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宠爱野兽的七种方法 > 愤怒wrath 人类奴隶攻x豹人将人军受09
    在三岁之前,帕蓝还是只无忧无虑的小豹子,每天想的就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去哪里玩,玩什么,他们玩的最多的就是将军战士游戏,每个孩子都想当将军。等到大家慢慢长大,小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成功化形,就只有他还不能化形,于是大家都不带着他玩了,他看到有别的小兽人买了宠物来炫耀,所以他问妈妈他可不可以养一只宠物,然后妈妈给他买了一只人类幼崽。

    那次欧洛斯差点被人抢走还受伤的事情对帕蓝的心理影响太大了,虽然从小妈妈就告诉他这是个强者为尊的国家,但他那时候还小不缺吃喝并没有深刻的认识,欧洛斯大概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拥有的特别喜欢的东西。他终于有了战斗的欲望,并不是为了掠夺而战斗,而是为了守护而战斗。

    没有哈缇也会有别人的,不变强的话,就没法保护欧洛斯了。

    所以帕蓝每天都拼了命地训练自己,枯燥反复地进行着基础体能的练习,还在做神力的锻炼。

    这些事帕蓝都和欧洛斯说,只要欧洛斯问,他就回答:“神力就是来自天地之间的力量,可以通过锻炼储存在兽纹里。”

    欧洛斯问:“我看你、你妈妈、塔莉还有芦诺先生身上的兽纹颜色都不一样,还有那个太子身上的,你妈妈和太子是金色的兽纹,芦诺先生是银色的兽纹,塔莉姐姐也是,你身上的兽纹是黑色的,上次那个小兽人也是黑色的兽纹,这是指等级的不同吧。应该是刚化形的小兽人都是黑色的兽纹?然后慢慢升级吧?”

    “是啊,你可真聪明。”帕蓝眼睛亮亮地说,他都还没说,欧洛斯就自己猜出来那么多了,他点点头,伸出手,比划了四支手指,“有四种等级的兽人,黑纹兽人、雾纹兽人、银纹兽人和金纹兽人,某种等级又分三阶,神力积攒到一定程度,兽纹的颜色就会有变化。”

    欧洛斯笑笑说:“那假如两个兽纹等级不同的兽人打架的话还需要打吗?比一比兽纹的颜色直接认输赢不就好了。”

    帕蓝挠挠头,有点被他问住了,说:“不是这样吧?还是得打的,上次战士大赛,我还看到雾纹兽人打败了银纹兽人……但是金纹兽人没有被越级挑战打败过,我想,大概金纹以下还是可能可以靠锻炼肉体来填补神力上的差距。凯特王国有十二个将军,都是金纹兽人。我可能没办法当上将军,但我说不定还是可以成为一名战士。”

    帕蓝停顿了片刻,有点遗憾地说:“我身上的兽纹太少了,妈妈说我大概终其一生都只会是黑纹兽人,但我还是想努力努力,当上雾纹兽人,我不想就这样屈服。”

    欧洛斯看着他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倔强的神色,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摸他的头,看来他的小帕蓝虽然年纪小,但并不是个小傻子,也不是随便在喊要当战士,他是有认真考虑过的。

    其实欧洛斯还是觉得当战士很危险,可是帕蓝想当,他自然愿意全身心地支持喜欢的人做的决定。可能因为他是科研人员出身,他并没有把这个“神力”真的看成什么玄奥的非自然的力量,世界上所有的力量都有他的原理,就算一两年研究不出来,那么十年,二十年呢?总能有点头绪吧。

    来日方长,慢慢来。

    在这个通讯并不发达的古代文明兽人国家,一件东西要流传开来并不容易,等到欧洛斯再次收到系统的额外奖励已经是三年后的事了。

    这次的通知是:【完成任务{在一个国家内传播梳子的使用},奖励积分80】

    欧洛斯觉得自己大约七岁,长高了许多,不再是三头身的小豆丁了,他估计自己差不多已经有接近一米三的身高,体力值从初始的【3/1000】涨到了【47/1000】,虽然还是挺弱的,但至少没刚开始那么脆了。

    帕蓝兽人形态时不加竖起来的耳朵的话,和他差不多高,但武力值上嘛……欧洛斯只能说天赋不同,这几年欧洛斯也有陆陆续续地做过一些小玩意,他控制着数目,没有隔三差五地创造东西,除非想要哪本书缺积分,他才会去做东西来换积分,尽量运用已有的知识去做。

    比如去年,他用土办法,在地上挖窑,用黏土和水做了陶罐,拿去给芦诺先生看,芦诺先生还惊讶了一下:“你身上也有兽人的血统?你是怎么掌握神力的?”

    欧洛斯当然没有,他把自己做陶罐的方法告诉芦诺先生,只是用泥土、水和火做的。过了段时间,芦诺先生就做出了更多样式的陶罐,准备和梳子一起作为凯特王国的商品,卖去其他国家,换取他们的特产和商品,他们国家使用的就是操纵土的力量,做这个还挺简单的,欧洛斯是挑过之后选了做陶罐。还是10点积分。

    他没有一下子创造太多东西,一来是他现在年纪还小,二来是显得太聪明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说实话,其实他觉得太子养的那个叫翡的男孩子也很聪明,但好像一直在适当地装笨,如果真的很蠢笨的话,太子也不会这么多年都那么宠爱他,欧洛斯听说他要什么太子就给什么,他要学写字太子也手把手亲自教他。而欧洛斯深居简出,芦诺先生对外也没说梳子、陶罐都是他做的,王都的兽人大多只知道太子养了只非常漂亮可爱的人类幼崽,还能聪明,学得会写字呢!

    如此一来,不少有闲钱的兽人贵族便开始跟着养人类当宠物,这几年在王都里流行起了养人类宠物的风潮,许多商人都跟风开始做买卖人类当宠物的生意了,最早那个做人类宠物生意的胖子兽人听说都赚得锅盆满载了,不过他现在不做宠物生意了,现在做人类宠物生意的商人多了,人类宠物的价格降下来了,而且周期长,收益慢,他现在该做梳子生意,这玩意儿好,兽人都有毛发需要梳理,他卖去国外换食盐,运回来再卖掉。凯特王国地产食物都还算丰富,大多能自给自足,就是盐少,必须从国外买。

    欧洛斯这几年陆陆续续攒了一百多的积分,大多用来给帕蓝换训练书上了,帕蓝的训练现在小有成果,开始为另一件事犯愁了:“欧洛斯,你说我该怎么和妈妈说我想去参加战士入学考试啊?”

    凯特王国每隔三年就会招收八岁或者以上以上的小兽人作为学童进行统一的战士培训,在那里会有更多高阶兽人当他们的老师,直到拥有足够的战斗力能完成考核考试就可以正式成为战士,之后再往上升级那是之后的事情了。可是这些年妈妈都送他去当祭司,帕蓝也没敢和妈妈说自己还在偷偷进行战士训练,明年的春天就是入学考试了,如果错过这次考试就得再等上三年了。

    欧洛斯给他建议:“直接和妈妈实话实说吧。”

    帕蓝想到妈妈还是有些害怕,说:“我、我不太敢……我还怕我会考不上。”

    欧洛斯想想,有条不紊地说:“那我们来进行考试准备吧:你知不知道小战士的入学考试要考什么?大概会怎样战斗?可能有哪些小兽人要去参加这次的考试?他们几岁大概有多强的实力?嗯,暂时就知道了,我们先调查好这些,做好准备确定肯定会通过考试,你再去告诉妈妈你想参加考试,我想你要是能通过的话,妈妈肯定会同意你去参加考试的吧。”

    帕蓝被他抛出来这一连串的问题给听得一愣一愣的,不明觉厉,想想欧洛斯说的真几把对,崇拜地说:“欧洛斯,你可真聪明!”

    然后又耷拉下耳朵来说:“可我都不知道哎……”

    帕蓝仔细想想,好像他还从没见过兽人战斗,平时除了去神殿上课,就是回家训练,他很久没出去玩了,至于打架,他只和哈缇因为抢欧洛斯打过一次,他还打输了……这样想想,帕蓝就觉得更不安了。

    他觉得自己是应该去看看兽人是战斗的来学习一下,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傻豹子,他知道王都有座角斗士场,喜欢战斗兽人们会去那里战斗,还有更多喜欢围观战斗的战斗当观众,只有在那里可以合法地互相残杀和宣泄杀戮的欲、望。

    帕蓝攒了一点钱,够买入场资格,他想去看看。

    欧洛斯赞同他的想法,说:“你带我一起去吧。”

    帕蓝摇了摇头:“不能带宠物进去的,除了我们国家的兽人,其他种族的去那里都是在场上当猎物的。”

    欧洛斯胆大包天地说:“我可以扮作兽人混进去。”

    帕蓝惊讶地瞪大眼睛:“怎么扮?”

    欧洛斯拿出他用给帕蓝梳毛收集的毛做的兽耳戴上,他现在留长了头发正好可以半遮住耳朵,显得非常像真的长着兽耳,他还用某种植物榨的黑色的汁液涂在手臂上,画出兽纹的形状:“你看,我这不就像个兽人了吗?”

    这个兽耳欧洛斯可是从收集毛开始做了好长时间才做的这么逼真,稍微有点遗憾的是,系统大概是觉得这些东西并没什么卵用,一点积分都没给。

    欧洛斯看到帕蓝惊讶地都呆住了,笑笑说:“帕蓝,回神了。”

    帕蓝这才回过神,他红着脸,眼眸明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欧洛斯,不知道为什么害羞结巴了:“欧洛斯,你、你这样真、真的好可爱啊,太可爱了,我都要脸红了。”

    你已经脸红了好吗?欧洛斯想,他的老脸也跟着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