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10)【捉虫】
    至于黎昭他们,更是全都因为宋禹丞的这个做法惊呆了。

    “喂!你到底要干嘛?”正是要团结的时候,这个宋禹丞怕不是有毛病,黎昭忙站出来拦人。可宋禹丞却半分面子都没给他。

    “我早饭没吃饱,去找点别的吃。更何况,我挣的钱,我想干嘛不行?”依旧还是那副倨傲的模样,宋禹丞说完,转身就离开了院子,连多解释一句的意思都没有。

    这下,几个少年都被气得不行。至于黎昭,更是拿宋禹丞完全没办法。

    他嘴笨又冲动。每次和宋禹丞对上,不管有理没理,最后都会把自己气得半死。所以相处了几天以后,即便再窝火,他也不愿意和宋禹丞拌嘴。

    郁闷的在桌上扫了一圈,黎昭拿起一个剩下的窝头,狠狠的咬了一口泄火,然后和其他人说:“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也走吧!不管他,我就不信,没有他咱们就挣不到钱!之前不也是自己挣到房租的?走!出去看看,找工作!”

    “嗯!一起去,等宋禹丞回来就吓死他!”

    被宋禹丞早晨这么例行一气,几个少年又一次重燃斗志,组队出去。可楚嵘跟在后面,心里却莫名不安。他总觉得,宋禹丞不是去吃早饭,多半是有法子挣钱,只是不想让他们知道。

    但会和那张报纸有关系吗?回忆起晨报上格外违和的火灾报道,还有宋禹丞突如其来的脸色惨白,这种摸不到更抓不住的无力,让楚嵘的心里生出许多忐忑。

    他不喜欢这种事情不受掌控的感觉。可现在的情势不容他细致分析,只能暂时跟着大部队一起走。

    ————————————-

    而另一边的宋禹丞,在离开以后,也果然并没有去吃什么早点,而是沿着村子往外走了。

    “这是要去哪里?”摄像好奇的询问。

    然而似乎是晚上睡得不好,宋禹丞今天的脸色格外难看,还有点心不在焉。所以也没有回答摄像的问题。但即便如此,他手上却没耽误功夫,反而一路走,一路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是这个路程和方向有点迷,似乎有点像是要去县城。

    卧槽,这疯了吧!直播间里正在观看的网友们,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宋禹丞异想天开。就算他想要用之前的方式,卖手工编织的小物件挣钱。可算算时间,就知道绝对不可能。

    之前两次空前成功,是因为小县城里这样的物件比较新奇,在加上地处集市,上午人流量很多。可现在却不一样,依照宋禹丞走路的这个速度,走过去就要三个多小时。等走到了,集市多半就散了。而小县城里本身的购买力不大,很难挣到相应的数目。而且就算真能卖出去那么多,宋禹丞也很难做出来相应的数量。

    毕竟,这可是五百。

    估计是真不行了。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可宋禹丞的执着和坚定,却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想。

    上午十点半,太阳很大,宋禹丞一个人,孤单的沿着通往县城的路快步往前走。而他的脸上,也很快有汗水淌了下来。

    有人算了算时间,他已经走了快两个小时了。虽然算是大路,但由于并不平整,走起来依旧很艰难。在加上路不熟,一脚深一脚浅,就更加费劲了。

    如果放在平时,这样单纯的走路肯定没有人看,可宋禹丞这里却完全不同。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过于倔强的坚持,还是因为他藏在骄傲目中无人下的隐忍。很多人,并没有因此而切换直播视角,反而看的更加专注了。

    而后面,随着路程的慢慢加长,宋禹丞手里的东西,也变得越来越多。从最开始的龙须草,到后面的柳条篮子。在往后,那篮子里装的东西,就更多了。甚至还有一大捧色彩艳丽的鲜花。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宋禹丞的目的,就是用手艺挣钱吧!”直播间里,有人猜测道,紧接着,更多的人参与了讨论。

    “可估计时间不够,等他到了县城都几点了?”

    “我倒是不在意时间,关键是,你们不觉得,宋禹丞已经很累了吗?”

    一瞬间,整个直播间,都安静了。

    是啊,宋禹丞的确已经到了极限。

    其实他们都能看出来,宋禹丞的呼吸已经十分急促了。额头上的汗珠,更像是不要钱的往下滑落,后背的衣衫,也全都被浸湿了,露出过于纤瘦的线条。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休息过,就连一次短暂的驻足歇脚,都没有。

    “县城到底还有多远?”有人按捺不住的追问。而这种追问,并非是因为直播太过单调,没有内容而烦躁,而是因为心疼。心疼宋禹丞走这么久,也心疼他吃的那些苦头。

    可随着这一条弹幕的发出,其他人也同样忍不住替宋禹丞打抱不平。

    “我是真心疼这孩子。节目组到底怎么想的,磨炼不是折磨,弄那么多智障任务,是非要把他们累死吗?”

    “别说了,我光看着心里就难受死了。宋禹丞要是我弟弟,我肯定立刻奔过去说我们不录了。没有这么折腾我们孩子的道理。”

    “可不是,才十八岁,正是被家里宠着的时候。大暑假的,不说好好出去玩玩,来着穷乡僻壤里遭罪。我真的是受不了了。”

    弹幕上一片对节目组的声讨。而主直播间那头,更是直接就刷爆了。

    在那些八卦博主给宋禹丞正名之后,不少人都因为他的性格圈粉。所以,这一次,主直播间那头,也有人双开同时看两个视角的直播,并且在弹幕上转播。这下,本来主直播间那里就因为楚嵘他们找工作辛苦而感到心酸的,在听完了宋禹丞的经历以后,就更加心疼了。

    说实话,《交换人生》前几期的嘉宾,都有点四体不勤,需要在节目里接受劳动改造的味道。所以网友们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转变思想,也觉得挺有意思。可宋禹丞楚嵘这季却完全不同。来的六个都是好孩子,就算不是很会干活,但是都肯干,也聪明。因此,眼下导演组设定的剧情,在网友们眼中,就变成了故意为难。

    整个直播间,完全炸了。可这些观众不知道的是,现在的导演组,远比他们还要忐忑。甚至有点害怕。

    因为这些孩子实在是太拼了。

    不管是宋禹丞,还是楚嵘,都太拼了。拼的让他们始料未及。

    谁能料到,一帮平时什么都不干的公子哥娇小姐,竟然已经开始下地了。两个最爱干净的小姑娘,为了十块钱,连浇地的粪水,都挑在了肩上。更别提楚嵘和黎昭,可以说是使出全身解数。

    那股子拼命的劲儿,导演组生怕他们累出毛病。

    而宋禹丞这头就更别说了。跟着的摄像,现在都已经要疯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像宋禹丞这么执着,不,应该说是执拗的人了。

    摄像是习惯了走路干力气活的。可走到现在,他都受不了了,宋禹丞却还能往前继续坚持。更何况,这摄像本身就是导演组出来的,比谁都明白,宋禹丞这一遭,是绝对没有希望挣到预想数字。他做的一切,也注定是无用功。宋禹丞如此聪明,多半心里也是清楚了。可即便是如此,宋禹丞也坚持着要去,这种破釜沉舟的勇气,到底是哪里来的?

    看着宋禹丞越来越沉重的步子,摄像跟在后面,纠结得不行。既担心他没到县城就扛不住了,又怕到了县城,宋禹会丞因为一无所获而难受。

    就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下,宋禹丞终于在中午之前赶到了小县城。

    ——————————-

    “终于到了。”看着熟悉的场景,直播间里的网友们,都跟着松了口气。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他们始料未及。

    原本众人觉得,宋禹丞是打算找地方摆摊。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奔着一个盖得十分精致的小院去了。

    “这是要干嘛?”不少人都好奇不已。然而等那边主人开门后,宋禹丞说的第一句话却让他们全都懵住了。

    宋禹丞:“您女儿想要的婚纱,我做得出来。”

    卧槽,婚纱?!

    他们没听错吧?

    宋禹丞是疯了吗?

    这下整个直播间里的网友全都乱了套,根本不敢相信,自己都听到了什么。就连后面跟着的摄像,都被吓得绊了一跤。至于那小院的主人,也因为宋禹丞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愣住了。可紧接着,就赶紧推拒了起来。而那个即将出嫁的新嫁娘,在看到是宋禹丞以后,也有点无奈。

    她之前的确买过宋禹丞的编制的小花篮,并且因为宋禹丞长得好看而随口聊了两句,提到对婚纱的不满和婚期将至。可即便如此,她也并不相信宋禹丞真的可以做成。

    毕竟嫁衣和篮子不是一个概念,自然不能一并而论。

    然而宋禹丞却十分执着,诚恳的推销自己,“我知道您不信任我,但我也依旧希望能有个证明的机会。要不您看这样,给我一个尺寸,不用交定金,我先做一身敬酒礼服,如果觉得好,咱们在商议后续婚纱的事情,要是不好,您也没有损失,就当帮个忙可以吗?”

    “那就试试吧。”认真而俊美的少年,总是很难让人拒绝。因此,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新嫁娘一家还是同意了。但他们却并不觉得,宋禹丞能做出什么让人震惊的礼服。

    毕竟,就这么短的时间,哪怕只是普通的长裙,也相当不容易了。更何况是要能够让人一眼惊艳的礼服?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至于直播间那头,更是直接就炸开了。

    “宋禹丞怎么想的?这么短的时间做婚纱,他可连一块布头都没有呢!”、

    “还不是节目组逼的,他怕挣不够钱,狗急跳墙了什么活都想接。”

    “可真让人着急,这万一他做不出来,那要怎么办哦!”

    整个弹幕上,都是替宋禹丞着急的留言。而等到宋禹丞把手里的钱全都花掉买材料了以后,那种焦急的情绪就蔓延得更加严重了。

    “哎哎,我真是急死了。我开的双视角,现在楚嵘他们那头工作已经找到了,如果能顺利完成,加在一起,多半能挣到120,在算上原本剩下的,宋禹丞根本不需要做什么礼服,只要是老老实实卖篮子,弄不好真的可以凑到五百。”

    “没错,即便不够。晚上六个人再去找一个什么活计凑一下,也就差不多了。像现在这样把钱都花掉做什么礼服,实在是太托大了啊!”

    “更何况,小县城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材料。你们看到宋禹丞买的那些东西了吗?俗气劣质的让我无法脑补。最后做出来的成品,会是有多烂。”

    “真是太让人焦心了,怎么就这么没默契呢!”

    弹幕上七嘴八舌,都是替宋禹丞担心的。可宋禹丞那头,却完全get不到,反而用剩下的二十块钱,和裁缝店的老板,借了一台缝纫机,准备开始干活。

    他看了看现在的时间,正正好好是中午十二点整。一切还都来得及。

    然而直播间里网友们的想法,却和他大相径庭。可接下来,不过第一个十分钟过去,那些网友,就全都被宋禹丞的巧手震住了。

    草编最大的特点,就是柔软,且好定型,而令他们惊讶的是,宋禹丞竟能用草编,做出龙凤的模样。那栩栩如生的草编小物件,精致的几乎让人移不开眼。

    “我的天,每次看宋禹丞弄这些,都觉得是一种视觉享受。”

    “可那也没用,难不成要配到那块红纱上?”

    “而且毕竟是草编,再精致,也透不出逼格。”

    “可惜了。”不少人都暗暗感叹。

    然而有些时候,“才华横溢、惊为天人”这八个字,就是用来打脸的。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宋禹丞会的,居然远远不止是一个草编。他还真会做衣服。

    划线、裁剪、缝合。不过三步下去,最简单抹胸礼服裙,就成型了。虽然只是中规中矩的款式,裙摆基本的垂落感也没有,就连鱼尾模样的落地裙摆,也跟抹布没有区别。可紧接着,宋禹丞却用一只笔,化腐朽为神奇。

    一般礼服上的图案,用的是织锦,而宋禹丞,却用丙烯颜料,生画出一幅繁花锦绣。。

    做旧的金色天然就有一种古朴的厚重感。而红纱正红的底色就是最恰到好处的配搭。

    宋禹丞画出来的图案,相当漂亮讨巧,金色勾边,配合这红纱底色,一朵朵华贵至极的牡丹,就油然而生。添加了银粉的翠绿,则是用来妆点成叶子。最简单的三色,却能成就了雍容的绝美。

    从胸口到裙摆的底部,一蹴而就。比什么工笔画,都要精致典雅。不用穿上,就能够脑补出,会是怎么样的妩媚迷人。

    “好漂亮!”直播间里的网友们,再次被宋禹丞的手艺所惊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都看到了什么。

    “不知道要怎么说。可这……真的是太惊艳了。”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宋禹丞的动作,也引起了小县城里不少人的围观。就连那新嫁娘也听到了消息过来。她原本不以为然,结果现在,也只一眼,就被震惊得说不出来话。

    真的是太美了,比她脑补的所有的敬酒礼服,都要更加高贵完美。

    而等到最后,那些草编的龙凤点缀上去以后,就愈发让人震撼。

    那些草编的配件,竟然是点缀在裙摆上的。而且宋禹丞也并非只是单调的缝合上去,他还有下一步的上色。同样用金银二色来点缀,却意外成就了更加瑰丽的龙凤呈祥。

    草编配件的重量,其实很轻,但是对于质地漂浮的红纱来说,却已经完全足够。当敬酒礼服的成品完整摆出来的以后,根本没有人愿意相信,这就是他们之前看到的那块土到家了的红纱,和那堆劣质到了没眼看的垃圾材料。

    “还满意吗?”宋禹丞轻吐了一口气,询问正在打量礼服的新嫁娘。

    “满意满意,可真的是给我的吗?”新嫁娘激动得不行。

    “嗯,您可以试试。如果没有什么意见,我可以帮您修改婚纱。”

    “好好好。婚纱我已经带来了。”新嫁娘顿时迫不及待。而且这一次,在见识到了宋禹丞的实力之后,她更是完全信任,甚至开始期盼,宋禹丞能够给她带来什么样更大的惊喜。

    可紧接着,她就亲眼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巧夺天工。

    关于婚纱,宋禹丞选择的修改方式,却和敬酒礼服完全不同。如果说,那身敬酒礼服是雍容典雅,那么这身婚纱,就是宛若童话般的梦幻轻灵。

    栩栩如生的绢花,在草编的藤条下,成为了垂落裙摆上的天然装饰。而领口处用画笔落下的落英缤纷,也成为了最好的呼应。而最令人惊艳的,还是两侧袖间宛若精灵羽翼的飘纱。经过宋禹丞别具一格的勾画,就只这么看着,就给人一种置身于花海的视觉感受。

    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才能准确形容。

    新嫁娘在众人的怂恿下,迫不及待的去试了试。而宋禹丞也在她换好之后,主动走到近前建议道,“婚礼那天,可以配这样的发型。”

    修长的手指,天然就带着温柔的味道。不过只用了几个卡子,就能神奇的将新娘子的长发挽起,盘成一个类似于花环一样的发型。

    “这是……”新嫁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可宋禹丞却示意她不要动,与此同时,把之前下午采的鲜花装饰在她的发间。原本只是样貌可爱的新嫁娘,竟然瞬间换了个模样,仿佛变成了花中仙子。清灵毓秀,美得令人移不开眼。

    “太有才了!”

    “哇哇哇,这婚纱和礼服都好美啊,我快要羡慕的窒息了。”

    “不,我没有羡慕,只有嫉妒,我怎么就没去小县城里结婚啊!”

    宋禹丞直播间里的弹幕,直接就被刷爆了。而那新嫁娘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完全不敢相信,镜子里美丽得宛若仙子的女人,就是自己。

    因此最后,宋禹丞这钱,自然是挣到手了。等到仔细和那新嫁娘交代完,后续要在哪里细致缝合以后,他就拿着钱往回返了。

    整整两千块,绝对算是巨款。宋禹丞相当满意,脸上也难得露出笑容,好看的只把一直播间游客的心都勾住了。恨不得他能一直这么高兴的笑。

    至于后面跟着的摄像,却依旧处于放空的状态。

    他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语,才能形容宋禹丞给他带来的冲击。原本会柳编和草编,就已经很令人震惊了。可现在宋禹丞竟然连礼服都会做。他真的是正常的十八岁的少年吗?这简直就是节目组最大的bug。

    摄像甚至已经开始怀疑,当初许牧之把宋禹丞送来,根本就不是什么给楚嵘当垫脚石,而是故意来砸场子的。

    能干成了这样,哪里还有能难得住他的任务?

    ————————————

    然而宋禹丞这头一切顺利,可另外一边,楚嵘他们的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他们到底是没有干过农活的,累了一天下来,挣到的钱就很少了。算上手里的,也就两百多一点。

    “完了,这可怎么办?”这下几个少年是真的上火了,可过于劳累的身体,却让他们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只能横七竖八的躺在临时搭建的稻草床上。

    初夏的傍晚,温度适宜,最适合小憩。楚嵘五个也累惨了,不过一会,就全都陷入睡眠当中。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他们才陆续被饥饿叫醒,发现竟然快九点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蹦出来一句,“宋禹丞怎么还没回来?”

    “……”这下,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他们白天太忙,回来之后又全都睡着了,所以根本没注意宋禹丞到底去了哪里。可现在闲了之后,却终于发现事情不太对劲。

    宋禹丞竟然,整整一天都没有出现!

    不会出事了吧!少年之间的感情最为纯粹,即便关系不好,一起参加节目,他们也会为宋禹丞担心。

    楚嵘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我去看看,你们歇着。”

    “我也去。”黎昭同样在意,打算跟着起身,可不过刚坐起来,就被四肢传来的酸痛给战倒了。

    “不行。家里还有女孩不能没人,你看家,我去找。”楚嵘见状,赶紧摇头制止,示意黎昭留下,然后自己穿上鞋,跑了出去。

    现在都这么晚了,宋禹丞却依旧没有消息,楚嵘十分着急,等问了随身摄像,知道他去了县城那头以后,就更加心焦。

    怪不得这么久没有回来,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楚嵘边想着,边往村口走,想要去迎宋禹丞一下。

    而旁边的村里人看到,却赶紧把他喊住,“娃子别去,这边路不好,小心摔了。”

    路不好,是有多不好?那宋禹丞呢?会不会因为夜路不好走,所以在半路耽搁了?

    楚嵘心下一沉,越发不安。应了一句“谢谢”,脚下的步子就变得更快。他甚至有点慌张,生怕宋禹丞在路上出事,没人知道。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小村没有路灯,四下漆黑一片。楚嵘就着手里手电筒的灯光,一脚深一脚浅的往县城方向走。整条大路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若隐若现的虫鸣,让气氛不显得太过沉闷。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嵘越走,心里就越慌张。对宋禹丞的担忧,也更深一层。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楚嵘依旧没有碰到宋禹丞。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和随身摄像说,暂时停录,叫导演组派人去找的时候,路边一个熟悉的人影突然引起他的注意。

    楚嵘仔细一看,正好遇见了靠坐在路边的宋禹丞,和……抱着他的随身摄像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