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八十八章:柢童童的怨念
    “什么先纳妾后娶妻,柢长青!我恨你啊!”

    柢童童嘟着小嘴,恶狠狠的看着那刺眼的囍字,身边的草地也算是倒了霉,秃了一片。

    十来年时间,她个子倒没长多少,小巧玲珑的身段配上一张粉嫩的俏脸,看上去依旧和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差不多。

    要说相貌,在和柢山堂柢童童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了。

    可有啥用?在修仙界,资质和修为才是最重要的,她才一寸挂零的仙苗,这种资质如若还没有充足的资源的话,结丹那肯定是没戏的,说难听点,也就只剩下给柢家配配种留下血脉的作用了。

    如若日后生个孩子资质能好些,那她还有点出头之日,否则的话筑基期也就到顶了。

    柢山堂绝大部分弟子都是柢家嫡系,只有小部分的才是开宗之时收来的外姓天才,不过只要入了柢山堂,一进练精期便会被指认一门亲事,女的入门男的入赘,统统改姓。

    柢童童在几年前便被指亲给了堂内的一名天才弟子,说实话,她对那个长了一张马脸的师兄没啥好感,更谈不上感情,但身为柢家的女子,除非自己资质超群,最后不都是这个命嘛?

    长青师兄仙苗足有四寸六分,寿元只有五十出头便已炼精后期,乃是柢山堂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天才,和她定下婚事后,改姓为柢,而后直接被老祖收为了关门弟子,日后元婴可期。

    柢童童和他定亲,堂内的小姐妹可都是羡慕嫉妒的很呢!

    而且定了亲后,有他照顾,柢童童的修炼条件好了不少,如今已是筑基期修为。

    原本柢童童都已经认命了,也就等着他突破化神后便正式成亲了,却没料到自己还没过门却莫名其妙杀出个情敌来。

    柢长青出门游历了一次,也不知从哪里认识了个狐狸精,日思夜想,最后竟然托了堂内的一位长辈去提亲,几次三番后,那什么黑土堂也不争气,明知道过来只有偏室的名分还喜滋滋的答应了下来。

    昨夜长青师兄出关,顺利晋入化神,原本柢童童和他的好事将近,却没料到那黑土堂全堂出动,直接送亲送上了门。

    于是乎,柢童童还没过门,情敌倒先和柢长青入洞房了……

    这叫她怎能不恨?这种感觉和感情无关,纯粹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的不爽。

    她正在那生着闷气,草地边的树林中传来了一阵笑声,二个柢山堂的年轻女弟子嬉闹着奔了过来,柢童童生了一宿的闷气,原本就有点迷迷糊糊,又正想着心事,等到醒过神来想要躲进旁边的花丛中已是不及。

    “呀,童童!长青师兄洞房呢,你在这里帮他看门子嘛?”

    跑着前头的女子转个弯,正好看见她,减缓了脚步,带着身后的女孩笑嘻嘻的踱了过去。

    柢童童原本就是好脾气,闻言脸色一白,低着头不吭声。

    柢琴琴朝那贴着囍字的屋子看了看,笑眯眯的说道:“童童啊,你可要小心了呢,昨日我也见了,那女子模样俊俏不说,据说仙苗也有接近三寸呢,长青师兄又对她痴心一片,日后你再过门,说不定就要每日独守空房了……”

    柢童童脾气好,自小便得一众师兄喜爱,这柢琴琴和她资质差不多,原本便与她不对付,自从她和柢长青订婚后更是处处看她不顺眼,如今找到了机会自然是得好好嘲笑一番了。

    “才……才不会呢。”柢童童低着脑袋细声细气的回了句,究竟会不会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没底。

    “哈,不会?川姑姑你知道吧?你啊,估计日后也和她差不多……”

    柢童童的小脸更白了,柢琴琴口中的川姑姑她自然是知道的,和她一样许给了一位外姓的弟子,结果也被一个小妾夺了宠爱,如今那位弟子已是结丹期修为,那小妾得了资源也是驻颜有术,而柢川川却是垂垂老矣,竟被赶到山脚下和下人和仆役住在了一起。

    她一时间也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反驳才好,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已经垂泪欲滴,柢琴琴得意之下刚想再给她心头扎上几针,却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三人一同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那是迎宾殿的方向吧……”

    项杨也很是无奈,原本呢,他也只是打算客客气气的上门而后客客气气的找人谈谈心。

    可没料到,还没进门,刚让丘山敲门报上了名,那几个原本还有几分客气的迎宾小厮立马换了一副爱答不理、趾高气昂的样子,将门一关,说了句去通报就没了消息。

    而后二人在迎宾殿大门外枯站了小一个时辰,眼看都快日上三竿了都没人来搭理。

    期间丘山敲门敲了三次,门上的小洞倒是开过,冷冰冰的丢下了句‘等着’便又没了音讯。

    其实也怪不得那小厮,这柢山堂好歹也是五神堂之外数得着的大堂口了,俗话说的好‘宰相门前七品官’,他们迎来送往的见多了,又没见着项杨那云舟,还以为是昨夜那些黑土堂的土包子又冒出来二个打秋风的,自然不会待见。

    丘山原本就心急如焚,在那兜兜转转的骂着娘,项杨笑眯眯的在后头站着也不吭声,心里却在算着时辰,原本还想给这柢山堂留点面子,可如今看来人家不要啊……

    算算大约一个时辰已满,项杨抬头看了看太阳,微笑着拍了拍丘山的肩膀。

    “再去敲敲门,就说黑土堂和金身堂弟子联袂前来拜访。”

    连累这位老大都丢了脸面,竟然在外头干等了这么久,丘山心中满是歉意,气呼呼的‘嗯’了一声,走上去再次扣响了门环。

    这次连那小门都不开了,半天才有人在里头骂道:“不是叫你们等着嘛?急着去投胎嘛?”

    丘山将门环敲的‘嘭嘭’作响,大声的喊道:“金身堂和黑土堂二堂弟子前来拜访!还望有主事的前来接见!”

    里面的声音顿了顿,随后传来几声大笑,随后便是几个人嘀嘀咕咕的声音:“金身堂?就是那喜欢偷鸡摸狗的废物堂口嘛?怎滴,被戒律堂盯上了,想来求咱们柢山堂出面帮你们求求情?”

    “估计是知道黑土堂和咱们这攀上亲了,所以找了那些个土包子来帮忙求情了……”

    “这些个家伙消息倒是灵通,咱们长青师兄这次出关已入化神,据说被戒律堂某位管事看上了,有希望进戒律堂呢!”

    “是啊是啊!那位管事可是曾仇主事的手下,在戒律堂那可是实权派,长青师兄被他看上了,日后前途无量啊!”

    听着里面一声声的嘲笑,项杨笑眯眯的朝着丘山招呼了一声,示意他让开些,一反手,撼山锤已然握在了手中……