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3)
    黎昭是真忍不住了。

    他看不起宋禹丞,觉得像宋禹丞这种出来卖的,和他们站在一起,都是一种侮辱。如果不是顾念着这是直播,怕是还有更难听的话等着。

    可宋禹丞却完全不在乎,他冷笑一声,眼神落在不远处的摄像机上,一语双关:“你碰我一下试试?我花我自己的钱,和你有什么关系?”

    “可这是直播,这么多人看着呢!”黎昭年纪小,被他激了一下,手里的力度又更大了一些。

    “那又如何?”宋禹丞像是故意挑事一样凑近,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语气警告道:“你也知道是直播,那不就更该配合我?我可是领了台本的,万一把真我惹急了,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届时全国的网友可都能看到,你们这些光风霁月的大家少爷小姐,是怎么为了点美名儿,推我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可怜出来背黑锅。”

    无父无母,还小可怜?这他妈怕不是新编出来的笑话大全。

    四九城圈子里谁不知道他宋禹丞十二、三岁就跟了许牧之,十五岁就挂了名是包养。许牧之一周去他那两次,比看亲妈还频。至于宋禹丞现在住的房子,更是有名的别墅区。这些年,不定从许牧之手里捞了多少,没准比他们这些世家少爷手里的活钱还多。现在反倒演起来小白菜了,不是故意的又是什么!

    黎昭被他这一句话怼的差点上不来气。可偏偏顾念着楚嵘参加节目的目的,也不敢说的太深,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宋禹丞。

    但宋禹丞却并不打算就此闭嘴。

    上一世,黎昭虽然没有刻意欺负过原身,但原身进组后,也没少被他嘲讽。更何况,黎昭明知道原身是领了台本的弃子,却还要掐着原身的态度煽风点火。

    所以宋禹丞决定,这次就好好利用台本的事恶心黎昭一把。他既然当了恶毒男配,就没有忍气吞声的道理。自然要狠狠的享受一把欺负“小白花”们的舒丨爽丨快丨感。

    这么想着,宋禹丞挑了楚嵘一眼,意味深长的模样,颇有几分狗仗人势的意味。

    “不甘心是不是?觉得我羞辱你了是不是?那也得忍着。毕竟你也是为了捧楚嵘才来,所以更该配合我。黎昭,又当又立的是婊丨子,想要美名,就得先学会怎么被欺负。对我尊重点,否则真当误了楚嵘的事儿,我们许叔叔可不会放过你。”

    毕竟,和许牧之比起来,黎昭他们家,还真算不得什么。

    这一下,黎昭彻底炸了,说出的话也变得恶毒起来,“宋禹丞你别太嚣张,你现在也不过是许牧之玩剩下的。就不怕节目结束……”

    “无所谓。”宋禹丞随口打断:“金主可以再找。反正圈子里都知道我是卖的。靠着这张脸,明码标价我还怕混不到一口饭吃?听说你有个哥哥就好这一口,还有你爸爸……”

    “你无耻!”短短几句话的交锋,黎昭这个平时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生被宋禹丞气到双眼通红。死死的盯着他,眼里面的恨意几乎要把宋禹丞的身体烧个对穿。

    可宋禹丞却像是欣赏到了什么美景一般得意的挑眉一笑,瞬间荡漾开的风流,晃得满院子的少年少女,全都愣住了。至于距离他最近的黎昭,更是感觉就连自己被宋禹丞顺势握住的手腕的肌肤,都被烧的发烫。原本即将失控的情绪,也随之戛然而止。

    可宋禹丞却懒得在搭理他。他手上用力,将黎昭拽着自己领口的手扯了下来,随意把人扔在地上,拎着行李就进屋了。

    “没事吧!”原本撤走的导演组,看他们气氛不好,赶紧派人过来询问。

    “不要紧,一点小矛盾。”楚嵘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赶紧先把黎昭扶起来。再一看,黎昭的手腕上一圈清晰的红印子,分明是宋禹丞方才禁锢他的时候,下了死力气。而这个画面,也同样适时转放到了直播间里。

    这下,弹幕上骂宋禹丞的人,就更多了。就连那种平时不留言的,都忍不住要开口喷几句。

    “这傻逼是哪里找的?有毛病吧!动不动还打人。”

    “可不是!黎昭也是脾气好,要是我,肯定一脚踹死他!”

    “不行,我要气炸了。这是来做节目吗?这是来作死的吧!”

    “宋禹丞滚!滚出《交换人生》节目组!”

    这样的骂人弹幕瞬间糊满了整个直播画面,而网友们愤怒的情绪,也变得越发高涨。方才宋禹丞和黎昭的交谈声很小,内容他们自然听不到,可即便如此,也并不妨碍他们因为偏见,先入为主的判定是宋禹丞欺负了黎昭。

    甚至有手快的,还截图画面,做成吐槽的表情包,放到网上群嘲。

    可以说,这一次,宋禹丞的人设是立的相当稳了。才开播几个小时,就挂上了各种“垃圾”“恶毒”等等的人渣属性标签。

    可面对这种情况,宋禹丞来说却是最喜闻乐见的。而且,他还巴不得那些键盘侠能骂的更狠一些。

    因为他们现在骂的越难听,等接下来的打脸,就会越痛快!

    ————————————————-

    而此时另外一边,院子里楚嵘众人,却是骑虎难下。

    由于宋禹丞拒绝合作,三天的房租就没有办法凑齐。几个人都被气得够呛,可却偏偏拿他没办法。最后只能商量着,先交两天的租金,剩下的,等明天在想法子。

    这一夜,绝对是这帮大都市里出来的少爷小姐们睡得最难熬的一夜。等到了第二天,他们起床的时候,更是腰酸背痛,狼狈至极。什么风度和骄纵,在生存面前,全都可以消失殆尽。

    可即便如此,他们一想到另外房间里的宋禹丞,就又觉得有所安慰。毕竟宋禹丞已经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如果找不到赚钱的法子,那么他今天晚上就要流落大街。

    然而他们不懂的是,宋禹丞继承了原身的天赋,自然有解决之法。别说这里是个小县城,就算是个野山沟,他也一样有解决的法子。

    七月,一年里最炎热的几个月份之一。可对于柳树来说,却正是蓬勃生长的好时候。翠□□滴的枝条从顶端垂落,随风摆动,柔韧又不失雅致风骨。而这样的画面,也是小县城里,最为常见的秀丽风景。

    至于宋禹丞的主意,就打在这些柳树上。和房东借了把剪子,他从院子里的柳树上,剪了许多的柳条下来,粗略看去,足有小半背篓。紧接着,他就拎着背篓,往集市那头去了。

    “他要去哪?”另外的屋子里,黎昭刚一起来就看到宋禹丞离开的背影,忍不住问了一句。

    昨天的冲突始终让他耿耿于怀,认为自己竟然被个“兔儿爷”给迷了眼,简直耻辱至极。所以一时间,黎昭对于宋禹丞的举动都格外注意,就希望他今天挣不到钱,流落街头,回来求他们收留。

    至于其他人,心里也多少有着类似的想法。毕竟他们对宋禹丞的感官同样不好,也都存着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唯独楚嵘的心情很是复杂。楚嵘总隐约觉得,宋禹丞的本性,可能不是这样。就好比昨天他冲着黎昭的挑眉一笑,那种瞬间像是潋滟了十里桃花的风流,哪里会是一个替身该有的气场。

    不过很快,他就整理好了心情,并且招呼黎昭几个准备出门。现在可不是研究宋禹丞的时候,眼下他们手里已经没有钱了,今天必须找到工作,否则就真得饿着肚子熬三天。

    其他人也同样明白情况的严重性,全都自觉的服从了楚嵘的安排。用最快的时间收拾妥当,跟着楚嵘一起出了门。

    ————————————-

    总有不少白手起家的大佬,都会在自己的传记里,写上一笔类似于那种靠卖鞋垫开始发家致富的大众梗。可现实却是,如果你穷的连进鞋垫的钱都弄不到,那关于“挣钱”这两个字,就等同于白日做梦。

    而眼下,楚嵘一伙人,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尴尬处境。

    这帮平时手里从来不缺零花的少年少女们,在炎炎烈日下,绕着小县城走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能干的活计。

    想想也是,小县城生活节奏慢,机遇和工作的岗位,也远远没有大城市那么丰富。关键是,并没人愿意雇佣他们。

    他们一看就全都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细活不行,粗活不会,雇佣起来,不但不能减轻工作量,还会倒添麻烦。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真不需要人。”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婉拒,包括楚嵘在内,这些城市里来的天之骄子们,在四处碰壁以后,全都呆立在原地,有点无所适从。

    原本他们脑补,随便找个小店铺打打零工,也能挣到一顿饭钱。可现在这个幻想,却被轻而易举的打破。毕竟,在这样的小县城里,他们以往所依仗的身份,财力,包括学识和才艺,根本就毫无卵用。还不如掌握一些类似于什么“母猪的产后护理”,“挤牛奶的十种手法技巧”来的更实在一些。

    “所以说这就是生活。”眼下,楚嵘他们面对的堪称残酷的一幕,让直播间里不少人都发出感慨。随后更多的类似于“理想丰满,现实残酷。”的叹息,也随之而来。

    而楚嵘他们,也在众人的讨论声中,又绕了小县城跑了一圈。

    这次,他们不再追求所谓的工资多少,只要能管饭,他们就可以接受。可令人绝望的是,即便要求如此之低,他们也依旧没有找到能够胜任的工作。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十二点。正是太阳最大的时候,炙热的阳光把他们的皮肤晒得通红。再加上走路太多,汗水把衣服都给沁透了,黏黏糊糊的粘在身上,简直苦不堪言。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招工的?导演组该不会是耍我们吧!”黎昭脾气最爆,这会子怒气上来了,气得一把摔了手里的草帽。

    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整个一个上午,就没停脚的走路。如果有所收获,那也就算了。可事实上,他们就连一碗白水的钱,都没有挣到。

    “就算是当街摆个破碗要饭,也够混个馅饼了。”开场不利,再加上又饿又累,黎昭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疯了。

    至于其他参演的少年,情况也相差无几,虽然不至于骂街,但情绪也是低落到了极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撑到三天适应期结束。

    “先别急,咱们找个地方歇一会,慢慢想办法。”楚嵘还算沉稳,他虽然也同样一筹莫展,但面上还能保持冷静。见众人情绪不好,赶紧先尝试安抚下来,然后在做打算。

    可即便如此,楚嵘心里也明白,这三天,怕是很难度过。导演组安排的这个坎,肯定远远不是让他们吃苦这么简单。想到以后的拍摄,楚嵘的心情也变得越发沉重。

    然而他们的困境,对于观看直播的网友来说,却是最大的看点之一。尤其是像楚嵘这种从小就是别人家孩子存在的“国民弟弟”,能够看到他为难受挫,也是很能引起人的恶趣味。

    “啧,我看这一季度,估计又是没有嘉宾能够挣到钱。”

    “这不正好?看的就是这个反转。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天之骄子,也不是无所不能。”

    “所以人还得靠自己努力,不过我觉得楚嵘这孩子不错,临危不乱的。”

    直播间里的人纷纷感叹着,对他们后面的应对方式,也十分期待。

    《交换人生》这个真人秀,从开播到现在,每一季都有一个适应期。虽然参演的人不同,但是任务却是大致相同的,都是要靠着十块钱生存三天。

    然而正是这个最简单的任务,却把所有人都难住了。倒不是说他们不够优秀,只能说,他们还年龄太小,本身的历练,远远不足以支撑他们,在面对不熟悉的环境时,找出最适合应对的方法。

    一时间,楚嵘一行人陷入迷茫。而直播间里的网友们,也感慨万千。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好奇的提了一句,“话说,那个叫宋禹丞的这会去干嘛了?”

    “还用问,肯定是偷懒去了。谁要看他~”

    “就是,他不跟大团一起,单独看还要花钱,我才不关心这种垃圾呢!”

    三言两语,就把这个话题带过去了。

    其实《互换人生》这个真人秀的导演组很有经济头脑。只要肯花钱,在直播间这一块,每个参演者的单独视角都能够直接调出来观看。

    而主直播间这头,只提供多人视角。简单的说,就是哪一堆人多,主直播间里的镜头就跟在哪里。

    如果想看单人的,就得额外花钱。

    就好比楚嵘那头,就有很多楚嵘的粉丝花钱追着看。只为了能够多看到“国民弟弟”的独家镜头。

    而宋禹丞这里,就是完全相反的。他头一天的表现,已经让众人倒进了胃口,根本不会有人想看他的单独视角。

    时间转眼到了下午两点,楚嵘一群人依旧毫无收获,最后饥肠辘辘,不得不先回去休息。

    这下,情况就很明了了。楚嵘他们这次适应期的任务,是肯定要失败的。

    众人不禁也觉得有点遗憾。毕竟楚嵘他们几个,算是这四季以来,个人素质最优秀的参演人员。

    然而就在这时,直播间的弹幕里,突然有人说道,“卧槽,卧槽,你们看那个宋禹丞了吗?他还真的挣到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