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十三章 争斗
    “呵呵,没想到古韵月道友也知道我们两兄弟的小小名号,真是荣幸。”驼背老者声音沙哑之极,好像铁片摩擦,让人听着极不舒服。

    马脸青年默不作声,微微泛红的眼珠缓缓打量着韩立等人,在看到余梦寒和柳乐儿时,目光微微一亮,伸出舌头舔了舔厚厚的上唇。

    柳乐儿急忙一闪的躲到了韩立身后。

    余梦寒见对方如此模样,也心中一阵发毛。

    古韵月心中微乱,虽然猜到了余府之事天鬼宗绝不会善罢甘休,但没想到追兵来的如此之快,来的还是眼前这两个凶名赫赫的棘手之人。

    但她毕竟也是经历过不少争斗的修士,很快恢复了镇定,冷冷开口道:“二位在这边境之地对妾身突下杀手,于情于理都该给一个解释吧,莫非是想挑起贵我两宗之战?”

    “嘿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们二人的来意,相信道友心知肚明。我二人受齐长老之命,来此带走杀了齐师侄的凶手,还有这个姓余的女娃娃。”驼背老者铿锵怪笑一声,目光有意无意的朝韩立和余梦寒方向扫了一眼。

    韩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神色平静,余梦寒则是俏脸一白。

    古韵月哼了一声,没有马上回话,但心中各种念头急转。

    “古道友,你和我们兄弟并无仇怨,只要将这两人交出,我们兄弟保证让你安然离开,如何?”驼背老者摇头晃脑的说道,好像凡俗世界的老夫子一般。

    古韵月在冷焰宗地位不低,若是可以,他们也不想和其动手。

    “韩道友如今是本宗外门客卿长老,余梦寒也是本宗内门弟子,想让我交出他们,你二人将冷焰宗当成什么了。”古韵月脸孔忽然一冷下来,断然道。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找死,那我们兄弟就送你一程!”驼背老者双眉蓦然倒竖而起,寒声道。

    马脸青年早已等的不耐烦,眼见谈崩,立刻率先动手,袖子一挥,大片灰白色的火焰从其袖管中蜂拥而出。

    其手指一点,那些灰白火焰立刻汇聚到一处,形成一个灰白火焰漩涡。

    一只房屋般大小的火焰鬼爪蓦然从漩涡中伸出,朝着古韵月等人当头抓下。

    早有准备的古韵月,一跺脚,灵月飞舟光芒再次大盛,朝着后面倒射而去。

    同时其单手一扬,身旁那柄黑色长剑立刻飞射而出,化为一道七八丈长的匹练剑虹,斩在了火焰鬼爪掌心,竟发出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

    古韵月眼神微动,手指法诀变幻。

    黑色剑虹陡然一缩,小了两倍以上,不过却更加明亮刺目。

    “噗嗤”一声!

    黑色剑虹赫然刺穿了火焰鬼爪,从另一侧洞穿而出。

    鬼爪轰的爆裂开来,化为漫天残焰,天空的火焰漩涡也随之溃散。

    马脸青年面上血色一涌,吐出了一口鲜血出来。

    他怒吼一声,眼睛陡然变得血红,翻手取出一个黑色卷筒,似乎是一副画卷一般。

    其身上涌出大片灰白光芒,顿时包裹住了身影,从外面看不清他在里面做什么。

    驼背老者此刻也一顿足,身上浮现出大片漆黑如墨的光芒,元婴后期的庞大威压扩散开来。

    古韵月脸色微变,挥手召回黑色剑虹,在头顶盘旋,神识紧紧锁定马脸青年和驼背老者。

    而灵月飞舟则趁此机会一口气后退了百余丈,这才停了下来。

    “韩道友,这二人成名已久,实力极强,一会若是情况不妙,你就带着小徒她们先走,我来断后。”少妇飞快冲韩立传音道。

    她虽然出其不意下小挫了马脸青年,不过也自持敌不过那驼背老者,而韩立实力不明,二人联手也未必能在对方手中讨的好去,故而心中早生遁走之意。

    韩立静静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就在此时,一声阴沉声音却在此女耳中响起了:

    “想逃,你们逃得了吗?”

    古韵月顿时心中一凛。

    只听“噗”的一声,驼背老者周围的黑光突然爆裂开来,其身影在黑光中突然一个模糊,化为一具灰色骷髅。

    古韵月见此,顿时一怔,一旁的韩立也目光微闪一下。

    就在此刻,灵月飞舟上方虚空突然剧烈波动,一束漆黑光芒毫无征兆的从里面喷涌而出,驼背老者的身影凭空在黑光中出现。

    他两手一挥,身前金光一闪,一座足有十余丈高的金色巨塔凭空出现,朝着灵月飞舟狠狠砸下。

    一股可怖的威压轰然落下,飞舟表面灵光剧烈波动,眼看便要立刻碎裂。

    古韵月闷哼一声,两手闪电掐诀,一道道剑诀没入头顶黑色长剑。

    黑色长剑剧烈震颤,无数密密麻麻的剑影浮现而出,朝着巨塔斩去。

    轰隆隆!

    无数爆裂声响起!

    密密麻麻的剑影斩在巨塔之上,都立刻碎裂消失,没有在塔身留下半点痕迹。

    不过巨塔下落之势,也为之顿了一顿。

    古韵月趁机低喝一声,一道银白色光芒从她手中飞出,却是一面银色锦帕,呼啦一下迎风狂涨,绽放出夺目的银光。

    锦帕表面隐约浮现出山河虚影,吞吐着惊人灵气,挡在金色巨塔下面,使之下坠之势一滞

    古韵月紧绷的脸色一缓,眼中冷芒跳动,手掐剑诀一点。

    那黑色飞剑立刻滴溜溜一转,黑光大放,一下狂涨起来,转眼间,一口五六丈长黑色巨剑,迅疾无比的斩向驼背老者。

    老者冷笑一声,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金色巨塔底部轰隆一声裂开,浮现出一个黑色窟窿,耀眼金光从中喷出,形成一个巨大金色光圈。

    一股可怖吸力陡然从中透出,方圆数十丈内气流倒卷。

    黑色巨剑立刻如负千斤的停了下来,滴溜溜打转,朝着金色巨塔底部圆洞飞去。

    古韵月拼命掐诀试图稳住巨剑,不过却丝毫没有作用,前后不过两三个呼吸,巨剑还是“嗖”的一声被巨塔吸了进去。

    古韵月脸色一白,和黑色飞剑的心神联系彻底断了。

    金色巨塔散发出的金光更加耀眼,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往下压迫而来。

    银色锦帕隐隐凹陷下去,在金色巨塔发出的吸力拉扯下,表面浮现的山河虚影也是一阵扭曲变形,似乎也要被巨塔吸入。

    古韵月急忙掐诀,两手抵住锦帕,体内法力狂涌注入。

    锦帕表面的山河图案银光大放,发出阵阵啸音,总算再次稳定下来。

    驼背老者嘿嘿冷笑一声,抬手正要做什么。

    轰!

    一声闷响从远处传来,马脸青年身周的灰白光芒爆裂开来,现出其身影,身前漂浮着一个黑色画卷,正是先前取出的那个,不过此刻已经展开,表面密密麻麻的绘制着百鬼图案,散发出强烈的黑光。

    “贱人!胆敢伤我!大哥,你别出手,我要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马脸青年怨毒的瞪着古韵月,低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