辰在威胁对方。

    “原本呢,我想大家都对很看中。但既然如此咄咄逼人,我也只能透露一点了,那位顾客会仓皇离开,是因为我看出了一丝她的隐疾,或许她着急看医生先走了一步。”吴辰依旧淡定。

    “就刚才?看出隐疾?你正当我是傻子不成?好,既然你说是隐疾,那你倒是说说什么隐疾一句话没说,吓得转身就跑?”越解释众人的怒火就越旺盛,女的横眉竖眼,男的甚至都要撩起衣袖动手了。

    “作为一个正规会所,我们必须为客户保密!我要再多说,你们恐怕也会心不安吧?”吴辰反问道。

    换在平常,大家肯定会对他的态度和作法赞扬,但眼下众人却觉得他明显是在这那自己等人当猴耍,一时间大厅冷笑不止,不少人眼睛里已经满是失望和愤怒。

    而就在此时一个气不过的年轻男子站了出来,冷笑道:“既然你说你能一眼看出隐疾,那你倒是说说我身上究竟什么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