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传奇 > 第十章 晕船
    方适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在自己的房间床上。苏佳、柯奇和毕斯都在。一见方适醒来,毕斯走到方适面前,拿出怀表晃动,用不熟练的华夏语道:“你在酒店摔倒,摔伤了胳膊,被她送回房间。”

    如果方适抵抗了催眠,他们不会意外。如果方适顺从了催眠,他们也不会意外。但是方适表现出来的状态让他们很意外,方适没有顺从闭上眼睛继续睡,也没有开口说话,眼神处于迷离状态,如同想做某件事的人,突然忘记自己想做什么事,正在苦苦寻思。

    毕斯道:“他没有抵抗,但他的精神力非常强。”说罢,毕斯闭目,五指撑开怀表链子,继续重复自己催眠的话语。这次方适没有再抵抗,终于合上了双眼。

    方适再次醒来,脑海中的记忆已经出现变化,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吃自助餐时候,有两个男子打架,自己被波及摔倒,摔伤了胳膊。苏佳上前询问,而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方适下床,对苏佳道谢:“谢谢。”

    苏佳所有所思:“没有关系,你还好吗?”

    方适活动下身体,感觉不错,点头:“是的。”由于词语的贫乏,两人尽可能使用最常用的单词,导致对话干巴巴。

    苏佳道:“再见。”

    “再见。”

    ……

    用了晚餐之后在客房洗澡,休息一会,方适到酒店前台结账,步行前往二号码头。到达二号码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毕斯、苏佳和柯奇三个人已经在码头,方适很惊讶上前,问:“你们也是去联盟大学?”

    毕斯一个人在一边,独自的看向远方的海面,并没有回答。

    苏佳点头:“是的,你也是?”

    方适点头:“对。”

    苏佳介绍:“这是我朋友,他叫柯奇,他叫方适。”

    “柯奇?”方适和柯奇握手。

    柯奇问:“怎么?”

    “这名字好熟悉。”

    没等方适多想,一辆汽车停在路边,司机拉开后车门,一位白衣黑发碧眼女子走了出来。她的出现如同夜晚中的一轮明月,瞬间照亮了整个码头,包括毕斯在内大家都被她吸引。纯洁干净的面容,美丽动人。苏佳也漂亮,她的漂亮只是漂亮,这位女子的漂亮,犹如女神一般,圣洁而又威严,美丽而又亲切。

    女子缓缓向大家走来,走到大家面前,略微弯腰向大家行礼:“你们好,我叫安洁拉。”

    安洁拉?安也是百家姓之一……

    不管怎么说,终于听见一个正常点的老外名字,方适和大家一起报了自己名字,这里面最生硬当属毕斯,很冷漠的道:“毕斯。”而后转头继续看海面,似乎这些人间俗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接下去的对话方适基本就插不上了,方适为了面子,开始装冷酷,也只能装冷酷,在一边以惆怅的心情看大海,似乎如此美女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实际上他倒是想多聊几句,可惜速成的英文存在很多缺陷。与其暴露自己的缺点,不如让自己表现的有性格一些。

    方适也猜到这边几位应该都是新生,是自己的同学。苏佳最让方适上心,这女人绝对不普通,她以普通人的身份进入学校,目的是什么呢?

    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虽然听不懂,但是方适读出毕斯这位贵族少年对安洁拉存在有敌视情绪,似乎是老相识。但是两人表情又表示出他们是第一次见面。

    什么乱七八糟,方适想到老鬼说的一句话,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不要怂,一个字,就是干。后面一句无视掉,自己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

    船准时的出现在海面上,是一艘近海捕捞的小渔船。船只靠岸,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衣,牛仔裤的女子一脚踩踏着船栏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审视看着几人。这女人三十出头,口红为紫色,长发齐刘海,非常艳丽。紧身衣中v,露出一道深不可测的事业线,让她整体看起来更为姓感。

    女子另外一只手在身后,拿出来是一个文件夹,打开,念道:“安洁拉。”

    安洁拉略弯腰行礼:“我是。”

    女子不耐烦道:“上来……毕斯。”

    毕斯举下手,一垫脚上了船。

    女子念:“柯奇。”

    柯奇也上了。

    “苏佳。”

    苏佳跳上船。

    女子收了文案,对驾驶位打个响指,船开始倒车。

    什么飞机?方适愣住了,忙拿出录取通知书喊道:“嘿!”

    女子看方适,一个纵跳从船头跳到方适面前,因站立高位,其事业线直逼方适脸部,方适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女子一把拿过录取通知书看了起来,拿出自己文件夹核对一会,打量着方适,用华夏语问:“华夏人?”

    “是。”

    “我接收的学员中没有你的名字。”

    方适能说什么,不管怎么说,能听见流利的华夏语让他倍感亲切。

    “稍等。”女子又跳回了船只,船只晃动一下,她大步的走到驾驶舱,使用无线电对外联系。

    花费了五分钟后,女子走到船头:“上来。”

    方适忙快步走到伸展台的边缘,距离船只还有三米多,怎么上?靠过来点,但是船只似乎一点靠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那女子跳到伸展台,右手一夹方适的腰,跳回到船上。这时候方适突然生出一个念头,自己原先以为苏佳是混到普通人中上大学的想法有可能是错的。很可能是自己混到了不普通的人中去上大学。

    船只开动,女子也没有招呼大家的心情,在甲板上唯一的一张椅子上靠躺下来,戴上眼罩,似乎进入了睡眠。方适知道能和女子进行语言沟通,有一大堆问题要问,但是见此只能作罢。再看毕斯他们,他们完全没有问问题的意愿,似乎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

    大家席地而坐,没有乘船经验的方适很快开始晕船,肚子内翻江倒海,脑袋是昏天暗地,每一个声音似乎都经过了延迟才被接收。

    吐啊,吐啊……到了后半夜,风浪更大后,方适把苦胆水都吐了出来。女子刚开始是冷漠的看着,到了方适吐无可吐时候她也有些慌乱,到船舱去烧水,又找不到烧水的器皿,用大拇指掐住方适的虎口,但是小小的舒缓手段并没有让方适好过多少。

    方适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想死。不晕车的人不知道晕车的痛苦,不晕船的人不知道晕船的痛苦。

    见方适情况越来越糟糕,女子要求船长将船停靠到最近的荒岛上。这时候毕斯出面了,拿了怀表叽里呱啦几句,方适终于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