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八十九章:伸手难打笑脸人
    “轰”的一声巨响,二扇青铜颜色的大门猛然一颤,嗡嗡作响。

    高有数丈、厚达一尺有余的金属门面朝后拱起了个大包,这由百器堂定制的玩意质量一流,竟然没有四分五裂。

    但随后,大门二边的门框连带着墙壁全部发生了一声声‘咯吱咯吱’的响声,一道道裂缝蔓延而开,迎宾殿正面,十几丈长、整整半堵墙壁轰然而倒。。。

    那些个迎宾的小厮原本就在那大门后头,被这突然起来的巨响震的头晕眼花,一个个眼冒金星的楞在了哪里,幸好项杨刻意用了巧劲,从出锤到大门倒塌好歹还间隔了一些时间,这才让他们逃过一劫,躲在了一旁。

    项杨笑吟吟的拉着丘山大步走了过去,踩着那一片残砖烂瓦就好似走在了红毯上一般,看也不看那几个已经面色惨白、呆若木鸡的小厮一眼,大大咧咧的走到了迎宾殿深处,找了二张椅子,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

    没多久,整个柢山堂都震动了起来,一条条身影从庄园各处直掠而起,朝着迎宾殿飞奔而来。

    柢山堂确实有些底蕴,这一会功夫便已聚集了百十来号,其中不乏化神期的修士,看见好整以暇坐在那的二人,有些脾气暴躁的正想冲上去,却被人拉住了。丘山也就罢了,项杨往那一坐,气势异于常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得了失心疯的样子,定然有所倚仗,还是等堂内的大佬们前来处置吧。

    又过了会,山顶处的玉石宫殿内响起了一声长啸,一个小小的黑影浮空而来,到了近处,却是一头背生双翼的怪牛,牛背上坐着一个满面怒容的中年修士,一众柢山堂弟子纷纷躬身见礼。

    那修士还在空中便一声怒喝:“是谁如此胆大妄为赶来我柢山堂生事。。。给我。。。哦,请问这位师兄是哪个堂口的?柢商隐在此拜见了。。。此事。。。嗯,难道是有晚辈不懂事怠慢了嘛?”

    他的眼光可比那些化神期的修士更毒了些,一声怒吼之后便注意到了项杨,他自己已是结丹中期的修为,却仍在项杨身上感觉到了一丝能碾压自己的气势,口气立马软了下来。

    要说真正的境界,项杨也只比他高上一筹而已,但要比起战力来,他这样的项杨不用动用法宝便可以直接碾杀,修士的感觉极为敏锐,那种隐隐的威胁感,他自然能感觉得到。

    “柢商隐?”项杨朝他看了看,施施然的站了起来,指了指那一片残砖烂瓦:“真是抱歉了,在下项杨,和朋友前来拜见,可偏不得其门而入,一着急,敲门的时候力气用的大了些。。。”

    敲门的时候力气用大了些?这理由找的也太无耻了吧。。。殿外那一群柢山堂的弟子看着被拆了小半截的迎宾殿,直接无语。

    柢商隐已然落地,朝着身边看了看,见到那几个脸色惨白的迎宾小厮心里已然知道了大概,恐怕是他们狗眼看人低,招惹了别人,不过你既然说是来拜见,那受了点委屈也没必要直接拆房子吧。。。

    他目光炯炯的看了项杨几眼,柢山堂几位结丹高手中他专门负责对外之事,见多识广,眼光自然不俗,琢磨了一下,判定这家伙修为应该比自己高上一层,但绝对未到元婴,应该是结丹巅峰,半步元婴的存在。

    要说修为倒也不惧,毕竟自家老祖、元婴中期的高手就在上头宫殿之内,关键是这位的寿元怎么看都不会超过一百,这个年纪的结丹巅峰那可就可怕之极了。。。

    要知道,如今五神堂中号称结丹期战力第一的雷光上人,当年跨入结丹期的时候也已是百岁有余了,而后到结丹巅峰足足花费了二百多年时光。

    真要比的话,只有那十几年前出事的火神堂第一天才丹凤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但丹凤虽然未到百年便入结丹,不过修到结丹巅峰一样又花了好几十年。

    他想着想着,心头不由得一紧,这位不会是神山主峰那些个老祖的弟子吧。。。

    也只有那些老祖才能培养出这种级别的妖孽了。

    “只怕便是如此了!”柢商隐心思灵动之极,刹那间便转了这么多念头,先朝着项杨作了个揖,随后便脸色冰寒的转过了身,伸手一挥,指着那几个迎宾小厮说道:“将这几个不开眼的混账东西给我绑了!直接送到刑房中好好调教调教!”

    “嗯,柢辰辰,你是怎么做事的?如此管教属下?也给我去刑房自己领上个三十毒龙鞭!”

    他一下令,赶来的那些弟子中,有几个专管刑罚的答应了一声便狞笑着将那几个小厮揪住,直接下手卸了下巴和关节,软趴趴的拎在了手里。

    一个姿色不错的妇人面色惨白的朝着柢商隐磕了几个头,跟着他们去了。

    柢商隐这才松了口气,朝着项杨走去,一面走还一面摇首叹气:“家师正在冲击元婴后期,咱们这些个后辈皆在一旁服侍,这些个奴才这才少了调教,让贵客看了笑话,实在对不住了!”

    他这话说的极为漂亮,既是抱歉还带着一丝‘我家师傅马上就要元婴后期了’的夸耀,也算是给这位不明身份的‘贵客’一点点压力。

    可惜他这番做作确实演给了瞎子看,别说元婴后期了,就算元婴巅峰项杨也刚揍过,实在无感,闻言也就淡淡的点了点头,脸上波澜不惊,算是接受了他的歉意。

    柢商隐见状心中一紧,对自己的判断更是认定了九分,一面走着一面连腰都微微躬下了一些,神山主峰之人,哪怕只是一个结丹期,但就算自家老祖见到也得以礼相待绝不敢怠慢的。

    到了二人身边不远处,他直接拖了张椅子,坐在了下头,抱拳笑道:“也不知贵客上门究竟有何贵干?嗯,只要我柢山堂能做到的,绝无二话!”

    他这么客气,项杨倒是真有些不好意思了,难道直接说‘昨夜你家娶的新娘子在哪,我要带走?’,踌躇了一下,说道:“嗯,其实也并非什么大事,我这朋友乃是黑土堂弟子,我陪他来寻人而已。”

    黑土堂?柢商隐这才注意到了一直闷声不吭坐在一旁的丘山,微微思索了一下,讶然说道:“便是昨夜我那师弟柢长青所纳小妾的黑土堂嘛?”

    “小妾?”丘山一张脸顿时通红,自己爱煞的女子嫁过来竟然只是个小妾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