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命毒尸 > 0086 山雨欲来风满楼
    孙楚辞留给他的电话同样是卫星电话,看号码应该还是在国外登记的,警察想追踪定位这种号码肯定非常困难,而电话接通后他便大大咧咧的说道:“我是夏不二,我找我大佬孙楚辞!”

    “夏先生您好,请您稍等……”

    电话里传来一道很优雅的声音,夏不二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对方正是被孙楚辞当櫈子坐的小娘们,这些变异人虽然在外面都是人五人六的,可到了孙楚辞面前却比狗还要听话,甚至用跪舔来形容都有些不够格。

    “哈哈~小二子!你还真跑出去啦,本事不小嘛……”

    电话里忽然传来了孙楚辞爽朗的笑声,听起来他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错,但夏不二却苦歪歪的说道:“大佬!您就别笑话我啦,我套了身死鬼的军装才跑出去的,刚刚还跟您的人大干了一场,差点被它们给活活弄死!”

    “我的人?你确定吗……”

    孙楚辞十分的诧异,但夏不二却佯怒道:“当然确定了,领头的家伙叫张正航,他收了别人的钱绑了我兄弟,居然还问我要两百万赎金,幸好我带的人足够多才没出事,否则我只能先去阴曹地府给您老打前站喽!”

    “张正航?你在哪见到他的,你有没有抓住它……”

    孙楚辞忽然愤怒了起来,夏不二赶忙说道:“没有!让他跑了,我在吴家湾码头这边跟它动的手,我弄死了它两个小弟,它也杀了我好几个兄弟,我打给你就是想找它算账的!”

    “小二!张正航的确是我的人,但那个反骨仔出卖了我……”

    孙楚辞沉吟了一会才说道:“它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摆脱了我对它的控制,我被警察活捉就是因为它的背叛,但我派人找了它很久都一无所获,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它,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

    “哼~你就算不给好处,我也要找他报仇……”

    夏不二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不过他话锋一转就说道:“大佬!我说句不该说的,那个卷毛一直都在你眼皮子底下,以你的手段不应该找不到他,你是不是让人给蒙了啊?”

    孙楚辞也沉声说道:“杭城不是我的地盘,有人想蒙我自然很容易,但要是给我找到了证据,我肯定不会轻饶了他们,不过证据还得你帮我搜集啊,我在杭城只有你一个信得过的人了!”

    “哈哈~谢谢大佬抬举,您应该已经离开杭城了吧,是不是正搂着哪个美女在海边晒太阳呢……”

    夏不二立刻嬉笑了起来,但孙楚辞却笑骂道:“小子!你少拐弯抹角打听我的事,我待会就让人给你打一笔劳务费过去,你给我加油干,还有!我之前对你的承诺依然有效,你什么时候想养狗了就尽管来找我!”

    “嘿嘿~您别说!我还真有点心痒痒了,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想干吗,制造恐怖事件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呢……”

    夏不二沉下声正色了起来,可孙楚辞却不急不慢的说道:“实际上我们也不想看到灾难发生,但我们只能用这种方式逼当局者跟我们谈判,而我们的诉求其实很简单,我们只想让进化人跟普通人共存,让官方正式认可我们!”

    “这是好事啊,官方为什么不答应呢……”

    夏不二抓着头皮困惑不解,孙楚辞又冷哼道:“哼~那些尸位素餐的领导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我们威胁他们的统治,他们不想改变也害怕改变,还视我们为恶魔的化身,所以我们只能逼他们妥协!明白了吗?”

    “不是很明白!我这样的小屁孩只适合给您跑跑腿……”

    夏不二佯装迷惑的摇了摇头,但谁知孙楚辞却哈哈大笑道:“你少给我装傻充愣,还有你不懂的事情吗,好啦!我要去见客人了,你自己小心点,如非必要最好不要靠近感染区,否则我不在杭城可没人救得了你!”

    “谢大佬!”

    夏不二故作谄媚的挂上了电话,谁知道他刚点上一根烟短信就响了,居然是他爷爷的退休工资卡里进账了,可他点开短信一看就被震惊了,一大串的零差点亮瞎了他的狗眼。

    “我去!五百万……”

    夏不二给这惊人的数字吓了一大跳,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不过他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这笔钱明显是孙楚辞让人打过来的,可他一旦用了这钱就代表他是变异人的同伙了,恐怖分子的帽子也就扣在他脑袋上了。

    “惨了!好像玩大了……”

    夏不二急的直抓头皮,孙楚辞这分明是在逼他入伙,老家伙肯定早就把他的底细给查清楚了,否则也不可能把钱给打到他爷爷的账户上,但好死不死他又接了一份官军的差事,这等于是在刀尖上跳舞、被窝里玩火。

    “突突突……”

    忽然!一阵强大的气流声从门外传了进来,一听就是直升机飞过来了,李榕也带着狗妹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但狗妹一进门就大声叫道:“我的哥!你什么时候当首长了,你也太神了吧!”

    “当个屁的首长!我他妈就是个冒牌货……”

    夏不二直接爆了句粗口,赌气似的说道:“我告诉你们,你们以后有多远离我多远,我现在不但给国军干活,还当了狗汉奸,变异人大佬也把我当兄弟,我都快把自己给玩死了!”

    “要死啦!外面全都是兵,你不想活啦……”

    李榕赶忙冲上来捂住了他的嘴,还用力推了他一下,夏不二只好点了根闷烟问道:“狗妹!你昨晚是不是见过沈老师她们,她们的电话现在都打不通,连大芋头都失踪了!”

    “没有!我只在酒店见到了大芋头和周台长……”

    狗妹直接走上来正色道:“他们当时跟我说你被警察带走了,沈老师跟庄一诺去找人救你了,但大芋头没说她们去了哪,我们分开的时候,老周也带着大芋头去找关系了,按理说他们不可能集体失踪啊!”

    “有可能!因为整个西城区都被封锁了,他们很可能被困在里面了……”

    夏不二深深的叹了口气,把昨晚的事大概跟他们说了一遍,两人立马就被惊的合不拢嘴,而他又跟着说道:“我准备再等一等,要是到了下午还联系不上她们的话,我就只能回去找她们了!”

    “大哥!你兄弟找到了没,要不要我再叫几个人帮你找找啊……”

    武阿姨忽然点头哈腰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唯唯诺诺的范诗文,可夏不二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李榕也指着狗妹纳闷道:“他兄弟不是在这坐着吗,你该不会把他当成女人了吧,武阿姨!你什么时候瞎的呀?”

    “什么?他不是女的啊……”

    武阿姨立马夸张的大叫了一声,又猛地转身看向了后面的范诗文,然后惊疑不定的说道:“这也太扯了吧,他姘头居然还没他长的好看,你们该不会是在耍我吧?”

    “哈哈哈……”

    李榕拍着桌子狂笑了起来,范诗文更是垂着脑袋无地自容,女人最痛苦的事情恐怕就莫过于此了,比姿色她居然比不过一个大老爷们,比风骚她更是被狗妹甩的望尘莫及。

    “大哥!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些长舌头的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武阿姨小心翼翼的蹲在了夏不二面前,恐怕已经把他给当成神秘大佬了,但夏不二却摇摇头说道:“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现在整个西城区都被封锁了,都是这些怪物干的好事,你们最好当作从没见过他们!”

    “二哥!李雪竹的电话也打不通了……”

    狗妹忽然满脸凝重的看向了夏不二,手里还抓着他爷爷的诺基亚,夏不二的脸色立刻就难看了起来,不过范诗文却上前一步说道:“我知道她在哪,她昨天约了我在小西馆会所见面,说是一起吃中午饭的!”

    “她恐怕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

    夏不二站起身来缓缓走到了窗户边,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绵绵细雨,战士们还在往直升机上搬运尸体,可大量的血液却顺着雨水染红了地面,夏不二立刻幽幽的叹道:“唉~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