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2)
    简单来说,类似于那种巧手天赋。

    和宋禹丞脑补的不同,原身竟然还真有点本事。虽然感情上是个弱者,但却意外有着一双,可以说是神乎其技的巧手。

    任何看似不起眼的物件,在原身手里摆弄起来,都会焕然一新,被赋予新的灵魂。

    而且原身也相当多才多艺,不仅是最常见的那些手工技巧,就连蓝染,刺绣,编织,也都有所涉猎,底子相当扎实。在他跟了许牧之以后,这些技能更是成为了支撑他生活花销的最大经济来源。宋禹丞顺手查了一下原身的网店,发现他竟然还是一名小有名气的某宝手工店铺店主。

    因此,如果没有意外,即便和许牧之分开,这门手艺也足以支持他活下去,可惜的是,后来在拍完真人秀以后,校园霸凌和杨秘书的故意安排,竟然意外将原身的手毁了。

    回忆起医院里,原身木讷着脸听着医生交代医嘱场景。那句充满鄙夷的“以后彻底可以不用干活了”的嘲讽,几乎直接将原身推向了最绝望的深渊。

    足以灭顶的恨意,再次让宋禹丞身临其境,清晰的感受到原身的怨恨。

    不过幸好,现在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杨秘书已经咎由自取。而原身这项天赋技能,也在系统的金手指下,被他完全继承。

    想到那个节目的要求和安排,宋禹丞觉得,他大概有思路了。

    好吃懒做白眼狼?没问题啊!他就送给他们一个宋禹丞式的白眼狼好了。

    这么想着,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准备开始休息。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拍摄的那天。

    许牧之是个面面俱到的人,他既然要让宋禹丞演出一个二世主的角色,细节方面,也自然会安排得巨细无遗。

    眼下,宋禹丞不过刚起床,就已经有人等在了外面。他略看了一眼,有管家有司机,甚至连衣服都帮他准备妥当。

    一路无话,拍摄组那头,宋禹丞是最后一个到的。

    当他和导演打完招呼,就直接往拍摄用的车子那边走。眼下,楚嵘人已经到了,并且很轻松的就和其他人打成一片。而宋禹丞的出现,却让他们融洽的氛围,出现了一瞬间的微妙改变。

    总有些人,只要出现,就能成为大众的焦点。很明显,宋禹丞就是其中之一。例如现在,他穿着一身高级定制的休闲服,俊美至极的容貌被衬托得越发引人瞩目,就连周身上下那种毫不掩饰的恣意骄傲,也不让人觉得突兀或者厌烦,甚至给人一种感觉,他原本就应该是这幅模样。

    车上那几个少年,顿时就都被晃住了眼。尤其是楚嵘。他在看到宋禹丞的第一眼的时候,惊诧就已经写在了脸上。

    像,这是楚嵘对宋禹丞的第一印象。

    楚嵘发觉,面前这个少年,和自己简直好比亲生兄弟。甚至连走路的姿态,和一些细微的习惯,都是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楚嵘气质温润,而宋禹丞的气场,明显具有更高的侵略感。

    因此宋禹丞刚一上车,不少人就和他打招呼。楚嵘更是主动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楚嵘。”

    然而宋禹丞却皱了皱眉,连看都没看,转头指了指里面的位置,同时命令身后的管家道:“进去收拾了。”

    那语气,就像是眼前这些人全都是空气一样,骄傲的不得了,丝毫不把楚嵘放在眼里。他可是领了正经台本的,自然要一丝不苟的演。要不然,真相大白之后的爽感,就会少了很多。这些人上一世踩着原身的名声立了牌坊,这一次,宋禹丞既要立得住人设过得舒服,也要狠狠的抽肿这帮人的脸。

    他的局才刚刚开始。可对于那些初次见面的少年们来说,冲击却是巨大的。

    卧槽!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车上几个一起出演的少年们顿时面面相觑,都觉得不可思议。宋禹丞瞧不起他们到还好说,可楚嵘毕竟是楚家继承人,即便他不愿意继承家业,非要混在娱乐圈,可到底身份在那里摆着。纵使放到四九城水最深的圈子里,楚嵘说出来的话,也不容人小觑。这宋禹丞是什么来历,也敢对楚嵘这幅态度?

    然而这年头不过刚起,车上有个知道底细的,就忍不住冷笑着揭了底:“许牧之养的小兔子,穿上龙袍还真当自己是太子爷了。”

    这说话的少年名叫黎昭。说来也巧,他们家现在正和许牧之有个合作,再加上黎昭本身就是娱乐圈里的太丨子丨党之一。这次过来,就是为了陪楚嵘。所以关于宋禹丞的身份,他心知肚明。自然格外看不上他一副装腔作势的模样,干脆直接点出了他的身份。

    而其余的人也不是傻子,“小兔子”的含义,也算是人尽皆知。因此,他们再看宋禹丞的时候,表情就变得有点微妙。

    可他们只不过是惊诧,楚嵘才是真正受到了冲击。

    楚嵘对宋禹丞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他没有亲兄弟,所以总觉得宋禹丞和自己的一丝相似,就是有缘。可乍一听说,宋禹丞是许牧之照着自己的模样养出来的替身,极度的失望,越发让他觉得恶心到不行。

    毕竟,许牧之干的那些垃圾事,燕京的圈子里早就传开了。但凡消息灵通点的,都知道许牧之追求他不成,养了一堆玩物。毫无疑问,宋禹丞就是其中之一。许牧之把他送过来,就跟光明正大抽他的脸,有什么区别?

    这么想着,楚嵘对宋禹丞的感官更差。往日的温柔也无法维持,变得极其冷淡。

    而网上那头,正守在直播间里看直播的网友们,更是直接就炸了。

    “这个新来的别是个脑残!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

    “还什么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就这素质,我侄女两岁半见了人,还知道问好呢。”

    “醉了简直。还带着管家,以为自己是什么英国皇室王子民间巡查吗?”

    一时间,直播间里飘满了吐槽宋禹丞的弹幕。每一句,都是针对他高傲态度的嘲讽。

    《交换人生》有两版,一版免费,剪辑后电视上放映。一版是付费,可以在网络上看全程无剪辑直播。

    而他们方才的对话,虽然因为声音比较小,没有完整的传过去,但是联系起上下情节以后,就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觉得是宋禹丞太骄纵,所以才惹了楚嵘他们厌烦。

    毕竟其他人不算,楚嵘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有礼貌,好说话。连他都对宋禹丞敬谢不敏,可见这人是讨厌到了什么地步。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这不过是个开始,后面发生的事情,才真正诠释了,什么叫极品。

    宋禹丞就跟生怕不能把自己作死一样,在接下来的行程里,越发将一个理念贯了个彻彻底底——长得越好看,心地越险恶。

    谁能想到,宋禹丞竟然自己一个人,占了车子后面整整一排的座位。在队伍里的两个女孩,因为车里人多且没有空调而恶心反胃的时候。他竟然恶劣到了,把自己的怕脏的行李箱放在座位上,也不愿意和人家换位置。

    这根本就不是骄纵,应该是恶毒了吧!

    这下,用不着这些孩子说什么,直播间里的就立刻骂了起来。

    “不行,我不能忍了。就算再骄纵自我,基本的人性中应该是有的。人家两个女孩那么辛苦,他是瞎了吗?居然看不见?”

    “《交换人生》四季了,这个叫宋禹丞的,是我见过最卑鄙无耻的素人。”

    “这么牛逼吊炸天,处处拿腔作调的,看着就让人作呕。不换座位也好,和他坐在一起,怕是不晕车的都要恶心吐了。”

    基本上是什么难听说什么。即便有所谓经验人士质疑了一句,说“像节目组提供的那种老式面包车,后排的通风效果其实更糟,并且特别颠簸,那两个女孩如果已经晕车,坐过去估计直接就要吐了。”也很快淹没在,“就宋禹丞那种脑残,怎么可能顾虑别人?”这样的嘲讽中了。

    至于等到了落脚地之后,矛盾就被激发得更加严重。

    是一个小县城。

    说来有趣,在进村之前,宋禹丞他们三天的适应期。可这三天却并不好过,节目组给他们每人十块钱,可这十块钱,就是他们之后的三天,在小县城里的全部可用资金。

    “这无所谓吧!不行吃三天馒头就过去了。”几个少年都觉得并不算什么,包括楚嵘在内,都认为这任务也太简单了一点。

    毕竟要过来参加节目,所以小县城的物价,他们也是事先调查过的。别说十块钱,就算是五块钱,也能过的不错。

    可等进了院子,才明白自己被套路了。原来他们住宿竟然也是要钱的。一个房间一天十块,水免费,电费自理。

    这下全都懵逼了。而导演组的全部撤离,只留下他们自己的做法,也表示了这不是在演戏,是真的没有任何援助。如果他们挣不到钱,别说吃馒头,怕是明天就要住到大街上。

    这,这怎么办?

    几个少年全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乱了套。只有楚嵘还勉强镇定。他之前参加过别的真人秀,知道导演组不会真的把他们赶尽杀绝,很快就想出了法子。

    “别着急,咱们把钱合起来,租两间屋子。男孩一间屋子,女孩一间,这样三天下来,就只需要六十块钱。剩下吃饭的问题,等安顿下来以后,在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在县城里找到工作。哪怕一人一天挣两块钱,也能买三顿馒头配咸菜了。”

    “这个好!”众人立刻表示赞同,可万万没想到,宋禹丞竟然不同意。而且他非但不同意,还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下,彻底忍不了了。矛盾就此爆发,黎昭上前一步,狠狠的拽住了宋禹丞的衣领。

    “你特么别没事找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