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七章 公车校花
    胖子素来口齿伶俐,哪儿能看着别人诬陷,立马反驳道:“胡说八道,明明是我们来吃饭,你非得让我们滚蛋,还说不滚就打死我们。”

    “……”陈德元人精似的,又很了解楚轩的性格,心里自然明白谁是谁非。

    想到身后的贵宾,苦笑着顺势解释道:“这位是楚家的小少爷,让张总见笑了。一点小麻烦,我马上来处理一下。”

    吴辰也看清了这位陈德元的贵宾,顿时摸了摸鼻子,暗道了句世界太小。

    “来人呀,报警处理一下。咱们聚三仙是什么地方,怎么什么人都能来闹事儿了?”

    显然,陈德元是要包庇楚轩,楚轩此时浮肿着脸,闻言又得意了起来,觉得一口怨气出来了,妈的吴辰你丫再啊?进了警局老子慢慢收拾你。

    这话没说出来,却听那位贵宾开了口:“哟,看来这饭是吃不成了,我得去警局了。”

    陈德元一愣,诧异的看着贵宾,道:“张总,这是……”

    “我弟都要被送进警局了,我还能吃饭?”

    此话一出,陈德元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张琳啥时候有这么个弟了?其余人自然是惊呆在原地,诧异的看着吴辰。

    吴辰摸了摸鼻子,上前半步:“琳姐好!”

    张琳咯咯娇笑,亲热的拉过吴辰,往前一站:“陈总,您看这事儿……”

    陈德元肚子里那个火啊,这个楚轩真他妈会找事儿。张家的“亲戚”也敢惹。

    商场上的人,自然反应不会慢,转眼就换了副嘴脸:“呵呵呵,原来是这样,大水冲了龙王庙,小事情小事情,小轩,来,给这位小友道个歉!”

    “……”

    有一种瞬息万变叫始料未及,楚轩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吴辰怎么会跟这样的大人物有关系。据他所知,吴辰家往上数三代都是贫农。

    而这位大小姐不但是商场女强人,更是张家之女,他以前在一个慈善会上远远的看到过,人家是主席台上的贵宾,而他爸花了一百万也不过进去站着喝杯酒,差距之大可见一斑!

    楚轩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不肯上前,奇耻大辱啊!!!先被打了不说,还要道歉?

    “还不赶紧过来道歉,难道要我把账单送你爸那儿去?”陈德元显然抓了楚轩不少小辫儿。

    楚轩如被雷劈,心里像是被火烤一样,一步一步寸到吴辰面前:“对,对不起!”

    说完这话,他连脖颈都红了。

    吴辰大手一摆,似笑非笑:“算了吧!”

    陈三几人见状,更是吓破了胆子,连爬带滚的过来,各种对着吴辰和胖子三人道歉。

    乱糟糟的场面让陈德元觉得丢大了人,恨恨瞪了好几眼楚轩。

    好在吴辰并没有刁难,让陈德元微微松了口气。

    张琳见吴辰应付得体,也暗暗称赞。年轻气盛时,却没有刻意借她的势去反击,这份知进退让她觉得舒服。

    “……”

    楚轩看吴辰这做派,差点没当场气炸了,也顾不得什么礼数,当场怒奔了出去。

    刘茵讶然看着这番变化,又看着张琳那浑身大牌珠光宝气的派头,眼珠子都差点掉地。

    半响反应过来,楚轩已经不见踪影,羞愧夹杂着恼怒,她也跟着飞奔出了酒楼。

    一场闹剧这样收了场,胖子直嚷嚷让郝胜平掐他一把,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儿。

    人都散了,吴辰略有些尴尬的看着张琳,这女人一下午就帮了他两回,不等他说话,只见张琳压低了声音:“我明日再去找你!”

    说罢就见她纤腰一摆:“陈总,走吧,我们先谈正事儿!”

    “老大,到底咋回事儿啊?你啥时候有这么一姐?还这么漂亮,妈蛋,完全是基因突变!”人一走光,胖子就忍不住喋喋不休的追问。

    吴辰苦笑:“这就是我们会所的客户!”

    “我擦,原来是情姐姐,老大,卖身是不对的,但是你们会所还招人吗?我也去应聘!”

    “……”

    “几位贵宾,包厢请!我们陈总说了,今儿他请客,几位随便吃!”很快一位经理匆匆出来,打断了他们的调笑。

    吴辰也不客气,刚才要不是张琳,他指不定要被那老板怎么阴制。

    三人进了包厢,吴辰显得有些心事重重。虽说今儿有气也都出了,可吴辰又一次深刻体会到了财富,力量,地位,世俗却不可或缺。

    想要活得挺直了腰杆儿,想要尊严,就要成为人上人。

    “老大,想什么呢?”郝胜平比胖子心细,见状问道。

    “想我们荒废掉的光阴,想如何做个站得直抬得起头的男人!”吴辰在自己兄弟面前也不避讳,径直说出了心中所想。

    “他们有爹,咱们有手。他们有钱,咱们有脑子。总有一天,咱们也会飞起来。来,干了这杯酒,祝我们前程似锦!”胖子端起一杯茅台,仰头就闷了。

    显然,今日的事情对他们都有些触动。

    吴辰也一口闷了杯中酒:“这大千世界,总要拿出三分血性证明我来过。”

    三人你一杯我一杯,不消片刻就干掉了一瓶二锅头,一瓶又一瓶……

    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吴辰模模糊糊只记得三个傻逼迎着夜风唱着《像梦一样自由》,也不知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吴辰起来洗漱,看着依旧睡着的胖子和郝胜平,也没打招呼,就匆匆赶去会所。

    会所是午时才开始营业,但主管需要早到安排下午的工作。

    22路公车开往市区,出了名的拥挤,吴辰好不容易才挤上去。虽说坐惯了公车,但这早高峰的客流量,夹在人缝里连气都透不过。

    这一段儿路正值维修,车颠簸得人就像深海海藻似的随波晃动,红灯前的急刹车,吴辰身子跟着往前一晃,接着就被一团柔软撞了过来。

    “不好意思!”

    清脆的声音略有些熟悉,吴辰定睛一看竟是校花凌菲。

    凌菲也是中医临床系的,出了名的清冷,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她都不假辞色。每次上大课那些旷课积极的公子哥,都会为了追求美人涌入教室,让吴辰颇有些印象。

    此时她的娇躯紧紧贴在吴辰的胸口,随着车子摆动蹭来蹭去,特别是女子特有的芬芳就在鼻息下,这样的亲密接触,虽说拥挤下身不由己,吴辰还是略觉得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