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宠爱野兽的七种方法 > 愤怒wrath 人类奴隶攻x豹人将军受08
    欧洛斯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他好像没做什么啊,躺着就加了20点积分?

    “初步传播梳子的使用”?

    是因为今天他向大祭司芦诺讲解了梳子吗?可他还讲了日晷啊?如果是因为今天中午和大祭司说了梳子的话,为什么不是那时候加分,而是现在呢?

    欧洛斯进行了一下推测,根据前几次系统加积分是他在创造或者制造物品并且使用之后才得到了积分,这个“初步传播”应该也有必要的条件要求才算是触发达成。他觉得可以从“初步”这个词开始进行分析,假如只要是传播了就有积分,那系统就不会特地加上“初步”这个词,既然有“初步”,那是不是有“广泛传播”呢?反正创造一个东西显然不止可以拿一次积分……之前他怎么就没想到呢?不过想到了,某种程度上暂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欧洛斯猜测得到这20积分绝对和大祭司芦诺有脱不开的干系,大概是大祭司把梳子推荐给了别人,也不知道是推荐给了谁,推荐给了几个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就算是夜间休息的时候,芦诺也尽量保持着化形的状态好每时每刻都能修炼神力。他把白日那件几乎遮住全身的袍子换下来,穿着件更轻便的衣服,露出肩膀和手臂,静静地坐在月下,月光照在他的身上,银色的兽纹如有实质般,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好似在呼吸一般忽亮忽暗,本来就偏紫色的银色长发也仿佛流淌着星光。

    一只手像是掬着星光般捧着他的长发,另一只手拿着梳子梳理,感慨说:“这个‘梳子’确实很好用。”

    芦诺说:“让凯特人先用上,再做一些,加上工艺,卖到别国去,换东西。狄恩。”

    “好。”狄恩应道,给芦诺梳发的正是凯特王国的国王狄恩,平时高傲威严的狄恩如个小仆般温柔仔细地给芦诺梳着长发,“凡妮莎儿子的那只人类小宠物倒是有点用,还挺聪明的,不像我儿子养的那只,漂亮是漂亮,但是蠢笨不堪胆子又小,我看一眼就吓得哆嗦,躲在伊雷的怀里怕的不出来,他还宠着,那么没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玩腻。”

    芦诺说:“他喜欢就给他吧,不碍事,他从小到大也没任性要过什么,也一直有在好好训练,他才十六岁,还没成年就已经是金纹兽人了。你年轻的时候玩心比他还重,整天不务正业。”

    傍晚的时候,芦诺把自己新做的几个木梳给了狄恩,狄恩在皇宫的聚会中当众使用了梳子,大家纷纷询问这是什么,然后他进行了介绍,再把梳子送给了几位长老。

    这才有了欧洛斯那里积分暴涨的事情。

    欧洛斯不知道这些,之后的两天里他又做了几把梳子,送给帕蓝的妈妈、塔莉姐姐和帕蓝家的其他兽人……但是积分并没有再次增加。欧洛斯估计“初步推广”是小范围,那中等范围大概还是需要一定的数字的,得继续累计,于是他继续做梳子,送出去,让他们可以当成礼物再送给别人。毕竟他是这个世界的“梳子发明者”,他能做出各种各样不同的款式,既然是要用作送礼的,太粗糙的可不好拿出手,鱼骨梳不方便加工装饰,后来做的都是木梳,进行打磨雕刻精加工,不过这样一来就需要更专业的知识了,欧洛斯又拿2点积分换了本梳子精加工的工具书,工期也更长,一天只能做一两把。

    他现在这个身体才三四岁,时间多得很,他不着急,慢慢来,先把这个系统的规则给摸清了再说。

    过了些日子,欧洛斯才知道是国王带头用了梳子,上行下效,现在梳子好像正在贵族中流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进一步流传开来。

    目前他做了三个东西:梳子、日晷、草鞋。

    梳子已经推荐了出去,日晷照芦诺老师的说法是他们兽人有自带的生物钟所以用不上,神殿那个装饰用的都没什么兽人去注意,草鞋嘛,兽人当然是习惯了赤脚走路的,小石子并不会磨破他们的脚底,只有娇贵的人类用得上,可是因为人类娇贵,并没有多少兽人养人类当宠物。养不起,现在只有少数贵族养人类当宠物。欧洛斯知道的,就知道那个太子伊雷养着只人类幼崽。

    听帕蓝说还很受宠呢,有时候帕蓝还会自责不能像太子哥哥养伊乔一样精养他。

    欧洛斯开始了每天跟着帕蓝去上课学写字学知识,下课回来以后陪帕蓝训练的日子。

    欧洛斯手头总共就41点积分,为了帕蓝他决定再使用一次积分,攒分就是拿来用的嘛。

    他在图书馆里找可以帮助帕蓝训练的书籍,可是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兽人锻炼的书,怎么找这里的书似乎都是有关人类科技文明的书,所以他最后挑了一本《如果系统正确地锻炼速度与力量》,人类用的。他想了下帕蓝小正太的模样,人类和兽人变形后是有些相似的,或许可以通用呢?先死马当活马医吧。就算不能帮到帕蓝,这本书他自己也可以用。

    这本书居然挺贵的,花了8点积分,还剩下33点。

    书里有专业人士制定好的详细锻炼计划,欧洛斯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对锻炼量和强度进行调整减少,但是帕蓝能轻而易举地完成,欧洛斯只好给他加大了训练。唉,这体质基础就不一样。

    帕蓝还小,他压根没去想自己的宠物为什么会知道该怎么锻炼,他就是全身心地相信欧洛斯,照着欧洛斯说的去做了。

    目前还是基础的体能训练,不过不管什么花俏的招式,都离不开最基础的体能。这是非常枯燥的练习,比起妈妈带他做的训练有过之而无不及,需要很多的耐心,欧洛斯自己是成年人灵魂所以坚持的下来,他其实有点担心小帕蓝坚持不下来,给小帕蓝安排的训练强度快赶上成年人类了,兽人的体质优势真可怕,但是这只帕蓝奶声奶气的,性格也活泼些,真的吃的了苦吗?没想到一周下来,帕蓝虽然每天都练到一结束就倒头大睡,可是好好地坚持了下来,而且一句抱怨的话都没说。

    欧洛斯会在他睡着后给他按摩放松肌肉,他满心温柔地说,就算变小了,帕蓝果然还是那个帕蓝,坚持又沉稳。

    小帕蓝累坏了,睡得特别香,呼呼呼呼的,借着月光,欧洛斯看到小帕蓝睡着睡着忽然眉头紧皱,像是做了什么噩梦,乱七八糟地说着什么话,欧洛斯俯首侧耳去听,听见小帕蓝说:“不行,不行……”

    什么不行?欧洛斯想。

    “不要抢我的欧洛斯!欧洛斯是我的!”小帕蓝气呼呼地说,转身一把把欧洛斯给抱住了,然后砸吧砸吧嘴巴,又睡着了。

    欧洛斯愣了下,笑了,他知道帕蓝为什么这么努力了,上次他差点被抢走给帕蓝留下的心理阴影太深了吧,帕蓝是真的很害怕他被别的兽人抢走啊。所以才拼命训练。

    他回抱住小帕蓝,揉揉帕蓝的耳朵根,再抚摸后脑和脖颈安抚着帕蓝,但他自己却睡不着。

    说实话,体能训练只是现在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锻炼实力的方法才不得不暂时采用的方案,在见识过这个世界类似“魔法”的神奇力量之后,欧洛斯觉得,就算人类把体能锻炼到极致,也敌不过兽人使用的“神力”。

    而且兽人和人类的体质到底相差多少这些天他也稍微有了个感受,所谓的资质就比如说一个杯子和一个浴缸,不管如何努力攒水,杯子能装的水也不可能比浴缸更多。

    神力所能做的,芦诺先生展示给他看过的绝对只是冰山一角,在这方面,他可不可以帮帮帕蓝呢?首先还是得研究一下的机制吧……不管是哪种力量,都会有他的原理存在。或许神殿里能找到他想要的答案,反正,还是先老老实实地学文化吧,起码三五年起步,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大祭司芦诺算是目前为止欧洛斯碰到的所有兽人里,除了帕蓝,对他最好了。欧洛斯名义上只是是帕蓝带去的小宠物,其实课是一样上的,芦诺先生对他也很仔细耐心,把他当成小徒弟,挺赏识他的。

    这天他们和往常一样去神殿上课,已经学了好半天,芦诺老师让他们休息一会儿,帕蓝掏出两颗有点像苹果的果子,自己一颗,欧洛斯一颗,他用两只小手捧着果子,嘟嘟的小脸蛋和那颗红红的果子还挺像的,芦诺忍不住逗他说:“帕蓝啊,你怎么只带了两颗果子,不分我吗?”

    帕蓝被这么一问,蒙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看自己手上这颗果子,又看看大祭司,愁眉苦脸起来,咬了咬牙,举起手,把果子递过去了:“那就给你吧。”又恋恋不舍地夸奖说,“这个很甜很好吃的。”

    芦诺忍俊不禁,摸摸他的头,说:“我不想吃,小帕蓝自己吃吧。”

    就在这时,芦诺注意到有人来了,抬头看过去:“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

    欧洛斯赶紧俯首,他只是只宠物,还是恭敬点的好。

    伊雷的目光却落在他的身上,哦,这就是帕蓝后来买的那只人类宠物吗?看上去倒是平平无奇,当时他都没注意到,现在回想也没有任何印象,正想着,被他抱在怀里的小家伙动了动,探出头来。

    这个小家伙娇气得很,不能冷着,晚上得抱着睡觉,不能热着,白天不能晒太多太阳,走在外面的时候他都把这个小家伙藏在披风下面,好不被晒到。

    “太子哥哥。”帕蓝也打了个招呼,刚说完,他马上就看到了从太子哥哥的怀里探出来的小脑袋,这不就是他最开始本来想买的那只人类幼崽吗?

    他还是很漂亮,帕蓝记得自己第一眼见到是很喜欢的,但现在再看到,帕蓝却有点奇怪,自己已经不喜欢了,他觉得他的欧洛斯要可爱多了。

    伊雷抱着的小家伙拉拉他的衣服,说:“让我下来自己走好不好?”

    帕蓝早就听说太子哥哥很宠这只人类幼崽,但是没见着过,这下算是见着了,他见到太子哥哥先半跪下来,让这小家伙坐在腿上,然后把披风解下来,把珍贵的布料铺在地上,才把这只小幼崽放下来,让他踩在地上,这样就不用弄脏脚了,他看到那只人类幼崽的脚脚,干干净净,白白嫩嫩。

    帕蓝愣了一愣,他回头看看欧洛斯,欧洛斯脚上早就磨出泡,血泡刺破以后结痂,慢慢磨出茧子,欧洛斯也没他刚买回家那么白净了,都晒成小麦色了,虽然依然很可爱,可帕蓝还是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对不住欧洛斯了。他没把欧洛斯养好……

    伊雷说:“小翡,你小心点。”

    伊雷给这只小家伙取了个和他的眼眸相称的名字:翡。

    不仅如此,帕蓝接着就发现这个小家伙身上穿的好像不是他们国家产的布料,是别国那里买来的布,不是用植物编织的,是用一种虫子吐出来的丝织成的,非常的柔软光滑,只是一小片就要用一块最贵重的红宝石来换,不仅如此,他的手上脚上还带着宝石珍珠串成的链子,宝石还好说,凯特王国的特产就是宝石,但是珍珠得和大海里的塞伦王国换,很珍贵的,帕蓝记得妈妈有一串珍珠的手链,平时都不戴的,而这只人类幼崽居然随随便便地戴着一串在脚踝上。

    帕蓝不禁看直了眼睛。

    这只叫小翡的人类幼崽却盯着欧洛斯的脚,指着问他:“你脚上穿的是什么?”

    欧洛斯说:“是我用草编的,叫‘草鞋’。”

    伊雷没有问帕蓝,直接说:“脱下来给我看看。”

    欧洛斯并没有同意,而是说:“我的脚很脏,我脚上这双我穿过了,穿的有些破了,我还带了一双新的干净的,我还没穿过。”他还随身带着一双新鞋子。

    伊雷接着他呈上去的这双还没穿过的鞋子观察。

    翡踮起脚尖,拉了拉他的衣角:“给我穿。”

    伊雷低头对他笑了下,然后蹲下来,翡抬起一只脚,他就捧着这只小脚丫子给他穿鞋子,但是欧洛斯是按照自己的尺寸编的草鞋,对翡来说太大了。勉强能穿,翡穿着走出了披风铺的范围,踩在泥土地上,蹦跳了一下,抬头望着伊雷,甜甜地笑着:“我喜欢这个。”

    伊雷便对欧洛斯指示说:“等下有兽人回来问你要什么材料,告诉他,多编几双你说的这个‘草鞋’,这双还是太大了,再编合脚一点的。”

    帕蓝以前还挺喜欢太子哥哥的,现在听到太子这样和欧洛斯说话,他莫名的有点不开心,虽然按照规矩来说,他是不可以忤逆太子的,但他忍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下去了,脱口而出说:“他是我的宠物,不是你的。”

    伊雷挑了下眉,想了下,说:“呃,我忘记了,那好吧……你好好做草鞋,我会给赏赐的。”

    欧洛斯倒是没觉得自尊心受伤,帕蓝却郁闷了老半天。

    回家以后,帕蓝闷声做训练,练得满身是汗,欧洛斯看着挺心疼的,试探着说:“我最喜欢你的,我没有想当那个太子的宠物。”

    帕蓝变回了大猫咪小豹子的模样,趴在墙角,脸也埋在墙上,闷声闷气地说:“我不仅没用,我还那么穷,我说了要好好养你,可是和太子哥哥比,我养得好糟糕……”

    欧洛斯笑了笑,说:“不,帕蓝,你养我养得比他好多了,你给了我自由。”

    帕蓝却不明白了,疑惑地问他:“‘自由’是什么东西?”

    欧洛斯感慨地说:“自由啊,自由是比世界上最有的珍宝加起来都要来的更珍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