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命毒尸 > 0025 五十万赌约
    “二哥!到底怎么回事,宋老师不是说钥匙在车上吗……”

    狗妹满是焦急的走了上来,可夏不二把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之后,便叹着气说道:“宋老师可能也被王二狗给欺骗了,他故意说自己的钥匙丢在车上,就是想让宋老师把这事告诉我,然后让我们下来给他当炮灰!”

    “我看未必吧,你们的宋老师很可能是王凌峰的同谋,他俩合起伙来骗你个小傻瓜……”

    李榕抱起膀子充满了怀疑,谁知夏不二却蹙着眉头没有说话,因为李雪竹之前不但暗示他有危险,甚至还点出了宋佳文的名字,不过他还是摇头道:“不可能!宋佳文不是这样的人,背叛我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哦!原来是宋佳文啊,这女人我也听说过,是你们九中很有名的美女教师,她可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哦……”

    李榕十分玩味的看着夏不二,又目光炯炯的说道:“要不咱俩来打个赌吧,如果这事有宋佳文的份,我欠你的五十万一笔勾销,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再给你五十万,怎么样?”

    “李屎榕!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夏不二满脸不爽的瞪着她,李榕的笑容分明有些诡异,但李榕却没好气的骂道:“呸~你才夏屎二呢,要不是你吓唬我,姑奶奶犯得着玩屎吗,你赌不赌给句痛快话,别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似的!”

    “赌就赌!你现在就把欠条写给我……”

    夏不二恶狠狠指着她鼻子,谁知李榕却十分爽快的找来了纸笔,鬼画符似的给他打了张欠条,但夏不二拿过欠条后又嘲讽道:“亏你长的这么好看,字写的竟然跟狗.爬一样,也就你这种没文化的女人才会给人当二奶!”

    “放屁!你才是二奶呢,你全家都是二奶……”

    李榕就跟被踩了尾巴的野猫一样,一下就蹦起来大声嚷嚷道:“谁是二奶谁死全家,这座山庄是我家的产业,我犯得着去当二奶吗,我真受不了你们这些死穷鬼,自己没本事挣钱就知道仇富,在你们眼里是不是所有富婆都是二奶啊!”

    “李屎榕!你的嘴敢不敢再贱一点……”

    夏不二冷冰冰的眯起了双眼,李榕的嚷嚷声立即戛然而止,赶忙眨着大眼睛娇滴滴的说道:“讨厌!谁让你冤枉人家是二奶的呀,人家都给你气糊涂了,不过咱们现在可不安全哦,咱们这很可能有个疯子!”

    “疯子?什么意思……”

    夏不二莫名其妙的扫视了一下众人,直接盯住了两男一女三个陌生人,而李榕又跟着说道:“楼梯道就是我们堵上的,但就在我们商量对策的时候,居然有人把大包间里的活尸给放出来了,一下就害死了好几个人!”

    “对对!我们原本都没事了,都是让那家伙害的,那家伙肯定是被活尸给咬了,就想拉着我们一起陪葬……”

    一名西装男忙不迭的点起了头,而李榕也附和着说道:“差不多!因为我们躲起来之后,我听到有个女人在喊放过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所以我怀疑是有人在捉奸,那家伙杀了他老婆之后又找不到奸夫,干脆就来报复社会了!”

    “你这么帅,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奸夫吧……”

    狗妹忽然警惕的盯住了西装男,西装男立马脸色巨变,但是当记者的曲佳丽却摆手说道:“你们别瞎猜了,我当时就距离那个女人不远,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那个男人在找一样东西!”

    “男人?什么样的男人……”

    夏不二十分古怪的看着她,而曲佳丽则蹙眉道:“那人穿着黑色的风衣,看上去跟正常人差不多,是他用刀砍死了那个女人,逼她交待东西的下落,但是走廊里的活尸居然不咬他!”

    “活尸扛把子……”

    夏不二忽然浑身一震,一下就想起他在山腰上看到的黑色身影了,以及在酒店窗户里袭击他的那个家伙,而曲佳丽看了看他就怪异道:“扛把子?你是想说活尸王吧,我的确看到他控制那些活尸了!”

    “它到底在找什么……”

    夏不二十分凝重的看着她,而曲佳丽又说道:“他在找一个黑色首饰盒,东西被那个女人的男朋友捡到了,她男朋友还在电话里跟她说发财了,于是她就在这里等她男朋友,结果却把活尸给等来了!”

    “你们有谁见过黑色的首饰盒……”

    夏不二立即环视起了众人来,可众人全都是一脸茫然的摇着头,李榕更是愁眉苦脸的说道:“现在命都快没了,谁还顾得上去捡什么首饰啊,不过要是能把那个盒子给找到就好了,也好打发那个怪物赶紧走!”

    “你别做梦了,就算你把东西给他,他也不会放过你……”

    夏不二摇了摇头就沉声说道:“那家伙肯定是活尸的首领,我们在它眼里就是堆食物,而且它非常的变态,被它抓住的那个女人,让它用刀砍的只剩下一个脑袋,还血淋淋的挂在吊灯上展览,你觉得它会放过我们吗?”

    “那怎么办,咱们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李榕十分气寐的靠在了墙上,不过夏不二却转身走到了房门口,悄悄的趴在缝隙上朝外观望,这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昏暗的走廊上只有一部遗落的手机亮着闪光灯,但十几只游荡的活尸却是清晰可见。

    “外面活尸不多,就是不知道钢牙妹……”

    夏不二满是担忧的蹙着眉头,谁知曲佳丽却忽然打断他说道:“绝对不能冒险,钢牙妹有多厉害你也看到了,万一她没走我们可就惨了,咱们这点人根本就不够她吃的!”

    “先不管这么多了,赶紧把肚子填饱再说……”

    夏不二转身就打开了一只黄桃罐头,其他人也赶紧拿起食物狼吞虎咽起来,不过夏不二却在两扇窗户间来回走动,吃完东西后他找来纸笔,趴在桌子上不停的写写画画,还例了很多的方程式出来。

    “你搞什么鬼,这时候还学习啊……”

    李榕满脸古怪的走了过来,她已经脱掉满是大便的外套了,还用啤酒把手跟脸都给冲洗了一遍,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酒气,但狗妹却得意道:“我二哥是在算概率,看哪条路的逃生机率最大!”

    “真的假的?这也能算出来吗……”

    李榕将信将疑的蹙着柳眉,就连曲佳丽都好奇的靠了上来,但狗妹又得意洋洋的说道:“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撞到那棵树上,我们为什么又恰巧躲过了你的撞击吗,这都是我二哥计算出来的,为了这事咱们在路上守了你一整个星期!”

    “好哇!原来你们早就瞄上老娘了是吧……”

    李榕立刻气鼓鼓的叉起了小蛮腰,但夏不二却抬起头来讥诮道:“你开车那么猛又喜欢发微信,我们不讹你还能讹谁,况且你的车是套牌车,出了事肯定不敢报警,你这样大肥羊要是不宰上一刀,我都觉得对不起你父母!”

    “你怎么知道我车是套牌的……”

    李榕的气势立马就弱了几分,谁知夏不二又点上一根烟才说道:“你喜欢超速还喜欢闯红灯,要不是套牌车谁会这么干,所以我特意挑了个星期六下手,有了围观的游客你就没法逃跑了!”

    “不二!你应该不是个学生吧,你这小脑袋可真是太好用了……”

    曲佳丽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夏不二,可夏不二刚想开口说话,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枪响,还有一阵混乱的尖叫也接踵而至,夏不二立马站起来急声叫道:“糟了!沈老师她们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