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宠爱野兽的七种方法 > 愤怒wrath 人类奴隶攻x豹人将军受05
    欧洛斯恍惚了片刻——

    帕蓝是他的养父、挚友和情人,他的记忆里,帕蓝做过最多的事,是坐在单人沙发上,身畔的小茶桌上放着那盏他上个世纪买的陶瓷灯,浅橘色的一团灯雾将他笼罩着,他低着头,静静地看一本书,看到得趣时自顾自微笑。帕蓝的皮肤白到透着隐约的幽蓝,像是一束清冷孤独的月光,欧洛斯曾经以为自己永远都抓不住这束光。

    他还记得那天帕蓝有点忧悒地和他说:“欧洛,我想说这件事很久了,我发现这半年来你一见到我体温就会上升大概35华氏度(≈05摄氏度)呢?见到别人好像不会的,是生病了吗?该去医院看看吧,是因为待在我身边被我害的吗?”

    帕蓝用那双蓝色的眼睛深深地望着,像一小片蔚蓝温柔的湖泊,他觉得自己简直要溺死在其中了,他刹那间脸颊涨得通红,心脏狂跳。

    帕蓝愣了下,皱起眉,更担心了:“我听到你的心跳变得好快,体温又升高了,一定是生病了,赶快去医院看医生,别是得了什么不好治的怪病,我很担心你的。”

    那是第一次,欧洛斯那时还不敢说,他是得了病,也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相思病。他竟然胆大包天爱上了自己的养父,对方甚至不是人。人在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时体温会微微上升,他可以控制自己不去表白,却没办法掩藏住热切的爱意。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欧洛斯发现自己的身体又擅自先行动了,他冲过去,跑了过去。

    尽管小豹子成功化形,但他还是没敌过哈缇,又一次被打倒了,欧洛斯扑到他身上,感觉到背上一痛,大概是被划了一爪子。

    这些都是瞬时之间发生的,尘埃落地之后,哈缇站定,不悦地嫌弃说:“你这只宠物可真不识趣,受伤了,不好看了,我不要了。”

    然后他才注意到小豹子变成半兽人之后的模样,怔了下,笑了:“哈哈,你就算化了形也是低等的兽纹啊,别说以后当将军了,就是当小兵也不够格吧。”

    “是谁在那里?怎么回事?”

    塔莉姐姐的声音从门外不远处传了过来。

    哈缇听到成年兽人的呵斥声,不敢再逗留了,转身跑到墙边先跳到树上,再跳到墙上,翻墙逃跑了。

    塔莉走到门边,看到一只小兽人坐在地上,他有着银色的短发和水蓝色的眼睛,白毛黑尖的耳朵,白色的毛尾巴。这个小家伙浑身赤、裸白净,眉眼之间和大公主有几分神似,但他的身上……只有背上有一小片兽纹。

    小兽人抱着他的宝贝宠物,蓝眼睛泪汪汪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奶声奶气地啜泣着求助:“塔莉姐姐,欧洛斯为了保护我受伤了,他流血了,救救他的,我不想欧洛斯死掉。”

    欧洛斯见不得帕蓝哭,因为失血和疼痛,他的意识已经有些开始变得模糊了,他摸摸小兽人那张像极了帕蓝的脸,轻声说:“不要哭,不要哭……”

    小兽人的泪珠子掉得更厉害了,他的小宠物也太乖了,都受伤了还要安慰他。

    塔莉找了草药过来,他们兽人代代相传天生就能辨认一些常用的伤药,小兽人亲自嚼碎了敷在昏迷过去的宠物宝宝的伤口上,他这是第一次化形,有些累,哭着一会儿哭累了,就躺在他的小宠物身边睡着了。

    在他睡着的时候,妈妈回来过一趟,看了看他身上的兽纹,忧伤地长长叹了口气。

    她其实早就隐约感觉到她的宝宝似乎资质不是太好,所以才迟迟不能化形,果然如此,即便受到了刺激勉强成功化形,化形后的兽纹也太少了,几乎是最差的等级了。

    他们兽人生下来以后有的能化形,有的不能,只有能化形的才能继承到血脉里来自他们的神那撒多斯的力量,才可以正式成为凯特王国的子民。但是即便能化形,每个兽人的资质也是不一样的,这点体现在兽纹上,资质越好的兽人在化形后身上的兽纹越完整,遍布全身上下所有地方,就比如她的侄子也就是太子殿下,比她和哥哥身上的兽纹还要完整,是神佑之姿,这是相当难得一见的,她也只见过这么一个例子。

    一般资质的兽人,身上兽纹的覆盖率也会超过一半,基本胸膛、胳膊和脊背上会覆盖满,差一点的总有个三四成,可她家宝宝,只有后腰到脊背中间有一小片,形状像一簇火,她往好里估计,也就十分之一吧……别说继承她的衣钵当将军了,都不一定可以成为战士,资质太差了。

    兽纹越完整以后神力能修炼到的等级才越高,刚开始化形之后都是深黑色的,借助兽纹锻炼积攒起神力之后,兽纹的颜色会慢慢变化,变作深灰,再到浅灰,然后是银色,只有很少一部分资质好的能练到金色的兽纹,再往上随着神力的日渐身后,金色会也会加深,比如她就是深金色的兽纹,凯特王国的国王、将军和众议院的长老们都是金色的兽纹。

    资质是一出生就定下来的……她的孩子该怎么办呢?

    小兽人自己也知道兽纹的事情,他去院子里对着池塘照了自己化形以后的模样,胳膊和腿上还有小肚子上全都是光溜溜的,最后勉强才照见自己的背上有小的可怜的一块兽纹,他又有点想哭了。

    欧洛斯醒来就看到小兽人趴在自己身边,大概也就三四岁小孩那么大,就是个小不点,帕蓝的脸变得稚嫩了很多,脸颊圆圆的,还有婴儿肥,真的特别可爱。

    一见欧洛斯醒了,小兽人马上拿叶子舀了水给他喝,他看着欧洛斯小口小口地喝水很可爱的样子,又开始哭唧唧了。

    欧洛斯不明白,问他:“怎么了?我的身体好多了,不要哭,我不会死的。”

    小兽人低下头,毛茸茸地耳朵都有点耷拉了,尾巴也拖在地上,他含着泪,委屈地说:“我太弱小了,我没资格当你的主人,我都不能好好保护你……要么你也去跟着太子哥哥吧,他一定能保护你的。”

    欧洛斯伸手给他擦眼泪:“我不要,我就想跟着你。”

    小兽人感动地抱住他,心想,人类真是一种忠诚又勇敢的宠物啊,他那么弱小,都愿意对他不离不弃,还在危险的时候可以挺身而出保护他。既然欧洛斯选择了他,那他一定要好好当一个靠谱的主人。

    小兽人说:“欧洛斯,我现在不叫‘宝宝’了。”

    欧洛斯:“?”

    小兽人无比认真地说:“妈妈给我取了名字。”

    欧洛斯觉得这只小兽人十有八九就是帕蓝的转世,仔细想想性格还是挺像的,只是因为年幼更加心软和活泼些,但不知道会叫什么名字,不一定会一样吧?

    小兽人说:“‘帕蓝’,妈妈给我取的名字是‘帕蓝’,意思是清晨时天边的第一缕光。”

    欧洛斯愣了愣,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主动抱住他的小主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是不是老天注定了帕蓝就是喜欢他?不管在哪个世界,他们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不禁有几分得意地想。

    两个软萌腿短的小家伙抱在一块儿,小帕蓝向他郑重地说:“我向那撒多斯起誓,我帕蓝不会抛弃欧洛斯!……你的一辈子我都会好好养你的。”

    欧洛斯喟叹般地说:“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为了适应变形后的状态,小帕蓝这些天大部分时候还是保持着半人的形态。

    大约过了五六天,欧洛斯背上的伤口愈合到发痒让他特别想挠的时候,凡妮莎带着儿子帕蓝出了一趟门。

    她还是没办法放弃自己唯一的孩子,无论如何也要给孩子找个出路。在凯特王国大家只凭自己的实力,可不看爸爸或者妈妈是哪位伟大的战士就能得到特权,没有特权,强大才有特权。其实这点在其他兽人王国也是一样的,强食弱肉,优胜劣汰,他们的国家是靠着这么残酷的竞争法则才能一直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但并不是没有其他办法的,她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跪下,帕蓝。”凡妮莎对孩子说。

    帕蓝乖乖地在这个白色长发的叔叔面前跪下,这个叔叔穿着一件几乎遮蔽了全身的衣服,只能看到他右手臂上有兽纹,是银色的,他拿着一柄不知道什么木头做的神杖,顶端镶嵌着一块透明的宝石,折射着剔透晶莹的光,他看上去高贵而神圣。

    凡妮莎也俯首请求说:“大祭司,这个孩子虽然神力方面的资质不太好,但是还算聪明,请收他当弟子吧,我愿意送他到神殿当祭司,终身奉神。”

    大祭司冷淡平静地问:“你可得想好了,奉神的祭司必须终生为了神保持纯洁,不可以留有后代子嗣。”

    凡妮莎无奈地说:“我知道,我想好了,不然这个孩子怕是连成年都活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