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宠爱野兽的七种方法 > 愤怒wrath 人类奴隶攻x豹人将军受07
    现任的大祭司芦诺年纪并不大,正值壮年,比帕蓝的妈妈大十岁,今年五十几岁——凯特王国的兽人寿终正寝的话,活到两百岁不成问题。在欧洛斯看来,芦诺先生的相貌和他所在的社会里三十岁的青年差不多,已经褪去了青涩,成熟稳重。

    芦诺对帕蓝没什么兴趣,顶多觉得是只还算乖巧的小兽人,调、教一下或许能做个捧花的小祭司。

    但他的那只人类宠物可是有趣多了,年轻时他陪着当年的太子、现在的国王陛下周游大陆,去过许多地方,见过各种各样的种族:有生活在高耸入云的山峰上的欧尼斯族,那里的鸟族兽人长着翅膀,可以飞翔,还能使用风的力量,他们是风的使者;有在千万里黄沙戈壁的地下洞穴中群居的奥罗族,他们有着细长的身躯,虽然没有脚,却滑行得飞快;有和他们的国家发生过战争的毗邻而居的塞恩族,那些家伙有长鼻子,还爱对月呼嗥,粗鲁不优雅;走到大陆的尽头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海里还生活着塞伦族,人鱼的国家……等等等等,世界那么大,肯定还有他没见过的兽人种族。

    他虽然在本国从小出身贵族资质优秀,但离开了凯特王国在外游历时在敌人的眼里也只是猎物,有一回被抓住差点被卖给别族兽人当宠物。这事除了陛下没人知道,他哪好意思和别人说。

    所以他并不歧视欧洛斯,反而对欧洛斯非常感兴趣,他见识过很多种族的智慧,凭什么人族不可以有智慧呢?

    翌日,妈妈也同意之后,帕蓝把自己的小宠物带去一起上课。

    芦诺教了帕蓝三个字就让他自己练习去了,他把欧洛斯叫过去,和欧洛斯讨论那些新奇的小玩意儿了,首先还是梳子:“这个只能用鱼骨来做吗?”

    欧洛斯说:“不一定,像是木材就可以啊,做成类似的形状就好了,或者这样。”他遮去这把双面梳的半边,“只做出这半边的形状也可以。”

    芦诺问:“你会做吗?”

    欧洛斯说:“我需要工具。”唉,要是他的瑞士军刀没弄丢就好了。

    芦诺问:“‘工具’?这个词是你造的吗?这是什么意思?”

    欧洛斯说:“就是说……工作时用的器具,您看,我没有锋利的牙齿和爪子,我可没办法撕开木头。”

    芦诺大概懂了,继续问:“那这个工具怎么做呢?”

    欧洛斯回答:“用石头做吧,但我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打磨,做成我需要的形状。”

    “石头的话好办。”芦诺颔首,“你跟我过来。”

    大祭司让欧洛斯在神庙后院里找一块可以做工具的石头,欧洛斯找了一块,他又问:“大概要做成怎样的,你给我描述一下,或者画出来。”

    欧洛斯捡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出了凿子的形状,但他有点不明白,画出来以后呢?他站在那,好奇地看着芦诺。芦诺大概明白欧洛斯所说的工具是怎样的了以后,一手托着那块石头,另一只手并爪如刀,虚虚地斜着一挥,半块石头就被仿佛被一把无形的刀给劈中,削去了一半,断面平滑,就像是刀切豆腐似的,他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块石头给削出了想要的形状,欧洛斯看得都有点怀疑他刚才找到的不是一块坚硬的石头而是柔软的泥巴。

    再等芦诺做好的工具凿子接到手里,欧洛斯掂量触摸了一下,他没弄错,这是块硬度比较高的石头,不是泥巴。他新奇地问:“这是怎么做到的?你刚才切石头使用的是什么力量?”

    “凯特族的人都可以使用大地的力量,石头来自大地,所以我可以轻易地改变石头的形状。”芦诺说,“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这样驾轻就熟就是了。”

    欧洛斯忽然间恍然大悟,为何这个国家的建筑水平比起其他方面格外高超,之前他就隐约推测出来在这个世界观里兽人如果不能化形就得不到某种力量,看到就是这种力量了。

    接着芦诺又询问了日晷的用法和做法,他说:“你叫这个‘日晷’吗?你过来看。”

    欧洛斯跟着他走到神殿的另一处,宽敞空旷的一方广场上,矗立着一根巨大的半圆形石柱,以石柱为中心地上刻着一个圆,圆里有各种精准的刻度,比欧洛斯做的简易日晷要精细多了。芦诺说:“你能靠观察树影有想法,做出差不多的东西已经很聪明了。”

    欧洛斯想,难怪做出日晷以后系统说的是“制造”还积分减半,这个世界的科技点点在哪他根本不清楚啊,他问:“我为什么在其他地方没见过?帕蓝家就没有。”

    芦诺很耐心地回答他:“我们兽人天生可以感知四时、天地、早晚变化,不需要计时的装置就可以感知时间,这个是神留在人间的。”

    欧洛斯真心实意地鞠躬感谢:“谢谢先生。”

    终于对这个世界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芦诺温柔地说:“你也去一起学写字吧。”

    帕蓝还在教室没敢离开,但一直伸着脖子等他们回来,一看到欧洛斯回来,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尾巴也摇了起来。

    教室里当然没有桌子椅子,他们就坐在地上,他用树枝当笔,帕蓝用爪尖当笔,以地面为纸,在上面书写。地面本来是坚硬平整的,芦诺先生在他们的面前一起坐下,手贴在地面上轻轻一按,那一小片的地面就变软了,树枝可以轻易地在上面划出痕迹。

    帕蓝拉拉欧洛斯的手,和他咬耳朵说:“大祭司找你去干什么了?”

    欧洛斯说:“带我去看了一根大柱子。”

    帕蓝问:“什么柱子?我也想看。”

    欧洛斯笑着说:“好呀,我们问问大祭司,要是可以的话,下课了,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刚才大祭司教的字都会写了吗?”

    帕蓝愣了一下,脸颊微红:“我、我就光想着你去哪了,忘了记字怎么写了。”

    欧洛斯被甜的脸也要红了,怎么会这么可爱的?帕蓝整颗心都装着他吗?唉,他以前好像没有享受过这种级别的待遇,亏得帕蓝现在还是只天真无邪的小宝宝。

    等他们学完写字,把地面抹平,芦诺先生又使用了能力,把地面重新变得坚硬平整。

    他们两个下课以后被妈妈接回家。

    欧洛斯今天还是头一次赤脚走那么多路,帕蓝家里还好,外面都是土路,有许多小石子,他的脚都磨出了小伤口和水泡。欧洛斯能忍,一路上没吱过半声,回去以后才去院子里的小池塘洗脚。

    帕蓝这才发现,自责懊恼地说:“我说我怎么闻到你身上有一点点血腥味,还以为是之前的伤口上的味道,你的脚脚受伤了!你在那里坐着,不要乱跑了,我给你找点草药过来!”

    欧洛斯把伤口处理干净,在自己的席子上坐着,帕蓝已经捧着草药回来了,他抱起欧洛斯的脚,噘碎了草药,敷在伤口上。

    帕蓝看到欧洛斯的伤口太心疼了,说:“唉,都怪我,我本来就知道你很娇嫩,不应该让你自己走路的……太子哥哥都是抱着他养的那只宠物宝宝的,除非是放在柔软的席子上,否则就抱着脚都不沾地的,养的白白嫩嫩,你都有点晒黑了。”

    欧洛斯问:“我晒黑了,你是觉得我不好看了,没那么喜欢我了吗?”

    帕蓝赶紧抱住他哄:“没有,没有,我还是好喜欢你的。我是觉得我没照顾好你,可惜我太矮了,不方便抱着你,那明天我背着你去神殿吧!你的脚就不用踩地了。”

    欧洛斯哭笑不得,说:“没关系,我有办法,你帮我采一些可以用来编软席的草好不好?”

    帕蓝连声说好,一阵风似的跑走了,没一会儿就抱回来一大捆:“你要草做什么?”

    欧洛斯挑拣了一些草,说:“做‘鞋子’。”

    帕蓝问:“鞋子是什么?”

    欧洛斯说:“做好了你就知道了。”

    帕蓝乖乖坐在旁边看欧洛斯做,他莫名地有点崇拜欧洛斯,明明欧洛斯是宠物,但是好像比他还要聪明哎!学写字也是,欧洛斯学得可快了,今天还是欧洛斯先学会了来教他……

    编草鞋这个倒不用去换书,他本来就会,之前只在在屋子里走,地面平整,不需要鞋子,他一叶障目了,都没想到可以做一双鞋子,现在他稍微有点摸到规律了,像这种兽人应该用不上的东西,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他完全可以做些来换换积分。

    果然,如他所料,草鞋编好他穿上脚以后,系统的声音在脑海里响了起来:【完成任务{创造草鞋},奖励积分10】

    “真可爱!”帕蓝夸奖说,“这个真好,穿上走路,你的脚就不会受伤了。”

    这次是“创造”,和制造不一样,可以多拿一倍的积分啊。通过三次得到积分的事情,欧洛斯还总结出来,得到积分还有个触发点是,不仅要做出来,还得使用,每次系统告知他获得积分,都是在使用了做出来的东西之后。

    能拿到10点,而且摸索归纳出了部分系统给积分的规则,欧洛斯比较满意今天的收获了。

    但是,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完成任务{初步传播梳子的使用},奖励积分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