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6)【捉虫】
    在院子里的黎昭他们吃完饭出去找工作后,宋禹丞也跟着起来了。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就又出了院门。

    他先在一个小摊上,买了两个包子一个馒头。然后顺手把包子丢给摄像,吐槽了一句,“油腻腻的。”接着,就就着装馒头的袋子,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往前走。

    按理说,在路上吃东西,形象不会太好看。可宋禹丞做出来,却意外没有半分不雅,反而还透着几分洒脱。至于他扔包子给摄像的动作,这一次是彻底没有逃过摄像刻意观察细节的眼睛。

    摄像几乎可以确定,宋禹丞根本就是一个心很柔软的少年。那些带刺的话语,和看似高高在上的鄙夷,不过都是他为了把台本演好的手段。但实际上,破开了厚重的壳后,藏在里面的灵魂,其实相当柔软。

    否则,他不过是一个摄像罢了,真人秀忙碌起来一天都没工夫吃饭也是常事,宋禹丞何必用这样的借口给他准备吃的?

    即便这俩包子不贵,可宋禹丞挣钱,却远远没有那么容易。

    这么想着,摄像看着手里的包子,心里越发说不出话来。

    而这一次,宋禹丞直播间里的网友,也多少察觉出写异样来。可到底之前宋禹丞给他们留下的负面印象太多,即便发现不对,一时间,也并不能立刻反应过来,反而觉得,宋禹丞太过矫情。

    “肉包子都觉得腻,我就想知道,他平时到底吃的都是什么山珍海味!”

    然而他们这种讨论,对于宋禹丞来说,却是最想要的。铺垫了这么久,他终于准备收网了。

    现实世界里,宋禹丞作为一名职业律师,经历过大小案件无数,也瞧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

    像黎昭那种会哭的小孩自然有糖吃,可实际上,面上凶恶,心里苦死了也要把手里的糖努力递给别人的那种类型,才是最让人想要抱在怀里好好疼爱的。

    而宋禹丞,就打算扮演一个这样的“恶毒男配”。导演组给的台本,他自然会一五一十的演,但是看在别人眼中,会得出什么样的结果,那就要看他的本事和技巧了。

    原世界里,这些网民用舆论将原身送上绝路,那么这一世,宋禹丞就打算让他们用舆论,还原身一个霁月光风才算公平。

    这么想着,他觉得手里的馒头也变得格外美味。而等他啃完了馒头,人也走到了小县城后面的山脚处。在靠近溪流的地方,宋禹丞摘了许多龙须草。

    “这是做什么用的?”摄像好奇的问了一句。

    宋禹丞没回答,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像在反问,你话是不是太多了。接着,就背着摘好的龙须草,回到了住处,并且在院子里最阴凉的葡萄架下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现在楚嵘那几个小的在做什么?

    慢条斯理的摆弄着手里的龙须草,宋禹丞猜测着其他几个少年的情况。并且认为,不管他们挣没挣到钱,现在的形象,肯定都是相当狼狈。并且宋禹丞还坏心眼的希望他们更狼狈一点,这样才能显示出来,他即将要送给他们的大礼,是多么的体贴,且恰到好处。

    叫了系统一声,宋禹丞询问了一下现在直播间里骂他的人都有多少,在听到两万这个数字以后,却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再过几个小时,他要让这些骂他的,全都因为白天说出去的话,而跟他道歉。

    ————————————

    宋禹丞这边算盘打得精准,然而另一头的主直播间里,气氛依旧十分低迷。

    只能说,宋禹丞的猜测,实在是太精准了。因为现在的楚嵘一行人的状态,的确不好。而且已经不只是狼狈两个字能够形容。

    时间往前推一个半小时,由于在县城里无法找到工作,所以楚嵘几个人这次把寻找的范围又扩大了一些,一直走到县城最靠边的养猪场,才终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清理猪圈。

    都是一线城里出来的少爷小姐,平时吃猪肉,弄得不好,他们还要嫌脏,现在叫他们收拾猪圈,就跟直接杀了他们,也没有什么不同。

    令人作呕的气味,没等进去,就足以让每个人都恶心反胃。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在猪圈前面站住了脚步。但一想到中午宋禹丞的嘲讽,就又鼓起勇气,不想放弃。

    “我先去!你们女孩在外面等着。”黎昭到底还是有风度的,咬了咬牙,拎着工具就进去了。

    而楚嵘安排好了两个女孩,也赶紧跟了进去。

    然而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看似简单的工作,真正干起来的时候,竟然会这么困难。不仅是难闻的气味,熏得他们头晕目眩,四下乱跑的小猪,也为他们添了不少的难题。

    最后两个女孩也跟着进去了,五人一起齐心合力,折腾了足足三个小时,这才算是勉强打扫干净。挣到了艰难的二十块钱。

    “挣到钱了!咱们挣到钱了!”看着楚嵘从养猪场负责人手里接过二十块钱的瞬间,五个少年同时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两个女孩也不顾脏不脏,抱在一起又哭又跳。黎昭和另外一个少年,也同样激动地不行。

    这二十块钱虽然很少,但是好歹是他们第一次亲手挣钱。而且也代表着他们今天晚上不用饿肚子。

    就连楚嵘也跟着舒了口气。

    “买包子,买包子!”他们嚷嚷着,计算着晚饭的费用。五个人,二十块钱,菜包子五毛,肉的一块。不管怎么看,填饱肚子都绝对够了。

    而最后,卖包子的阿姨看他们可爱,又多送了一个肉馅包子的举动,更是让他们的心情,愉悦到了极点。

    “回去就把这个摔在宋禹丞脸上,哼,我们也是能挣到钱的!”黎昭越说越兴奋,再想到中午受的委屈,只恨不得立刻回到小院,狠狠的报复回去。

    而此时的宋禹丞,还在摆弄着那些龙须草。

    小小的庭院里,葡萄架下坐着的俊美少年,纤长灵巧的手指,在龙须草之间穿梭,一顶顶精致的草帽也随之出现。

    垂落的睫毛,抿紧的唇,仿佛连院子里的风都因为他的专注变得温柔起来,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味道。

    “每次看宋禹丞弄这些,都觉得好看的不行。”

    “我倒是觉得太有毒了。不说话圈粉,一开口就让人想骂街。对于宋禹丞的精分,我是服气的,根本找不到形容词能够形容。”

    “心好累,但我还是忍不住看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自虐。”

    伴随着直播间里的网友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太阳终于渐渐落下。而当宋禹丞把最后一顶草帽收尾,楚嵘五个人,也已经走到了院门口。

    他们刚买了包子来,一进院,就看见宋禹丞坐在葡萄架那里摆弄着什么。认真俊美的模样,好看的跟画一样,让他们一下子就愣住了。

    就连楚嵘,也同样移不开眼。

    宋禹丞这个人,真的是天然就有吸引人注意的魔力。个性有多讨厌,气质容貌就有多招人。如果不是嘴太损,哪怕明知道他是许牧之的玩物,相处久了,像黎昭这样的,估计都能很快接受并且喜欢他。

    毕竟,人对美人的宽容,是很难有所下限的。而宋禹丞本身,就是这样的存在。

    不过很快,他们就立刻回过神来,而中午宋禹丞那番挤兑,也又一次浮上心头。

    “黎昭,你去和他说!”两个女孩推了黎昭一把。

    终于挣到钱的他们,只想和宋禹丞秀一下手里买回来的肉包子。而黎昭也是如此想着,拎着包子迈开脚,就朝宋禹丞走了过去。

    “喂!”黎昭喊了宋禹丞一声,居高临下的审视着他,感觉自己这次厉害坏了,一定能压宋禹丞一头。

    然而等到宋禹丞抬起头后,那种仿佛在看地主家傻儿子一般嘲弄的眼神,又让黎昭挺直的腰板下意识垮了下来。

    总,总觉得有点怂怂的。黎昭慌乱的回头寻找其他人,结果却发现,除了楚嵘,其他人都故意装作没注意到他们这头。

    炫耀的心情,顿时又低了一个八度,就连说好了要摔在宋禹丞脸上的包子,也变得格外尴尬起来。最后黎昭只能讪讪的递过去,小声嘟囔道:“还你的午饭!我们也是吃剩了才回来的。”

    黎昭的音量很大,可却越发显出他没有什么底气。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宋禹丞一个上午就挣了一百多,相较下来,他们的二十块钱,就显得格外拿不出去手。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宋禹丞这一次并没有冷嘲热讽,反而十分平淡的接过包子。

    “这么难吃且没品位的食物,也就只有你能买回来了。”说完,宋禹丞就起身回了屋。像是嫌弃到了极点,仿佛跟他们多待一秒都会影响智商。

    所以,他是又被鄙视了?黎昭盯着宋禹丞的背影看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

    “真特么的……”被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黎昭原地蹦跶了好几圈。最后指着宋禹丞的窗户大声嚷嚷了一句:“宋禹丞你等着!爷们非给你挣回来一桌满汉全席不可!”

    结果换来的却是宋禹丞不可置否的几声轻笑。这下黎昭更加炸了锅了,最后为了发泄,挑了好几桶水,把房东院里的菜地全都浇了一遍才算罢休,可却意外得了房东提供的一大盘农家卤味和一人一碗绿豆汤作为报酬。

    美食永远是缓解郁闷情绪的最佳调节品。而在这种夏日的夜晚,鲜美多汁的包子配上咸鲜可口的卤味,在加上一碗饭后清凉消暑的绿豆汤。哪怕是再难熬的疲惫,都能因此缓解消散。

    这下,原本因为没能成功打脸宋禹丞而有点发蔫的几个少年,顿时又振作起来了。虽然他们挣得少,但毕竟还是挣到钱了啊!而且晚饭吃的也丰盛,这让他们又有了更大的信心,坚信明天一定能挣得更多!

    这么聊着,互相打着气,几个人又很快变得快乐起来。

    主直播间里的弹幕,也被他们欢快的气氛所感染,变得格外活跃。

    “人在少年的时候,是最容易满足的,一顿美食,一个小目标的达成,就能很快乐。”

    “所以才说少年不识愁滋味、”

    “真好,我都想和他们一起了。不过那卤味是哪里来的?我怎么不记得以前几季的房东,还提供饭食?”

    “谁知道呢!这些都不重要。”

    “也是。”短短的疑惑很快就被众人遗忘了。然而那些看过宋禹丞视角的网友,心里却纷纷五味陈杂。

    他们知道,那卤味和绿豆汤,是宋禹丞回了房间以后,和房东买的。同时,他还给摄像也买了碗面。

    虽然嘴里依旧说的是“我只是可怜他们连包子都得买一多半素的。”这种刺耳且难听的话。但是这一次,却没有人在开口骂他“太作”或者“装逼”,反而开始反思,自己之前对宋禹丞的看法,是不是因为片面的固化印象以及过于夸张的脑补,所以存在了太多的误解。

    时间往回倒推半个小时。

    刚刚和黎昭杠完就回到自己屋里的宋禹丞,并没有立刻坐下休息,反而小心的站在窗边,透过竹帘看他们外面的情况。

    等到房东把他叫的卤味和绿豆汤当成浇菜地的奖励送去以后,他才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下意识勾起唇笑了笑。但在注意到摄像盯着自己的时候,他又很快就收敛了。

    “你帮他们加餐为什么还要找这样的借口?”摄像斟酌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其实原因就很明显,宋禹丞担心黎昭他们饭不够吃。可偏偏宋禹丞却强词夺理的解释道:“只是礼尚往来。”

    “那包子和卤味,这个礼尚往来是不是有点太不平衡?”摄像的反问略犀利。

    毕竟憋到了现在,他是真的有点忍不住了。他觉得宋禹丞太委屈,分明处处把所有人都照顾到了,凭什么还要因为走那个倒霉台本就把自己招的满身都是骂名?至于什么直播,什么工作,在现在的摄像眼里,和宋禹丞的委屈求全比起来,都并不算什么。

    所以,他想给宋禹丞一个机会,让他把想说的都说出来。

    然而万万没想到,在短暂的沉默以后,宋禹丞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说出的话,还是那个台本上写过的。但是那个落寞的音调,却让整个直播间的网友,瞬间心口一疼。

    “我有个弟弟,就像黎昭这么大,只是不像他是个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