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宠爱野兽的七种方法 > 愤怒wrath 人类奴隶攻x豹人将军受04
    小豹子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近来每天妈妈都会带着他去上课,练习作为野兽的基本技能——跳跃、攀爬、撕咬,妈妈就是他的老师,妈妈说野兽的牙齿一天不使用就会松动,几天不适用就会掉落,每天都得咬碎骨头来保持牙齿的坚硬。

    妈妈领着他穿过一片林子,高大厚实的树冠层遮天蔽日,地上铺着一层不止有多深的腐叶,他紧跟在妈妈身后,跳跃在树根之间,得聚精会神,如果稍一走神就会跟丢。在走出这片树林时,前方的景色一下子从阴暗逼仄变得明亮空阔,显得豁然开朗,隔着一小片平原,峭壁岩崖岿然屹立,这就是他今天妈妈要他完成的练习。

    妈妈说:“我在顶上等你。”

    小豹子并不害怕,乖巧地答应:“好的,妈妈,喵呜!”

    他的妈妈是帝国的将军,八年前他们凯特王国和塞恩王国发生过一场战争,妈妈的爪下有杀死了上百个敌人的辉煌战绩,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优秀战士,他喜欢妈妈,他也想成为一名战士。

    在兽人国家几乎每一个兽人都会成为战士的,国王也只能是最强的战士来当。

    这座悬崖几乎是垂直的,可以落脚的地方并不多,他跳跃攀爬得并不算容易,摔下去了好几次,幸好毛厚,但也不是不疼的。小豹子爬了一下午,终于爬到了悬崖顶,妈妈就在上面等着他,今天的练习结束以后他们就回家了。

    小豹子跟着妈妈,走着走着不少同族兽人在这里,他们摘来一种红色的鲜花铺在地上,从神庙的门口一路铺到山下,据说等到神佑日那天,他们的神会沿着这条路来到人间,庇佑信仰他的子民。

    还在挺远的地方,小豹子就看到了高高的神庙,但神庙和神像比却又渺小的不值得一提了,神庙不过只有神像的眼睛那么大吧。神像直接刻在神庙旁的岩壁上,不,应该说是因为神像在这里,神庙才建在旁边。在他们的国家没人能够这样的能力在岩壁上铸造神像,这是神离开人间时的投影遗迹,他们的神那撒多斯微微仰着头看着天空,他亦男亦女,半人半兽,有着兽耳、尖牙和爪子。当每个凯特王国的孩子成年时,都会来到这里,向那撒多斯发誓成为一个勇敢坚定的战士。

    小豹子看着神像看着看着走了神,可他到现在都还不能化形,只有能变身成像神那样的形态才可以获得神力,才有资格成为战士。

    “你们看,那边有个傻子!”旁边传来笑声。

    小豹子被人用果子砸中了才反应过来,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他回过头,几个小兽人嬉笑着围过来。

    这几个小兽人他都认识,带头是哈缇,另外两个跟在后头的是米娅和乔伊丝,以前小时候他们还常常在一起玩呢,后来……后来小伙伴们一个个都能化形,获得了神力,只剩下他一个,他们就不带他玩了。

    小豹子觉得自己是因为还不够努力所以才不能化形,所以他基本上每天都跟着妈妈做训练,从不喊苦喊累,但到现在他也不能化形。

    “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

    “你是被神遗忘的孩子吧?”

    “不能化形就要去做食物哦。”

    小豹子也不是吃素的,他俯身,前爪在地上刨了两下,露出尖牙,喉咙底发出了呼呼的威胁声,其他三只小兽人也做出了要战斗的架势,差点就打了起来。

    没打成。

    路过的成年兽人看到了阻止了他们大家,小豹子的后颈被拎了起来:“神殿外面不可以打架,小家伙。走丢了吗?你还这么小,你妈妈呢?”

    小豹子找到了妈妈,回到家。

    他今天有一点点低落,倒不是因为被其他小兽人欺负了,而是今天他也努力了一天,可还是没有能成功化形。

    妈妈说:“进食了以后就休息吧。”

    她看着孩子越走越远,想着今天向大祭司询问过后得到的回答:“你的孩子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就是攻击性太弱了,我们的族人大多是天生热爱杀戮,很多人是需要控制战斗的欲望,只在需要时进行战斗,而你的孩子很少有主动战斗的念头,你看,他在和那几个小朋友对峙时的爪子的朝向,他是在准备伺机逃跑,你得让他去敢于战斗。”

    小豹子垂头丧气地回房间,难过地低低“喵呜”了一声。

    欧洛斯在房间里听到了他小主子的声音,主动走到了门口,小豹子听到脚步声,耳朵一动,他抬起头,走近,居然瞧见他的小宠物自己到门口来迎接他了!天呐,怎么会这么乖!

    小豹子太感动了,剩下几步他直接跑了过去,扑到了他的小宠物身上。

    当然,从欧洛斯的角度应该是,他才走到门边,这只小猫主子就喵喵叫着扑过来了,不是捕猎猎物的扑,非常轻柔地扑,他直把脑袋往欧洛斯身上蹭。

    欧洛斯摸摸他的头,这几天这个小主子每天回来都一身灰。

    小豹子在他的小宠物的努力卖萌下,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果然还是养一只宠物的好。

    但小豹子还是有点担心,听说有的宠物会慕强,假如碰到了更强的主人,就会跟随那个更强的主人去了,他还是有点担心,他这么弱小,如果欧洛斯见到了更强的主人会不会不要他跑了……就像他买宠物时原本挑的那只绿眼睛的人类幼崽,见到太子哥哥就毫不犹豫地跟着太子哥哥跑了,一定是嫌弃他没用……

    小豹子抱着他的小宠物,呜呜地说:“你是我的宠物。”

    欧洛斯没回答,他在心底不以为然地想:我现在只是不得已委曲求全困囿于此,我不是你的,我是帕蓝的。

    小主子今天不知道在外面遇见了什么,情绪挺低落的。

    晚上的时候,这只小豹子又蹭到他的席子上了,非要抱着睡觉,虽然抱着的手感是挺不错的……他闭上眼睛,脑子里只想着还能有什么办法再搞点积分,好换本有用点的书。

    第二天,平时要妈妈叫才醒的小豹子自己早早地醒了,等妈妈过来,但今天妈妈却没来。

    莉塔姐姐说:“大公主有事出门去了,今天不上课。”

    小豹子昨天练习到酸软的身体忽然觉得更沉重了,他趴在地上无精打采的,欧洛斯之前只见过这个小猫自个儿傻乐,到底是遇见了什么难事?但他作为宠物没资格问吧,所以他只是在小豹子的身边坐下来,拿梳子给他梳毛。

    小豹子更感动了,他的小宠物怎么会这么善解兽意?居然还察觉出来他不高兴了,还主动来哄他!喵呜!

    他觉得自己受伤的心灵都要被治愈了,呜……

    “我说你最近都在干什么呢?你旁边那只是什么东西?”

    外头响起个煞风景的声音,小豹子抬头看去,他的死对头哈缇正趴在墙头。

    哈缇翻墙进来,毫不客气地跑了进来,小豹子站起来,朝他冲过去,却被一对方一挥手就给打开了。

    欧洛斯愣了下,他差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且不说这个陌生的小兽人为什么和他的小主人不一样是半人的模样,他刚才挥手时手上隐约闪过的光是什么?好像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

    小豹子摔在墙上。

    欧洛斯有自知之明,他觉得自己连他的小主子都打不过,更不用说这只欺负他小主子的小兽人了,还是乖点吧。

    对方好奇地过来看他:“你是他的宠物吗?还挺可爱的啊,要不要当我的宠物?别跟着那个废物了。”

    欧洛斯认为自己没有选择权,但假如可以的话,他还是比较想当小豹子的“宠物”,毕竟这个陌生的小兽人似乎性格不太好,绝对没有那只小豹子傻乎乎好哄骗。

    他皱起眉,回头看了摔倒的小豹子一眼。

    小豹子听到哈缇要抢自己的宠物宝宝,着急极了,尤其是他乖巧贴心的小宠物还望了他一眼,那眼神又可怜又无助,像是在求他保护自己。

    小豹子瞬间眼睛湿润了,像是浸在水里的蓝宝石。

    哈缇嘲笑说:“谁让你到现在都还不能化形呢?”

    “欧洛斯是我的!”小豹子沉声凶狠地说,心底蓦然涌起了一股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是愤怒。

    像是鼓起风,充斥在整个身体里,越来越猛烈,仿佛要炸裂开来。

    他感到了骨骼和血肉因为第一次变形而产生剧烈的疼痛,但是愤怒让他无从理会疼痛。

    疼痛让时间好似被拉长。

    在欧洛斯的眼里却是很短的时间内发生的事,他眼睁睁地看到他的小主子变成了半人半兽的样子,过程略有点惊悚。本来欧洛斯还是抱着一种看新鲜看热闹在看,可当他的小主子变成人后喘着气、从阴影里慢慢仰起脸时,欧洛斯渐渐敛起了漫不经心的态度——

    即便年龄有点不对,即便多出了耳朵和尾巴……那张脸……就是帕蓝的脸。

    “把欧洛斯还给我!”他看到长着猫耳和猫尾巴的正太帕蓝凶巴巴地扑了过来。

    没穿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