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十五章 小瓶失灵
    韩立没有将手中的这枚玉简收起,而是将之放在了洛蒙遗骸旁。

    这位乌蒙岛曾经的祖神虽死,但他在大限来临之际,总算是留下了遗言,至于其是否是因为族内没有大乘期修士,而故意没有告知族人,以此作为缓兵之计,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在其遗言的最后也提及了,若日后真能有族人渡劫成功,就以他留下的这些材料炼制地祇化身,从而成为乌蒙岛新的祖神,继续庇护后世族人。

    虽说大道无情,但此种以血脉信念为根基的祖神修炼地仙之道,终究还是比寻常修仙多了一丝牵挂,也多了几分人间的烟火气。

    “洛蒙道友,我虽不能成为乌蒙岛新的祖神,但力所能及之处,自会顾护你的族人一二。这些材料,就权当是报酬吧。”韩立对着遗骸淡淡说道。

    说罢,他收回了目光,从地上剩余的三块玉简中随手拿起一块贴在了眉心。

    片刻之后,他的嘴角不由微微翘起。

    这枚玉简之中,记载的正是地祇化身的炼制之法。

    此法正是他目前最想要好好了解一二的。

    根据其中所述,炼制地祇化身不仅炼制工序极其繁复,而且需要的材料种类也十分驳杂罕见,而其中最为特殊,也是最不可或缺的一样,便是一种名为“诞魂花”的灵材。

    在炼制地祇化身时,必须以一株完整的此花做为原料,从中提取出诞魂液,加入其它材料之中一同炼制方可成功。

    且此花年份越是久远,炼制效果越好,化身所拥有的灵智也越高,但最起码也得万年以上,否则根本无法达到凝聚分魂的效果,若是有十万年以上此花,其达成的凝魂效果,可以说是近乎完美。

    玉简最后对于诞魂花的描述也做了一番介绍,称此花百年以内有叶无花,百年之时才会开出白色花朵,千年后花色由白转红,五千年后由红转紫,八千年后颜色更深,且会生出鸡冠状花蕊,而等到万年之后,花瓣上则会生出一道金纹,之后每隔万年,都会多出一道。至于十万年之后,是否还会有什么其他变化,或许是因为太过罕见,玉简中并没有相关记载。

    此花除了炼制地祇化身外,对于地仙进阶和突破修炼瓶颈也大有好处,但其培育过程却极其困难,据说能存活至千年以上已是凤毛麟角,故而在整个黑风海域市面上,别说万年以上的诞魂花,就是五千年份的也十分罕见,根本就是有行无市,无处可求。

    韩立身旁不远处那株紫色大花,自然就是诞魂花无疑了,看其形态至少应该也有八千年以上火候了,若是其流入黑风海,绝对足以让一般地仙家族为之倾家荡产。

    韩立心中一边思量着什么,又将另一块玉简拿了起来。

    结果这块玉简内记载的内容有些特殊,不仅记述用语与寻常不太相同,其中含义也是十分晦涩深奥。

    他一开始看得有些不明所以,可当他仔细研读之后,就惊喜地发现,这当中记载的竟然是炼化信念之力的方法。

    其中就包括如何将信念之力据为己用,如何将之转化为法力,以及如何凝聚法则之力。

    至于剩余的最后一块玉简内,记录的则是洛蒙日常修炼中的一些心得体会,和他对祖神修炼的一些见解分析。

    韩立只是草草看了一下,并没有仔细去研究,不过其中提到的一些内容倒是让他颇为在意:

    由于黑风海域地理位置特殊,海洋面积远远要超过陆地,在这里流淌的天地元气中,自然要以水属性最为充足。

    故而在这里,凝聚和修炼水之法则,就要相对于其他法则之力容易得多,而且因为有地利之便,以水之法则在这里与人争斗,比其他法则更要厉害三分,天然便占据上风。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这里想要寻找和水之法则有关的地仙典籍也会容易不少,这也导致了整个黑风海域所有蕴含水法则之力的资源都大为紧缺,一经出现便会遭到疯狂抢夺。

    韩立将后三块玉简收起后,目光落在了那枚储物戒上,在其中搜寻了一番。

    果不其然,戒中之物都是此前玉简中所提到的炼制水属性地祇化身的材料,其中就包括他之前见过的雕像头颅所用的蓝色晶石。

    韩立毫不客气的将其中所有东西都收了起来,随后目光再次看向不远处的那株诞魂花。

    略一沉吟后,他走上前几步,将掌天瓶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拔掉瓶塞,小心的将瓶内的一滴绿液,滴落在了花上。

    这是他在离开灵寰界前凝聚的,而自从他来到这片黑风海域后,由于只要心思放在了挣脱锁链之上,一直没有机会动用此物,便将这滴绿液留到了现在。

    有此瓶在,将此花催熟到万年以上自然不在话下,如果时间允许,他甚至打算将此花,催熟到十万年份。

    接下去的时间里,他又将木楼及整个树林都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特别之处,于是便从空间通道返回了密室。

    结果在他飞出通道的瞬间,那条通道嗡嗡震颤之下,散发出大片白色光芒,然后飞快缩小,最后消失无踪。

    白色玉牌再次浮现而出,表面灵光闪烁,悬浮在半空,散发出一阵阵微弱的空间波动。

    韩立伸手将其摄入手中,收入了储物镯内。

    这玉牌,看来正是开启洛蒙祖神秘境的钥匙。

    如今此物的禁制已被自己破开,以后就相当于随身带着一件洞天之宝,做什么事情也就便利了许多。

    韩立如此想着,在密室中盘膝坐下,将那块记载了炼制地祇化身方法的玉简取出,参悟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天色渐暗,乌蒙岛的上空悬挂出了一轮皎洁的圆月,已经到了晚上时分。

    本在密室内盘膝参悟的韩立,忽然起身,一闪之下,蓦然出现在了院外。

    他抬头望着空中那轮硕大的月亮,伸手将脖颈上的掌天瓶取下,放在了地上。

    不多时,一道道白光从天空垂落,汇聚到小瓶上,形成一个个白色光点,瓶子周围浮现一个巨大的白色光圈,显得颇为耀眼夺目。

    韩立眼见此景,心中一动。

    掌天瓶在仙界吸收月华的动静,比在灵寰界要大的多,之前只要月光充足,两天便能凝聚出一滴绿液,眼前这个情况,莫非一天便能凝聚出一滴?

    韩立有些兴奋的想着,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一片青光闪过,覆盖住了掌天瓶周围的异象。

    随后他干脆盘膝在旁边坐了下来,取出之前的玉简,继续参悟起来。

    一夜时间转眼过去。

    当韩立睁开眼睛,挥手驱散青光,拿起掌天瓶,表情微微一怔。

    瓶盖根本无法打开,也就是说,瓶内并没有凝聚出绿液来。

    “或许还是得两天吧……”

    韩立有些无奈的喃喃一声,没有太过在意,在原地继续闭目参悟起来。

    直至夜幕降临,小瓶吸收月华异象再起之时,他才再次施法遮盖住了异象。

    结果当天明时分,他再次拿起掌天瓶时,脸色却有些难看起来。

    因为小瓶依旧无法打开!

    “莫非仙界的天地灵气还没有灵寰界浓郁不成?”

    韩立心中刚升起这个有些荒诞的念头,便被其立马否决掉了。

    当夜,他将掌天瓶再次放在小院内,这一次,他没有闭目参悟什么玉简,而是全程目不转睛的盯着小瓶。

    结果小瓶吸收月华白光的情况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直至次日清晨,绿液还是没有出现。

    这让韩立心中不由泛起几分焦躁情绪来。

    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够走到今日,除了小心谨慎外,可以说离不开这掌天瓶的功劳,如果这瓶子失去了凝聚绿液的能力,他恐怕将失去最大的依仗了。

    就比如眼下,要想搞到万年份的诞魂花,恐怕也将成为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不过如今下结论还为时尚早,毕竟这里是真仙界,和灵寰界及灵界都不一样。

    他怀着几分侥幸,继续尝试起来。

    第四天,绿液仍然没有出现。

    第五天,还是一样。

    第六天……

    转眼间,过了十几天。

    掌天瓶到了夜晚,仍然和以前一样吸收白光,但是那神秘绿液,却没有丝毫出现的征兆。

    密室之内,韩立看着眼前的掌天瓶,神情有些阴沉了。

    想当初在人界,最长也不过七八日工夫,便可凝聚出一滴绿液了,如今两倍的时间过去,瓶中却依旧是空空如也,这可是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让他不禁有些措手不及之感。

    只是经过这些天的思量,他也想到了两种可能。

    其一,可能是因为身处真仙界之故。

    根据当初那个下界真仙马良的话,这掌天瓶乃是仙界一个名为九元观的大势力之物。

    此刻小瓶重返仙界,其中发生了某些他所无法察觉的变化,也是有可能的。

    其二,可能便是当日在界面间隙中,和独目巨人一战,此瓶收取了那一道蕴含法则之力的迟滞光线,产生了什么影响。

    韩立轻呼了一口气,神情慢慢恢复了平静。

    掌天瓶虽然是他最重要的宝物,不过也并不意味着离开此物,他便无法生存。

    而且,此瓶如今所展现出来的情况,也并不意味着其再也无法产生绿液,起码,每天晚上它还在吸收那白光。

    走一步看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