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应该是路过,他没有惊动两人的意思, 只是坐在车里安安静静的看着。直到楚嵘走远了, 宋禹丞进了家门,他才让司机开车离开。

    "好像是喜欢许牧之少爷的那个宋禹丞。"属下很快找到了相关资料。

    然而平素寡言的青年, 这次却意外饶有兴致的回答了一句,"喜欢?他只是逗着他玩呢!"

    在他的眼里, 宋禹丞这样的人, 可不是楚嵘那种小少年能够驾驭得了的。即便楚嵘有心计也足够聪明,但是年龄,就是他最大的劣势。宋禹丞看他,就像是在纵容一个孩子。

    至于许牧之那种蠢货, 就更没有机会。原本青年以为,宋禹丞是看人的眼光不好, 才会看上许牧之。可最近的调查却让他发觉, 宋禹丞根本就没把许牧之放在眼里。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至于现在圈子里传得那些话,说宋禹丞对许牧之情深似海,更是无稽之谈。

    可既然宋禹丞不喜欢许牧之, 他又为什么甘愿呆在许牧之身边那么久?青年越想,越觉得宋禹丞这个人有意思, 与此同时, 他也很好奇,想知道宋禹丞到底, 在打算什么。

    "接着查。"青年意有所指的命令属下。然后便让司机开车离开。

    就这样,在楚嵘的强势动作下, 网上关于宋禹丞的流言,很快就平复了下来。而接下来的日子里,宋禹丞的生活也暂时回到了平静,可那小网红却凄惨无比。

    他的老底被彻底揭穿,人设更是崩塌的不成样子。而最让他走投无路的,还是整容和被包养的这两点。这两个根本无法反驳的黑料,直接就给他的网红生涯,画上了句号。至于什么进入娱乐圈的雄心壮志,更是可以直接洗洗睡了。

    对于大众来说,像他这种满身污点的,根本不配成为公众人物。

    可最讽刺的是,许牧之之前给他的承诺也十分虚伪。除了卡里多出来的几百万,就再也没有别的补偿。反而是宋禹丞那头,在楚嵘的运作下,不仅成功洗白,又圈了不少死忠粉。

    真的是让人气愤到了极点!小网红翻着网上的消息,越发难受到不行,对宋禹丞的恨意,也变得更深。就差不能生撕了他。

    如果有什么法子,能治宋禹丞一下那就好了。可偏偏越着急越想不到。而且宋禹丞有楚嵘护着,他就算想到了,也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施展。

    所以最后,还是他一个圈外的发小,给他出了个馊主意,"宋禹丞被包养那事儿不是没有实锤?就你就把锤子做实了不就完了嘛。"

    "不可能,他没成年。真闹大了,我也得跟着进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还有半个月就成年了吧!你找个机会呗!就像小说里常有的那种情节。"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机会不好找。再说了小说很多都是扯淡的。"小网红觉得这法子有点坑。而且他一直摸不准宋禹丞和许牧之之间的关系。如果许牧之真的对宋禹丞有意思,这么一弄,不就反而帮宋禹丞上位了?

    "你是不是傻,怎么能把宋禹丞往许牧之身边送。你只要坐实的只是他被包养了的这件事。至于谁包养的他,根本不重要!"

    "还可以这样?"小网红顿时就愣住了,紧接着,他又琢磨了一会,才回复发小道:"我还是在想想,主要是你这个法子,有点太扯了。"

    说完,小网红就结束了和发小之间的对话,可他面上没有答应,心里还是留了个底。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机会竟然来的这样快。

    是黎昭微博传出来的信息,说下周二,他们参加《交换人生》的六个人,打算约出来聚餐。约定的地点,就在燕京京郊的一处会馆。

    这还真的是天赐良机,小网红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因为那个会馆,是他在燕京最熟悉的地方,里面有不少熟人。至于法子,这小网红也没弄得太复杂。还是之前他发小说的那一套,找个机会给宋禹丞下点药,然后想办法送去一个投资商的固定客房。

    那个投资商是圈子里最爱玩的。之前聚会上也表现出来对宋禹丞确实有好感。送上门的礼物,不要白不要,自然不会当什么正人君子柳下惠。

    而他只要第二天,拍下宋禹丞从会所里出来的狼狈模样,就可以了。

    只要有了实锤,对于网上煽风点火那点事,他就能够完全驾驭。

    至于到底最开始的金主是不是这个投资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宋禹丞是自荐枕席,金主数目多,不正好能坐实宋禹丞被包养的传闻?

    等到了那时,即便楚嵘想要保宋禹丞,也是回天乏术。更何况,宋禹丞真出了那种事,以楚嵘那种公子哥的脾性,备不住连看都不想看到宋禹丞,还会嫌他脏。至于许牧之,肯定也是和楚嵘差不多的想法。

    这么一算,这个主意还真是不错。小网红觉得自己的计划,堪称完美。

    然而他这么点动作,很快就传到了许牧之的耳中。那会所就是许牧之的,小网红不过刚找了人,许牧之后脚就得到了他的全部计划。

    可微妙的是,许牧之在听说了以后,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而且还暗中给他开了个后门,行了不少方便。

    其实许牧之也说不清楚自己心情是什么,但他必须承认,小网红这个计划,的确让他兴奋了起来。即便这种手段,是他平时觉得最low的一种,但是一想到能够用这种最简单的方式,就能毁掉宋禹丞,那种痛快感,就让他兴奋到了极点。

    到底是有权有势的存在,许牧之想要做些什么,绝对比小网红要更滴水不漏。而且他有心隐瞒,又在自己的地盘,就更加没有人能发现。即便是楚嵘的表哥,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他。

    时间飞逝,短短一周,很快就过去了。今天就是宋禹丞楚嵘几个人聚会的日子。

    而许牧之,也在一大早就赶到了会所,并且叫人提前把那个投资商支走。他的确是想将计就计,让小网红的计划成功。但是品尝宋禹丞的人,必须是他。

    毕竟养了这么久,就算是毁掉,也不便宜了别人。

    想着即将到来的桃丨色画面,许牧之兴奋到了极点。而那个小网红,也同样兴奋,因为过了今天,宋禹丞就会和他一样,彻底身败名裂。

    看着门口处,宋禹丞一到,就被人团团围住的样子,小网红眼里的妒恨,几乎根本隐藏不住。

    都是玩物出身,他宋禹丞根本不配!

    而在楼上看着监控录像的许牧之,他的眼神也同样在第一时间落在了宋禹丞和楚嵘的身上,然而他却意外分不清,自己更加在意的到底是楚嵘,还是宋禹丞。

    ——————————————-

    可不论这两人如何策划,眼下的宋禹丞却并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并且,还因为楚嵘和黎昭他们的细心,而感到十分愉快。

    说起来,楚嵘和黎昭之所以选择这一天来聚会,是因为今天是宋禹丞的生日。而且还是他满十八岁成年的日子。

    用黎昭的话说,宋禹丞的那些极品亲戚一定想不起来,就算想起来,也不会憋什么好屁,回头再给宋禹丞添堵。不如就让他们来帮着庆祝。

    虽然是会馆,但环境却装点得很是温馨,就连食物,也都是宋禹丞喜欢的类型。宋禹丞不过刚进包间,就知道他们是费了不少心思的。

    至于带头的那个,不言而喻,自然是楚嵘。

    虽然经过时间的缓和,宋禹丞和楚嵘之间的尴尬消减了许多,但是楚嵘的坚持,也让宋禹丞有很多话,没有办法开口。

    至于其他人,也看得出来,两人不对劲。而且之前楚嵘的告白,他们也都看到了。所以现在聚在一起,两人一个喝闷酒,一个装作无所谓,但是大家看在眼里,都担心死了。

    "要我说,楚嵘比许牧之那个老王八蛋强多了。"黎昭忍不住和其他三个小的吐槽了一堆,顺便点了一句,"前几天,给禹丞哥网上添堵的那个小网红,就是许牧之家的。"

    "卧槽!这货怎么这么贱!"其他三个也纷纷不平起来。可他们在不高兴,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宋禹丞很固执。

    用他们家里大人的话来说,宋禹丞是那种典型的有手段,也有本事的人。这样的人,没有可能被什么人禁锢,除非是真爱。

    "所以那种老王八蛋到底有什么好的?"黎昭越想,就越恨得咬牙切齿。并且觉得,宋禹丞拒绝了自己,还有情可原,拒绝了楚嵘就太不应该了。

    楚嵘怎么看,都比许牧之强太多倍。别的不说,就说楚嵘料理小网红的那个雷厉风行,就能看出,他是真的在意宋禹丞。

    可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能私下里骂一骂,面上还是一个字不提,还使劲儿炒热气氛,期望给宋禹丞一个完美的成人礼。

    而宋禹丞和楚嵘也十分配合,等到最后送礼物的时候,气氛更是high到了最顶点。

    有些时候,最无法得出具体价值的,其实就是真心。几个少年的礼物,价格有高有低,但是每一样,都是精心选过的。

    楚嵘的礼物放在了最后,但当他把包装得格外漂亮的礼物盒,放到宋禹丞的手里的时候,宋禹丞却皱了皱眉,没有打开。

    这个大小,这个重量……宋禹丞想到原身记忆里一些关于楚嵘的细节,同时不着痕迹的打量了面前的楚嵘一会。果不其然,楚嵘平时待在脖子上的项链,已经不见了。

    去了哪里,不言而喻。

    而此时的楚嵘,也从宋禹丞的神色中看出端倪,可依旧固执的不愿意退缩。

    楚嵘似乎很紧张,宋禹丞甚至能够看到他的眼睫毛都跟着颤抖。可即便如此,楚嵘依旧执着的盯着他。

    "何必呢。"宋禹丞摇摇头,最终还是接了下来。

    而楚嵘见状,却瞬间勾起唇笑了。与此同时,他伸手抱住宋禹丞,在他耳边悄声说道,"我愿意的。"短短四个字里的欣喜,满的几乎要溢出来。

    宋禹丞手里拿着的,是楚嵘家传的老物件。说句守旧的话,就是送给未来伴侣的信物。虽然用这种方式强行塞给宋禹丞有点卑鄙,但宋禹丞收下了,就证明他还是心软了。所以以后,只要更加努力,就好了。

    楚嵘忍不住在宋禹丞的脸侧蹭了蹭,满足的模样像是偷到小鱼干的猫崽儿。接着就坐回到宋禹丞旁边,和他一起切蛋糕。

    楚嵘原本就长得温润俊雅,周到起来,就算是石头,都要融化。尤其是他对宋禹丞百依百顺时候的模样,更是可爱的只想让人搂在怀里揉揉。

    再加上之前的事情,也过了这么久。在这样的日子里,宋禹丞也不想太过为难他。在小酌了几杯,有了醉意以后,也任由楚嵘带着些占有欲的把他抱在怀里。

    而他们这里的欢乐,落在旁人眼里,却等于最后的疯狂。

    尤其是那个网红,他正在等,等待时机成熟,然后让宋禹丞彻底万劫不复。

    这是他对楚嵘的报复,更是对宋禹丞的报复!

    小声交代了自己早就买通好的那个服务员,小网红将一杯特殊的酒,从他的托盘里换走。

    ——————————-

    酒过三巡,是时候离开了。几个少年今天都放纵的厉害,最能折腾的黎昭,更是干脆就醉了。楚嵘见状,赶紧帮着安排,把他们各自送回去。

    "宋宋,你先别走,我一会有话要说。"扶着黎昭,楚嵘期待的看着宋禹丞,小心翼翼的模样,好似生怕宋禹丞拒绝他。

    "好。"宋禹丞点点头,也干脆答应了他。

    其实楚嵘要说的,无外乎就是告白那些话。而这些日子里他的努力,宋禹丞也同样看在眼里,心里有数。

    宋禹丞觉得,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是给许牧之戴绿帽,答应楚嵘倒也不是不行,毕竟这小孩挺招人疼,左右楚嵘现在十七,距离十八岁成年也没有几个月,自己再等他一阵子,也不是不行。反正他并不着急离开这个世界。

    可不知为何,宋禹丞这头刚想下定决心,一种说不出的预感就将他的打算打乱。宋禹丞感觉,后面的事情,不会这么轻松。果不其然,事与愿违。

    当身体里有陌生的欲丨望升腾而起的时候,宋禹丞便陡然意识到,事情和他原本设想的,发生了变化。而这种感觉,分明是服用了具有催丨情作用的致丨幻丨剂才会出现的效果。

    "系统?"宋禹丞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呼唤着系统。楚嵘去送黎昭回家,估计至少还得半个小时才能回来。而他现在情况危急,恐怕很难等到楚嵘回来帮忙。

    重点是,不管给他下药的人是谁,能在这种会馆里动手,想比身份都不会太低。他身上没有力气,很容易就要吃亏。这么想着,宋禹丞终于想起自己那个仿佛是哑巴一样的系统,想要查询看看,自己现在的具体状况到底如何。

    而系统给出回应也格外奇葩,不知道是太久没说话紧张了,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竟然直接乱码了!

    "……"宋禹丞顿时哭笑不得,感觉十分心累。

    可系统指望不上,他却依然得想法子自救。

    宋禹丞觉得,首当其冲的,是应该找个人帮他脱险。毕竟他现在的状态,只是站着就已经十分勉强。楚嵘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至于那个设局的人,肯定还有后手等着,所以,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从这里离开。

    说来也巧,就在宋禹丞努力思考要如何摆脱困境的时候,一个意外出现的青年,却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复古式的西服颇有几分中世纪绅士的味道,而青年周身气场,也格外引人注意,明显是个久居上位久了的。

    就是他了。宋禹丞想着,顿时有了法子。可等那青年走近以后,原本只想利用他脱困的宋禹丞,却突然被青年的容貌晃了下眼。

    宋禹丞觉得,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长相这么符合自己的审美的男人。尤其在身体受到药物影响的情况下,这个青年对宋禹丞的诱惑,就被放得更大。甚至让他宋禹丞生出一种冲动,想把他直接推到,然后狠狠的艹哭他。

    然而如果宋禹丞的这个想法,被许牧之听到,多半会当场被吓尿。

    因为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巧就是让许牧之恐惧至极的小教父。然而此时此刻,在宋禹丞的眼里,他却堪比一道诱人至极的小甜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禹丞:你猜我现在想吃什么?

    青年:???

    宋禹丞:吃♂你——

    二更来惹!那个啥,勤奋的喵今天更新了一万字~营养液的加更已经写完,请注意查收~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