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9)【捉虫】
    神特么的导演组。这不是交换人生,是整人节目吧!

    就连宋禹丞都忍不住露出些许诧异。因为剧情到了这里,和原身的记忆,就完全不同了。原世界里,原身和楚嵘他们由于没有挣到钱,小县城任务失败,所以到了村子之后,就被直接扔到了各个农家。而宋禹丞现在手里的台本,也是这样的内容后续。

    可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神展开到了这一步。和原世界的发展,完全大相径庭。不过这样也好,按部就班什么的,也太无趣了些。宋禹丞想着,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但他不知道的是,节目走向会变成这样,导演组那头也是始料未及。因为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季度的嘉宾能够在这里成功挣到钱。即便是那些商圈精英,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小县城,手里没有本金,也无法发挥出他们的特性。

    可以说,宋禹丞的存在,直接成为了节目里最大的bu□□。可偏偏,在《交换人生》第一季度一开始的时候,导演组就曾经埋下伏笔。说如果第一关过了,后面会有这样的发展。因此现在不少观众都已经十分期待,他们也是进退两难。

    原本这样临时变更台本安排,就足以让导演组忙得脚打后脑勺。而当晚微博上的变故,更是新一轮的雪上加霜。

    就在导演组放出最新任务的当晚,谁能想到,最开始全网黑宋禹丞的那几个八卦博主,竟然联手发剪辑视频给宋禹丞正名。甚至还自掏腰包买了热搜,就为了能够拥有足够的曝光度。

    傲娇的正确打开方式——不是亲眼所见,你永远无法脑补,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温柔体贴的少年

    视频不长,只有三段。但是剪辑模式却相当巧妙。把宋禹丞每一次的体贴和对楚嵘几个人的照顾,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宋禹丞编制花篮和草帽的情景,更是作为重中之重,连一帧都没有错过。为了让人更加明显的感受到宋禹丞的才华,这几个八卦博主恨不能把这段视频剪辑成手控福利。哪怕不因为宋禹丞的巧手所折服,也要让看视频的人拜倒在美色当中。

    至于最后些刻意截图出来的对宋禹丞人身攻击的弹幕,更是触目惊心到了让人目瞪口呆的地步。

    博主:不亲眼所见,你永远不知道,人心底潜藏的恶意,会有多黑暗恐怖。我们都欠宋禹丞一声对不起。

    《交换人生》虽然热度很高,但还不算是全民综艺,有不少人是没有看过的。这下视频一出,整个微博都炸了。

    很多人看完以后,都有种被瞬间圈成路人粉的感觉。因为视频里的宋禹丞,真的是太讨人喜欢了。恨不得自己就有一个这样的亲兄弟,或者儿子。

    而最让人疼到心尖发颤的,还是他那种傲娇隐忍到了极点的反差萌。不管面上多倨傲,可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做出来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楚嵘他们五个人着想。宁愿苦着自己,也要努力把最好的东西,双手捧给他们。

    如此柔软的心思,哪怕是石头,也要被融化了。更何况是人心这样最容易动摇的存在。在对比后面节选出来的网友们对宋禹丞的谩骂,那些难听到了只看着就觉得脏眼睛的言语,更是立刻就触动了不少人心里最容易愤怒的那一点。

    “原本以为,八卦博主捧人,多半是买热搜准备营销出道了。结果看完事情始末,只能说,宋禹丞这孩子太让人心疼。”

    “其实三次元也是这样的,总有那种不善言辞的人,会被误解成坏人。真的好想狠狠抽那些键盘侠们一嘴巴!这么好的孩子,你们是眼睛瞎了吗?”

    “说瞎了都高看他们一眼。看出是网络社会了,有根网线就觉得自己牛逼吊炸天,还不知道这些骂人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恶心嘴脸。”

    “从来不看《交换人生》。这次冲着宋禹丞,我也要看一看。”

    短短几个小时,宋禹丞、《交换人生》、和网络暴丨力这三个话题同时被送上热搜。

    而那些《交换人生》本身的粉丝,在事情闹大了以后,也同样被震惊到说不出来话。

    谁能想到,主视角直播里那个可以说是人渣到了极点的少年,背后竟默默做了这么多事。就在和距离他们一个鼠标指针只差的直播间里,居然还藏着这么深的真相。如果今天没有曝光,估计这一季下来,这个无辜的少年,都要背着这个骂名,直到节目结束。

    要是这样……那他们的罪过,就真的是太大了。

    这下,主直播间里这些《交换人生》节目的粉丝们,也闹了起来。导演组的微博直接就被轮丨爆了。越来越多的人在道歉的同时,也开口质问,问他们为什么明明看到了大家误会宋禹丞,却从来不开口解释。甚至主视角里,还经常故意引导,让人觉得,宋禹丞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混蛋。

    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黑丨幕?打着真实的噱头,却搞这么恶心的上位手段,这么极品的导演组,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了。

    可此时的导演组,也同样正处在愁云惨淡当中。

    为宋禹丞平反的声音来的太快,他们的公关,根本来不及处理。

    其实也是无妄之灾。当初许牧之安排宋禹丞进组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宋禹丞不过是许牧之玩腻的替身。可却不料,宋禹丞竟然还藏着这样令人惊叹的技艺。所以,他们最早写给宋禹丞的台本根本就是不合适的。

    甚至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就凭宋禹丞那手柳编的技艺,别说在这种小县城,就是放的在偏远点,也一样不愁吃饭。要是搁在大城市……没准就真白手起家了。而宋禹丞领到的台本流程里,大段的“不合群单独行动”这种内容,就好比直接给宋禹丞开了挂,让他可以出去单刷挣钱。也能让他有机会帮助楚嵘他们完成任务。

    至于其他要求,宋禹丞也都办的很好。

    他们要求“说话难听”,宋禹丞见了黎昭,就牟足了劲儿踩他,那作天作地的语气,就连外人看了都恨不得直接把他掐死。

    而“不跟大团行动”这一点,也是执行的相当完美。宋禹丞连睡觉都不跟着楚嵘他们几个睡。

    至于最后的“当着众人的面,故意偷懒休息”……更是同样挑不出毛病。毕竟,只要楚嵘他们几个在院子里,宋禹丞就是自己在屋子里躺着,根本不出来。

    可另外一边,宋禹丞在自由安排的时间里,挣钱、买饭、交房租,导演组这头也不敢命令说,让他不许再做。因为在来之前,许牧之下了命令,要宋禹丞照顾楚嵘。他们这边拦了人,回头楚嵘吃苦,许牧之怒了,这锅谁也背不起。

    所以到了现在,宋禹丞一板一眼,丝毫没有阳奉阴违,全都按部就班的照着台本要求来的演的举措,却反而把导演组架到火上,变得进退两难。

    而这边的变故,很快就传到了许牧之那头。这个日理万机的大总裁,竟然亲自给剧组打了电话。

    “我很好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就是你们给的能够帮助衬托楚嵘转型的台本?”翻看着网上的反馈,许牧之的语气尤带笑意,可却依旧令这些导演组的畏惧到头皮发麻。

    “许总这……”导演想要解释,可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当初台本许牧之也是看过的,并没有提出反驳。现在出了事,许牧之要找他们的麻烦,他也不敢回嘴。不过好在许牧之并没有深究的意思,反而很快的转了话题。

    “网上那头的公关我会来处理,至于剩下的台本不用修改,就让宋禹丞自己琢磨。不过明天一早,记得把最新的晨报,送去给他们看。”慢条斯理的刷着微博上最热门的那个视频,许牧之看着宋禹丞手指翻飞做编制,修长好看的指形,加上娴熟好看的技巧,的确十分吸引人,但在他的眼里,却只有嘲讽和鄙夷。

    是心大了。许牧之勾唇冷笑,只觉得自己养的这个小玩意,现在能耐透了。竟也学会了藏爪子,玩心眼。之前秘书的那件事,还有现在他领着台本阳奉阴违,都让许牧之觉得十分可笑。

    不过念在宋禹丞过去还算听话的份上,许牧之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警告他最后一次。免得这个小东西忘了,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当晚,宋禹丞燕京家里所在的别墅区发生大火。幸好救火车来的及时,并没有发何时能伤亡。但是着火房屋边上的那个老别墅的花园,却跟着烧掉了。

    其实并不是什么太大的案子,起火原因也是意外,但却依然在报纸上占了一个位置明显的小方框。而这张报道火灾的报纸,也不过刚发行,就被节目送到了宋禹丞的手上。

    这是干什么?

    宋禹丞接了过来,不过看了一眼,就立刻明白了,这是许牧之给他的警告。因为那栋被烧掉花园的老别墅,正是他在燕京的家。

    至于原因为何,不言而喻,多半是觉得他现在不受控制,所以强行威胁。这手段,也可以说是很卑鄙了。

    宋禹丞眯起眼,隐约露出几分危险之意。

    他心里清楚,其实不管自己有没有好好照着台本演,许牧之都会玩这样一手。而上一世,原身几乎把自己踩进了泥里,在进村以后,也收到了这样的警告。当场心就凉了一片。

    要知道,许牧之对原身的过去了如指掌,自然明白那栋别墅对原身的意思。可以说,那是原身父母留给他的唯一念想,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能提供温暖的乌托邦。而且,原身当初之所以会一门心思的跟着许牧之,把他视作带来救赎的“长腿叔叔”,也就是因为许牧之开口,帮他要回了这栋房子。

    原身把这里,看得比命都重要,可许牧之却还是狠心的动了。就为了让他能竭尽全力的,把楚嵘捧到天上,不耍任何小心思。

    这根本就不把他当人看。心里都疼的喘不过气来了。

    或许是原身残留在记忆中的绝望和悲怆太过深刻,宋禹丞在一瞬间,也被激得眼圈发红。可不过下一秒,他就很好的将负面情绪压了下去。并且决定,接下来一定要好好的,给许牧之点教训。

    照顾他的楚嵘?把他的楚嵘捧到天上?没问题,不过最后这楚嵘,还是不是他的,那就不是许牧之说的算了。

    宋禹丞这个人,一向遵从公平这个原则,许牧之敢动他心尖上的肉,他就敢让在渣攻的心口,狠狠的踩上一脚。

    这么想着,宋禹丞突然觉得,节目组这个一天之内凑到房租的事情,简直像是神来一笔的神助攻。

    他觉得自己有办法了。不管是攻略楚嵘,还是挣到钱这件事。

    然而一旁屋里习惯性观察他的楚嵘,却意外将宋禹丞的表情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在宋禹丞回屋以后,他悄无声息的出来,捡起那张被宋禹丞扔下报纸看了一眼。在看到火灾的新闻,和报纸一角被宋禹丞不经意攥紧后留下的褶皱之后,楚嵘觉得,有些事情,和自己脑补的,似乎并不完全一样。

    可不管他怎么觉得微妙,早饭还是要吃的。而且在吃过早饭以后,他们也必须开始想法子挣钱。眼下,算上宋禹丞的,他们手里,就只剩下一百九十块钱而已。

    换句话说,如果今天他们没有成功挣到三百一的话,明天一早就要无家可归。关键是想了一晚上,他们也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

    像小说常见的美食路线?完全没可能,他们这手艺,做出来的食物自己都不敢吃。倒腾小商品?也没什么希望,之前买草帽那是因为无本的买卖加上靠近集市。而现在身在小村,走到县城就要三四个小时。真折腾一圈,也折腾不出来什么四五六。

    而且这个村子,生活方式颇有几分自给自足的世外桃源感,他们就算他们真的能赶去小县城上货,回来以后,也未必就能找到合适的卖家,把进来的商品出售成功。

    因此干脆就相住了。

    “你有法子没有?”黎昭憋了半天,实在没辙了,忍不住转头询问宋禹丞。

    然而宋禹丞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反而沉着脸自顾自的离开了。而重点是,在离开之前,宋禹丞从大家的钱罐子里,拿出了自己的那一份,然后直接就出了门。

    这下,主直播间里的不少人,都疑惑了。宋禹丞到底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