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一次看见抄袭的还能这么大脸。"

    "忍不了,这个墨染手作的店主是有毛病吧!"

    "先别骂, 他不是说要澄清吗?总得先看看。"

    论坛里混乱一片, 骂街的不少,间或也夹杂着个别理智的网友。不过不管他们具体是什么心态, 总之意见还是达成了一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是先去看直播,看看宋禹丞到底要说些什么。

    晚上八点, 墨染手作直播间。

    不少人已经等在里面, 就等着宋禹丞开播看看他怎么解释。在百分之七十人的眼里,宋禹丞抄袭这件事,可以说是坐实了的。而且锤子也相当稳,要不然, 为什么网店会被一夜查封?人家平台也不是傻子啊,肯定是你有猫腻。

    然而当宋禹丞的直播打开后, 不少人就全都因此愣住了。

    因为直播间里出现的主播, 实在是太熟悉了。分明就是刚刚结束播出的《交换人生》里的宋禹丞!

    "宋宋?这是什么情况?他和墨染手作的店主认识?"有宋禹丞的粉忍不住问道。

    而后面,那些想要看抄袭解释的网友也跟着闹开了。"什么情况?醉染手作店主抄袭,弄一个真人秀的出来干嘛?"

    "就是, 非你圈不能不参合吗?简直醉了,之前看他在节目里弄汉服就觉得不舒服。这是文化, 是信仰, 到他手里,反而变成附带的商品了, 垃圾!"

    然而这样的吐槽,在宋禹丞开口之后, 就全都沉默了。

    宋禹丞调整了一下摄像头,说了开播后的第一句话:"大家好,我是醉染手作的店主,宋禹丞。"

    "卧槽!他说他是谁?"

    "是店主?怎么可能?"

    "不是说醉染手作的店主五年前就开始接单子了吗?宋禹丞现在才刚十八啊!"

    然而面对这种质疑,宋禹丞选择的却是用证据说话。

    网店的审理许可,支付平台的实名验证,还有这五年来,他接过的单子,画过的设计图。每一样,都巨细无遗的摆在众人面前。

    而那些设计图上,每一页都写出来了灵感来源,工艺,以及具体适合的人群。至于摆在最上面的那张,就是被宋禹丞那帮极品亲戚污蔑抄袭的蓝染工艺汉服。

    将这张设计图的原图放到公屏上,宋禹丞慢条斯理的解释:"大家都是圈里人,是不是抄袭,设计图原图一出,也就水落石出了。现在回答一下为什么我和程音在蓝染工艺上的手法会十分相似,不是我刻意模仿,而是因为程音是我的母亲。"

    宋禹丞说完,拿出一个户口本,上面只有宋禹丞一个人,孤零零的页面上,母亲一栏清清楚楚的写着,姓名:程音。关系:母子。

    这下,整个直播间的人都炸了。

    首先醉染手作店主是宋禹丞的马甲,这一点就已经很让人震惊了。

    之前圈子里还有人嘲讽,说《交换人生》都是作秀。因为,就凭宋禹丞一个,在短时间内做出来的这么多精美的物件根本不可能。毕竟要有设计在里面。整个圈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十分低调的大手能够做到,就是醉染手作那个店主。

    但那时候,不少人都分析,醉染手作的店主,可能现实里本身就是设计师出身,绝对不可能是宋禹丞那种十八九岁的少年。

    结果现在,这些人全都被直接打脸。醉染手作的店主,就是宋禹丞。

    至于那个涉嫌抄袭创意的帖子,就更好笑了。宋禹丞是程音的儿子,母子一脉相传,风格技艺有相似之处,简直太正常了。如果南辕北辙,那才是真正微妙的。宋辉要告宋禹丞?这根本就和笑话没什么两样。

    "卧槽卧槽!这个反转太大了,你们谁打我一下,我好玄幻啊!"

    "我的妈,之前大家都猜,说醉染手作的店主,应该是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结果是宋宋的马甲吗?"

    "既然如此,宋辉为什么告他抄袭?人家母子一脉相传,宋禹丞是程音的亲儿子啊!"

    "还有一点也很奇怪,宋记的法人是宋辉。这家公司不是程音和宋清之的吗?现在宋禹丞满十八,为什么法人还没有更换的意思。然后宋辉还用宋记的名义把真正的老板宋禹丞的网店,以抄袭的名字举报了?这是什么骚操作?"

    公屏上这一句一句,直接就把所有疑点都带了出来,而宋禹丞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法人更名很正常,因为宋辉抢走了我父母留下的遗产。至于再多的细节,今天在这里也就不细致说了。另外,关于网店被恶意查封和宋辉诬陷我抄袭创意这两件事,我已经请了相关律师。既然人家想和我走官方程序,那我也走一次官方好了。 "

    宋禹丞给出一个微博链接,同时出示了一张起诉书。被告:宋辉。至于罪名,却微妙到令人浮想联翩。

    侵犯财产。

    这是一个既涉及到刑事案件,也关联民事纠纷的名目。如果罪名成立,宋辉就要去坐牢。同时,相关地区法院微博平台的立案成立通告,说明了宋禹丞手里,是有实打实的证据的!

    什么叫实锤?这才是真正的实锤。白纸黑字立案成立,才是证明。而宋辉伙同许牧之假模假式的弄了几个专家造谣宋禹丞抄袭,凭借权势查封网店,同时带领舆论给宋禹丞泼脏水,让他在圈里混不下去,这种做法,和跳梁小丑也并无区别。

    "怪不得宋记近五年的作品都丑到爆,原来是偷的人家的公司,当然不懂运作。"

    "我就说奇怪,程音是出事了,可却也不至于整个宋记里的设计师都跟着被下了降头。妈呀现在这都是什么鬼东西哦!要不是还有程音在世时设计的那些大众款支撑,怕是早就完蛋了。"

    "宋禹丞才是真惨吧!宋记换法人这件事当初是召开过记者招待会的。我记得好清楚,那时候圈里不是还有人吐槽说宋辉和宋清之一点都不想兄弟来着吗?"

    "对对对!我也想起来,当时宋辉还说,宋记是他们宋家人一起开的,所宋清之去世后,就把掌管公司的权力交给了他。"

    "可怕,亲兄弟尸骨未寒,就夺了人家家产,还要欺负人家的孩子。"

    尘封多年的真相终于被彻底揭开。之前宋辉他们想要如何弄死宋禹丞,现在这盆脏水,就如何变本加厉的泼回到他们各自的身上。

    而与此同时,他们这些年干的狗屁倒灶的事情,也被所谓的知情者,带着锤子生扒了出来。

    宋辉一家人,原来住在燕郊的老小区里,就是普通的上班族,还很市侩。后来靠着抱宋禹丞父母的大腿,生活有了变化。奈何人走茶凉,这边宋禹丞的父母一出事儿,那头他们就开始折磨起宋禹丞了。尤其是他们现在手里的宋记,更是匿名举报,说当初更换法人的时候,是买通了律师强行伪造了遗嘱。

    "宋清之两口子是不可能把公司留给他们大哥的,而且程音早就说了,未来要让宋禹丞继承,所以从小就把自己的本事都教给他。而且宋记一直都不是家族产业,那是宋清之两口子自己拼的!"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这个匿名的消息提供者,还放出了一段聊天记录。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一个企鹅群里六年前的聊天记录,里面程音给其他人展示了宋禹丞染出来的布,并且用炫耀的语气表示,宋禹丞在未来,一定能让宋记更上一层楼。

    这下,宋辉这帮极品亲戚的身上的骂名,就更加没有办法削减。即便按照法律,企鹅聊天群的记录不能作为有效直接证据,但是作为辅证,却是绰绰有余。

    至于那些宋辉得了遗产之后,贪污挪用公款,一儿一女全都花销无度的细节,也同样成为了旁证。毕竟,在宋辉一家享受不义之财的时候,宋禹丞这个真正的财产继承人,却反而在为了生存苦苦挣扎。

    刚被夺走家产的宋禹丞,只有十三岁。

    听过极品亲戚,但是极品成宋辉这样的,还真的是相当少见了。有人突然想到,《交换人生》最后那集里,黎昭说宋禹丞来节目,是为了钱。还说宋禹丞家里没人了什么的。

    现在看来,可不就是没人了,只有一群狼心狗肺的混蛋。

    原本只是手作圈里的事情,经过宋禹丞直播这么一闹腾,再次变成全民皆知。至于那些一开始试图控场的水军,到了这会,也变得毫无卵用。

    没办法,宋辉一家子太王八蛋,宋禹丞的实锤又那么硬,肯定是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许牧之的办公室里,许牧之看着瞬间就被扳回一城的风向,被气得够呛。而随后接到了警察局的要求协助调查问话的电话更是让他愤怒到不能自已。

    "所以你们告诉我!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宋禹丞背后顶大天了也就站着一个楚嵘,他怎么就能厉害成这样?我前脚叫你们去联系宋辉,后脚宋辉人还没被抓住,警察就能把我咬出来,你们都是废物吗?"

    许牧之狠狠地把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摔了下去,暴怒的情绪根本无法控制。没办法,他实在是太不顺了。

    就最近这些和宋禹丞有关的事,不管是哪一件,最后都是他被打脸。而最无语的,是许牧之根本弄不清楚,问题是出在哪一个环节。

    分明他才是掌控者,可最后获利的永远都是宋禹丞。这特么宋禹丞是在他的身边安排了奸细吗?否则怎么就那么正好,不管他做什么,宋禹丞都是早有准备。而最让他觉得崩溃的,还不仅仅是宋禹丞的反击。而是他后院起火了。

    谁能想到,现在网上那些帮着声讨宋辉的正义人士,原本都是他找出来准备含沙射影宋禹丞的。结果不过短短一夜之间,这些人竟然口风一转,全部把锅推到他身上。还有直接报警,说自己威胁他们,要求他们作假证,污蔑宋禹丞。

    污蔑,这个词多有意思?他不过是想让那些邻居说一句,宋禹丞的确和宋辉一家关系不好,以及宋禹丞是自己从宋辉家离开的,而且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回去过。

    可现在,就变成了做假证。难不成那些事都不是宋禹丞自己干的?最搞笑的是,那些警察还真的敢上门找他问话,这特么都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真他妈的……"忍不住爆了粗口,在接到前台打上来的内线电话,说调查的警察已经到了之后,许牧之就越发被气得七窍生烟。最后不甘心的命令下属道:"去,想法子再去带一次风向,别的都不用说,就问问他宋禹丞这么多年的钱都从哪里来?还有宋辉一家占了宋清之的遗产,那宋禹丞住着的房子到底是怎么来的!让后找律师,把那帮警察都给我打发了!"

    一起五年,宋禹丞是不是也太天真了一点!许牧之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用些暴丨力手段。

    如果不是他那个麻烦的小教父还在华国……许牧之越想越烦躁,仿佛是困兽,不管如何冲撞,都逃不开牢笼。

    然而他这头的命令不过刚发下去,之前救了宋禹丞的青年那头,就立刻得到了通知。

    "蠢成这样也是很不容易了。"青年差点被许牧之的打算逗乐,甚至还有点怀疑,许牧之是不是有失忆症。

    要知道,宋禹丞跟了他五年,许牧之除了浪费宋禹丞的时间弄了一堆没用的课给他以外,连一分钱都没有掏过。更有甚者,许牧之还倒花着宋禹丞的钱。宋禹丞那些礼物,每次订的餐,都是挑贵的来。许牧之倒也有脸说一句包养,怕不是他才是被宋禹丞包养的。

    不过倒也没准。青年突然想起宋禹丞逗楚嵘时候的模样,分明就是个宠人宠惯了的老手。说不定就是看许牧之太蠢,才养着他不舍得撒手。毕竟这种当了好几年总裁,结果连撕逼都不会的智障,留在身边每天看一乐也挺好。

    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想着许牧之转眼又得送上去给宋禹丞当炮灰打脸,青年的唇角难得露出笑意,他伸手叫了属下过来,小声和属下耳语了几句:"把尾巴收拾干净,那些人既然承认是许牧之买通了他们陷害宋禹丞,就让他们永远把这个话头咬死。"

    "我懂,但需要让禹丞少爷知道吗?"

    "不用,接着盯许牧之就行,别让他出来的太容易。另外宋辉那边也都瞒住了,不管这头闹得多凶,风声都别走漏到他们的耳朵里。顺便把许家那几个小的资料拿来我看看。许牧之这一代的确都是废物,但说不定下一代有个好的呢!"

    "是。"属下应声下去办事。但是心里上却难免对许牧之产生了些许同情。

    在属下眼里,许牧之也是太倒霉了。没脑子就已经很令人悲伤了,转头还被自己找的替身和白月光联手戴了绿帽。而更悲剧的,现在连他的教父都打算放弃了。想到自家老板每次坑起教子时,毫不犹豫的手段,越发觉得许牧之真的是太惨了。

    而青年这边做完了最后的收尾工作。而宋禹丞那头也适时放出了最后的大招。

    许牧之的准备还没等放出来,就被宋禹丞先怼了一脸。宋禹丞上微博了。

    之前,不管宋禹丞是被黑,被捧,还是被喷,被赞扬,他都没有登录过微博。就连后面楚嵘告白,宋禹丞都没有过任何回应。然而这一次,他写了一条长微博。附件,是一张长到仿佛翻不到不行的流水单和账本。

    那些原本因为宋禹丞微博终于活了而兴奋的粉丝,在点进去看到细节以后,心里立刻就是咯噔一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们万万没想到,宋禹丞的生活,远比他们脑补的要更加困难。

    不是有房子,就没有负担。对于宋禹丞来说,父母留下的这个家,就是他最大的负担之一。每年高额的保养费、取暖费、以及物业费,就足以压得他直不起腰。而过小的年龄,又决定了他能选择工作的余地并不大。如果不是靠着精湛的手艺,他根本都没有办法顺利的成长到现在。更别提保护好唯一的房子了。

    "醉染手作我有听过。那网店有四五年了。对一下时间,店主延长工期的时候,的确都是学生党的考试周前后。接单推新频繁,却是假期时候。之前一阵子,《交换人生》录制哪会,醉染手作更是直接就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我昨天看了直播就相信了。可越想越心疼。宋宋入圈的时候,才十三岁吧!我记得是两年前还是三年前,我在醉染买过一根玉簪,急着要,当时店主做了整整一夜,才算弄好。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宋宋,十五六。"

    "可宋辉的儿女却过得很好,人家甚至现在还在国外,真是畜生!"

    这些本来就心疼宋禹丞的粉丝们,忍不住组团去了宋辉一双儿女的微博下面,替宋禹丞讨还公道。

    然而网上闹得这么热闹,宋辉一家子,却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发展。之前他们和小网红联手失败,暂避风头去了国外。这次回来,也是许牧之叫的,并且说,有法子帮他们彻底弄死宋禹丞。

    结果不过刚上了飞机,就迷之被人指指点点。没办法,只能怪宋辉儿女太张扬,微博里弄了太多炫富的内容,至于他们一家的长相,更是没有隐藏过。

    因此,在他们丑陋的嘴脸被揭开之后,不少人都对他们的脸有了印象。

    然而这些事,宋辉一家子却全然不知情。之前他怕儿子和女儿坏事,所以不允许他们上微博。免得说出什么有的没的,成为把柄。结果现在却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不如让他们玩,这样还能早点知道风向。

    而这一点,在下飞机之后,他也深刻的体会到了。

    看着面前突然出现要把他带走的警察,宋辉觉得腿都跟着发软。在听到具体理由之后,更是直接就白了脸。

    理由有两个,一个是经济犯罪,一个是侵吞遗产。

    "事情不是这样,您听我解释,我们有遗嘱的!"宋辉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可警察却公事公办的拿出另外一张逮捕令:"当年伪造遗嘱的律师,已经认罪了。"

    大势已去,宋辉手脚发凉,只能木然的被警察带走。而这一幕,也很快被拍下,发到了网上。

    恶有恶报,真是大快人心。

    而宋禹丞那头,在看到报道以后,也露出了笑容。

    剩下的,就是等判决下来。他现在十八岁,已经成年,可以无须监护人,立刻继承遗产。不出意外,原身父母的遗产这次肯定能够物归原主,好歹算是告慰了原身父母的在天之灵,就当是他代替原身进的一点心意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宋禹丞去了一次墓园,看原身的父母。站在墓碑前,他默默地站了一会,然后把手里的花放好,然后才离开。陪他来的是楚嵘。

    但是这一次的楚嵘,却没有人和撒娇的意思,反而稳重的很。像是心里装了事儿,他在把宋禹丞安全送到家以后,就独自离开了。

    楚嵘没有告诉宋禹丞,他其实想要告别娱乐圈,回家继承家业。因为楚嵘觉得,以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保护宋禹丞。许牧之不过是个废物,都能三番两次的跳过他朝着宋禹丞伸手。如果未来还有更厉害的人出现呢?

    楚嵘本能的感觉到恐慌。可却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之中,他又总能听到一个声音在一直告诉他,不用担心,宋禹丞最终一定会是他的。

    可不管如何,积攒实力,永远都是最首要的!楚嵘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就跟着表哥学习如何掌管家业。他的宋宋,以后他来护着,谁动也不行!

    ——————————————————

    然而楚嵘这头像是打了鸡血,另一边刚刚扫墓回家的宋禹丞,却意外迎接了一位特别的拜访者。

    看着门外青年,那张无比符合自己审美观的脸,眼下的宋禹丞,却丝毫没有半分欣赏的之意。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他被许牧之下了药,为了暂时逃开顺手抓来解围的那一个。原本宋禹丞琢磨着,等事后碰见人再好好解释,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招惹了一个要不得的大麻烦。

    看着端坐在面前,捧着茶杯,腔调优雅的青年,宋禹丞觉得头都大了。

    关键他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个青年的身份,路德维希,Y国最后的贵族,仅是姓氏,就是权势财力的代表。

    重点是,路德维希所在的这个家族,每一任掌权人,都是出了名的清教徒。

    清教徒,顾名思义,一生只和自己的伴侣亲密。紧接着,宋禹丞回忆了一下,自己那天和路德维希之间的挑逗和暧昧,顿时感觉自己那天作了个大死。

    而且现在人家还找上门了,开门见山的表示想要认识一下。

    可大家都是成年人,路德维希这个含蓄的说法,用比较奔放的方式解读,就是等同于在表示想以结婚为目标和宋禹丞交往。

    这就……很尴尬了。

    楚嵘那个猫崽儿他都还没弄利落,这又来了一个清教徒。宋禹丞想了半天这个世界对清教徒这个概念的设定,最后发现,他和路西维德这个情况,似乎就只有接受这一条路可以走。

    才抛弃节操不久的宋禹丞,顿时有种板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蛋疼感,差点就直接询问路德维希:"你接受丧偶式婚姻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禹丞:怎么办?感觉自己随时在翻车边缘试探。

    系统:大人不怂!他们最后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圆满结果,加油上!【兴奋且唯恐不乱】——

    为cp新文求收的二更来了!留言区依旧有40个小红包掉落~

    话说周六的喵是不是厉害坏了!!!超级勤奋且努力,非常需要各位饲主大人们爱的营养液浇灌以及表扬和抱抱。

    不管了,我先叉腰站会,非常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