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二十二章 娇柔女子惹人怜
    “既然你们态度这么诚恳,那我也不多啰嗦。想要我放过你们很简单,给我把他两条手给打断吧!”吴辰看着王华,不紧不慢的说着,那怕是说到打断两条手他的脸色都没有丝毫改变,好似打断两条手对他而言根本就好像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可是飞车党的人,你把事情做绝了,对你没好处的。”为首的混混也发了狠,倒三角眼中散发着冷冽的寒光。

    要知道这王华可是自己老大的儿子,自己真要是把他的两条手打断,那恐怕自己回去就要被削成人棍了,二期指不定还会祸及家人,孰轻孰重,他自然可以分得清。

    “既然你不动手,那就我自己来好了!”话音一落,吴辰便往前一踏,一个闪身便来到了王华身边,右手如鹰爪般骇然往他的手臂上抓去。

    “你敢!”为首混混大喝一声,一群人赶忙冲上前去。

    然而他们又岂会是吴辰的对手,短短一个照面便统统被他给掀翻在地哀嚎不止。随后他便一步步往已然吓得脸色发白瘫倒在地的王华走去,宛若一个正在准备宣判死刑的判官,眼神冰冷,不带丁点怜悯。

    “你想干嘛,我可告诉你,我爸是飞车党的老大,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爸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王华显然也怕了,赶忙将自己的后台抬出来,纵然如此两条腿也在止不住的颤抖。

    “难道我不动你一根毫毛,你就会放过我吗?”吴辰玩味的反问了一句,随后抬起脚就往王华的手上踩去。

    吴辰的一脚之力也不算大,但一脚下去把人的手骨踩得粉碎的话那还是轻而易举。

    顿时王华整张脸都应为疼痛而扭曲在了一起,无比凄惨的哀嚎声从他口中发出,听得人者心里直慎得慌。

    “吴辰哥,咱们放过他吧,在弄下去会出人命的。”李芬紧张的看着吴辰,担忧道。

    “既然李芬妹子你都开口了,怎么能不从呢。”吴辰笑了笑,转过头看着那群心惊胆战的混混,冷哼一声,“带上那个垃圾给我滚,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为非作歹,我让你们好看。”

    众人闻言如蒙大赦,看了一眼吴辰,拖着被打的像一条死狗一样的王华仓皇逃走。

    “李芬我们走吧!”见那群人渣连滚带爬的离开之后,吴辰便冲着小脸紧绷的李芬笑了笑,随后两人便朝着金鳞会所方向走去。

    两人一直走到红绿灯,堪堪遇到了红灯,这会儿一直低着头的李芬方才抬起头,感激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吴辰,道:“吴辰哥真的谢谢你,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一边说着一边这眼泪水止不住的就开始往外面掉,看得一旁吴辰这心里那是莫名的疼,赶忙道:“李芬妹子你别哭呀,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呢,你别哭呀!”

    吴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纸巾,一边劝着李芬。也许是委屈憋在心里实在是太久了,李芬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泪水。然而突然这眼泪水又不停地往外冒,一脸担忧的对着吴辰道:“吴辰哥,都怪我,飞车党的那群人肯定不会放过你的,都怪我都怪我!”

    “没事呢,你又不是没看到刚才你吴辰哥我的伸手,就飞车党那群渣渣,来少了我还懒得动手呢!”吴辰笑呵呵的说着。不得不承认,这娇柔女子惹人怜!

    “真的吗?”李芬抬起头试探性的问道,不过从语气里很明显可以听出他不太相信。毕竟在她的印象里飞车党那群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她又一次还曾经看到过他们用刀砍人。

    她知道吴辰能打,而且一个打好几个都不成问题,但再能打也是赤手空拳,怎么可能打得过拿刀拿枪的呢。

    “那肯定的啊!”吴辰信誓旦旦的保证着,随后又叮咛了起来,“对了下次那群人渣要是还敢来找你麻烦,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让那群人好看的。”

    “赶快去上班吧。现在可都八点四十了呢,再不去就迟到半个小时了,这样这个月的全勤可就泡汤了呢!”吴辰随后轻轻的在李芬肩膀上拍了拍,笑了笑。

    一听已经迟到了,李芬刚忙用纸巾将泪水擦干,紧跟在吴辰屁股后面就往会所方向走去。与此同时,看着吴辰的背影,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坚定。

    金鳞会所对员工一直以来执行的都是指纹打卡制度,员工在上班下班都需要进行打卡。如果每天都打卡了的话,那就可以获得当月的全勤,虽然钱只有三百块,但对于员工却也是一个小小的激励。

    “吴辰哥,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迟到了!”

    打完卡之后李芬无比歉意的看着吴辰,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又开始泛红了。

    看到这一幕,吴辰顿时吓了一大跳,难怪说女人都是水做得,刚才流了那么久的眼泪水,现在又开始,太可怕了。于是乎他苦着脸道:“我说李芬妹子,好歹刚才我也帮了你个小忙吧?你怎么现在就把我往火坑里推呀。”

    原本眼泪水都快掉出来的李芬,听到这话一脸莫名,皱着眉头问道:“往火坑里推?我什么时候把吴辰哥你把火坑里推了呀?”

    “怎么没有啊,李芬妹子你可别忘了,你可是咱们金鳞会所的一朵金花呀。这要是被同事们看到你跟在我后面哭个不停,他们肯定以为我把你潜规则了呢,我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吴辰做出一个苦瓜脸的模样。

    “你又乱说……”李芬被吴辰逗得破涕为笑,伸出手就往吴辰身上打去,吴辰见状赶忙躲开。

    于是乎两人就这么一个追一个跑的往会所的更衣室方向走去,见到有人便一本正经,没人则追打不停,令人哭笑不得。

    从更衣室换好衣服,两人便来到技师们休息的大客厅里面。因为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所以大家都坐在了里面。

    吴辰发现,大家的目光都时有时无的往中间方向看去。而且不少人看到自己的到来时,眸子里都多了几丝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