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命毒尸 > 0149 杀机四伏
    “你是怀疑白纱变节了,把黄依珊他们给出卖了是吗……”

    邱天的两道柳叶眉瞬间就倒竖了起来,但夏不二却笃定道:“不是怀疑!我现在基本敢肯定白纱不但没死还变节了,狗眼伟放着黄依珊他们不抓就是为了试探我,或者干脆利用他们坐实我卧底的罪名!”

    “糟了!如果白纱真的变节了,刘站长他们恐怕已经被抓了……”

    邱天的脸色忽然变的十分难看,凝重的说道:“我要是狗眼伟的话根本不会试探你,我会直接利用这次机会置你于死地,你一旦带人来黄记冰室抓人,他就会说你里通外敌是个卧底,因为刘站长还不知道白纱已经变节!”

    “什么意思?他有什么证据吗……”

    夏不二惊疑不定望着她,邱天又说道:“很简单!他只要让白纱去跟刘站长说你是自己人,你密报说今早会带队查抄联络站,让他们立即转移,白纱说的话刘站长肯定会相信,他们一旦被抓又扛不住审讯的话,肯定会把你供出来!”

    “妈的!这是个绝户计啊……”

    夏不二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声,而邱天也点头说道:“刘站长跟白纱都是真正的情报员,他们俩的口供一旦落实到你身上,你就算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而且黄依珊又是你亲手逮捕的,正好坐实了你一系列的罪名!”

    “这么说我是死定了是吧……”

    夏不二面色阴沉的看着她,但邱天又摇摇头说道:“刘站长也知道我的身份,他一旦招供我们俩都死定了,现在只有祈祷他们能挺住刑讯逼供,或者逃跑的时候被击毙了!”

    “做梦!变异人的审讯手段我比谁都清楚,他们招供是早晚的事,而且人家设计好的圈套绝不可能让他们跑了……”

    夏不二半点侥幸心理都不抱,可邱天却狐疑道:“狗眼伟阴险有余可智商并不高,这种请君入瓮的阳谋不像是他的手笔,肯定还有高人在给他出谋划策,搞不好还有更厉害的招数在等着咱们,恐怕刘站长他们只是个饵!”

    “趁你还没有暴露之前赶紧撤吧,我是走不掉的……”

    夏不二满是担忧的看着她,可邱天却惨笑道:“我一个孤零零的女人能往哪跑,没等到边境就给人抓去玩弄了,咱们俩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即分开,赶紧想办法洗清自己的嫌疑!”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只是次要的,我会尽量保住你……”

    夏不二轻轻拍了拍她的双肩,又顺势将她抱进了怀里,邱天也十分温顺的趴在他怀里叹息道:“唉~没想到刚汇合就遇上了这么大的危机,而且什么都还没做就要死,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如果我们这次能绝处逢生的话,你好好陪我滚次床单行不行,就算是为咱们俩庆功了好不好……”

    夏不二忽然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谁知道邱天却嗔怪的拧了他一下,泼辣的骂道:“你个小王八蛋啊!从一见面开始就不断占我便宜,死到临头了还想跟我爽一下,我就纳闷了,我到底什么地方吸引你了,姐姐我也不比人家多个胸吧!”

    “当然是战友啦,来这里之后我没碰过一个女人,因为我怕我睡着了之后会说些不该说的梦话,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能畅所欲言……”

    夏不二十分诚恳的直视着她,没想到邱天的表情瞬间就柔和了起来,竟然捧住他的脸认真道:“不二!我们俩在这相依为命,以后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跟我倾述,等我们化险为夷之后,姐和你……滚床单!”

    ……

    “带走带走!全部都给我关起来……”

    夏不二威风凛凛的站在大街上进行指挥,二处的人已经把整个假联络站的人都给抓了,就连左右隔壁的邻居都抓了一大批,一时间整个街道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侦缉处的恶名很快就会神憎鬼厌。

    “怎么还不来……”

    夏不二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已经快接近中午十一点了,按理说狗眼伟应该要开始对他发难了,不过他还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总觉得对方真正的大招还没有放出来,一定有什么人或事能把他置于死地。

    “铃铃铃……”

    夏不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个很陌生的号码,等他接起来就听对方笑道:“是夏大人吧!我是创盛集团的谭天龙,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想跟您面谈,不知大人有没有时间?”

    “有多重要?”

    夏不二微微蹙起了眉头,心说终极大戏终于开始上演了,谁知道对方却压低声音说道:“是关于您带走的那个女孩秦韵,有些事我必须要跟你解释清楚,否则您到时候怪罪到我头上来,我可承担不起啊!”

    “江浦路八婆婆烧仙草,过来吧……”

    夏不二挂上电话转身走进了店里,这家店因为紧挨着冰室也倒了霉,从老板到员工给抓了个干净,他自顾自的从吧台里弄了杯烧仙草,喝到一半的时候就有台大奔停在了门口。

    先是一位姿色不俗的年轻姑娘走了下来,穿着身金色的紧身裙很是亮眼,跟着才是身材高大的谭天龙钻了出来,夏不二立即扇着蒲扇站了起来,笑道:“两位喝点什么,今天老板祭日打对折!”

    “老板祭日还开店呀,给我来杯冻柠茶吧,再来一个……”

    小娘们扭着屁股拿腔拿调的走了进来,却被谭天龙一巴掌扇在后脑勺上,扇的小娘们“哎呦”一声趴在了吧台上,谭天龙跟着就上来尴尬道:“让夏大人见笑了,这娘们实在是胸大无脑!”

    “谭总别这么严肃嘛,你既然主动来找我,我就当你是朋友了……”

    夏不二从吧台后走出来顺手拔了监控的电源,摆明这里没有人会监听他们的对话,跟着便拿上两杯冻柠茶走到了角落里坐下,敲敲桌子就对小娘们笑道:“过来坐啊,这是你要的冻柠茶!”

    “夏大人!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小娘们哆哆嗦嗦的看了看门外,整整四个低种人已经守住了店门,布满獠牙的舌头就在唇齿间不停的打转,目光不善的盯着她似乎随时准备出击,但谭天龙又怒声喝道:“给我去跪着,真跟猪一样!”

    “呜~”

    小娘们直接给吓哭了出来,慌里慌张的跪到了夏不二面前,不过夏不二却笑盈盈的把她给拉到身边坐下,把冻柠茶塞给她就说道:“别害怕!谭总是我的好兄弟,大家不用这么见外的,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跟我说啊?”

    “夏大人!秦韵就是她给我找到的……”

    谭天龙坐到对面递了支香烟过去,说道:“她是我们公关部的副经理,昨晚那几个丫头都是她物色的,原本送给您的双胞胎是清清白白的艺校生,只不过这个秦韵好像有点不太正常!”

    “你说!什么情况……”

    夏不二拍了拍金裙小娘们的肩膀,对方慌忙擦掉眼泪弱声说道:“秦韵是别人介绍给我的,说她是外地人被困在广莞了,我看她样子不错又是处女,就给她老家的父母汇了五万美金,可今早我却发现秦韵的介绍人失踪了!”

    “你为什么今早又去查秦韵……”

    夏不二点上香烟面无表情,对方看了谭天龙一眼才接着道:“她们几个安排的太急了,我昨天中午接到人就开始培训,根本没时间去调查她们的底细,但谭总说你们都是大人物千万不能出差错,所以我才去找了介绍人核实情况!”

    谭天龙急忙接口道:“夏大人!这个秦韵在医院做了处女修补手术,她还在一家士多店当过收银员,这跟她提供的资料完全不符,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慎重起见您还是把她交给我们来处理吧,我会再另外物色人选补偿您!”

    “士多店?什么士多店……”

    夏不二本能的蹙起了眉头,谭天龙立即拿出了一份资料,说道:“她在百利士多当过十几天的收银员,士多店老板娘已经证实了,而且在别人把她介绍给我们之前,她刚刚做了修补手术,所以我们才没验出她是个假货!”

    “百利士多……”

    夏不二喃喃自语了起来,百利士多就是真正的卧底联络站,这让他想起了那个变节的白纱,而谭天龙又接着说道:“夏不二!这件事是我们的错,我们不应该把不清不楚的人介绍给您,但我真心希望您能给我补救的机会!”

    “美女!去对面帮我买包烟……”

    夏不二轻轻挥了挥手,小娘们立马快步跑出了店去,夏不二这才看着谭天龙说道:“谭总!你现在的处境很尴尬,进化者不把你当回事,人类又因为你以前干的那些事排挤你,所以我就想问你一句,你想跟我做朋友吗?”

    “当然想!求之不得……”

    谭天龙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可夏不二又指着马路对面小娘们说道:“想的话我就告诉你一个经验,你不要把眼睛永远都往上面看,也要关注关注下面,她一个专门研究别人喜好的女公关,居然会把我认错,你觉得可能吗?”

    “这……”

    谭天龙的脸色猛然一变,而夏不二拍拍他的肩膀便冷笑道:“谭总!胸大的女人可不一定没脑子,有时候胸围跟脑子成正比,你以为她是个蠢货,可她却把你给当枪使了,我今天要是倒了霉你也就完了,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有人说这本书像余罪,好吧!余罪我的确看过,不二的性格的确模仿了一点张一山,可还有人说这本书像嗜血破晓和血族,昨天又冒出了什么风筝跟和平饭店,我说实话吧,其实我写的是中央六套佳片有约,行了吧!各位开心就好,能继续看我就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