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命毒尸 > 0049 萌妹子的单挑
    “你们俩马上就要高考了,怎么不抓紧时间上课,不准备上大学啦……”

    夏不二拧开李雪竹递给他的水,眼神闪闪烁烁的喝了一口,谁知李雪竹却怅然若失般的叹了口气,转身就领着他们走到了窗户边,然后靠在压腿的训练杆上说道:“你问问陈梓墨,再回去上课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真的太吓人了……”

    大芋头居然满脸惊恐的说道:“前天沈老师来给咱们俩上课,可整个楼层都是空的,全班就只有咱们三个人,那感觉就跟坐了一屋子鬼一样,咱们仨呆了五分钟不到就出去了,沈老师的脸都白啦!”

    “那你们俩打算怎么办,找老师单独开小灶吗……”

    夏不二感同身受般的点了点头,不过大芋头却说道:“我开什么小灶都没用,年底我爸就送我出国留学了,至于班长她就算不补课也没关系,她这成绩稳稳的清北大学!”

    “我不打算去外地了,我已经准备报考本地的警校了……”

    李雪竹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夏不二心中立马就是一动,李雪竹突然自降身份报考警校,这其中的原因肯定不简单,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一群女孩却气势汹汹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雪竹!你终于不当缩头乌龟了吗……”

    为首的高个女孩竟然杀气腾腾的瞪着李雪竹,夏不二立马惊疑不定的看向了对方,这七八个姑娘明显不是高中生了,但领头的却是他同届的前任校花,不过自打李雪竹入学之后,她的校花称号就不复存在了。

    “不是我当缩头乌龟,只是我懒得跟蠢货计较……”

    李雪竹瞬间就恢复了自己的高冷范,可夏不二却抠着下巴犹豫道:“小竹啊!你怎么又跟范诗文怼上了,这都多少年的恩怨啦,要不我去帮你找老师吧,她们姑娘家家的,咱们实在下不去手啊!”

    “不用!单挑……”

    李雪竹忽然用力砸了手里的白毛巾,范诗文也同样脱去了运动外套,咬牙切齿的砸在了地上,可三个大小伙却是满脸的懵逼,不过面面相觑了一番之后,他们竟然同时兴奋的大喊道:“撕她衣服!撕她衣服!”

    “夏不二!有你什么事,你给我滚出去……”

    范诗文立刻恶狠狠的瞪住了夏不二,谁知李雪竹却上前一步说道:“不二哥是我男朋友,是我让他过来替我加油助威的,这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你怕待会打不过我,被我扒光了丢人现眼啊?”

    “他…他是你男朋友……”

    范诗文就跟活见鬼一般打量着夏不二,在场的姑娘们也全都满脸震惊,而夏不二张了张嘴巴也不知该说什么,毕竟全校的人都知道他在疯狂追求李雪竹,现在要是当场否认的话,他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再接近李雪竹了。

    “范诗文!打从我进学校的那天起,你就在不断的找我麻烦……”

    李雪竹开始缓缓的活动起手脚来,边扭着脖子边说道:“我一直把你当不懂的孩子让着你,可你连毕业了都还不放过我,我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性,你还是废话少说吧,今天谁输了谁从这里爬出去!”

    “爬出去可不够,得脱光衣服爬出去……”

    范诗文不甘示弱的抬起了拳头,居然摆出了跆拳道的架势来,小娘们一看就是练过几下子的,好不好还是专门针对今天单挑训练的,但大芋头却激动的大叫道:“班长!揍扁她,让她光屁股出去!”

    “好!满足你,可要看清楚了哟……”

    李雪竹自信满满的走了上去,三个无耻之徒立马兴奋的口水四溢,范诗文身为前任校花自然是很漂亮,仅仅只在气质上略逊李雪竹一筹而已,至于身材范诗文可要比李雪竹丰满的多。

    “学姐!这可是你自找的……”

    李雪竹冷笑着冲她招了招手,怒火中烧的范诗文立马娇喝了一声,竟然直接冲上去来了个浮夸的凌空侧踢,夏不二立即苦笑了一声,如果是五天前他还不敢断言谁输谁赢,可经历过生死磨难的李雪竹绝不是她能比拟的。

    “咚~”

    突然!李雪竹猛地扫出了一个高鞭腿,直接把半空中的范诗文抽翻在地,范诗文立马惨叫着滚了出去,其她姑娘们也随即发出了一声惊呼,女人间的厮打不是扯头发就是拽衣服,谁也没想到李雪竹一出手就是专业级别的。

    “练过?”

    夏不二相当震惊的蹙起了眉头,李雪竹那一下可不是什么舞蹈功底,她刚刚踢的又准又狠,没有几年的搏击训练根本达不到这种程度,而范诗文已经给她踢懵了,痛苦的捂着胸口居然没有爬起来。

    “现在投降算你输一半,从这里爬出去就行……”

    李雪竹盛气凌人的瞪着范诗文,终于把她压抑在心底的愤怒给爆发了出来,谁知道范诗文却重重的一捶地板,竟然再次狂叫着冲了上来,可她越是这样越是破绽百出,李雪竹很轻易就躲过了她发狂似的攻击。

    “啪~”

    李雪竹突然一个大嘴巴抽在她脸上,这简直比击倒她更加耻辱,范诗文立马进入了彻底暴走的状态,竟然不顾一切的抄起椅子去砸她,谁知椅子又被李雪竹给一脚踢飞了,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又是几个大嘴巴。

    “啊……”

    范诗文的尖叫声震的玻璃都在颤抖,她居然一把抱住李雪竹的腰,疯狂的将她给扑倒在地,谁知道李雪竹的动作却把夏不二都给震惊了,她竟然直接用双腿夹住了对方的脖子,连对方的整条胳膊都给锁住了。

    夏不二终于明白了,这小丫头居然学过自由搏击,一气呵成的动作更不像是初学者,要不是她的力量有所欠缺,恐怕在山庄时连刀疤脸都不是她的对手,可范诗文却不知道这招十字固的厉害,居然还在发疯似的用力挣扎。

    “快停下,别弄断她的胳膊……”

    夏不二急忙上前大叫了一声,不过李雪竹显然也很有分寸,冷哼一声便将她给松开了,跟着又轻轻松松的跳起来说道:“范学姐!这就是我一直不想搭理你的原因,因为我实在是不想欺负你!”

    “你去死吧……”

    范诗文忽然从地上猛地蹦了起来,居然高举着一把裁纸刀扑向了李雪竹,夏不二心中一惊连忙就想冲上去,可谁知道李雪竹却先他一步出了脚,竟然直接一个高鞭腿狠狠抽在了她的脸上。

    “咚~”

    范诗文就像只大沙袋一样倒在了地上,手里的裁纸刀直接飞了出去,整个人更是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两行鼻血很快就从她鼻子里流了出来,她带来的小姐妹立马惊呼了一声,赶忙冲上去想把她给抬走。

    “走可以,衣服给我脱了……”

    李雪竹愤怒无比的拦住了几个人,显然是被范诗文的刀给彻底激怒了,晕晕乎乎的范诗文还想张嘴说什么,可她的小姐妹却怒声说道:“李雪竹!你别欺人太甚了,你都把她打成这样了还想赶尽杀绝吗?”

    “说脱衣服的可不是我,是她自己……”

    李雪竹杀气腾腾的指着范诗文,她的小学妹们也很讲义气,立马就把大门给团团的堵住了,激动的大芋头眼珠子贼亮贼亮,而李雪竹又大声的说道:“范诗文!你有种挑衅就别当孬种,别让我看不起你!”

    “呜~”

    范诗文忽然放声痛哭了起来,话可都是她自己说的,单挑也是她逼李雪竹的,现在再反悔可就彻底丢人丢牲口了,但比她更着急的还是大芋头,死死捏着拳头不停低声说道:“脱啊!快点脱啊!哇!”

    忽然!在大芋头雪亮的目光中,范诗文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居然发疯似的脱去了自己身上的长袖t恤,歇斯底里的砸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