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传奇 > 第四章 捉迷藏
    班长点点头,对女鬼还充满恐惧,两人就这个姿势维持着。只见那女鬼飘过两人身边,傻傻的站立在厅堂桌子前,桌子上墙壁挂了班长大伯的遗像。很久之后,女鬼从桌子边进入后堂,后堂是尿桶摆放处,这边有一条长廊,连接贯通厨房和各房间。

    “奇怪,这鬼不会伤害你。”那班长怎么会印堂发黑?方适轻声说了一句,马上知道自己不对,自己提到了鬼字。只见那将要进入后堂的女鬼一颤,定在当场。转头眼神迷离的扫视左右。女鬼飘过两人身边,到了厅堂口,拿木柱子上挂的抹布,没拿下来,因为她的念力太弱,无法触动实体。但是她如同自己拿到抹布一样,飘到遗像下的桌子前,开始擦桌子。

    念鬼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班长拿下方适捂口的手,嘴凑到方适耳边:“好像是大伯母。”

    方适点头,难怪留念,大伯父去世之后,大伯母郁郁寡欢,也在数月前去世。思家念亲之鬼,不会害人,也没有能力害人。

    女鬼擦完桌子,静静傻站一会,而后飘入后堂,再也不见。

    班长看方适:“真的有……”

    “不能说那个字。”方适忙提醒。

    班长连连点头:“我们怎么办?”

    “没关系,她不会伤害你。”

    “可是我怕。”

    “那就和你父母……”方适突然感觉心中一悸,立刻做个噤声的手势,额头冷汗落了下来。

    这时候在厨房口院子位置,一个红衣女鬼从井口升起飘出,女鬼朝黑影所在位置摇头晃脑看着,黑影双指摁在自己的额头位置。女鬼不再理会黑影,双手拨开面前的长发,如狗一般闻了闻,朝厅堂位置飘去。

    就在这时间内,方适迅速脱下班长的校服,扔到了后堂和厅堂门槛上,在纸上写:“闭呼吸。”

    班长刚闭住呼吸,红衣女鬼就出现了。和白衣女鬼不同,红衣女鬼非常灵动,行动也很快,飘到了校服位置,蹲身口鼻吸气。班长看见淡淡的白光从衣服上飘起,被女鬼吸入。

    女鬼站起来,左右看,感觉很不对。

    方适将班长的发箍拿下,放在桌子上,然后和班长慢慢站起来朝外移动。发箍一放在桌子上,那女鬼如同被磁铁吸引的金属,一下就到了发箍前,惨白的脸在发箍上游离一会,又将少许的白光吸入。

    两人刚退到厅堂边,班长实在受不了,掰开方适的手,大口的呼吸了起来。方适手被移开,知道不好,立刻咬破左手食指,鲜血抹在右手掌上。红衣女鬼扑向班长,方适左手盖在红衣女鬼的身体上,男子纯阳之血让红衣女鬼晃了两下,等女鬼回神再探查,两人已经重新闭住了呼吸,方适牵了班长的手朝左边慢慢移动。

    红衣女鬼很生气,可以听见她发出低低的嘶哑的声音,方适从班长内穿的衬衫扯下一颗纽扣,朝厨房方向扔去,那女鬼跟随纽扣而去。方适拉了班长进入厅堂左边第二个房间,轻而深的呼吸,班长也照葫芦画瓢的呼吸。

    第二个房间是大伯生前住的房间,生前之物已经大部分焚毁,只留下一些家具。方适拉开衣橱的门和班长钻了进去。

    “她离我们现在比较远。”衣橱为木,加之木门,房间木墙,可以有效阻挡生人阳气被鬼探知。

    “现在怎么办?”

    “熬到四到五点。”四点一般鬼就会退却,但是有些念力高深的鬼不受此限制。五点之后,除非附身,否则群鬼皆退。要解决鬼最直接办法就是找到鬼的藏身之所,破坏藏身之所,鬼就会成为孤魂野鬼,无法留在一处,并且念力大大降低。方适问:“这鬼是谁?”

    “我不知道。”班长没听父母说起过还有这样一个人。

    衣橱不大,两人挤在一起,方适还没到发育到阶段,加之年代原因,对男女之事完全不懂。班长身体已经发育,要不也不会因为‘必有凶兆’去向老师告状,但是对男女之事也是完全不懂。两人就这么挨着,双手互相握在一起给自己打气。

    别看方适表面镇静,实际也吓半死,他虽然看了很多书,但是都是理论的东西。唯一知道的就是纯男之血可破鬼魅,但也只是小破鬼魅。不过按照小柔来说,除非道行高深,否则鬼一般伤害不了纯男,所以方适暂时也不需要学太多。方适问,什么叫纯男?小柔笑眯眯的告诉方适,以后你会知道。旁边一鬼嘲讽:你个纯女知道个屁。

    按照心跳频率来看这鬼不简单,最少是怨鬼级别中的高档货,怨念是鬼主要形成的原因。越是恨,越是冤,越是小心眼,念力就越强。好在这只是怨鬼高档货中的残缺品,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修炼怨力或者说念力的鬼,虽然实力强大,但是缺乏训练,只要闭住呼吸就可以瞒过她。假如她有对自己的天赋进行研究和修炼,可以通过肉眼直接看见方适和班长。

    “来了。”方适说了一声,开始深呼吸准备闭气,方适闭气功夫一流,在爷爷藏书中就有江湖的龟息之术,方适利用气练习龟息效果显著。练习闭气主要作用是夏天在河里折腾。作为小孩,一切以玩为主。

    门吱呀的慢慢打开,没有其他声音。但是方适和班长都知道红衣女鬼就在自己附近,班长吓的身体不由自主发抖,方适搂住她进行安抚。班长情绪稍有稳定之时,衣橱门慢慢的朝外打开,班长抬头看见那红衣女鬼的双眼,如同死鱼眼一般挂在眼皮上,极其可怖。

    这一惊吓让班长立刻喘不过气来,正要呼吸时候,方适送上了初吻,双唇相对,一口气送入班长口中。班长好歹是发育了,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一手指甲全抠在方适的手臂上。

    方适刚开始只想渡气,这手段在五年级游泳时候用过,同学溺水,方适去救,但是那水中暗流导致方适小腿抽筋。方适只能给同学渡了口气,等待到了大人们到来。所以严格来说,方适初吻是给了一个忘记了名字的男娃。

    一口气渡到后面,方适有奔腾之感,丹田发热,感觉人陷入了一个甜蜜的沙发中,完全不想离开,又有如飞上云端,不知自己在哪,全身轻抖,无法自制。班长在方适口对口渡气,呼吸缓和后,她还以为方适在继续渡气,也没有推开,反而闭上眼睛,似羞,似臊,她也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心情。虽然没有方适那么强烈的感觉,但是她发现自己不讨厌这样。

    在一对纯男女的第一次初吻中,可怖的红衣女鬼完全被无视了,她左右晃动脑袋,终于慢慢的离开了衣橱,从房间的后门到了后堂的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