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连这种事都要找宋禹丞?沈艺在旁边看着心里顿时泛起怒意。

    鼎瑞是什么地方,圈子里的人怎么可能有不懂的。曹坤说的光明正大, 叫宋禹丞过去结账。可事实上, 一帮二世主,就算真的临时突发意外, 也不可能叫宋禹丞一个经纪人过去。更何况,鼎瑞那种地方, 怎么可能会缺保丨险丨套?分明就是拿这三个字提点宋禹丞, 要他过去伺候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连自己身边跟了这么多年的人,也能送去给别人,曹坤不愧是圈子里最王八蛋的一个。

    "别去。"沈艺忍不住拦了一下。

    可宋禹丞却冷淡的把他推开,重新拿起车钥匙。"不该你管的就别伸手。"说完, 他就丢下沈艺独自走了。

    然而留下的沈艺,却只能看着他的背影, 愤恨的攥紧了拳头。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了, 自己的弱小和无力。

    在绝对的权势面前,他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戏子。他也好,宋禹丞也好, 全都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地。

    沈艺这么想着,黯然回到了宿舍。可心里的压抑, 却逼的他快要发疯。

    ————————————————

    而宋禹丞这头情况却和沈艺脑补的天差地别。

    他一路到了鼎瑞, 停了车之后,便去了前台。问好了房间号, 直接往里走。当然,曹坤让他带着的东西, 他也全都带到了。

    比起那些三俗一点的酒吧来说,鼎瑞这种高级会所,也不过是贴了一个有钱人的标签,外带披了一层高雅的皮。内里的流程,实际上全都差不多。

    宋禹丞到了包间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很多了。曹坤果然不在,但是他那帮二世主的发小,却一个不落。至于他们落在宋禹丞身上的眼神,也格外暧昧。

    那是一种,掂量猎物价值的目光。而这种目光,是原身自从被曹坤毁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身上的目光。

    宋禹丞不动声色的打了个招呼。

    门口坐着的一个先开口道,"看!我说什么?坤子家这个傻得够呛,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瞧他这架势,怕不是真的以为爷们几个出门不带钱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哈哈哈哈,得了吧,多少年了还这一套,兔子急了还咬人,回头千沉打你。"另外一个赶紧把话头接过来,正是曹坤的朋友严奇。

    "你来的到快,不过也巧了,我们这头局没散。你干脆就一起喝一口。今儿带你认识几个新朋友。"严奇主动把宋禹丞拉到自己身边坐好,态度格外亲切,但是捏着宋禹丞的手,却稍微用了点力,好像在给他什么暗示。

    宋禹丞和他对视,却看到了严奇眼里的不忍心。

    说起来,这严奇算是曹坤发小里,唯一一个有良心的。当年原身遭难,也是严奇劝的曹坤,把原身保了下来。否则,那两个小师弟的事情闹开,原身也脱不了干系。

    而且严奇一直觉得,原身很无辜。人家不过是长得好看了点,不乐意自甘堕落,怎么就成了原罪了。但是圈子里他说的不算,也只能尽力帮衬。

    毕竟原身的命,真的是太苦了。但凡长心的,都不能看着不管。

    又想到其他人之前说的那些提议,严奇的头变得更疼了起来,也不知道宋禹丞今天能不能扛过去。

    而宋禹丞也立刻心领神会,明白这局里怕是有套路,感激的朝着严奇笑了笑。再不动声色的看了一圈,却发现,角落里坐着一个眼生的青年,看穿衣打扮,和严奇他们是一路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表情却格外厌恶,好像觉得他们都脏透了。

    这个人有点熟悉。宋禹丞筛选了一遍原身的记忆,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他的身份。

    说起来,也算是旧相识。

    这个青年名叫萧伦,是萧家的小公子。当年原身小师弟的死,这人也推了一把。他算是和曹坤一起长大的,但更是死对头。平时玩的小明星也不少,可后来却看上了原身的小师弟。在得知是曹坤手里的人后,更是大张旗鼓的宣扬,说一定要追到手。

    然而悲剧的导丨火丨索,就是这里。

    如果不是萧伦非要玩玩,原身的小师弟到底也是拿了影帝的人,未来带来的利益无数,曹坤虽然纨绔,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把人送出去。可谁让他讨厌萧伦呢。在加上其他人的煽风点火,曹坤直接把人送出去,随便玩。甚至后来还把录像发给萧伦一份作为羞辱。

    而最过分的,还在后面。事发以后,当原身想要报复回去,联系萧伦的时候,却得到了一句这样的回复。

    "不过是一样玩物,我想看的,也是他被玩坏了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没有相同的价值,我为什么要和你联手?就因为我讨厌曹坤?谢千沉,你不是卖屁股卖的不知道分寸了。"

    "就你们这帮小戏子,在我们眼里,什么都不算。"

    说完就,萧伦就挂断了电话,而后来罗通通过渠道得到的那个小视频,其实就是出自萧伦之手。

    所以今天这一趟,果然是来对了。宋禹丞眯起眼,看着萧伦的眼神透出几分危险。

    而其他那几个二世主,也跟着一起兴奋起来。并且其中一个,还生怕宋禹丞见着萧伦不生气,又给再添了一把火。他指了指门口站着的MB,"傻站着干嘛呢!怎么不去陪陪你们谢哥?啧,这个可是金牌经纪人,能高看你一眼,就能当大明星。"

    然而那MB却是个看得懂人情世故的,自然明白这些人对宋禹丞没有半分尊重,干脆也顺着开了句玩笑:"当明星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伺候你们。"

    "哈哈哈,有意思!"那二世主就笑,"可别这么说,人家正主在这里呢。还不去陪着喝一杯请罪?"

    "好啊。"那MB答应得痛快,端着酒就去了。

    其实宋禹丞一进门,他就看到了,第一反应就是看不顺眼。别的不说,穿成这样还带手套,不是装逼犯又是什么?

    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这一屋子的公子哥,都拿宋禹丞当玩物呢,和他们根本没有区别。

    这么想着,他对宋禹丞的态度又更轻慢了许多,甚至把酒送过去的时候,还不小心洒在了宋禹丞的身上。

    "哎,方才喝多了手滑,谢哥不会怪罪我吧!"那MB模样只是中等偏上,可却意外有一把好嗓子。放柔了一哄人,就算没有真心,也能让人心软三份。

    然而宋禹丞却在看清了他的长相之后,就愣住了。

    像,太像了,这小孩和当初跳楼的小师弟,几乎一模一样。原身残留在身体里的情绪瞬间影响了宋禹丞,那种绝望和无力感,就像是一只大手,狠狠地掐住了心脏,让呼吸都跟着变急促了许多。可紧接着,强大的意志力就让他迅速恢复成滴水不漏的样子。

    很好,这个和小师弟十分相似的MB,还有萧伦。宋禹丞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这些曹坤这些朋友们今天找他来干什么。不过想看他的戏,就得付出点代价。

    而且,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二世主,也该吃点亏才能得到教训。不经意间摸到右边口袋里放着的一个小瓶。那本来是怕沈艺太困影响试镜准备的,现在看来,正好可以送给萧伦当礼物。

    这么想着,宋禹丞心里有了章法。

    宋禹丞这头有了应对的法子,那些二世主们,也同样兴奋到不行:"你们说,谢千沉会有什么反应?"

    "坤子不是说他还有爪子?我还真想看看,能尖锐成什么样。"

    "可不是,萧伦这货弄来一次不容易。我听说当年那小影帝死了之后,谢千沉疯过一阵子,除了萧伦,其他几个都被咬了一口,不过是没伤筋骨罢了。后来,他闹得太厉害了,吃了大亏,就彻底拔了爪子。不知道这次遇见萧伦会怎么样。"

    "你们够了,当年出的可是人命!"只有严奇看不下去,想要喊停,可却被别人按在椅子上,不能动弹,这下更着急了。

    "你们他妈没有心吗?人家谢千沉不欠你的!"

    "不是严奇你看上他了还是怎么的?就是个小戏子,每次你都替他说话。别弄怜香惜玉那套。你玩过的小明星还少吗?"

    "你!"那怎么能一样?他是明码标价的谈买卖,虽然多数都是交易,那也都是秉着自愿,和他们现在这种活生生玩人是两种概念。

    可严奇嘴笨,又管不了,最后只能狠狠地喝把面前的酒全部喝了,算是发泄。

    至于其他人,此刻的眼神,则是都落在了宋禹丞身上,他们很想看看,宋禹丞会有什么表现。

    可出乎他们的意料,宋禹丞竟然根本没有发疯的意思,反而比方才更加平静,就像是完全忘了那张脸一样来者不拒。

    他游刃有余的接过来MB递过来的酒,随口就喝了。如果不是眼神太冷,怕是根本没人能看出,他此刻已经在爆发边缘。

    那MB原本瞧不起宋禹丞,可现在却不敢靠近,总觉得,宋禹丞很危险。

    屋里的氛围,顿时就变得有点微妙。可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萧伦率先打破沉默。"果然这伺候人的和被伺候的就是不一样。当狗当久了,都不会站着了。"

    萧伦这话,就是冲着宋禹丞去的。他也不是傻子,从宋禹丞进来的时候,就明白这些人打得是什么注意。先弄一个和当年死了的小影帝差不多的MB,然后在把宋禹丞叫来,为的不就是让他当众出丑?

    可这种手段也太垃圾了一点。他萧伦是谁?正经的萧家小少爷,就凭宋禹丞一个小戏子,能把他怎么样?

    更何况,当年那小影帝,可不是他动的手,冤有头债有主,宋禹丞找不到他身上来。

    "真是浪费时间!"萧伦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起身就想离开。可就在这时,宋禹丞却站了起来,主动拿了瓶酒,朝着萧伦走去。

    "萧先生别急着走啊!好歹是我们曹总的局,你这么早离开,岂不是显得我们照顾不周了?"

    "别耍花样。"

    "怎么会?毕竟我不过就是曹总身边的一条狗,您眼里的小戏子。不如,我也伺候一下您。"宋禹丞的眉眼皆蓄满了笑意。而他手里的酒,也顺势倒在了萧伦的杯子里,接着喂到了他的唇边。

    透明的玻璃杯里,浅琥珀色的酒液格外澄澈。宋禹丞伺候人的动作,也是赏心悦目到恰到好处,让人觉得,就算是拒绝,都不忍心。

    萧伦下意识坐回到了沙发,而宋禹丞这杯酒,也原方不动的喂了进去。

    "卧槽!这是什么发展?谢千沉不是坤子的人吗?"旁边几个全都看愣了。

    他们和曹坤认识不是一天两天,自然也对宋禹丞十分熟悉。早就知道这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主,哪怕全身的爪子都拔了,也不会轻易做这种事。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宋禹丞竟然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撩了萧伦,这跟当中给曹坤戴绿帽有什么区别?可别是真疯了。

    至于严奇,更是睁大了眼,根本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然而萧伦那头,却远比他们还要更加煎熬。

    他从来不知道,宋禹丞竟然能诱人到了这种地步。

    漂亮至极的一张脸,在这种稍微昏暗的环境里,越发透出他蛊惑人心的一面。而他扑在耳边似有似无的气息,更是勾得萧伦脊背都酥了半截。

    "谢千沉,你要做什么?"

    "伺候您啊!"宋禹丞的酒杯,又一次贴近了萧伦。带着气音的音调,吐出的每一个字眼,都色丨气十足,在这样声色犬马的会所里,越发让人想入非非。

    太危险了,他到底在打算做什么?

    宋禹丞和平时大相径庭的模样让萧伦心里的提防逐渐加深,可偏偏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心里越排斥,身体就觉得越刺激。到了最后,宋禹丞不过轻笑一声,他就硬丨了,在挑逗几句,他就射丨了。

    "啧,看来萧先生最近太累了。"宋禹丞没有动,只是歪着头看了萧伦一眼。唇角嘲讽的笑意相当刺目。

    萧伦的脸,顿时脸就白了。

    因为他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宋禹丞刚才,除了喂了他一杯酒,并且说了几句话以外,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他。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被诱惑得……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会,他都不用抬头,就知道严奇他们那帮会是什么表情。

    "谢千沉!"萧伦这三个字,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盯着宋禹丞的眼,也充满了恨意。

    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丢人过。

    可宋禹丞却像是生怕气不死他一样,"我终于明白,您当年指名道姓的说要我家小师弟,最后却根本没做什么。原来是这个缘故。"

    宋禹丞盯着萧伦的眼神格外不怀好意,"两分钟不到,还没人碰您。萧先生,您这个是不是也有点太快了?要不,去博爱医院看看?"

    博爱医院,专治不孕不育,阳痿早泄,性功能障碍。全B市人都心知肚明。

    "你!"萧伦的胸口,被气得剧烈起伏。如果不是刚发泄过的身体有些脱力,一时间根本无法坐起身,他肯定要一巴掌抽到宋禹丞脸上。

    可现在,他却只能愤恨的盯着他,赤红的眼恨不得把宋禹丞千刀万剐了。

    然而宋禹丞却毫不介意,甚至还从口袋里掏出了样小东西,咬开盖子之后,拉开萧伦的裤腰,直接就倒了进去。

    "给您留个小礼物,免得您觉得我服务不周。"宋禹丞说完,把手套脱下来,扔到了萧伦身上,撂下一句"谢谢款待,我去结账。"然后就走了。

    意外潇洒的姿态,让屋里几个二世主都懵住了,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会,都觉得今天的宋禹丞,也和以前太不一样了吧!

    关键宋禹丞这气势,哪里像是他们叫过来打算取乐的,分明是把他们当成乐子耍了。再看看萧伦的狼狈,一时间,这几个人也分不清楚,到是谁嫖了谁。

    而就在这时,萧伦骤然开口的爆骂也把他们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萧伦竟然捂着下半身,倒在卡坐上,旁边那个MB整个人都懵了。

    "水!赶紧的。"萧伦话都快说不明白了,整个脸白的像鬼,额头青筋直冒。

    等那MB拿过水了之后,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干脆全都浇在了自己的裤子上,然后又接着在卡座上翻滚。

    这会的萧伦,可没有什么之前那副清高的模样,狼狈的跟什么似的。鼻涕眼泪糊了满脸,连话都说不全乎,就只知道抱着下半身打滚。

    "不是萧伦,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说严奇是个老好人呢。即便和萧伦不是一帮的,他反应过来以后,也赶紧过去问问。结果萧伦那状态,就跟要死了一样。

    可那部位也太微妙了一点,严奇又不好真的上手扒裤子。只能问旁边的MB,"你就坐边上,看清楚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不知道,屋里太黑了啊!就刚才谢哥过来喝了杯酒,说了几句话,不到五分钟的事儿,你们不是也都看见了吗?真和我们没关系啊!"那MB也快哭了。萧伦这身份,真要在他们这出事,今天在场的这几个,全都脱不了关系。

    那几个二世主也赶紧跟着过来了。可他们平时就都是等着人伺候的主,这会全都聚过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倒像是看热闹的。

    萧伦原本就难看的脸色,现在变得更加没有人色。恨不得自己能立刻从这个空间里消失。只感觉自己一辈子的罪都遭完了。

    最后还是严奇眼尖,看见旁边扔着的一个小瓶。捡起来一看,顿时就卧槽了。

    "怎么了?"其他人见他脸色不对,也跟着凑过来看了一眼。接着全都下丨半丨身一凉。心里不约而同浮现出了同一句话:这谢千沉,也特么太狠了点。

    一瓶子风油精全倒在萧伦的小兄弟上,光是脑补,就能感受到那种崩溃。

    "不,不行咱们还是叫大夫吧!"眼看着萧伦疼的快要昏迷了,其中一个咽了口口水,提了建议。

    "嗯。先打个急救电话,然后……"严奇赶紧跟着点头表示赞同,然后想了一会又补了一句:"这事儿闹得有点大,我去和坤子说一声。都叫你们别玩,现在把谢千沉逼急了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严奇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就跑出去善后了。

    而宋禹丞哪里,在离开会所之后,就随便找了个代驾送自己回家。可他不过刚到家门口,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的身影守在那。

    是谁?宋禹丞皱眉,一时间根本无法分辨出,站在那里的男人,到底是哪一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冕:我在楼下等了你一个晚上,他却知道深夜才回来。

    宋禹丞:哦,我去忙着送了一套风油精小套餐。

    陆冕:……——

    更新了,评论区依旧有四十个小红包掉落。下一更等明天下午,今天真的巨困了,不过好在明天就周五了,上班最后一天,大家也早点睡,么么哒~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