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宋禹丞本来在喝水,听完系统的话, 直接一口谁就喷了喷了出来。可等看到后面的解释以后, 就更不明白了。

    其实就是个很正常的天赋,和演戏有关。只是不同的是, 原身的天赋,竟然不只在演戏上, 他还会写剧本。两个隐藏的马甲, 也都有相当不俗的成绩。这也是为什么,原身这两年多来都没有好好带过艺人,但依旧能够维持优渥生活的原因。

    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系统这里, 好好地天赋,就变得这么奇葩。

    "这么皮的名字, 到底是谁给设定的?"宋禹丞忍不住询问。

    "我啊!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想出来, 感觉自己真的很厉害呢!【骄傲.jpg】"

    "……"这还真的是厉害坏了。宋禹丞顿时不想说话,神特么想了大半天,那不就是他刚穿越过来的大半天吗?合着每次系统都要慢半拍才开口, 不是因为迟钝,是因为在琢磨这个奇葩的天赋名?就原方不动的告诉他正常的天赋不好吗?

    宋禹丞忍无可忍的再次屏蔽了系统, 丝毫不管他疯狂的嘤嘤嘤喊不要。并且再次怀疑了一下快穿总局的靠谱性, 这种奇葩系统,且未成年, 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躺在床上,宋禹丞感到一阵阵的心累。知道过了好几分钟, 他才渐渐平静下来,开始分析天赋利弊。

    宋禹丞对这次的天赋十分满意,甚至感觉,比上个世界的那个,还要更加契合世界背景和设定。毕竟这里是娱乐圈,他的身份又是经纪人,这个天赋,能帮助他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与此同时,宋禹丞也很期待着未来和曹坤得见面。因为这实在是太有趣了。一个掌管了曹坤后宫彩旗团的大内总管,接到的任务,却是给曹坤戴绿帽。这就跟让黄鼠狼守鸡窝有什么区别?

    宋禹丞越想越有趣,在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干脆盖上被子,好好睡一觉。毕竟明天看到沈艺之后,才是真正的较量开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时间过的很快,第二天,宋禹丞早起去了公司以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要人把沈艺叫来。

    "没有什么原因,就和沈艺说,我想见见他。"一般情况下,艺人新换经纪人,第一次见面,都会固定约在某个地方,或者是由公司安排。到底是后续要长久合作的对象,大家普遍都比较慎重。

    然而到了宋禹丞这里,却变得格外随意,好像沈艺并不是他即将接进手里的摇钱树,而是什么不值一提的小透明扑街。

    宋禹丞的助理觉得有点犹豫,觉得这样会把彼此的关系闹得很僵。可转念一想,宋禹丞什么身份,沈艺是曹坤点名交给他调丨教的,自然不需要畏惧。更何况,昨天私生饭那事,现在已经人尽皆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就是沈艺撺掇的,现在宋禹丞打算秋后算账,也实属正常。

    可即便如此,助理还是挺同情沈艺的。前途挺光明一小鲜肉,怎么就被这么几个恶鬼看上了,以后还不知道具体会怎么样。

    这么想着,他悄声提点了沈艺一句:"一会见了谢先生先道个歉,他毕竟不是曹总。"

    "谢谢姐姐,我明白了。"沈艺赶紧道谢,乖巧的模样,就像是一个无害的邻家弟弟,讨人喜欢得不得了。

    那助理跟着宋禹丞的时间不短,见过的漂亮孩子更是不计其数,但是想沈艺这么纯的,还是头一次,越发觉得心里不落忍,在送沈艺进门以后,还特意试探了宋禹丞一下:"什么时候让沈艺的助理过来接?"

    "接什么?"宋禹丞一眼就看出这个助理的目的,懒洋洋的回复了一句:"他进了我这,过去的事儿就全都翻篇了,包括他以前的助理。全都辞了,剩下的我来安排。"

    说完,他就挥手示意助理出去。

    这意思,恐怕是不能善了了。助理顿时明白了宋禹丞的暗示,担忧的看了沈艺一眼,最后还是离开了。

    能帮的他都帮了,剩下的就看沈艺自己的造化了。宋禹丞这里就是地狱,进来的人,能自保都算是幸运。

    然而旁边的沈艺,也同样听懂了宋禹丞的意思。可出乎意料的是,他并不像助理那么紧张,甚至十分平静。

    早在昨天事情闹起来的时候,他就有所准备。也明白宋禹丞这次找他不会是什么好事,不过最后能不能让宋禹丞得到便宜,那就要看他的手段了。

    沈艺很早之前就听说过,宋禹丞对曹坤看得很紧,一般碰上那种特别优秀的新人,宋禹丞都会故意把人起来,免得曹坤被迷了心,彻底抛弃他这条狗。算是未雨绸缪。

    因此,在那几个私生饭被爆出来以后,沈艺就仔细的琢磨了能够自保的法子。

    他认为,如果自己表现得对曹坤很有诱惑力,并且能够让宋禹丞产生威胁,那宋禹丞是不是就会直接把他雪藏起来?如果是这样,那他就可以趁机蛰伏,去寻找新的出路。

    至于眼下即将来临的宋禹丞的刁难,也同样是沈艺最渴望的。

    又把自己的计划想了一遍,沈艺脑补了一下自己要如何激怒宋禹丞。接着,就率先开口,强占先机。

    "我听说你叫我过来。"沈艺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和宋禹丞谈判。"不过你对我也太不尊重了点。就不怕未来工作不保吗?"

    "你什么意思?"宋禹丞不动声色,饶有兴致的看着沈艺在那装逼。

    "你在曹坤身边当了这么久的狗,自然明白什么样的人,能成为你的半个主人。"

    "所以?"

    "就是字面的意思,"沈艺的语气满是炫耀,"曹坤喜欢我,而且我也有能勾住他的本事。未来如果不出意外,我也会成为你以后的主人,所以你最好对我客气点。别忘了,就算曹坤流放我,也要给我资源,你觉得,我是真不懂,还是玩的欲拒还迎?"

    沈艺说完,就小心翼翼的盯着宋禹丞的脸,想要看他的反应。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宋禹丞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笑了,还笑得放肆且恣意。

    "沈艺,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十八岁入行,现在十年了,什么人我没见过,你觉得,你这点伎俩在我面前够玩的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说道最后,宋禹丞站起身,用带着手套的右手捏着沈艺的下颌,强迫他仰起头。

    到底是年轻漂亮,随便哪个角度,都招人喜欢的不行,宋禹丞的手指摩挲着他的肌肤,看着温柔,可实际的力度却不小,几乎瞬间就浮现出指印。而更令人恐惧的,还是他的眼神,那种冷淡的,像是在看没有生命的器件的眼神,让人天然就能感受到畏惧。

    沈艺的瞳孔瞬间缩了一下,身体也忍不住颤抖,显得楚楚可怜。

    然而宋禹丞却并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他的手收的更紧,明摆着像是在逗玩物。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一眼就能看透沈艺的伪装。

    这种游刃有余,将沈艺的狼狈衬托的淋漓尽致。仿佛沈艺就是条丧家之犬,只能臣服,哀求怜悯。

    这种屈辱,让沈艺瞬间就怒了,"谢千沉,你别忘了我是曹坤的人。"

    "那又如何?是你自己不愿意伺候,所以现在换成我调丨教。欲拒还迎?这些都是玩剩的,你既然拒绝,就没有机会在迎上去了。我的确是狗,可在你没上位之前,即便我是狗,也能随便侮辱你。"

    "你……"沈艺死死盯着宋禹丞,清纯柔弱的伪装也完全卸掉。阴鸷的眼神格外渗人,颇有几分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的姿态。

    "这就好看多了。"宋禹丞满意的点头,"不过可惜的是,我不喜欢你这么看我!"

    他边说着,手上的力气边加重,"沈艺,我今天就教你一堂课,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最好安静点。我现在是你的经纪人,要么讨好我,要么顺从我,反抗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滚!"沈艺几乎要被气疯了,挣扎得更加厉害。可无论他怎么动,都没办法从宋禹丞的手里逃开。

    "曹坤不会让你这么做!"沈艺已经失去理智,口不择言。他也知道这句话很傻,但是发展到现在,他已经没有能够拿来要挟宋禹丞的东西,只能把曹坤拉出来,试图狐假虎威。

    然而这种谎言,在宋禹丞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他当然默认。"宋禹丞笑的越发耐人寻味,"你也知道我是干嘛的,他要真心宠你,怎么会把你安排在我这?根本就是流放了。现在我才是能够决定你命运的存在,只要我心情不好,把你送给谁还不都是一样?"

    "例如xx的老总,xx导演,还有……"一连串数出十来个。

    而沈艺的脸色,也随着宋禹丞说出来的名字,变得越来越惨白。

    他虽然是新人,但他是娱乐圈的,自然明白这些人都是色中厉鬼,一旦进去,就逃不出来。

    "你……"巨大的屈辱感,让沈艺赤红了眼无法承受。

    可宋禹丞的手上却再次施力,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宋禹丞用劲儿很巧,沈艺一个没留神,竟然直接跪在了宋禹丞的脚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要杀了你。"

    可宋禹丞却从后面捏着他的下颌,强迫沈艺抬头,"别做不切实际的美梦。看看这件办公室,是不是特别干净?知道吗?当初每一个进来的都嚷着我不要,可最后却都顺从了,你猜,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你就不怕我有天成名弄死你吗?"沈艺死命挣扎,却没有任何结果。只换来身体上更大的疼痛。

    细密的汗水自他额头浮现,到了最后,他甚至感觉,被宋禹丞扭住的胳膊,都不再是他的。哪怕宋禹丞把手松开,他也没有任何知觉。

    "弄死我?圈里想弄死我的多了去了。包括那些离开公司之后成名的几个,他们当中有歌王,有影后,还有综艺大咖,各个都是一线,但你看有谁敢回来找我麻烦?"

    "沈艺,别把人都想的太蠢,我敢动你,就是因为我有动你的资本。想报复?等你真正功成名就以后再说。"

    宋禹丞说着,语气的里的讽刺意味也越发浓重。

    "调丨教人的手段有很多,沈艺你还太年轻了。"

    宋禹丞的声音很轻,可沈艺却被气得快要发疯。他狠狠的盯着宋禹丞,恨不得生撕了他。可即便如此,势不如人,他也只能努力压抑。

    可宋禹丞却像是对他这幅模样格外满意一般,随手扔出一个剧本在他脚下。

    "是不是觉得不甘心?是不是觉得屈辱?记住这种感觉……"宋禹丞慢条斯理的说道,"带着东西出去吧,这里用不到你了。"

    沈艺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宋禹丞好几秒,这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走出去。而这期间,宋禹丞就仿佛沉迷于工作,连眼角余光都没有落在他身上。更有甚者,沈艺发现,他还换了一副手套。刚才碰过他的那副,已经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所以自己这是被嫌弃了?沈艺顿时就懵了,紧接着,那种比生吞了苍蝇还要恶心的感觉,就瞬间把他包围。

    宋禹丞一个早就脏的不行的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的真丨婊丨子,竟然嫌他脏?这他妈怕不是新写出来的安徒生童话!

    沈艺觉得,自己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今天宋禹丞给他的屈辱。总有一天,他要站在顶端,狠狠的报复回来!

    让宋禹丞,跪在自己的脚下当狗。

    捏紧了剧本,沈艺转身就走。他不是真正的小白花,宋禹丞这样的打压,只会越发激发他内心深处的狠戾,让他更想往上爬。

    然而就在他出门的时候,宋禹丞却像故意的一般,再次将他叫住,同时命令道:"今天晚上去我家。八点准时,否则以后就不用来了。别琢磨着联系曹坤,你联系不上的。而且就算联系上,他也只会喜闻乐见。"

    说完,宋禹丞就接着忙碌了起来。作为金牌经纪人,即便手下没什么艺人,他每天的工作也依旧很繁杂,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种单纯靠拉皮条活着。然而他这种沉迷工作的状态,看在沈艺眼里,却等同于把自己看成一个小玩意的鄙视。

    可更让他觉得崩溃的,还是宋禹丞后面的命令。晚上八点,多微妙的数字,家这个字眼也让人感受到了无比的暧昧。可右边的依旧没有感觉的胳膊,却在不停的警告着他,他必须照做。

    因为他没有和宋禹丞分庭抗礼的资本。不,不仅是没有资本,而是连最基本的反抗能力,他都没有。

    所以,现在该如何自保?沈艺一向自诩聪明,可现在却被宋禹丞轻而易举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之前宋禹丞说他第一课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沈艺却觉得,这节课的名字应该改名叫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权势面前,他再能审时度势,也没有任何卵用。

    沈艺十分迷茫,身体却因为忍受觉得羞辱而不停颤抖。直到良久,他才狠狠地瞪了宋禹丞一眼,最后转身走了。

    沈艺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如果晚上宋禹丞真的怎么样,他就拼了。

    然而宋禹丞那头,却像是猜透了他的想法一样,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所以沈艺是第一个攻略对象吗?"系统见缝插针的问了宋禹丞一句。

    "怎么可能,他可是害死原身的帮凶之一。不过是利用罢了。"宋禹丞的语气十分冷淡。沈艺虽然长得柔弱,但也算有点血性,所以玩点逗弄人心的小手段,他不是不能忍受。而且沈艺也是曹坤现在最想入口的小鲜肉。所以宋禹丞打算把沈艺调教好了,亲手喂曹坤吃一口玻璃渣。

    ——————————————

    晚上八点,沈艺准时到了宋禹丞所在的小区。和沈艺脑补的不一样,宋禹丞住的小区,管理很严。之前来找宋禹丞闹事的那几个私生饭,也是利用了关系,才能进来。并且事情闹大以后,当天小区的警卫,就被辞退了,并且在安全性上,有再加强了一次。所以,如果不是门卫事先得了宋禹丞的嘱咐,沈艺根本连小区大门都进不去。

    可即便如此,他也得经过严格的登记,才能往里面走。

    "填好了,现在可以进去了吗?"沈艺低着头把手里的登记本交给警卫,眼里压抑的屈辱,让他的指尖都跟着颤抖。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过敏感,在登记的时候,他总觉得警卫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格外微妙。

    可想想也是,这种当不当正不正的时间,空着手去拜访经纪人,并且还要过夜,到底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沈艺下意识攥紧了垂落在身侧的手,勉强控制住自己掉头离开的冲动。可偏偏那警卫做事不紧不慢的,见沈艺的名字眼熟,好像是个小明星,又让他把口罩摘下来和照片对比一下。

    "行了,进去吧!"经过漫长的等待,警卫终于放心。

    而精神已经紧绷到极点的沈艺,也僵直着身体往宋禹丞家里走。上电梯,下电梯,找到房间号,然后按响了门铃。

    宋禹丞的回应,远比沈艺脑补的要快。应该是在等他的缘故,门铃刚响了两声,屋里就有人回答。

    "稍等。"看样子宋禹丞是一个人在家,不知道是不是比较放松的缘故,现在的宋禹丞,嗓音显得很温和。没有白天那种摄人的压迫。可即便如此,沈艺的警惕心,也依旧提的很高,他甚至觉得这些不过都是宋禹丞道貌岸然的伪装。

    不行就拼了,如果他真的给自己准备了那些东西的话……

    沈艺的眼底蓄起了疯狂,可当宋禹丞家里的大门开门的瞬间,他却整个人都愣住了。紧接着,就不由自主的被晃住了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禹丞:成为渣攻后宫彩旗团大内总管的第一天,我把他的小白花邀请到家中过夜了——

    更新惹,评论区依旧有四十个小红包掉落。

    话说谢谢大家在评论区的科普,不用担心含羞草的安全,因为已经带去单位了,那边不会有人经常触碰他。就是家里的猫主子们不大高兴,而且晚上的时候,还到处找来着。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我感觉已经能脑补出来他们在想什么。多半是,小含羞草离开后的第一天,空虚,寂寞,且想他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