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宠爱野兽的七种方法 > 愤怒wrath 人类奴隶攻x豹人将军受06
    除了战士,在凯特王国最受尊重的就是祭司了,虽然是非战斗人员,但他们负责对神明的供奉,整理和继承国家民族的文化、文字和知识,只有贵族才有资格接触这些,普通平民会认十几个字买卖东西时不数错数就算是不错的了。

    既然无需战斗,自然对战斗方面的资质要求不高,所以妈妈才能把小帕蓝走关系塞进神殿里当个祭司学徒,以后起码能当个小祭司,不用战斗也不愁吃喝。

    她这个儿子天生温柔,感觉也不太像以后能成为战士的样子……或许这才是个好的选择吧。

    至于不能留后代这个问题,反正他们兽人的子嗣繁衍非常艰难,很难怀孕,就算怀上了也得两三年才能生一胎,一胎一般只能生产一只幼崽,她就只有帕蓝这么一个孩子。大多数兽人要个孩子都不容易,他们猫科兽人还算好的了,听说龙族的繁衍才是最难的,怀孕后需要几十年才可以产下一枚蛋,要把小龙孵化出来又得花几十年,他们是这片大陆公认的最强者,听说在众神时代是神的坐骑,现在也被视作半神,但是没有建国,数量极少,藏在山脉、海沟的深处,深居简出,鲜少有人能一睹其真容。也有兽人说龙族和神一样一起去神界了,早就不在世间了。

    她并没有固定伴侣,很多兽人都没有固定伴侣,不过这不影响她生孩子,雄性兽人可能无法确定交、配过的雌性生下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但雌性兽人可以肯定从自己的肚子里出来的孩子绝对是自己亲生的。但她大概记得帕蓝的生父是谁,那是个月色温柔的夜晚,她遇见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他并不是战士,是个路过的吟游诗人,有着羞怯干净的眼神和悦耳动听的歌声,一夜贪欢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把孩子生了下来。在他们的国家,很多雌性都这么做,想生孩子了就去睡个看着顺眼的雄性,生孩子自己养。不管是男是女都可以成为战士。

    帕蓝并不想当祭司,问妈妈:“祭司是做什么的?”

    凡妮莎说:“祭司就是负责打扫神台、给神台的供奉每天换上鲜花的兽人,还要学习文字和知识,记录我们国家的历史和文化,也是非常了不起的职业哦。”

    帕蓝仰着小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妈妈:“我不能当一名战士吗?”

    凡妮莎被孩子充满期盼的眼神给刺的心头微微痛了一下,她蹲下来,抱着她的小帕蓝:“对不起,宝宝,放弃当战士吧。”

    帕蓝回抱住妈妈,他有些难过……但他依然不想放弃成为战士。

    帕蓝不能和妈妈说,他不想让妈妈为难,他知道自己那么没用妈妈也很难过的,所以这些伤心话都只能和欧洛斯说。

    他变回了小豹子的形态,趴在席子上,两只小爪子拢在一块儿,脑袋靠在自己的爪子上,欧洛斯坐在他身旁,有一下没一下地给他梳着毛,听着他说话。

    帕蓝迷茫地说:“妈妈说明天我就要去神殿上课学当祭司了……我真的不能当战士吗?”

    当战士多危险啊?欧洛斯其实心底是赞同妈妈的想法的,不管这个祭司具体是做什么的,总之听上去很安全的样子,但他不可以在帕蓝难过的时候还说泼凉水的话,于是说:“祭司是做什么的?”

    帕蓝给他解释说:“祭司……祭司要摘花,擦神台,打扫神庙,学写字,还要负责写史诗,和背以前的史诗,记下来,再告诉以后的祭司。”

    哦,差不多就是文化工作者,这个挺好的啊,不用打打杀杀的,果然很安全。欧洛斯想,这真是一份好工作,帕蓝这个世界的妈妈也是为了他费尽心思了啊。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挺想过去看看的,不知道帕蓝上课可不可以带宠物啊,可以的话带着他一起混进去吧,他本来以为这个世界没有文字,没想到是有的,那他对这个非常感兴趣了。

    然后欧洛斯就听到帕蓝说:“还要终身保持纯洁,不能生孩子。但我不太懂什么是保持纯洁?是指好好洗澡吗?我每天都有把毛舔干净呀……但感觉好像不是洗澡的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呢?”

    欧洛斯的手不禁停滞了一下,脸色骤变,皱起眉。

    帕蓝看看他:“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欧洛斯沉声说:“嗯……不太清楚,但我也觉得当祭司不太好,你既然想当战士也不应该轻易地放弃梦想。”

    帕蓝眼睛一亮,被欧洛斯哄了马上又开心了起来:“你也这么觉得吧!我也是!!!”

    只要有一个人支持他,他马上找回了自信,尾巴也竖起来了,从地上蹦起来:“我想好了,因为妈妈很为难,所以我就自己偷偷训练吧,就算我资质不如别的小兽人,他们玩耍的时间我都拿来训练,我要比他们更努力,这样一来,我说不定还是可以赶上他们的吧?我还是好想和妈妈一样当将军啊!”

    欧洛斯想了想,他支持帕蓝想做的任何事,虽然他目前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并不算深,但也感觉出了在这里生存的残酷,增强自身实力是很重要的,就算帕蓝当不上将军,也可以多一些自保的能力。等他再想办法攒点积分,换本训练体能或者教导格斗技巧的书。

    他的简易日晷已经做好了,就在院子里。他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石头,想办法尽量磨平了,中间凿出一个洞,插、入一根树枝,然后用另一种划过会留下白色痕迹的滑石当成笔,在上面画了尺度。

    现在他就靠这个日晷来判定时间。做成以后系统又给了他5点积分,作为“制造计时器”的奖励,和“创造”只有一字之差,积分不如创造梳子来得多。

    看完整本关于计时器的书以后,智慧分并没有再增长,但这个数值似乎没有积分有用,欧洛斯还在研究中。

    两个小家伙偷偷决定下课后进行当将军计划的事妈妈当然不知道,隔天一大早妈妈就过来叫他起床了,还给他做了件新衣服,是用蓝星草编织的衣服,编出来以后像是点缀着星光的夜空,可以和他漂亮的蓝眼睛相映成辉。

    帕蓝一早就起来自己做准备了,凡妮莎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帕蓝已经自己变好了形态,坐在席子上,穿好了衣服,他的那只人类宠物坐在他的身后帮他整理头发。

    凡妮莎微微一笑,她也觉得这只人类宠物是真的买的非常值得,又聪明又温顺又忠诚,等她走进以后看到那只人类宠物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她有些好奇,定睛辨认了一下,似乎是……一截鱼骨?

    她问:“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这还是头一次被发现,欧洛斯老老实实地说:“我叫他‘梳子’,可以把毛发梳得很柔顺。”

    凡妮莎感兴趣地说:“拿给我看看。”

    欧洛斯把梳子递给她。

    凡妮莎把梳子拿在手上看了一会儿,说:“这有点像鱼骨啊。”

    欧洛斯点点头:“是的,就是用鱼骨做的,有一天吃了鱼,剩下骨头,我就想,这个可不可以用来梳毛。”

    凡妮莎说:“这个‘梳子’先给我,中午我再让塔莉给你送一条鱼过去。……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帕蓝抢话说:“他叫‘欧洛斯’,妈妈,我不是告诉了你很多次了吗?”

    凡妮莎笑笑,好像是的,但她压根没用心去记一只宠物的名字,她心里一直管这只人类幼崽叫“帕蓝的宠物”,现在才算是正眼看了欧洛斯一眼。

    把帕蓝送到大祭司芦诺那里之后,凡妮莎去了一趟皇宫,把梳子献给了她的哥哥,凯特王国的国王陛下狄恩。

    狄恩饶有趣味地把玩着梳子:“确实是个有用的小玩意儿。”

    凡妮莎说:“是我们家帕蓝无意中发现的,他虽然资质不太行,却是个挺聪明的孩子。”

    她替帕蓝吹嘘着,反正宠物不能算兽人,宠物的功劳肯定要归给主人。

    “哦?是吗?是挺聪明的。确实适合当祭司,说不定以后还可以继承芦诺的位置当大祭司呢。”狄恩收下了梳子,称赞道。

    凡妮莎松了一口气。

    帕蓝在大祭司那里上了两天课,刚开始上课,内容并不难,大祭司总共教了他五个字,让他在地上画,练习,第二天去上课都要考的。帕蓝确实是个聪明的小孩,他都记住,回家以后再教给欧洛斯,欧洛斯说他想学。

    欧洛斯终于接触到了这个国家的文字……和他生活的世界完全不同,是一种他没有见过的楔形文字,帕蓝学了几个字,他也学了几个字。

    第三天去上课时,帕蓝正琢磨着要不要问问芦诺先生可不可以明天带他的宠物来神殿,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大祭司芦诺拿出了一个让帕蓝觉得有点眼熟的东西,帕蓝一下子都没认出来!那原本是他用的梳子,但是经过了打磨,鱼骨的脊柱裹上了细细的草,还镶嵌上了宝石。

    芦诺先生是一个优雅美丽的兽人,他有一头银蓝色的长发和紫色的眼睛,他问帕蓝:“听说这是你做的?”

    帕蓝愣了愣,认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啊,不是我做的,是我的宠物做的,他是只人类幼崽,又聪明又可爱。”

    芦诺先生听到这是一只宠物做的并没有非常震惊,也没有半点鄙夷,反倒兴趣更浓了,说:“这样啊……帕蓝,带我去见一见他。”

    帕蓝高兴地说:“好啊!”

    今天还没下课,帕蓝就提前回家了。

    所以欧洛斯也没有防备,他今天准备做了新的东西——写字的石板。帕蓝学写字挺不方便的,都要去院子里写。

    他找了一块黑色的石头,准备磨平了做石板,石笔的滑石他已经找到一些了,现在他敢在帕蓝家的整座房子里走了,大家知道他是帕蓝的宠物,不会伤害他,但不可以出门。

    正在苦恼怎么把这块黑色的石头的表现弄平整时,帕蓝回来了。

    一个陌生的成年雄性兽人带他回来了,这个雄性兽人还长得非常漂亮。

    他见到欧洛斯便开门见山地问他:“这个‘梳子’是你做的?”

    欧洛斯感觉他没有恶意,不仅没有,他隐约有种玄妙的感觉,他得答应这个兽人,于是站起来,规规矩矩、恭恭敬敬地说:“是我做的,先生。”

    大祭司芦诺闻言点了点头,打量了他一会儿,走到院子里,看到了日晷,又问:“这个也是你做的。”

    欧洛斯不卑不亢地说:“是的,先生。”

    “有点意思。”芦诺那双原本像是潭水般幽深冰寒又波澜不惊的眸中终于露出了一点温度,嘴角微微扬起,他对帕蓝说,“帕蓝,明天过来上课的时候把你的宠物也带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