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为什么。宋禹丞迷之有种渣男出来浪,却被家里正经红旗抓包的微妙感。可不过一瞬, 他就又恢复了淡定。

    路德维希算什么红旗, 分明就没有什么实质关系,当然不需要因此心虚。宋禹丞想着, 又恢复了游刃有余。可紧接着,腰间微微收紧的手, 又让他重新头疼了起来。

    新欢旧爱加前金主, 算上他正好一桌麻将。宋禹丞迷之觉得,比起许牧之来说,他可能才是那个渣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而系统却兴奋的发出一连串的"嘻嘻嘻嘻嘻~好刺激~",甚至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像宋禹丞提议:"大人大人, 您可以亲楚嵘一口啊!这样肯定会更刺激。另外不用害羞,我们总局经过培训的系统都是很有节操的, 你随便, 我们会自然生成马赛克。【偷看.jpg】"

    很好,还有马赛克,真的是太有节操了。宋禹丞被槽得够呛, 再次屏蔽了系统,觉得绑定了这个倒霉玩意, 真的是吃枣药丸。

    然而就在他被系统的精神攻击搞得十分崩溃的时候。楚嵘却已经对上了许牧之。楚嵘的确是有点醉了, 却并不厉害,刚才搂着宋禹丞, 也不过是借着劲儿撒娇,勾着宋禹丞宠他罢了。

    现在碰见许牧之, 那点酒意,自然也就散了。

    而许牧之那头也一样。在看见楚嵘和宋禹丞的瞬间,怒意就立刻涌了上来。

    他最近不顺,三番两次进了警察局,名声毁了成了笑柄不说,出来以后,工作上也处处被打压。因此,面对楚嵘和宋禹丞两个始作俑者。许牧之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们。

    至于什么暗恋了多年白月光?那都是扯淡的!

    现在的许牧之只把楚嵘当敌人,甚至认为,当初喜欢楚嵘的自己,一定是被下了降头,才会这么不顾一切。

    然而他们的交锋,对于后面的路德维希来说,却不过是无聊的闹剧。路德维希更在意的,是宋禹丞。

    从他看到宋禹丞的时候,他就在观察宋禹丞的神情变化。自然也get到了宋禹丞一瞬间的尴尬,和后来的坦然。在看他习惯性宠爱楚嵘的模样,烟灰色的眼,也变得格外深邃。

    喜欢宠爱美人,又天然渣到没心没肺,真的是很可爱了。路德维希的唇角忍不住多出几分笑意。

    可路德维希的欣赏,却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楚嵘。

    原本迎面遇见许牧之,就足以让楚嵘戒备起来,而路德维希的出现,就更加引起他的警惕。

    只能说,楚嵘虽然年纪小,但是心智和仔细方面,比许牧之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宋禹丞和路德维希之间的微妙。甚至有种感觉,宋禹丞和路德维希之间,应该是认识的。

    有点说不通,楚嵘困惑,路德维希和是许牧之的小教父,宋禹丞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

    这么想着,他转头看向路德维希,而路德维希的视线,也正巧和楚嵘的对上。

    气氛顿时就变得微妙起来。

    楚嵘凛冽,平时压抑的狼性瞬间释放出来,格外危险,而路德维希则是沉稳,仿佛没有什么能够波动他的心弦。

    不过短短几秒,就是一场无声交锋。楚嵘的脸色,变得更沉。

    他想起了一个人。之前许牧之下药,救了宋禹丞的那个。身份不俗,符合海蓝客人的条件,路德维希又是许牧之的教父,想在许牧之的会所里无声无息的带走宋禹丞,也是理所当然。

    并且楚嵘还记得那天宋禹丞穿在身上的陌生衬衫,就和路德维希身上这件一模一样。所以那个时候,救了宋禹丞就是他。只是不知道,宋禹丞对路德维希有没有印象?

    可路德维希却像是故意的一样,优雅的朝着宋禹丞笑笑,从楚嵘的角度,正巧能看到他眼里,对宋禹丞满满的欣赏。

    楚嵘搂在宋禹丞腰上的手,不受控制的又收紧了几分。

    宋禹丞偏过头看他一眼,心里顿时一凉。完了,这猫崽儿要炸毛!再看到路德维希眼里的饶有兴致,宋禹丞越发生出一种想要打他一顿的心情。

    呵呵,真的是好一个清教徒,生怕他不翻车。分明什么都没有,还一个劲儿的刺激楚嵘也是够了。也是把小孩委屈坏了。

    "别耍花样。"宋禹丞用眼神警告路德维希,然后安抚的揉了揉楚嵘的头发,温声哄他:"回去吧。"

    "嗯。"在宋禹丞面前,楚嵘一向顺从。即便他觉得路德维希和宋禹丞之间不对劲,想要询问,但还是没有反驳。

    没办法,楚嵘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劣势。他太小了。即便宋禹丞没有拒绝他,也不过跟宠爱孩子一样逗弄,并非是爱。但是路德维希不一样,这个男人,根据楚嵘对宋禹丞的了解,绝对是能够引起宋禹丞兴趣的那种类型。

    这么想着,楚嵘决定,自己的行动必须要加快了。

    楚嵘和宋禹丞约的这个餐厅,是燕京最有名的意大利菜,来往人数众多。

    因此,即便许牧之不甘心,也不敢太过分。而楚嵘也决定不要节外生枝,干脆的跟宋禹丞一起离开。

    所以这算不算是逃过一劫?坐到车上,宋禹丞莫名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可紧接着,楚嵘的反应就告诉了他,劫后逃生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

    车翻了,那就肯定掀不回来。餐厅门口没闹,估计都是给他面子。

    看着抱着自己,脑袋不停在自己耳边磨蹭的楚嵘,宋禹丞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直到过了半晌,他见楚嵘没动静,才捏了一把他的脖子,温声劝他。"你要是醉了就睡会。"结果却直接对上了楚嵘控诉的脸。

    楚嵘分明方才还和许牧之争锋相对,寸步不让,现在却又故意撒娇。

    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好看的时候。楚嵘自从发现受喜欢漂亮的小孩这一点之后,更是彻底放飞。仗着年龄小,各种撒娇讨好,哪怕使起性子来,都可爱的让人想抱抱。

    这会他见宋禹丞哄他,自然是要狠狠的收一波好处。

    漂亮的脸上尤带酒意,楚嵘眯着眼睛不满的朝着宋禹丞控诉道:"你到处招人,说好了等我的。"

    这就是在指路德维希的事情。宋禹丞也无奈,只好和他解释,"之前会所的时候,是他帮的忙。我总不能过河拆桥不是,楚嵘,你得讲道理。"

    "不!"楚嵘抱住宋禹丞,每一根头发丝都写满了我醋了,我要闹得意思,嘴里还念念有词,"我以后会比他长得好看,比他厉害,也比他更爱你,所以宋宋你得等我,不能喜欢他。"

    "更何况,路德维希都能认许牧之那种智障当教子,还把许牧之推上了许家掌权人的位置,用脚指头想,就知道他有多瞎。以后快离他远点,智障会传染。"

    一边撒娇,一边还要使劲儿的抹黑路德维希,楚嵘这种毫不做作的小心机直接萌了宋禹丞一脸,再加上路德维希今天做的也确实过分,宋禹丞这么想着,干脆也随便楚嵘闹腾,末了,还让楚嵘偷了个吻,并且由着他抱着枕头蹭上了自己的床。

    至于路德维希和许牧之的关系,现在明显还不是震惊的时候。

    ——————————————

    是夜,宋禹丞在楚嵘睡了以后,悄然离开房间。打开手机,上面果然有路德维希的短信。

    "楚嵘睡了你打给我。"

    多么像是偷情邀请的一句话,宋禹丞心里吐槽,但还是把电话打了过去,他得跟路德维希算笔账。

    "楚嵘睡了?"路德维希倒是很平常心,甚至眼里还有几分笑意。但对于宋禹丞来说,就变成了幸灾乐祸。宋禹丞明白,他是故意的。干脆也怼了他一句。

    "是啊,睡了,并且在我的床上。顺便还和我科普了一下你的身份,许牧之的小教父。眼睛这么漂亮,看人眼光却这么瞎。"

    路德维希顿时沉默,半晌之后才认真的说道:"我不会教孩子,以后许牧之就拜托你了。"

    "……"拜托你了是什么鬼?讲道理,他并不想要许牧之那么脑残的儿子,更何况,他还刚刚给这个儿子戴了一顶绿帽子。不,现在看了可能是要两顶。攻略了白月光不说,还自己送上门来一个教父。

    路德维希也看出他的纠结,干脆换了话题:"那天的提议你想的如何?"

    "可以考虑合作,不过要再加一个人。"

    "楚嵘?"路德维希话刚落,就换来了宋禹丞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

    还真的有点麻烦。宋禹丞的提议打乱了路德维希之前的计划。

    "你很宠他。"路德维希不动声色,心里却多了考量。

    "当然,我喜欢楚嵘那种小孩。"宋禹丞轻笑时候的嗓音,十分撩人。路德维希在电话那头都觉得自己被勾引了一下。

    "醋了?所以赶紧离我远点,我可渣。"宋禹丞靠在露台上,略微带着气音的语调越发显得慵懒。冲着电话说道,"把手机拿远一点。"

    "做什么?"路德维希照做,可紧接着,就有些怔住了。视频里,宋禹丞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游走在他的全身上下。那种存在感极强的视线,甚至给了路德维希一种错觉,这一刻,仿佛自己身上穿的整齐的衣服,都被宋禹丞一件一件狠狠地撕扯开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有点危险。路德维希喝了口手边冷掉的红茶,苦涩的味道,将他身体升腾而起的欲丨望,硬生生压下。可正是这种隐忍,却让他显得格外迷人。

    宋禹丞脸上的笑意更深,用口型无声的说道,"如果你不是清教徒,我就艹死你。"

    "别说脏话。"路德维希看似克制,可实际上情丨欲早就被挑起,不过压制在眼底,才显得滴水不漏。

    也正是这一瞬间,宋禹丞觉得,自己被他诱惑了。一个强势男人的隐忍,会更加让人好奇,想解开他禁欲面具下的真实模样,让他变得淫丨乱,沉溺情丨欲,最后用带着哭声的喘丨息,来表示臣服。这样的场景只要脑补,就会让人热血沸腾。

    宋禹丞看着路德维希的眼神越发变暗。而路德维希也同样看透他的想法,享受着宋禹丞的挑逗。

    气氛渐渐变得暧昧起来,而空气中代表着欲丨望的情愫,也在不断滋生。如果不是隔着电话,怕至少是要先来一个吻。然后……

    宋禹丞深吸一口气,强行将脑补打断,让思维恢复正常。宋禹丞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他还真怕自己直接把人推了。

    宋禹丞眯了眯眼,决定结束这场主动两败俱伤的交锋。

    "明天在聊,今天太晚了。顺便……别误会,我对你的身体,比对你的人更感兴趣。可惜你是个清教徒。"

    这句"清教徒"自然是对他方才的反应进行调侃,路德维希并不介意,但是他却很介意宋禹丞对楚嵘的纵容。

    事情比他想象的,要稍微严重一点。

    宋禹丞是个天然渣。喜欢漂亮的小孩,也舍得下本钱去宠。当然,如果是一般的孩子,肯定无法驾驭,只能被动接受。可那个楚嵘会不会太聪明了一点。宋禹丞还把他当弟弟,都能引着宋禹丞为他压低底线,这要是长大了……

    路德维希觉得很有趣,但他不会退步。就算他并不是纯粹的清教徒,但如果是宋禹丞,他不介意做一个彻底的。

    这么想着,路德维希却出乎意料的用德语说了句什么,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外语的晚安?宋禹丞愣了一下,但也没有细致追究,他去厨房倒了杯水喝,然后也准备回卧室睡觉。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卧室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楚嵘,却危险的眯上了眼。

    路德维希说的那句是德语的"亲爱的,晚安"。楚嵘曾经在拍戏的时候和一个德国的演员合作过,因此对这句话格外了解,也知道这句最常使用的对象,是伴侣。

    这个人,有点危险。敏感的察觉到了他对宋禹丞的心思,楚嵘皱起眉,眼神透出危险,哪里还有半分醉意。可这种变化,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在宋禹丞回房间之前,楚嵘也早就回到床上躺好。

    楚嵘不会放弃,并且在楚嵘的潜意识里,也一直有声音告诉他,宋禹丞只能是他的。

    ————————————-

    不论是楚嵘还是路德维希,对宋禹丞都是势在必得。不过两个都是聪明人,太明面上的争风吃醋,在他们眼里,都是最下等的手段。因此宋禹丞这段时间过得也还算消停。

    除了每天都在怀疑自己第二天会不会翻车以外,其他的都相当顺当。就连手上的新企划,也准备的差不多。原本宋禹丞在资金上还缺少一些,可有了路德维希的加盟,钱反而成为了最容易解决的问题。

    万恶的资本家,宋禹丞听着属下的回报心里暗自感叹,然后嘱咐道,"照着计划做吧。"

    布局了这么久,他也该收网了。许牧之也该得到最大的教训。

    ————————————-

    可宋禹丞这头的按部就班,传到许牧之耳边,却差点没把他气背过去。原本他以为,宋禹丞一顶绿帽扣死,就已经算是最了不得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宋禹丞竟然还打算和他抢生意。

    许牧之手里的主要产业,的确实在娱乐圈。但这些年,他也渐渐的往其他方面发展。现在旅游住宿这一块算是热门。许牧之更是打算趁机下水,做一个连锁酒店。

    按照许牧之手下定出的方案,正好趁着《交换人生》的热度,出一款类似的度假酒店。然而这边策划才写出来,宋禹丞却踩了他一脚。

    宋禹丞打算做民宿。

    "呵呵,一群小老百姓的野鸡家庭旅馆,连最基本的服务都很难到位,竟然也想出来抢蛋糕,怕不是动了熊心豹子胆。"许牧之嘲讽。

    身边的属下却没有附和的意思,反而提醒他:"许总,据说楚少会和他联手。"

    "楚嵘?"许牧之突然想到楚家最近新弄了一个app,好像就是个房子有关的平台。如果楚嵘打算和他联手……

    不,应该是一定会联手。宋禹丞就是个要命的罂粟,把楚嵘迷得不行。再加上黎昭又是圈子里有名的太丨子丨党,为了宋禹丞也连脸都不要,非要给宋禹丞当弟弟,一口一个我们禹丞哥,谁敢说一句不是,大嘴巴抽上,比疯狗还难缠。直接就把宋禹丞拉进了四九城的圈子里。再加上宋禹丞前些日子要回了父母的遗产,即便根基不稳,依旧有几分新贵的意思。

    至于之前包养那点事,才是最让许牧之窝火的。谁能想到,宋禹丞竟然被洗白,当初被他当狗捡回来的小玩物,现在也扣上了情深不悔的美名。

    敢情儿在不少人眼里,宋禹丞那是爱他才会隐忍呢。可实际上,许牧之心里清楚得很。

    宋禹丞才是最狡猾的,张口就能从人身上生撕一块肉下来。以前不过是羽翼不丰,才会顺从。现在有了机会,立刻反噬。

    楚嵘之前说,是他瞎了才看不出宋禹丞的好。这根本就是谬论,实际上,不是他眼瞎,而是除了他所有人都瞎了。

    这么想着,许牧之决定,一定要狠狠的整治一次宋禹丞。要不然,他都对不起自己头上这顶绿帽。

    许牧之的动作很快且强势。正在开始做装修准备的假日酒店,和《交换人生》一起绑定宣传,热度高居不下,还没开业,就已经带起了巨大的流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宋禹丞那头,就有点不显山不漏水的味道。而且还像是因为不敌而隐忍蛰伏。

    但微妙的是,宋禹丞滴水不漏,楚嵘作为合作者,却意外忙碌了起来。并且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楚嵘的举措其实很耐人寻味。

    他竟然带着人进入了娱乐业,做的第一个做得节目,就是网综。无独有偶,楚嵘策划的这个网综,也是为了将来宋禹丞民宿的推广做铺垫。

    据说,楚嵘这个网综拍摄的所有地点,都在宋禹丞改造的民宿里。

    楚家原本是有传媒公司,但是更多的还是在公关这头比较强势,而且楚家主攻大荧幕,像是综艺这一块,还是相当少的。

    因此,就算是外行人,都能品出来,楚嵘这番大手笔,根本就不是为了挣钱,单纯的讨宋禹丞高兴呢。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并不看好。

    在圈里人的眼里,宋禹丞和许牧之这场架,根本没法打。许牧之背后靠着路德维希家,而且路德维希作为许牧之的小教父,即便甚少伸手,可到底还有些香火情,肯定会出手帮衬。

    至于许牧之寻找的合作对象,也相当强势的。算是业界最有名的设计公司,参与设计的几个设计师,更都是拿过国际奖项的。

    可宋禹丞那头,不过是一群普通新人罢了。即便是宋禹丞的父亲也曾经是圈内佼佼者,可宋禹丞却是完完全全的外行人,糊弄一下大众哗众取宠还可以,真正和内行人比起来,根本不是对手。

    "估计楚家这次要赔。"

    "我倒是觉得未必。那个app运营模式和概念都挺好的,就算是宋禹丞不给力,转手和许牧之合作,或者干脆转方向,也没什么不行。"

    "我估计够呛,楚嵘是许牧之的白月光,宋禹丞和许牧之有一段过去。现在楚嵘跟着宋禹丞转,许牧之脑袋上的绿帽都快八丈高,怎么可能还去当接盘侠。"

    "那可说不准,毕竟喜欢了楚嵘这么久。你没听他们说吗?许牧之这次多半是栽了,就是不知道栽在谁手上。这几天,刚从局子里出来,就又弄了个小玩意回去。不过可不是像楚嵘了,分明是和宋禹丞……"

    "多正常,宋禹丞那样的人,换成我,我也动心。许牧之这亏只能咽下去。啧啧啧,在身边守了这么多年,连碰都没碰过就飞走了。"

    话题到了最后,依旧还是扣在了许牧之的绿帽上面。这真不怪大家八卦,主要是许牧之这乌龙也太奇葩了。

    圈子里这些人,不玩的很少。但是被玩意和反噬的,就只有许牧之一个。关键是,宋禹丞是个有能耐的,明晃晃的给许牧之带了绿帽,许牧之还动不了他。要多窝囊,就有多窝囊。

    但即便如此,八卦过后,事情依旧回到了合作上。对于宋禹丞和许牧之之间的斗争,他们依然不看好。

    可此时的宋禹丞这头,却正和路德维希坐在一起喝茶,顺便听路德维希的属下回报最近外面的风声。

    当听到所有人都觉得,许牧之有路德维希这样的小教父站在身后,多半会屹立不倒的时候,宋禹丞手里这杯茶有点喝不下去了。

    事情到了现在,即便是作为策划者的宋禹丞,也有点同情许牧之了。毕竟连自己靠了多年的大腿都不着痕迹的反水踩他,想想就十分凄惨。

    放下杯子,宋禹丞问路德维希:"那不是你儿子?明知道他要摔跟头,你也不伸手。"

    可路德维希的回答却相当正经,"未来也是你儿子,你教导他也正常。更何况孩子总要摔得狠了,才知道反省。"

    "是摔得狠,可偏偏他少的钱,最后都要进你的口袋还得翻倍,你这个当爹的,也是够了。"宋禹丞说着,打量路德维希的眼,也多了一抹赞赏。

    不愧是他喜欢的长相。路德维希今天的穿着格外符合宋禹丞的审美。标准的三件式西服,低调的颜色,简单的剪裁,却特别能衬托出他禁欲和优雅。虽然没系领带,但是扣到最后一刻的衬衫扣子,反而更加诱惑人解开。

    这个男人,天然就有种撩人的味道。尤其是在宋禹丞的注视下,路德维希那双烟灰色的眼,瞳色会逐渐加深。

    并非是害怕或者紧张,而是因为兴奋。但他的自我控制力太过强悍,生生把欲丨望,隐忍下来,滴水不漏。

    宋禹丞欣赏够了,就移开了视线。

    其实品着红茶,就着美人过一下午,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而且许牧之那种蠢货,现在连靠山都没有,再玩下去,也是没有什么意思。

    宋禹丞决定加快手里的动作。

    此时另外一边,许牧之那头的工期,也同样很快开始,毕竟房子原本就建好了,现在只差个概念装饰和宣传罢了。可就在许牧之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他突然得知了一个十分让他惊讶的消息。

    宋禹丞的民宿企划概念宣传,竟然要和他的记者会,选在了同一天召开。而且宋禹丞还托人穿了句话给他。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还有一定绿帽准备送给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禹丞:突然觉得许牧之也挺可怜的,连自己的干爹都反水了。

    路德维希:如果你喜欢,他也可以管你叫爹。

    宋禹丞:谢谢,蠢拒——

    二更来了!评论区随即四十个小红包掉落。今天依旧是勤奋喵,另外,据说我媳妇黑猫睨晲说我是三百斤的胖三花?呵呵呵呵,我决定了,明天还有更一万,写不出来,黑猫睨晲就变成八百斤的胖橘。黑猫什么的,那都是染的。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